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二节:血染的雪(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这家伙挺聪明啊……” 伊万`舍普琴科喃喃自语。

团参谋长在旁边接道:“看来是个厉害的对手。”

“那他怎么指挥这么少的兵力?” 伊万`舍普琴科有点不明白。

“可能是帝国军队兵力实在不够的原因吧。”团参谋长答道。

“唔,应该是这样。” 伊万`舍普琴科说道。

战场上的白刃战愈发惨烈,形势渐渐的对俄军越来越不利。伊万`舍普琴科有点奇怪,问道:“情报上写的,对方是陆军没错吧?”

“的确是!两个连的帝国陆军。”参谋又拿出了文件看了看,确定的说道。

“应该不是,情报有误!大地帝国陆军拼刺刀没这么厉害,这简直是一台搅肉机。”

“我们是不是应该将所有的部队全派上去?大地帝国军队的人数毕竟不多。”

“怎么能将我们的部队全部投入到我们根本不擅长的战术中去?再等等看……”

伊万`舍普琴科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命令身边的参谋:“立即下令!命所有的坦克、装甲车退出战场!准备重新组织冲锋。”

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的熊无疾刺翻了一个俄兵。马上又向五个围攻一名帝国士兵的俄兵扑去。现在战场上的俄军已经死伤过半,完全按照他的作战设想在进行。现在新编7连面对的俄军兵力多达1200余众,而且还有3辆坦克和10辆装甲车,在兵力与装备上当然是俄军占了绝对优势。他故意将俄军放到几十米的距离内才用刺刀来格杀,就是因为他知道俄罗斯的陆军几乎没有白刃战的训练科目,象俄罗斯陆军这样一支坦克大炮重火力齐备的军队,极少,或者根本不会进行什么白刃战的训练。而海军陆战队不同,由于作战范围不同,海军陆战队装备最重的重火力武器也就是火箭弹和反坦克炮。所以对海军陆战队对每一名士兵的个人能力都要求极强,除了能熟练掌握各种武器,拥有强健的体能外,白刃格斗技能也是必不可少的训练科目之一。尽管新编7连训练的时间不长,但是训练强度极大,否则也不能应付眼前的局面。

战场上的坦克和装甲车被卷在几百名士兵用最原始的冷兵器互相格杀的旋涡之中,坦克炮的炮塔与机枪左右旋转,但是瞄准器里都是双方士兵的身影互相重叠,无法射击,完全起不上作用。接到了命令后立即发动马力,缓缓的想向后退出战圈。熊无疾看到了俄军的机动装甲部队在撤退,心里叫苦不迭,“老毛子终于注意到了!”

按照熊无疾的作战设想,如果能将所有的1200名俄军全部引入白刃格斗战里,那么俄军的重火力将全部派不上用场。虽然兵力的悬殊比例将更进一步的拉大,达到1:10的比例,但是无形中已经将俄军的重火力优势全部抹掉了。凭着海军陆战队优良的白刃战技术与适合白刃格斗战的武器,也不是完全没有一拼。至不济全部战死,但也能多杀伤一些俄军的有生力量,为后续的援军减轻一些压力。这样,再怎么比也比死守在战壕内等着俄军的炮弹将他的7连逐个慢慢敲光要来得好。但是现在看来,俄军指挥官显然是已经看穿了他的企图,大队的俄军士兵已经在800米外集结完毕,却没有一点上前支援的迹象。现在帝国军虽然是占了上风,那是因为俄军的火力优势没有用上的缘故。如果让坦克退出了战场和大队俄军重新组织的话,就算是他将现在战场上的俄军全歼,俄军兵力还达800之众,还是7连的好几倍,绝对优势以上。算是俄军指挥官开始时没有计算到他会主动出击,让步兵冲得过快,他才有了现在的机会。显然,俄军的再次进攻,他绝对没有再打白刃格斗战的机会了,俄军一定会将步坦协从作战的战术发挥极至,稳步进攻。如果真是这样,战败的结果仍然无法改变。

先冲上来的400名俄军如熊无疾预期的那样已经歼灭过半。现在熊无疾最担心的是俄军的坦克、装甲车等重机动火力,就怕它们退回去了以后重新发起另一次的进攻,以海军陆战队的武器装备,根本就无法抵抗俄军的步坦协从,稳步进攻。刚刚坦克陷在战场上无法动弹,正是他所希望的。如果坦克等装甲机动部队无法冲锋,陷入敌步兵群中,坦克尾部那只有薄薄一层装甲保护的油箱、发动机就是步兵的最好攻击目标。坦克、装甲车是冲锋敌军阵地武器的不二选择,但是失去了机动能力的坦克就和一座碉堡没有什么区别,早晚得被步兵爆破掉。熊无疾早有了将俄军坦克和装甲车全部炸毁的计划。将俄军步兵消灭80%左右后,同时将3辆坦克和10辆装甲车炸毁。但是因为现在还是和俄军缠斗在一起,兵力不足。而且过早动作怕被俄军发觉,将坦克撤离战场,所以迟迟没有下达炸毁的命令。但是现在俄军指挥官明显的已经注意到了这点,他如何能不叫苦?

熊无疾盯着缓缓后撤的坦克,急叫:“白少虎!白少虎!”

在战场上的另一边,白少虎已经解决了他的第17对手。多年习武,加上他自创的白刃格斗技术,现在正是用武之地。眼前飞溅的鲜血就象是一朵朵盛开的鲜花,每一朵鲜花盛开的同时,也代表了一个生命的终结。战功是建立在敌人的尸骨上,这是世间亘古不变的真理。战争的法则就是让敌人死亡,让自己活下去。白少虎没有去计算敌我之间的兵力优劣对比,如何才能打赢这一仗,这不是他关心的事情,那是熊无疾去考虑的问题。他只知道他现在的任务是击毙每一个身着褐色军装的俄国人。军人的热血在他体内燃烧,杀敌的激动操控着他身内的每一条神经,让他的反应速度与体能更胜于平时。而且,他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这刀刺入人体的感觉。

突地,又跳过来两名俄兵,这两人面对着白少虎并不着急进攻,先一下子抢占住背风和背光的方向,显得有一定白刃战的经验。两人一左一右,稍微分开,互为犄角,左边俄军是一名上士,刺刀尖举约白少虎喉结高处,右边俄军是一名少尉,刺刀遥指白少虎左肋,两人缓步向前逼近,在自己的刺刀尖离白少虎的刺刀尖约10公分左右,刚刚好能保持突刺的距离停下。两支刺刀在寒风中不见一丝颤动,显见是两名俄军具有非常的白刃技战术。

白少虎自然识货,这两名俄兵所站的架势是以前俄罗斯军队标准的两人组白刃战配合战术。哥俩个肚里有点货呢。白少虎一声暗赞,却又那里敢丝毫大意,他现在的脚下的一片雪已经被他挑死的几名俄兵的血喷溅上去而冻成了坚冰,在间不容发的白刃战刺刀对挑中,如果脚下一个打滑,后果可想而知。白少虎慢慢的移动脚步向后退去,后脚跟一紧,知道是踩上了一个土坎之类的东西,稍微放心了一点,对着两名步步紧逼的俄兵挑衅的笑着抬了抬下巴。

左边的俄军上士有点沉不住气了,一记突刺直刺白少虎咽喉。白少虎冷不防的吓了一跳,这一枪预先毫无征兆,一般对突刺技术不熟练者,突刺前必然将枪稍微向后带一点便于发力,然后猛地向目标突刺,那等于是告诉白少虎:哥们我啊,要开刺了,你小子就瞧好吧。而这名俄兵上士根本就只靠右脚掌与腰部的推力,双手直接向前推枪。白少虎上身向后一仰,逼开这记对准咽喉的突刺,立即弓身由下而上,手中枪刺斜挑这个俄兵的左肋,俄兵还来不急收回枪格挡,眼看这一枪就要刺中,右边俄军少尉枪上的刺刀已经由上而下的向白少虎的脖子扎来。‘好个围魏救赵!’白少虎只得将枪身往右上方一挡,格开了这配合无间的一刺。这时左边的俄军上士已经收回身形,枪尖直下又奔向白少虎的裆部。白少虎“哈哈”大笑,大叫“痛快!痛快!”用枪托格开后反刺过去,随后再不打一句话,用心寻找反击的空挡。三支闪着寒光的刺刀上下纷飞,“叮当”不停的互相撞击在一起。

白少虎高超的白刃技战术在两名俄军近乎完美的配合夹击下这才显出了他的本事,面对如毒蛇钻洞似的两支刺刀上下左右的刺杀,他的双脚楞是没有向后退上一步,全凭着手上一支步枪挑挡反刺,反而将两名俄军不时逼向后退。旁边交战的两军士兵都被这三人高超的白刃技战术吸引了,居然有人一边和自己的对手周旋一边偷着眼瞟。诺大的战场好象就是这三人表演冷兵器格杀技术的演武场。

毕竟还是俄军人多,有两名俄兵先回过神来,一人挥舞着一柄工兵锹加入了战圈。大地帝国的士兵看见又多了两个俄国兵围攻白少虎,气得大吼连连,也想上前支援白少虎,但可惜现在俄军人数还是多出他们的两倍,将他们都纠缠得无法脱身。

白少虎现在是同时面对着四个呈半圆形包围的敌人,压力突大,两柄锋利的工兵锹就如两柄大刀一样直劈竖砍。白少虎的步枪刚刚向上架住了一把锹,另外一支刺刀就直向他空出的咽喉刺来,还有一支刺刀已做好刺杀的准备,却没有动作,那是因为准备刺击白少虎下一步动作的空档,及可以及时援救他战友可能出现的被反刺弱点。可是后来加入的另一名持工兵锹的俄国兵可没有什么配合的概念,只凭着一股勇气和蛮力也由上直下的用工兵锹向白少虎直劈了下来。白少虎眼见向他咽喉刺来的这支刺刀,已是准备伸腿踢开,突见这柄直下的工兵锹劈来,心念电转,暗叫一声天助我也!随即向后退开了一步,避开刺向咽喉的一击,步枪仍是向上,又架住了第二柄工兵锹,这四名俄军的位置,刚好是两名持工兵锹者在左,两名持上了刺刀的步枪的俄军在右。白少虎以在后的右脚为轴,一声虎啸,腰身爆力,右臂不动,,左臂将架在头上的两柄工兵锹用步枪上刺刀的卡榫卡住向右边甩去。两名持工兵锹的俄军正在用力向下压,重心自然前倾,被白少虎的巨力一甩,自然而然向右倒去,刚好和在中间刚刚收回刺刀的俄军上士撞在一起,三名俄军顿时倒在一起。机不可失,白少虎一个跨步上前,刺刀向下,直向倒在地上持刺刀的俄军上士刺去,也不知是白少虎因为厮杀过久而体力丧失过大还是怎么了,这一刺居然太慢,居然可以慢得让那名俄军上士一下松开自己的步枪,不顾双手鲜血淋漓,死死的一把抓住了他的刺刀一动也不能再动。在最右边掠阵做后援补救刺杀的俄军少尉见状大惊,瞬即支援,向白少虎的侧腰刺来。‘要的就是你这一下!’白少虎猛地也松开了自己的步枪向地上扑了下去,俄军少尉的刺刀堪堪帖着他的背后一滑而过,人也因为重心超前而差点扑在白少虎的背上。说时迟那时快,白少虎左手和双脚撑地,身形暴起,右臂肘关节自下而上,如铁锤般重重的撞击在俄军少尉的下巴上。俄军少尉被这如迅雷般的一记肘锤打的神志不清,步枪脱手,趔趔趄趄的双手抱头在原地摇晃。白少虎一把抢过俄军少尉脱手的步枪,再次向下刺向俄军上士的咽喉。那俄军上士此时正被两名挣扎着还没有爬起来的俄军压在地上,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双手还在死死的抓住白少虎的步枪,那里还有躲闪招架的余地?“哧”,一声被锋利的刀具刺穿皮肉的轻响,白少虎由俄军少尉手里抢来步枪上的刺刀已深深的扎在了他的颈动脉里,白少虎再用力向旁一带,刺刀割开了他半个脖子上所有的肌肉、血管和皮肤组织拔了出来。

那名俄军少尉从嘴里吐出了几颗牙齿和一口血沫,已经稍微恢复了一点神智,为抢救他的战友,居然空着双手向白少虎扑来。白少虎抢托顺势向后一撞,正捣在俄军少尉的小腹上,俄军少尉泛着满嘴的苦水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白少虎回过枪尖抢上一步将刺刀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右肋,10公分长的俄军军用刺刀的刀刃部分全部刺了进去,恐怕已经刺穿了他的右肺脏。

这时两名持工兵锹的俄兵才刚刚从地上爬了起来,看见两名战友被白少虎一一刺死,都急红了眼,一前一后的举起工兵锹冲了过来。白少虎又岂会将这两人放在眼里,侧身闪过了冲在前面的俄兵,双手横持俄罗斯陆军的制式步枪SK-24半自动步枪的枪管前端,猛力的向后抡了过去。“喀喇”坚硬的枪托与人体骨骼的碎裂声音同时响起,冲在后面的那名俄军士兵已经象一堆泥似的瘫倒在地上。白少虎的这一击,象狼牙棒一样重重的砸碎了他背后的脊椎骨,他就算是不死,这辈子恐怕也得在轮椅上度过余生了。

白少虎抛掉了已经没用的俄制SK-24半自动步枪,脚一挑,自己那支还倒在那名俄军上士尸体上的陆战队制式步枪长剑-2,又跳回了他的手中,转身向最后一名俄军士兵迎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