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二节:血染的雪(1)

醉长生 收藏 3 14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二节:血染的雪(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熊无疾第一个冲进了俄军阵营里。一名俄军士兵刚刚将视力恢复了一点,就看见一个身着大地帝国军队黑色军装的矫健身影急速的向他冲来,他下意识的对准这个身影就是一梭子弹横扫了过去。这个身影的确是熊无疾没错,“噗噗”,两发子弹正正的打在他身上防弹衣的胸腹处,一阵剧烈,如铁锤般击打的疼痛传遍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但是他没有因此而慢下脚步,稍微的脚步趔趄了一下,一口气冲到了那个俄兵的面前。俄兵半蹲下正待向他做第二次射击,熊无疾已向旁一跃而起,左手猛的按向俄兵的头盔,俄兵被带熊无疾这跳起来的一按,头立刻向地上栽去,一阵异物人体的难受,熊无疾的指挥剑已从他的后脖向下,直刺胸腹,刺进了足有30公分。

俄兵的尸体由半蹲的姿势扑向地面,但是手上的冲锋枪并没有丢掉,随着尸体的痉挛,冲锋枪的扳机被食指紧紧扣住,打出了所有的子弹。非常不巧,枪口向着的方向正是俄军的方向,几名俄军瞬时被打伤倒了下去。

这时,已经恢复了视力的俄军有两名向熊无疾扑来。两名俄兵挥舞着枪托一左一右的向熊无疾砸来。熊无疾拼着用钢盔挨了右边俄兵一下枪托的重击,将左边俄兵用腿扫倒在地。尽管有着钢盔的保护,这记重击也让他的脑袋“嗡嗡”作响了还一会,不过还没有达到让他失去意识的地步。熊无疾没有让那名倒在地上挣扎着想爬起来的俄兵有任何机会,指挥剑直直的刺入了他的咽喉。这时另外一名俄兵已经抽出了匕首向熊无疾扑来,熊无疾闪身让开,回剑直刺这名俄兵的背后。这名俄兵转过身来,不避不让,挥舞着匕首扑来,任由熊无疾的指挥剑毫无效果的刺在了他胸前的防弹衣上。熊无疾收剑避让不及,被俄兵直接扑倒在了地上。骑在他身上的俄兵一手掐住他的咽喉,右手拿着匕首直刺向他的眼睛。熊无疾大惊,没有持剑的左手抓住了俄兵的手腕,死死架住。但是危险还是在进一步的加巨,这名俄兵的体形实在过于高大,最少在190公分以上,90公斤。熊无疾的身高不到170公分,体重65公斤。不论是在体重还是体能方面,两人都不是一个级别。随着俄兵掐在熊无疾咽喉上的手加强的了力道,熊无疾已经不能呼吸。这名俄兵的力气实在是太大,熊无疾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体力掰开他的手。

渐渐的,由于缺氧,熊无疾的双眼已经开始发花,右手抓着指挥剑向俄兵的左肋乱刺,但是帝国军的制式指挥剑长达109公分,铮亮的剑刃锋利而富有韧性,在白刃格斗战中的确是最好的冷兵器。但是这对于此时被压在地上的熊无疾来说实在是开了个致命的玩笑,正是因为剑的长度,被压在地上的熊无疾持剑的右手根本就不能将剑尖回转刺入俄兵的致命部位,而且由于指挥剑良好的韧性,熊无疾两次平放着剑身想将剑压在身下别断变成匕首来使用也没有做到。手枪也不知道何时遗失了,他已经没有机会反击。时间就这样30秒、60秒、90秒、120秒的过去……

熊无疾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大脑因为缺氧已经开始意识模糊,身体只是本能而且徒劳的进行着最后的抵抗,架住俄兵匕首的那只右手也渐渐无力,窒息的痛苦甚至快使他产生了放弃抵抗的念头。对死亡的恐惧而爆发出的体力也逐渐消退,随着匕首闪耀着令人恐惧的寒光,向自己眼睛一步步逼近,熊无疾仿佛已经看到了死神对他发出的请贴……

“倒霉,我还没生个儿子来接代呢,就死在一头俄国熊手上了,草原啊、天空啊、我快回来了……”

熊无疾已经模糊的视线从匕首的刀尖转向了天上碧蓝的晴空。那朵朵白云间好象出现了父母慈祥的微笑……那中间,每一个眼神都包含了无限的疼爱……

“你是什么东西?滚开!我要回家!”一对发出可怖光线的东西阻碍了他想看见云间的父母,熊无疾在潜意识里骂道。那对东西没有听从他的吩咐滚开,反而离他越来越近。“你是什么东西?滚开!” 熊无疾用尽最后一口气在心里大叫了起来,因为愤怒,这时他的意识反而清醒了许多,终于他清楚了那对东西是什么。那是那名俄兵朝着他狞笑,带着恶毒和狰狞的双眼!但是,却就是因为看见了这名俄军的眼睛,熊无疾模糊的意识在瞬间闪动了灵机。“眼睛?眼睛!”熊无疾的反应迅捷过人,身随意动。熊无疾的右手松开了现在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指挥剑,对着那双闪动着凶光的眼睛,右手的食中两根手指迅捷的插去。那名俄兵万万没有想到,熊无疾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出奇招插他的双眼。虽然这名俄兵已经意识到了熊无疾的目的,但是身体的反应速度就有那么点对不起观众了。

“嗷……”的一声惨叫,这名俄兵已经扔掉了匕首,跳起来用双手捂着冒出鲜血的双眼痛苦的嚎叫。熊无疾反手就抓起地上的一支俄军SK-24制式步枪,一脚踢飞他的钢盔,跳起来将步枪高高抡起,砸碎了他的天灵盖。俄兵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在了地上,那狰狞的双眼渐渐失去了生命的颜色,白色的脑浆流在了雪地上,溶入了自然的白色雪里。

“啪”的一声枪响,一名俄军士兵倒在了熊无疾背后。朝枪响的方向看去,是卢智刚用手枪击毙了一个想从来背后偷袭熊无疾的俄兵。随即,他也陷入了三个俄兵的围攻中。

熊无疾立即拾起指挥剑上前支援,一剑格开了一柄砸向卢智刚的枪托,反手左拳将那名俄兵打得向后趔趄了一步,熊无疾趁他立足未稳之际,抢上前去一剑刺入了他没有防弹衣保护的下腹部。那名俄兵本能的不顾剑刃的锋利,扔掉步枪,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剑身不放。由于他的用力抓住和体内血肉的气压,熊无疾抽剑抽了两下都抽不动,提起一脚就踹在俄兵的胸口向前蹬去,指挥剑割断了俄兵的七根手指,摆脱了俄兵体内的气压拔了出来。随着鲜血的喷溅,俄兵不情愿的带着一腔怨恨,魂飞天外。熊无疾冲卢智刚叫道:“看见没有,帮你干掉了一个,还给你了啊!”

卢智刚的指挥剑削断了一名俄兵的手臂后,又架住了一支上好了匕首的步枪,喘息着说道:“没,还欠着呢。”

“不是只帮我干掉了一个吗?”熊无疾纳闷。

“零头我就不计较了,你还欠了我两条‘威狮’香烟!”

“你……你的记性……真不错。”熊无疾的大脑又开始了缺氧的现象。

双方的士兵已全部绞杀在一起,黑色、褐色的军装,刺刀、匕首那渗人的白光与双方士兵偶尔开了一两枪的火光交织在一起,共同组成了血肉战场上一幅独有的景象色彩。

不断有鲜红的血液在白色的雪地上划出一个个恐怖的图案……

有人不顾敌人还拿着锋利的兵器就站在身旁准备给他致命的一击,哭嚎着捡起刚刚被砍断的手脚往伤口上按,想将它们接回去……

有人被镗开了胸腹,双手捂住流出体外的内脏和肠子痛苦的哭叫着妈妈……

帝国军和俄军的比例是1:4,但是帝国军却是一边倒的大占上风。

俄罗斯陆军除了少量的冲锋枪以外都是使用的是7.62口径SK-24式半自动步枪,枪长115公分,配上军用匕首也不过长125公分。这么短的的枪对本来就不怎么练习白刃格斗技术的俄罗斯陆军来说,根本就不适用。而帝国军所使用的配发给海军陆战队专用制式步枪,长剑-2式半自动步枪,枪全长117公分,配上海军陆战队专用的双刃刺刀后,长度达137公分,枪托包铁,就算是被枪托捣上一记,也不会比被铁锤砸一下轻松到那去。刺刀锋开双刃,不装在步枪上可做短刀挥砍,装在了步枪上更是可以将刺、挑、劈等白刃格斗战的技巧发挥淋漓。

俄军中有一些新兵的腿发软了,俄军以往都是凭着重炮轰击敌军阵地后随着坦克一涌而上,敌军战壕内的所剩无几的几名残兵几乎已经没有了反击的能力,但他们那里又经历过眼前的白刃战?脚踏着被炮火轰碎的敌兵尸块,站在刚刚还是敌人的防御阵地上,的确有一种征服感,那是因为双方交火都是用的远距离杀伤武器,手指一勾就能消失一个生命,甚至连对方的脸都看不清楚就已经把敌人消灭了,那里会有什么感觉?但是他们现在经历的不是这样,他们的眼前是一个个杀气腾腾,布满红色血丝的双眼里闪动着凶光,脸上还溅着战友的血,切切实实站着自己面前,盯着下一个将刺刀刺向谁的大地帝国的士兵!那闪着寒光的刺刀尖上鲜血还在缓缓的向下淌,这支刚刚从战友的身体拔出来的刺刀极可能马上就刺入自己的胸膛,或劈断自己的手脚,倒下战友的哀嚎声声声入耳,已经让他们不寒而栗。久已习惯机械化作战的俄军士兵感到了白刃战的恐怖,那是带血的冷兵器对人心理上压倒性的恐怖。这种面对面的距离,刺刀远比步枪更可怕。

远处的战场上几百名士兵杀声震天。伊万`舍普琴科的望远镜一刻也没离开过他的脸上,战场上的一幕幕都看在了他的眼里。原本拟好的作战计划看来要推迟一点了,战场上的形势出乎他的意料,刚开始的轻蔑一扫而空。有一个道理他现在才意识到。正是由于双方的士兵全都绞杀在一起,俄军的坦克、装甲车、轻型火炮的火力压根就使用不上,俄军的掷弹筒、火箭弹等小型步兵火力也不敢向帝国守军的阵地发射。如果不是怕误伤己方士兵,他早已命令各种武器将所有的火力全部倾泻在了帝国守军的战壕内。如果是这样,恐怕他现在已经全歼了战壕内的帝国守军,可以做下一步攻击帝国炮兵阵地的准备了。而27号高地上那支帝国部队的指挥官恰恰就是看准了这点,置之死地而后生,以极少数的兵力冲出了战壕和俄军打肉搏战,近身缠斗。这简直是将俄军自己的士兵当做了抵挡俄军重火力攻击的盾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