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一九九五年五月九日 青海玛多


今天按时上班,小梅回家去了。才让近几日也要走。中午至气象站找打煤砖模子。与华、王、张三人玩通花,被宰去二十多元。迄今,回县已冰一百元。算命先生之言未准也!鉴于目前连生活费都无有了,况欠债二三百元,故不得再赌,以前的算让狗们吃了。下午因赌博迟到半小时,被抓住,以身作则了。巴桑已打起了煤砖,故四处借模子。经尕虎(虎才彪)之妻介绍,去电厂小陈家借了一铁一木两个模子。准备自己动手,一天打上一点。靠中午午休及晚间以及礼拜天(二天)。听说,去年一小阿卡将一藏民用枪打死的死刑犯,自杀未遂,送医院抢救。昨夜停电,仅来半小时,据说为发电机坏了。又及,在黑海将修建水电站,今夏动工。下月补工资60元。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日 青海玛多


上班整理档案文件,较为繁琐复杂。中午开始打煤。全天打了八十七块,不知好烧否?土大小?夏天到了,应去哥处取我的单皮鞋穿。才让近日可走,小牛负责。今年我的任务是划考勤,整理文件,收发。消杀未说派我协助。晚巴桑及郭桑杰来到了,借了杂志,给了两张毛主席图片。据说今日为“母亲节”,不知确否?现在搞清了刘小虎与王英凤离婚的原因:原为王骚得很,李大卫、张学军起了主要作用。为此,刘小虎还找李大卫“较量”,“理论”,“巴结”,终归草鸡了。现王英凤把不住,又与刘小虎藕断丝连。现刘已搬至前排原王明朋房子住。王找刘干事,太骚情了。买的充电器似一点也不起作用,真是“便宜无好货”。明天继续打煤砖,每日几十块,十几日完矣。争取本月搞完!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一日 青海玛多


今天上班守办公室,整理档案,经过几天努力,终于有了一个头绪。以后为细分归类了。其他人去消杀,两日挣1800多元。中午继续打煤砖,因天热、刮风,头晕低压无心打,只打了二十八块。下午去气象站取皮鞋,无人。饭后,继打煤砖,直至晚十一时。打水,调煤。一人很累,不过早晚得打。巴桑要了两三桶土,怀疑下午又偷了些,自己的土打煤砖够否?晚拉了电灯,把录音机放外面“热闹”了一会儿,晚舒服凉快!晚数菜票少了三元,估为姓许的少给了,这个卵日的,真不是东西,太相信他了。明要问一下,吸取教训,勿吵闹,为三元钱划不来。由于缺钱用,计划打听价格卖东西?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二日 青海玛多


才让下去办挖虫草之事,小牛负责,一本正经,让人不快!中午打煤砖,三哥来了,协助打了八十一块。三天来共计打二百三十九块。真是累而乏,幸亏明后大休息不用上班,可以打两天煤了,三哥来帮忙亦好。花石峡二哥的煤已卖,因此,要往气象站拉煤烧。打的煤烧着还凑合,只不过无机砖好烧罢了。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三日 青海玛多


早十时起来,吃了个馍,开始打煤砖,哥嫂也先后来了,今天共打了一百五十九块。差两块就400了。把多年来的牛粪也捣出来晾晒,无有多少。现已算将牛粪房各角落“摸清”,做主人了。听三哥说,政府要收房子,如一旦收回,除卖牛粪房外,还要将所有东西搬出去。在防疫站找一“好”房子。煤砖估计下礼拜能打完!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四日 青海玛多


十时起床后,收拾打扫继续打煤砖,一群小孩“协助”打了四十五块后,哥来帮打一百八十五块(总计二百三十块)。嫂子、珊珊在快打完时也来了。打水时遇辛策,帮调和了煤,预明天打。如今,已打去大部分,成型煤砖已打一半了。晚又在众儿童“协助”下,将晾晒牛粪拖至牛粪房,又打了四十二块。现在已打五天,计有670块。打好后,给哥拉去一半烧用。晚饭四人在灶上打着吃了。几日来劳累困乏伤火,今早上起来痰中带黑紫淤血,鼻中亦有血块。再坚持三日即打完了。几日来未坚持学习,因过度“兴奋”于劳动,太累太乏。希今后不再乱跑赌博,省钱,每日最少不得少于二小时的学习。坚持按时上班,勤奋工作,勿与人计较“得失”!保持自我!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五日 青海玛多


又一个新礼拜,上班在行政办公室架火值日,他人分别在外面、上面架火,开始体检工作。上午让小方帮往家拉了床等东西,防疫站已无我的房子了。现已基本住满了人,只等党志、小苟走后可住了。据说政府住房我们之前三排要拆修财政局家属院。不是政府之人要搬出去,如搬这么多东西怎么搬呢?先住着,搬时再说吧!今天哥因采访“县人代会”未来帮打煤砖,中午、晚上自己打了一百多块,很累很乏,无力打了。仁国保拉牛粪过车,又搬移了煤砖。现在吃饭也少,身体更瘦,如何更好呢?回县已半月了,上班也是整理档案,下班打煤砖,已坚持六天,哥帮三天计打四百七十块,自己打了三百零七块,再坚持几天,最迟这个礼拜天就完了!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六日 青海玛多


中午将昨天所余之煤十七块打完,又调了一堆。下午打水时,哥来了,帮调了煤,往牛粪房搬煤。出了一身汗,累极了。迄今,已坚持打煤七日,打煤七百九十四块。下午去银行帮刘小虎交了款,去公司买了两块钱糖开了三支笔的发票,预卖于公家一支美工笔,两支复写笔,24.38元。晚太乏了,早早入睡。


2007-02-25-11:38 发于行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