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十四章 祸从口出

独孤雄 收藏 0 0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十四章 祸从口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莲花公主走了好几个来回,突然站住一拍桌子咬牙道:“既然她如此小心眼,那就有我无她,我把她杀了,她就不会和我争风吃醋了!”独孤雄听后大吃一惊,心想:“‘最毒妇人心’这句话真是一点都不假,十几岁的毛丫头为了霸占我,竟然产生如此歹毒的杀心!看来自己以前不讨婆娘是很明智的!”当下着急道:“不行,再这么说她也和我相识一场,曾经爱过我!”

莲花公主竖起柳眉做出要吃人的样子恶狠狠道:“不行,我这辈子最见不得泼辣吃醋的歹毒女人,我要是不杀了她,我怕你以后的日子会很不好过!”独孤雄感动得在心里哭喊道:“天哪,什么是真正的女人,眼前的莲花公主就是啊。天下所有女人睁开你们的酸醋眼睛好好看看,好好学学吧,这才是妇女界的楷模,优秀女人的标准。心胸比天空开阔,柔情比大海还深,处处只为老公的利益着想,为了老公的安危,不惜背负杀人的罪名!”独孤雄恨不得马上就和莲花公主成亲,天下漂亮女人千千万,可是到哪里去找这样不嫉妒一心一意关爱丈夫的天仙女子呢?

正在胡思乱想,只听莲花公主掷地有声喝道:“来人呐,去把那个丫头拖出去砍了!”独孤雄立刻急出一身冷汗:“乖乖不得了,吹牛吹出大祸来!吹牛保镖马上就要成为挑唆谋杀雇主的罪犯!”嘴里乱嚷道:“住手,刀下留人!”莲花公主盯着独孤雄诧异道:“舍不得了,难道你不想我帮你除掉祸害?”独孤雄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结结巴巴道:“用、用不着这样冲动嘛,妒忌是女人的天性,天下哪有不嫉妒的女人?早说了,我始终是她最心爱的男人,而且我还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怎么能因为我而害了她呢?”莲花公主眼放寒光斩钉截铁道:“不行,今天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独孤雄哭笑不得,小丫头真是疯了,自己和她的婚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就提前吃起寡醋来,真真令人头痛!于是苦笑道:“即使要杀她也用不着这样着急吧,应该先问清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感去化她,让她悬崖勒马、摔破醋坛子、回头是岸呀,你如此草菅人命,怎么能让人心服?”莲花公主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问道:“如果她执迷不悟呢?”独孤雄狡诘一笑:“那就把她驱逐出契丹境内,赶进雁门关,永远别让我见到她,省的让她破坏我们的好事。”莲花公主呵呵一笑道:“好,那就照你说的办。”

不一会,刘方被押进帐篷。只见她面色苍白、目光呆滞,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看见独孤雄就高喊一声:“哥哥。”扑进独孤雄怀里泪如雨下。独孤雄心里一阵酸楚,暗骂自己不是东西,不能救她逃出去也就罢了,还编瞎话吹大牛害得妹妹命在旦夕。眼看自己的结拜妹妹就要人头落地。现在自己全身被捆,想用手抚摸一下亲爱妹妹满头黝黑的秀发都不能够,更谈不上救她逃出契丹兵营了!

当下哽咽道:“妹妹,你还好吧?”刘方仰起满是泪水的俏丽脸庞,一双长着长睫毛的黑眼睛迷茫地看着独孤雄无比坚定的说道:“哥哥放心,我就是死都不会去服侍契丹人当汉奸的!”莲花公主很是恼火,在旁边喝道:“拉开了,拉开了,青天白日,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莲花公主走到刘方面前用金铃鞭子指着独孤雄问刘方道:“你和他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和他私定终身了?”刘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抬头看看独孤雄,见独孤雄正在朝自己拼命挤眼,于是板着脸道:“是又怎么样,你管得着么?”莲花公主微微一笑,继续问道:“你疯狂地爱上了他,他是为了躲避你的纠缠离离家出走。你却死缠烂打、穷追不舍一直追他追到关外,然后才被我们抓了起来的,有没有这回事?”刘方听后脑袋发懵,像是听天书一般,自己如何疯狂爱上了独孤雄?如何死缠烂打、穷追不舍?简直是无中生有、胡说八道!于是恼怒地看着独孤雄,独孤雄别过脸去,“嗯、嗯”地假嗽几声。刘方心道:“哥哥说这样的谎话必然是遇到了麻烦,有说不出的苦衷。”于是迟疑道:“是又怎么样?”莲花公主哈哈笑道:“原来你为了得到意中人,竟然和流氓恶少一个德性!”刘方梗着脖子怒哼道:“你还有不起呢。”

莲花公主笑吟吟地继续问道:“你是不是从小就死了爹娘,是个缺少家教,泼辣凶悍的女人?”刘方脑袋里嗡地一声,胸口涌上一团无名业火。脱口骂道:“你放屁!谁从小就死了爹娘?你才是没有教养、泼辣凶悍的女土匪呢?”独孤雄大急,对着刘方又是大声假嗽又是挤眉弄眼,意思是要让她承认。莲花公主突然转身,看见了独孤雄吐舌皱眉挤眼的鬼脸,于是讥笑道:“独孤雄少爷是不是中风了,要不要我去叫个太医来给你把把脉呀?”独孤雄急忙道:“不用不用,我只是乍到贵地,水土不服,患了痰饮而已!”

刘方怒气冲冲地看着看着独孤雄,心里大骂独孤雄不是东西:“没有本事救不出主人也就罢了,还在契丹女人面前瞎编什么风流艳遇讨契丹女人的欢心,真不知道他是不是长着狼心狗肺!把自己比作疯狂追逐他的花痴女人也还可以容忍,怎么能骂自己双亲早死没有教养呢,别的谎话都可以替他包圆,唯独这种损及先人和自己尊严的弥天大谎是万万不可接手的!真后悔自己怎么会一时冲动拜他做哥哥,真是倒了血霉了!”

莲花公主摇转响金铃鞭子得意洋洋地看着独孤雄哈哈大笑道:“他还说你是个超级醋坛子,卧榻之侧容不得别的女人酣睡、和其他女人一起来分享他的爱。而且他还是你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刘方勃然大怒,她哪里还受到了如此离谱的诬陷瞎话!大骂一声“臭流氓”便猛力挣脱两个契丹女婢的手扑到独孤雄面前抬起两手,探出十指纤纤的白骨爪,“唰唰”几下,就在独孤雄脸上抓出密密麻麻的血道道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