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故事 第四章 一

曹斯明 收藏 1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81/


大饼子说:“我可能得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还能再见。”由于大饼子平时很少被我们认真对待,所以我们认为他在编故事让我们关心他。郑健对他说:“你算了吧!别弄出一副多愁善感的样。就凭你那张脸对着我念《荷塘月色》我都笑得出来。”我们问他去不去游戏厅,他说他不去并说我们永远是朋友,由于他的反常我们俩与他在路口分别的时候一人给了他一拳便跑了。如果早知道他是真的走的哈我就不打那一拳了,并会在他面前撕掉所有他向我打的欠条。

大饼子那时侯走得莫名其妙,没有任何人知道原因,在那之后的一年多里我们也没有再见到他,但我猜他应该去看过表姐,不过这种事我又真的得不到什么确凿的证实。

平县每年都会有许许多多这样或那样的人离开或来到这里,这里的生活就像一部外国片里的一句话一样:“这里的生活像是一支舞没有音乐。”的确,平县对于那些不安于现状的人不太适合,但也有不少安于平淡的人想一辈子都住在这里。

不知不觉间这已是上初中后第三个冬天了,眼看还有两个月便又要过去一年了,那时的我只希望那一年不要匆匆的过去。

达子的成绩很差,像他那种家境的人唯一的出路就是辍学出去打工。达子在学校的最后一天坐在我们最后一排,他说了许多关于我们关于未来关于表姐的话,他突然说的正经话让我和郑健都不适应,甚至陷入了一种悲伤的气氛之中。

达子传给表姐一张纸条,要表姐给他一张照片,如果给的话就在纸上画个叉,不给的话就画个圈。表姐的回条上没有任何字,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X,达子对着那个X傻傻的笑着,但我和郑健对着那个X却只读出了一句对达子的逆耳忠言:你就是个傻X。

就这样达子也走了。

我总觉得他们俩走得太过匆忙,而且时间也差不多,这让我们觉得骤然间失去了许多。

我问郑健会不会有一天也离开平县去别的地方寻找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郑健说不会的。但我想我不是一个安于平淡的人,也许终有一天我也会离开这里。

尽管我已经到了最后一排,但是二嫂还是无法舍弃搜我桌膛的积习,并发现我这一段时间没有写任何东西,我说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她听了这话之后看了看我,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我和郑健两个人比从前还要无聊了,尽管他仍旧还是会去和女孩子约会来填补失去小眼镜的空虚,我也会依旧与二嫂作对来引起她的注意,但这些也只是一种适当的娱乐或是已养成的习惯,并不能改变我们很无聊这个事实。

我一直想以一个轻松的笔调写这个故事,但写到了这里我却感觉我真的无法将这种风格贯穿始终。快乐,是一种很美好的愿望,尽管我很用心的去实现它,但是它还是无法占据每时每刻。

我觉得我一直生活在莫名其妙之中,始终没有将我所认为对的事一直继续下去。刚上初中时我立志要做一名好学生,但老师却说我这孩子没什么个性,还偷着问我妈我是不是脑子不够用。当时我的成绩说不上名列前茅但也算是很不错了,我始终不理解为什么我那班主任那会儿为什么要觉得我脑子不够用,有点莫名其妙。等到我彻底不学的时候她和周围的那些同学又开始夸我脑子好,说我不好好学习真是可惜了。我就是普普通通一人,大街上无数饮食男女中的一个,用得着这么折腾我吗?

直到我被冤枉下泻药的时候我才摆脱了这种心理,我明白了有些事注定了要你去做,因为那些事即使不是你做的别人也认为是你干的。而有些事就千万别干,因为干了也没人承认。等我想通了这些以后我的脑子再也不去想太多的事了,我只是整天和郑健蹬着自行车在平县的各条街上闲逛。

那一年的冬天里大饼子和达子都先后离开了我们,生活在表面上看来似乎没有以前有趣了,但很快的我们又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并觉得这也没什么。至少郑健和刘二还在一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