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加其是我在沙特认识的第一个好朋友。一天,他热情地邀请我和翻译去他家做客。




这天上午,我们来到位于沙特首都市郊公路边上的麦加其家。在他家的


客厅里,




我被墙上一幅精美的人物画吸引住了。真是太美了,画中的老人栩栩如生,像




孔圣人那样威严、安详。我目不转睛地观赏着,禁不住连连夸道: " 这副画真的不




错,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物画。 " 话音刚落,我的腰立即被翻译狠狠碰了一


下,我陡



然一惊,马上想起了在当地做客的一个大忌:不能随便夸赞人家的摆设或死死盯住物




品,否则主人会以为你想要,就会把这件东西送给你。而且主人送的东西客人必须收


下,



不收等于瞧不起他。想到这儿,我马上闭上嘴巴,然而已经迟了,麦加其看我赞叹不


已,微微



一笑,就把这副画拿下来,用纸包好,塞在我手中。麦加其告诉我,画中的人物是他




父。他父亲已经去世 10年了,他至今还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他。我听了,一时愣在那




里:这是他先父的遗像啊,我怎么能收?可又怎么退回去呢?




还是翻译机灵,他马上说道: " 他在国内是个装裱师,专门装裱画。刚




才看见你这副画有点旧了,想拿去修理一下。 "麦加其喜出望外,忙说: " 我的朋




友,太好了,我正想拿去修一下,现在好了,拜托你了。 " 我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下




来,其实,我哪会裱画啊!




饭后,我们又在聊天,不知不觉天渐渐暗了下来。我没有戴表,心有点




急,这时我又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向麦加其问时间。他二话没说,又十分慷慨地把


表给



了我。望着麦加其,我真是哭笑不得,只好胡说道: " 我看见你的表有点问题,看




不能修理一下。 " 这下麦加其奇怪了: " 这表没问题,它一直走得很准时。 "




我张口结舌,于是信口开河: " 这表在你们看来是没问题,但在我们




中国人看来就一定有问题。 " 翻译笑了,赶紧圆场: " 这样吧,这表先放在麦加其




里走几天,如果没问题就不要修了。




有此教训,我再也不敢把目光停留在物品上了,而是把头朝上仰着,死死




盯住天花板,我想:你总不能把天花板拆下来给我吧。




麦加其看我不断朝上张望,十分纳闷地说: " 我的朋友,你是不是想要




那吊灯,等一下我把它拆下来吧。 "



我只好苦笑道: " 我的朋友,吊灯我真的不想要,因为它没问题,不需




要修理。




"现在明白了,阿拉伯人都把自己媳妇的脸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