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四十章:海岸燃烧(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此刻滩头上仍在战斗着的士兵们早已失去了编制概念,很多连在上岸之初就被打散了。各单位残存的战士被印度陆军的火力压制下在抵矮的沙堤之后,虽然是冬季,但阴云逐渐散去的印度洋上空的烈日仍然将沙滩烤的发烫。

“只有两种人会留在海滩上,已经死去的和即将死去的。”这句因为电影《最长的一天》而闻名于世的台词此刻在所有登陆士兵的脑海中回响着。士兵们在泥泞的沙滩上重新组成战斗小组。向前、只有向前,才是出路。即便自己会被下一颗子弹打中,那么也可以铺就大部队前进的道路。

几门临时拼凑起来的迫击炮猛烈的向印度陆军的阵地射击着,但他们所这么作的目的并无是为了杀伤敌人,而是能迅速制造出一面烟雾,以掩护各战斗小组的冲锋。

烟雾弥漫下的主岛的滩头阵地上到处是密集的火力点和猛烈的爆炸声,沙砾中仓促间构筑起来的散兵坑内,登陆部队的机枪和榴弹发射器在血泊中疯狂的反击着,火红的枪管向着椰墙工事上的每一个火力宣泄着火力。炮火中不时传来“跟我冲上去的呐喊。”但对于背水攻坚的中国士兵而言,勇敢在此刻并没有更多的回报。纷飞的子弹和弹片在海岸上编织成一张张死亡之网,很多人每等从沙滩上爬起来就被击中了。

而后续的部队也同样遭遇了阻击,单薄的冲锋舟没等冲上沙滩就被炮火击中。玻璃增强纤维的碎片裹胁着中华民族的血肉在蔚蓝的海天飞散。但更多的战士仍然从燃烧的两栖装甲车辆和登陆舰艇中跳入水中,高举着自己的武器趟着齐脖子深的海水向目标冲去。子弹会不时的扫过浮动着无数钢盔的海面,汹涌的海水卷过,泛起一片片刺眼的血红。

轻武器对射的火光和爆炸在战术烟雾所笼罩下的滩头防御工事群的纵深不时的闪现着。为了避免产生误伤,中国空军的战机放弃大威力的炸弹,而选择低空用机炮扫射,印度陆军的滩头阵地。死伤狼籍的战壕里,初战时“泰帆”型攻击无人飞越阵地上空给印度士兵所带来的欢欣鼓舞已经荡然无存。

渗透进入印度陆军滩头阵地的中国步兵战斗小组,不时出现在他们的背后和侧翼。战壕内短兵相接的白刃战已经司空见惯。接近崩溃的印度陆军,始终难以相信此刻在滩头上付出了巨大伤亡的中国步兵为什么还能保持着如此旺盛的攻击精神。

“中国人的第一攻击波虽然已经后续无力,但我们的防线也同样开始脆弱了。”在布莱尔港的地面指挥中心,要塞总司令印度海军准将拉维. 萨蒂亚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眼前巨大的电子沙盘。凭心而论拉维. 萨蒂亚很佩服中国人的登陆战术。对于以攻占岛屿为目的的两栖登陆作战,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太平洋战争中所总结的教条认为:应选择易攻难守的平缓沙滩,采取一点突破的战术,在短时间之内形成一个稳固的桥头堡,然后逐次推进。但看似缺乏两栖登陆作战经验的中国人却显然有自己的打法。

中国登陆部队采用的是多点突出部突击上陆的办法,这样的行动虽然会削弱每一个登陆点的投入力量,但却最大限度的发挥了己方各部队的作战效能,孤立了印度陆军每个正面的防御力量。特别是一些以悬崖陡壁为登陆点攻击上陆的中国陆军特种部队,此刻已经开始严重威胁印度陆军暴露的侧翼。而由武装直升机群组正的“垂直登陆”部队更即将在各岛的中心地域登陆。

此刻印度陆军必须主动出击,在中国陆军的重型装备上岸之前。对正面滩头的多个登陆场进行突击,争取在1~2个登陆地点内歼灭中国陆军。才能改善正逐渐不利的战场态势。

老迈的印度陆军“胜利者”型主战坦克后部的动力舱内,同样古老的L60型发动机在滩头的硝烟中疲惫的喘息着。蜿蜒的海岸线已经显现在L7A1型105毫米线膛炮的火力打击范围之下,火炮左侧的装填手紧张的抱着沉重的榴弹,印度陆军的装甲兵此刻可以感觉到胜利就近在咫尺,他们已经抵达了海滩。轻装的登陆部队将难以抵抗他们的履带。他们可以将中国人赶下海。

这是一个危险的距离,战斗将在不到1公里的范围内展开,此刻中国登陆集群所依靠的海空火力支援,将难以施展开来。中国空军盘旋在天空的战机将无法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提供有效的支援。即便是游弋于近海的中国海军舰艇的直瞄火力,面对着已经到处都匍匐着登陆士兵的海滩,每一发炮弹都将造成远远大于敌方损失的“友情伤害”。

被印度陆军防御工事群的火力压制在滩头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和陆军的士兵此刻并没有被隆隆驶来的印度陆军坦克吓倒。因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背后就是被鲜血染红的海水。滩头上各种被击毁的两栖装甲车辆和登陆舰艇的残骸成了他们天然的掩体。各种单兵武器的火力,努力的还击着印度军队的攻击。阻止着那不停喷射着火焰的铁甲怪兽在沙滩上的肆虐。

此刻印度陆军的装甲集群所要面对的仅仅是轻装的中国海军陆战队步兵。如果这是一支装备精良、组织完善、训练有素的装甲雄师,在毫无依托的海滩面对慌乱的步兵的话。那么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第一攻击波次恐怕将蒙受巨大的损失。但显然疲软的印度陆军并不具备拥有这样打击力量的资格。

虽然曾在印巴战争中为印度陆军鼎立过辉煌的历史,但此刻在中国轻装步兵的抵抗面前,“胜利者”主战坦克的表现只有能用“可怜”来形容,这种以牺牲装甲厚度来换取高机动性的主战坦克,其最大装甲厚度只有80毫米,且材质还为均质钢甲,实在难以抵抗现代反坦克武器打击。

中国士兵手中的单兵火箭筒可以轻松的将其击毁了数辆看似威武的老旧坦克。但在滩头阵地上,在装甲力量增援下印度陆军显然找回了自信,滩头阵地上每一个火力点、每一条坑道都反复上演着血腥的争夺。早已在强攻着耗尽了体力和弹药的中国士兵仍在顽强的坚持着,他们相信即便是自己的微薄的努力,仍能为祖国打开胜利之门。

早已打完了子弹的战士用刺刀捅死了突入坑道内的最后一名印度士兵,一辆“胜利者”型主战坦克却喷射着致命的火力出现在了他们血红的双眼前方。坑道里打完的反坦克火箭筒上还残留着同伴的鲜血,战士们此刻只有用手雷作最后的一搏。

就在此刻一枚钨合金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呼啸着掠过战场的上空,准确的击中了“胜利者”型主战坦克由轧制钢板焊接而成的车体,威力巨大的炮弹洞穿了中部战斗舱。“胜利者”型主战坦克脆弱的装甲顷刻间膨胀、爆炸,最终成为一堆燃烧着废铁。

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徐虎威中校的车组幸运的成为了中国陆军第一个冲上沙滩的重型装甲部队。第二攻击波中运载着坦克和火炮的中型机械化登陆舰,有数艘在海面上遭遇了“泰帆”型攻击无人而重创,虽然这些战舰上所装载的大多为陆军的重型主战坦克,但考虑到滩头苦战急需支援,便将所运载的96式坦克放下水进行涉渡。

虽然在战役发起之前,96式主战坦克进行了加浮箱后依靠坦克自身动力泛水冲击抢滩的试验,但事实证明自身重量超过40吨的96式主战坦克即便在前后舱均加装大浮力的浮箱,在岛屿近海的洋面上也难以保证不沉。但此刻纷乱的战局已经没有时间留给装甲兵们犹豫了。在前后舱浮箱的帮助下96式主战坦克,强行冲向那蔚蓝的波涛。

海面上缓慢前进的装甲纵队中,不时有坦克失去浮力而消失在波涛之中,但显然战神依然眷顾着中国人,包括徐虎威中校的车组在内,有6辆96式主战坦克艰难的首批冲上了海滩。登陆之后的96式主战坦克迅速引爆连接车体和浮箱之间的爆炸螺栓,冲向了激战正酣的前线战场。

面对着中国陆军的主战坦克,印度老旧的“胜利者”型主战坦克根本不是对手,无论是攻击能力还是火控系统,这些上个世纪60年代的古董都难以正面匹敌中国陆军的新锐战车。唯一的机会是利用数量的优势,寻找机会从侧翼或背后攻击。

但比坦克性能更为糟糕的是印度陆军的行进路线和进攻组织。众多的坦克被挤在几处狭窄的突破口上,往往当打头的坦克被击毁,后续的部队就立即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慌乱的坦克兵们在满是断壁残垣的椰墙工事后,胡乱的迂回着,一边躲避着中国坦克猛烈的炮火,一边寻找着新的突破位置。

印度陆军的装甲部队虽然抵达滩头,但是在重新调整完自己的进攻队型之前,他们并不能给局势带来决定性的变化。而在舰队支援炮火的掩护下,中国海军陆战队的轻装步兵则在为数不多的几辆坦克的掩护下开始艰难扩展着个滩头阵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