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八章 大义 大义(五)

royf22 收藏 22 459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八章 大义 大义(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众人入席后,周老太爷首先站起,向四周做了个揖,随后端起酒杯,大声说道:“感谢诸位承我周继先的情光临寒舍,周继先在这里谢过大家了!我先干为敬,诸位请随意!”

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附近几桌的客人纷纷站起回礼,口中说道:“哪里哪里,周老先生客气了!”

其中一些因为请柬上有宪兵队印章才不得不来的贺客不免在心中暗骂周老太爷这该死的汉奸!

周老太爷接着向其他客人介绍了主桌的几位主客,随后宣布筵席正式开始。

随着一道道热菜端上,众贺客也不再客气,直奔主题,开始吃喝。

酒过三巡,三岛健一和刘诚等人簇拥着周老太爷开始一桌桌敬酒。

刘远不由心中暗叹,周老太爷这样的人物,寿筵竟然也不能免俗!

周家大宅里的十几桌敬完之后,周老太爷竟然端着酒出了门,看来连门外的流水席他也要敬酒去!

门外流水席上坐着的基本都是趁机拖家带口赶来吃白食的穷苦人,见周老太爷竟然一视同仁出来敬酒,都赶紧站起,齐声说道:“祝周老太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虽然这些普通的祝福话都出自塞满酒肉的嘴里,但比起院子里那些言不由衷的贺客说出的意境高远的贺辞,倒显得有诚意多了!

周老太爷微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向祝福的客人一一点头致谢后,继续向后面的流水席走过去。

当敬至边缘一桌时,一个农夫打扮的人突然离席而起,高声说道:“小的谢周老太爷酒菜!祝周老太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说完,就低头做势要跪倒在周老太爷面前。

周老太爷正要上前将这农夫扶住,这农夫突然抬起头,右手赫然多了一支手枪!边上有人眼尖,看见了这农夫手中的手枪,立刻发出一声惊呼!

变起仓卒之下,周老太爷边上的三岛健一和刘诚等人几乎都惊呆了!

那农夫大喝一声:“周继先,你这个狗汉奸!你的死期到了!”

说着,手中手枪已指向周老太爷。

周老太爷一时失神,竟然没有一点要躲的意思!

在一旁的周忠冷静地一拉周老太爷,闪身挡在周老太爷身前,同时迅速从腰中掏出一支快慢机,上膛、举枪、瞄准的动作一气呵成,并抢在农夫之前扣动了扳机!在快慢机的长点射声中,四五颗子弹先后射入了那农夫的胸膛!

近距离直接命中的毛瑟7.63 mm手枪弹带得那农夫身体不断抽动,他持枪的右手无力地垂下,身体也慢慢软了下去,但他的双眼,却始终圆睁着,直到身体瘫倒在地,还是死死盯着周老太爷!

周老太爷从他的双眼中看到的,是无尽的恨意!

听到惊呼声跟着别人刚跑出院门的刘远正好看见这一幕,吃惊之余,脑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是地下党要刺杀周老太爷?只是他负有特殊使命,和苏州地下党并无联系,一时之间却没法证实自己的这个疑问。

三岛健一此刻已恢复镇定,迅速指挥陪同他前来道贺的鬼子兵将周老太爷保护了起来。不久,又有不少鬼子兵和伪军陆续赶到,再后来,便衣侦缉队和警察也赶了过来,很快就将现场围了个严严实实。

众贺客都是面面相觑,呆立在当场。堂堂苏州市维持会会长竟然在六十五大寿的当天遇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别说现在附近都被围住了,就算没被围住,事情弄清楚之前,他们也不敢冒被宪兵队怀疑为刺客同谋这个险随便离开!

一个鬼子兵上前检查了一遍倒在血泊中的刺客,转身对三岛健一摇了摇头,示意刺客已经死亡!

三岛健一立刻上前,开始仔细检查那刺客的尸体,很快,就在刺客的衣领处摸到了一个小突起。三岛健一向边上一个鬼子兵要来了刺刀,轻轻挑开那衣领,见那小突起原来是一颗小药片。三岛健一不动声色地将小药片收起,继续检查,却再没发现其他特殊的地方。但在最后看了眼刺客手上的那支手枪后,三岛健一不由心中一动——那是一支带有消声器的9mm口径勃朗宁手枪!

三岛健一转身叫过一个鬼子宪兵,悄悄将小药片递给了他,又低声吩咐了几句。那鬼子宪兵立刻将小药片收好,随即招手叫来另外几个鬼子宪兵,一起将刺客的尸体抬走了。

三岛健一转身来到周老太爷面前,向周老太爷鞠了一躬后,说道:“让老先生受惊了!都是三岛失职,未能尽到保护之责!”

周老太爷苦笑着摆了摆手,说:“三岛先生,这怪不得你!如今想要我命的人太多了!防不胜防啊!”

说完,忍不住叹了口气。

三岛健一眼珠一转,看了眼收枪肃立一边的周忠,说:“周老先生这位老家人的身手倒是不错啊!”

周老太爷淡淡地说道:“周忠做了我二十七年的保镖!他的身手要是不好,我恐怕也不止死了四五回了!”

三岛健一“哦”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人家保镖忠心护主,他总不能责怪人家下手太狠吧?

刘远看见这一切,心中不由暗惊。他认识周忠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可从来就没想到这个平时总显得老实木呐的老伯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他也看见了刺客用的手枪,坦白说,地下党就算要刺杀周老太爷,也不太可能获得这么高级的武器!所以,他现在基本已经可以排除这件事和苏州地下党的关系!既然不是地下党,那么会是哪一方呢?军统?独立于国共两党之外的抗日武装?某些对周老太爷心存不满的地方实力派人物?或者干脆就是日本人的阴谋,想要利用刺杀敲山震虎?……刘远暗自思索了半天,始终不得要领。

三岛健一想了想,低声向部下下达了封锁苏州城各处要道的命令,又留下了一个小队鬼子负责保护周老太爷安全。做完这一切,三岛健一微笑着对周老太爷说道:“老先生的寿筵不能受到影响,请您继续主持吧!”

周老太爷点了点头,说:“让三岛先生费心了!”

于是,酒宴继续,周老太爷也继续敬酒。

虽然大家都假装没有发生什么事,但刺客被击毙倒地后残留在地上的血迹和身边站着的虎视眈眈的鬼子兵又时时提醒着众人刚刚发生的一切!此时此刻,再胆大的贺客也不免心中惴惴,吃喝的兴致因而大减。酒席上也不再听到各种猜拳行令的喧哗声,一片宁静中,寿筵的气氛相应地也就淡了许多。

最终,周老太爷的寿筵不欢而散。


筵席散后,三岛健一立刻赶回宪兵队。

三岛健一刚进自己的办公室,刚刚那带走小药片的鬼子宪兵就送来了药片成分的化验结果——氰化物!

“氰化物!?”三岛健一不由皱眉沉思。

为免泄露秘密,行动失败后立刻自杀,这倒是专业刺客的做法,但这回的刺客会是哪一方派来的呢?中共武装?不像!一向以装备简陋著称的中共武装不太可能获得刺客使用的那么高级的武器,而一贯标榜“革命意志坚定”的他们更加不可能通过使用氰化物自杀来防止泄密!支那的国民政府?他们的军队不是败退过了长江吗?支那的军事谍报组织“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活动在苏南淞沪一带的那支忠义救国军?似乎都有可能!

尚未理清头绪的三岛健一只好宣布在苏州全城展开大搜捕,以期抓住那扮成农夫的刺客的同党,只是三岛健一也明白,这样有如大海捞针的行动,最终也只能是抓几个倒霉蛋凑凑数而已!


筵席散后,在侦缉队十几个便衣的保护下,刘远和刘诚坐着人力车一起回家。

一路上,两人都一言不发,各自想着心事。

刘远是在思考刺客的来历,刘诚则暗自回想着寿筵上发生的那一幕。

回到家,进了内堂后,刘诚才长出了一口气。

刘远低声问道:“大哥,怎么了?”

刘诚拍拍胸口,说:“总算安全回来了!幸亏那刺客要杀的人是周老太爷!更幸亏那刺客被当场格杀!”

刘远叹了口气,假装担忧地说:“大哥,那刺客虽然被格杀,但我担心刺客不止一个!那刺客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听他话里的意思,他要杀的是汉奸!大哥,以你和日本人密切的关系,再加上你便衣侦缉队队长的身份,不就是他眼中的汉奸吗?只怕……”

刘诚面色一紧,说:“阿远,你说得对!说不定刺客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我可不像周老太爷那么有面子,还有日本人保护!看来只有从侦缉队多调些人手过来了!还有,你是我亲弟弟,说不定也会成为他们的刺杀目标!这些天你尽量留在家里不要外出!你铺子的事也等风声过了再说吧!”

刘远点了点头,说:“我明白,谢谢大哥提醒!”

刘诚长叹一声,面有忧色地出了内堂。

通过这次谈话,刘远至少明确了一件事——便衣侦缉队和刺杀周老太爷的事情无关!

当天,刘远就通过秘密途径向省敌工委汇报了周老太爷遇刺这件事,并希望上级能想办法查清刺客的来历。


筵席散后,周老太爷书房。

此刻书房内只有周老太爷和曹莹两个人,周忠则守在书房门外。

周老太爷低声说道:“曹小姐留下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曹莹向周老太爷鞠了一躬,说:“刚刚的事情,让老先生受惊了!”

周老太爷一愣,说:“曹小姐这话什么意思?”

曹莹低声说道:“其实刚刚的刺杀,是我们军统安排的!周忠已经事先得到我们的提醒,知道会有这么一个刺客,还知道他将以农夫的身份出现!所以今天的刺杀,注定是会失败的!”

周老太爷沉声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做?”

曹莹说:“戴老板已经颁下格杀令,对于罪大恶极的汉奸,要不惜一切代价铲除!苏南淞沪一带锄奸的正式行动过几天就要展开!您是苏州市维持会会长,毕竟从表面上看是苏南最大的汉奸!如果没有遭到刺杀,肯定会引起日本人的怀疑!所以……”

周老太爷叹道:“所以你们就用了这招苦肉计?”

曹莹点头道:“是的!因为担心老先生有所顾虑,所以事先没有征求您的意见。曹莹现在给您赔罪了!”

周老太爷沉吟着说:“那中午你们派出的那个刺客知情吗?”

曹莹摇头道:“那位同志只接到今天中午在您的寿筵上刺杀您的命令,其他的一切,他都不知道!”

周老太爷沉默良久,才长叹一声,说:“这样一位好汉子,却因为要给我演一出苦肉计而牺牲,值得吗?”

曹莹肃声说道:“国难当头,我们的每一位同志都做好了为国牺牲的准备!区别只在先后而已!那位同志只不过比我们早走几步!至于值不值得,难道周老先生当初为了国家做出忍辱负重决定的时候,还斤斤计较过您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吗?”

周老太爷沉声说:“那你就不怕这么做会打草惊蛇?影响你们今后的行动?”

曹莹正色说道:“为了保护您,我们必须这么做!哪怕打草惊蛇,也在所不惜!希望老先生能明白,您为国家所做的一切,国家都记得!当您在沦陷区为了国家民族利益忍辱负重时,您的身边,永远都有抗日的同志!”

周老太爷默然无语,心底却突然涌起一丝久违的暖意!


几天以后,刘远得到了省敌工委送来的回复:“经多方查证,可以确定一号(一号为敌工委给周老太爷的代号)遇刺事件与江苏省地下党无关。刺客来历,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明确了刺杀周老太爷不是地下党所为后,刘远终于松了口气,但心中的疑惑却始终不能释去。


又过了几天,无锡的一个伪军团长突然遇刺身亡!同日,常熟警备队队长遇刺身亡!

次日晚,上海青帮“三大亨”之一,上海沦陷后即投靠日本人的张啸林在大新公司五楼俱乐部赌场玩乐结束后与10余名保镖分乘两辆车回家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遭到军统上海区行动股长丁松乔带领的几个特工刺杀。由于张啸林座车车身装有钢板,车窗玻璃也是防弹玻璃,所以虽然损失了几个保镖,张啸林本人却安然无恙!

此次对张啸林的刺杀虽然失败,但这之后,专门刺杀汉奸的“忠义救国军锄奸队”却名声大振!一时之间,苏南淞沪一带的大小汉奸、伪军头目,甚至和日本人有来往的商人富户都人人自危!而至少在苏南一带,军统在百姓中的声誉也随着“忠义救国军锄奸队”的一系列锄奸行动而大有改观!

时隔不久,日军上海派遣军一部在进攻金山县韩家坞(当时属江苏省管辖)时,又遭到忠义救国军第九支队第四大队姚杏林部500余人伏击,双方激战一昼夜,日军死伤多人后被迫撤退。

面对着这些短时间内发生的众多事件,三岛健一似乎突然之间就明白了——周老太爷的遇刺绝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件,而只是那支“忠义救国军锄奸队”一系列刺杀行动的序幕!支那的国民政府是要通过这样的手段提醒那些与皇军合作的人,做得不要太过分!同时也提醒自己这些占领者,他们对沦陷区,还保持着足够大的影响力!

刘远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也证实了“忠义救国军锄奸队”和周老太爷遇刺之间的联系,不免为周老太爷的安全暗自担心,多次在登门拜访周老太爷时表明了自己的担忧。周老太爷对此自然。

(张啸林遇刺与忠义救国军金山战斗的真实发生时间,可能与本小说描述不一致,这是小说故事发展的需要,见谅!)


9月6日,在周老太爷和大哥刘诚的帮助下,刘远的“福”记货栈终于在观前街上开张了!苏州市宪兵队队长三岛健一甚至出席了开张典礼!虽然他只出现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简单地说了几句祝辞,但“福”记货栈的面子之大,已足以让苏州大多数的商人眼红!

虽然只是一家新开的货栈,但由于有周老太爷入股,又有苏州市便衣侦缉队队长刘诚罩着,再加上有粮棉药品的特许经营权,“福”记货栈开张后不久就凭借着雄厚的资金,充足的货源和强硬的后台迅速在苏南一带打响了牌子!

而由于大把捞进的金钱,三岛健一和刘诚都对“福”记货栈的生意往来给予了最大程度的便利!刘诚更是直夸自己这个弟弟是个做生意的天才!


1939年春,日军炮艇3艘途经泖桥。事先得到军统苏南情报网情报的忠义救国军姚杏林部预先设伏,击沉日军炮艇2艘,日军死伤数十人。随后,日军进行报复,姚部撤至钱圩李家廊下,联合田峋山、沈俊生部,再次击毙日军30余人!

1939年4月,在和周家各地的分号合作之后,仅仅花了半年多时间,“福”记货栈的生意就延伸至镇(江)扬(州)宁(南京)泰(州)一带。

与此同时,新四军急需的粮食、衣被、药品、军费、机床甚至武器弹药,也开始陆续通过“福”记货栈的销售网络秘密运至茅山抗日根据地。

江苏省敌工委苏南情报网也日渐成型并发展壮大。周老太爷通过敌工委送出的情报也多次使得新四军在日伪军的扫荡中避免了损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