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生活何时是尽头

半树枯梅雪作花 收藏 1 28
导读:这样生活何时是尽头

以前的我,对于网络多少有些不屑一顾的,很少会到论坛去泡着,上网无非是收收邮件,查查资料,直到应朋友的邀请,做了一家网站的兼职编辑。每当夜深人静时,我仍然在网际中游荡,渐渐的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游走在这虚拟的世界里。经常信马由缰的写一些属于自己的文字,让很多比我大或者比我小的人气愤或是感动。

经常从这个论坛跑到那个论坛,看贴发帖成了乐趣。可是我的时差却变得不正常了。经常在午夜十二点就东走西逛,弄得楼下的住户以为我这里半夜闹鬼呢。

于是我认识了那个喜欢用马甲写诗的他,那时他是版主,而我是论坛的常客,人气极盛。他喜欢写一些小小的幽默来捉弄其他的会员,而我更喜欢看他写的小小幽默,美其名曰:损友。

虽然是如此,但是还是有好多人喜欢他,因为他是个睿智并且很有风度的男人,像我喜欢和他聊天一样,他也喜欢和我聊天。

他最欢的就是抓会员的马甲,于是我刚到论坛时,便以为我是谁的马甲,很多时候都会收到他的短信逼问,咄咄逼人,让人应接不暇。然而当我不知怎么回答时,总是会用反问来解决。倒是弄得他哭笑不得,然后他就会从我的这些反问句中得出许多歪理谬论,很多时候都会被他搞得神经兮兮的,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心理学系毕业的高才生,而最后我总是会感叹版主就是版主,继而下线,神经兮兮的睡觉。

后来才发现自己居然迷上了这个经常用马甲写诗的家伙,每天看不到他,我就会魂不守舍。这个时候,是既害怕又矛盾的,几乎把网络上的生活当成真正的生活,而现实的生活却成了附属品。我想我是这样感觉的,他应该也是这样感觉的。所以那个时候,我经常要跟朋友增加聚会,尽量晚上不要上网。跟朋友一起喝咖啡,听音乐,聊聊天,当有人问起男朋友的问题时,我总是一脸的茫然,突然就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很不舒服,他们总是很怜悯地说,是不是高不成低不就呢?我无语。那时候我几乎不敢承认,我似乎不太相信现实中的人,而喜欢相信网络中这个用马甲写诗的家伙。

有时候常常会想,网络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我发现除了自己的时间不正常外,还有自己的心态情感都不太正常了。那段日子喜欢长时间守在网上,就算是没人理,也喜欢看着那大大的黑人头像发呆,喜欢不停的刷新页面,看看他是否有新的东东留给我,放弃了看电视,看报纸,和朋友煲电话粥,甚至每当一个人静坐时,就会有了一种开机上网的冲动。

毕竟这个用马甲写诗的家自制力比我要好的,当有一天再也收不到他信息时,我知道他的感觉也一定是同我一样的,于是我逼迫自己也要消失,开始让自己在晚上睡觉,白天精神。开始强制自己上网只限于查资料,发邮件。我辞去了编辑的工作,开始和喜欢我的男孩一起逛街约会,可是,我还是不快乐。至到跟那个男孩结婚。

我疯狂的想念那个家伙,我终于断定,我是真的恋爱了,爱上了一个,在现实中不知道是老是少,是好是坏的家伙,甚至我都不清楚他所说的话那句是真哪句是假?我不知道,在我消失的日子里,他有没有在想念我,但我真的很抵触现在的生活,当我有两天没有上网时,就会有一种落魄的感觉。我在压抑我要上网的欲望,于是在闲得时候,经常去逛一逛电子市场,或者是书店,强迫自己要静心做每一件事情,甚至有时会把家里的宽带统统拔掉,扔掉。

我以为我会慢慢走出来,但是当我看到消费类电子产品给自己做的时尚通体金属外壳广告时,我的防线就一步步崩溃,是的,在书店或是词典里,我是不能看到这几个字的。因为看到这几个字,就会有一种彻底的痛直逼我心灵最深之处。

因为在我的现实生活中,早已接受了他这个来自网络的人,很难很难改变。我真的不知道,我怎样才能回到我以前的那个世界里去。然而这种不正常的生活,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