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三百九十五章 敲山震虎

第三百九十五章 敲山震虎

把戴逢春送进电梯,宋力忠看了下表苦笑着说道:“都快两点了,这两天我们的生物钟全乱套了,远方你早点休息吧,明天下午你还得主持梅山建设集团的挂牌仪式。”说着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傻呆呆地看着宋力忠的背影,李远方才想起刚才忙着商量别的事,忘记向宋力忠请教练功中出现的问题了。不过想想这事也用不着太急,还是自己再试一试明天再说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练了会打坐,李远方仍然感觉不到经脉穴位的位置,但却觉得浑身的真气好像无处不在,只是没有在经脉中循行而已。李远方想,因为无名大师教的那套也不讲究经脉穴位,而无名大师所教偏偏是自己的基本功,所以对自己来说,讲究经脉穴位的功法会和基本功发生冲突,还是终点又回到起点,从基本功慢慢开始练吧!但感觉不到经脉和穴位的位置,就不能用以前陈老和武老他们教的方法发出真气制敌,如果不想个办法来解决,自己岂不等于武功尽失?既然现在这种状况的出现可能是因为使用了傩舞所致,不如试试张太一所教的道教功法。和无名大师所教的那些一样,张太一的道教功法也是不讲究经脉穴位的。


想到这里,李远方就换了个打坐的姿势,练了一会后,保持住一定的状态,睁开眼向蒲团旁边摆着的茶杯招了招手。出乎李远方的意料的是,随着他的招手,茶杯盖往上起了一下,然后再落了回去和下面的杯身撞击,发出“叮”的一声。凌空摄物的功夫,李远方以前只在宋力忠和张太一身上见到过,没想到自己现在也入了门,不由得欣喜若狂。心想看来自己原先的猜想没错,自己出自不讲究经脉穴位的无名大师门下,从小由无名大师给打下的坚实基础,确实不适合去练陈老和武老他们教的内家功夫,少练还可以,多练则是无益的。因为无名大师一向是“无争”的,教出来的东西攻击性的内容很少,所以还得用张太一所教的道教武功来进行优势互补。虽然无名大师是佛教,张太一是道教,但宋力忠和张太一都曾经说过,所谓的“道”是无差别的,不管走的是哪一条路,到最后都是殊途同归。李远方觉得,只要这两者之间的一些基本原则差不多就行了,比如同样不讲究经脉穴位。


用自己琢磨出来的理论解释了身上发生的问题,李远方只感到一身的轻松,心想有些事情还得靠自己来慢慢摸索,只有自己摸索出来的,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觉得现在是不是向宋力忠请教已经没有多大必要了,等再试验一段时间作出明确的结论或者有了阶段性成果后再找宋力忠也不迟。


作出了决定,李远方收拾起心情将姿势换了回来,用本门心法打坐了半个多小时后,一身轻松地躺在床上睡起觉来。睡到天亮醒来,发现自己的下体出现了正常的晨勃,而且好像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精力旺盛,这才彻底放下了心来。心想幸亏发现得早及时采取措施,否则要是搞个不能人道的话,自己怎么对得起叶黄?同时邪邪地想道,以前的时候,叶黄是不是也跟某些书呆子一样,以为一男一女脱光了衣服躺在一起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产生粒子对撞然后怀上孩子?想想确实有这种可能性,不由笑出了声来,心想怎么时候得找叶黄问一问。


起床之后到同一个楼层的健身房锻炼了将近一个小时,顺便和比他晚来一些时间的杨洲、肖琪玮和王梓滕等人将和下午的挂牌仪式有关的问题商量了一番,李远方觉得现在简直浑身是劲,精力充沛得不行。回到房间拿着衣服正想到浴室洗个澡,扔在床头的卫星电话响了。


电话是隋丽打来的,一开口就问:“远方,宋大哥回来了吧!”李远方诧异地问道:“你昨天晚上没看新闻吗?九点钟就到了,你要找他的话,直接给他打电话就行了。”


隋丽的声音明显有些迟疑,说道:“我昨天八点刚过就睡觉了,没来得及看新闻。远方,你找宋大哥问过没有?”

李远方一开始的时候没反应过来,心想什么事让隋丽大清早的打电话来提醒?不过很快就想到隋丽指的是什么,邪邪地笑着说道:“我自己找出了原因,现在已经把问题解决掉,早就没事了!丽姐,要不你坐上午的飞机过来,今晚我们两个再试一试?”


隋丽在那边骂了一句:“你想得倒美,我还没问你怎么会半夜摸到靖芳的床上去呢!远方,我觉得你还是去找宋大哥问一下,问过他了能放心一些,要是你觉得自己去说没面子的话,我替你去问也可以。”


被隋丽揭出了自己所做的糗事,李远方的气势马上弱了。经隋丽提醒,李远方也觉得确实应该找宋力忠求证一下才能更放心些,但因为刚才被隋丽揭了老底让他脸上很挂不住,为了挽回些面子,犟强地说道:“我不说已经自己解决了吗,用得着再去找宋师兄问吗?再说这又不是什么急事,这两天宋师兄事情挺多的,何必去分散他的精力呢?”为了让隋丽彻底取消计划,李远方故意说道:“丽姐,你要找宋师兄说,宋师兄要是多问几句,你怎么回答?宋师兄他又不是傻子,不用你多作解释就能猜到我们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现问题的,那多尴尬啊!”


宋力忠会不会多问是个未知数,但对隋丽来说,如果让宋力忠怀疑在李远方结婚后她还跟他睡到了一块,确实是非常尴尬的事情,所以一听李远方这话,脸就马上红了起来,打起了退堂鼓。呆了一会,只说了声:“你自己看着办吧!”连多余的话不跟李远方说就挂了电话。


张太一邀请宋力忠和李远方二十三号晚上过去赴宴,地点定在原来李远方给李欣雨买的、现在许亦云的父母住着的那栋赣江边上的别墅。张太一解释说因为许亦云的父母一直想找个机会感谢李远方,而且那天正好是许亦云回门“望三日”的日子,可说是一举两得。张太一还笑说道,李远方的身份是大舅子,作为李远方的师兄,宋力忠勉勉强强也算是,所以在他丈母娘家一起吃顿团圆饭是最合适的。另外按照张太一的安排,请完客后的第二天,也就是二十四号上午,他将邀请宋力忠和李远方到他们家的秘地天师洞作客,并可以在天师洞中翻上为期一个星期的各种典籍。


其实在张太一发出邀请之前,刘海月头天上午就用张有为的卫星电话跟李远方联系过,说许亦云的父母希望在她离开南乡回古城前请李远方吃顿便饭,但还没定下具体时间,为此李远方一直都在发愁。虽然他与许亦云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但他对去见许亦云的父母这件事总是感到格外心虚,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人家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