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三百零八章 安内攘外


红尘有梦 第三百零八章 安内攘外

第三百零八章 安内攘外

趁着任泠去找郭海林的空隔,叶黄有些担心地问道:“李远方,这次找你们麻烦的是那个坏人的朋友啊,跟那个坏人有关吧!”李远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实际上并不认为这两件事有什么必然联系。叶黄“哦”了一声,小声地说道:“你真的想跟他们对着干吗,这样的话,他们会不会给你找更多的麻烦?李远方,那件事过去了就算了,我们别跟他们计较了!”


叶黄把他随意的表示当了真,而且竟然劝起他来,李远方觉得实在是难得。然后想道,这段日子以来施靖芳天天跟着他们,叶黄好像总是有心事的样子,情绪不是太好。而且上次施靖芳问起叶黄什么时候到美国去,叶黄还说准备过年之前就走。叶黄什么时候走,他们两个是从来没有提起过的,因此叶黄给施靖芳的回答就是下意识的,估计在她的潜意识中有再次逃避的意思。李远方觉得,他和叶黄之间已经够曲折的了,他不希望事情再有什么反复,像刘海月曾经提醒过的,他应该好好珍惜。虽然他目前仍然放不下面子郑重其事地向叶黄求婚什么的,但在这样的时候,他想还是通过一些巧妙的方式向叶黄作一些表示吧。


于是,李远方对着叶黄邪邪地笑了笑,说道:“那个小郑连舅妈的主意都敢打,他那帮朋友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我非要向他们讨个说法不可!”

李远方这话一出口,叶黄的脸马上就红了起来,低下头不敢看李远方,声音小得像是蚊子似的说道:“乱说什么呢,谁是他舅妈了?”李远方想,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可以了,转而一本正经地说道:“时间不早了,你继续在这里陪着我呢还是先去休息?”


叶黄猛地站了起来,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半夜三更的谁愿意陪你,我睡觉去了!”说完就低着头往外走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说道:“你别睡得太晚,等会跟老郭他们开完会后早点睡觉,你说过明天早晨带我到长江边看日出的!”


看着叶黄出去后轻轻地把门关上,李远方心里感觉很温暖,心想叶黄也学会声东击西了,明明是只是关心他想让他早点睡觉,却非要找个借口,说他答应过一起去看日出。一起到长江边看日出是施靖芳的提议,但没确定具体哪一天去,连到底去不去都是两说的事,所以叶黄那话纯粹只是个借口。


然后,李远方不由感慨,他们两个好像是故意别着劲、谁也不服输似的,虽然心中是千万个愿意,但谁都不想自己先向对方举手投降。李远方很想知道,要是他今天晚上偷偷跑到叶黄的房间去她会有什么反应?但马上就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叶黄这人有的方面特别保守,也很容易大惊小怪,要是她一着急大叫了起来就麻烦了。现在他们可是住在施庆洋家里,施靖芳就住在叶黄的隔壁。


听完亲自跑到他家来敲门的任泠的汇报,郭海林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跟李远方相处两年多了,对李远方的脾气,他比任何人都要摸得更透,李远方要是犯起犟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以前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比如规划行星数据古城分部的时候,李远方非要划出一整个楼层为叶黄建个实验室,也不想想当时行星数据的资金特别紧张,而那个时候叶黄已经去了美国,以后回不回来都不一定,郭海林怎么劝都没有用。而且这次李远方跟任泠说的是“我决定”,不像平常那样用商量的口气,看来李远方是要铁了心要这样去做了,找他们开个会,只是把计划通告一声,让他们配合行动而已。以郭海林对李远方的了解,他想李远方现在可能已经开始动手了。李远方很可能会通过专用通道跟蚩尤联系上,向蚩尤下达行动指令,让蚩尤作好准备。然后利用他的最高权限进入行星数据的系统核心,打开蚩尤和无支祈之间的接口,让蚩尤接管行星数据的核心系统对整个系统的参数进行修改。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给他帮忙,而且也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得了他的行动。


在特权部门工作了这么多年,现在突然变成了个平头百姓,在郭海林的潜意识里,对所有的国家机关和特权阶层都忌讳三分。虽然行星数据也有自己的背景,但郭海林觉得,不管怎么说行星数据只是个私营公司,无论如何都斗不过南方电信这样从政府机构转制而来的巨无霸企业的,何况南方电信的好几个领导都是高干子弟。目前在李远方的要求下,行星数据和信息安全部之间的界线已经划得很清楚,除了在税费方面的减免政策外,基本上不享受任何特权,那条光缆,也确实像李远方刚才跟任泠说的是用无偿给人做关键节点等价交换的。现在的行星数据,几乎是完全按照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来办事的,在当前的国情里,一个完全按照市场规则办事的企业没法跟那些特权企业斗。一想起和南方电信对着干后可能会给行星数据带来的麻烦,郭海林实在是怕得不行。另外,如果李远方真的像他料想的那样让蚩尤接管行星数据的系统核心的话,让连行星数据的内部人员都心中没底的这个不知道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的人工智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是郭海林更担心的事情。


反复地向任泠问了几遍刚才他和李远方联系的所有细节,听说商量这种大事的时候李远方竟然让叶黄在身边陪着,郭海林觉得事情更不好办。与郑公子打了一架后,在陈新华的要求下,李远方不得不给郑公子的母亲打了几个电话交流感情。事后表面上显得很坦然,但郭海林知道李远方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平时一提起那些不学无术的太子党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好话。而这次向行星数据要特别号码的确实是南方电信里的那几个高干子弟,将两件事摆在一起,叶黄刚才偏偏又在他身边,李远方肯定会借题发挥给他自己和叶黄出一口恶气。叶黄始终是李远方心中的禁区,只要有谁让叶黄受到哪怕是一点点委屈,李远方肯定不会就此善罢干休。


和同样是一脸忧色的任泠对望了一会,郭海林皱着眉头说道:“老任你先去通知别的人,一个个上门去通知,不要打电话,我们现在用的可是南方电信的电话网络!我到陈老爷子家去,看老爷子休息没有,就是休息了也要把老爷子请起来,等会我直接在老爷子家参加会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