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三百零五章聚散离合

妖刀 收藏 2 10


红尘有梦 第三百零五章聚散离合

第三百零五章聚散离合

惰丽的心眼比叶黄多得多,叶黄去机场接她的时候说让她住在黄楼,隋丽先谢了叶黄的好意,然后说她还是住在宾馆比较方便。隋丽解释说,按照学校的规定每个学期面授两次,但她在这几个学期中,期中面授的时候都在国外回不来没有参加上,比别的人少了一次,所以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向董国堂等老师请教,住在宾馆里离学校近,请教起来更方便些。


叶黄很想问隋丽是不是有什么顾虑,话刚要出口,想起李远方跟他说过的话,怕刺激到隋丽,就没有继续劝说下去,但还是对惰丽说:“丽姐,那你什么时候到家去我们一起吃顿饭,我现在可会做菜了,我做饭给你吃好不好?”惰丽笑了一下,回答说:“好吧,等我临走的时候再说吧!”


在五一之前,跟原先计划的一样,李远方修完了两个专业的所有学分。做毕业课题的时候,李远方没有另起炉灶搞个新的出来,而是把那年在彭教授指导下为西南军区做的那个计算机数学模型作为两个专业的共同毕业课题。从课题的学术价值来看,他那个模型就是作为硕士博士阶段的毕业课题都够份量,而且因为这个数学模型巳经通过军队和国家有关部门的验收,巳经在实际中推广使用了,加上李远方年初刚获得联合国卫生组织的大奖,北京那位领导又通过有关部门跟学校打过招呼,是个极其特殊的人物,所以李远方连论文答辩都免了。轻松地被学校认定可以同时获得两个专业的毕业证书和学士学位。


除了顺利的提前年业外,西部大学数学系的胡主任特招李远方为他的硕士研究生。北京那边的艾博院士也特招李远方为他的研究生,并采取硕博连读方式。考虑到李远方的特殊性,学校和两位导师对李远方的学习方式也特事特办,他可以像本科阶段那样,自由安排自己的课程,只要能够修够学分就行。当然。按照北京那位领导的要求,李远方每个月得往艾博那里跑一趟。往艾博那里跑,一方面是接受艾博的当面辅导,另外也得为他在国家中心电脑项目中首席科学家的身份履行一定的职责,因为艾博是这个项目的总设计师和总负责人,李远方只要跑到艾博身边去就可以做到一举两得。算起来,李远方每个月至少得在艾博身边呆个三五天。


李远方他们这一届学生的学制是五年。李远方三年就毕业了,而且是双学位,毕业后还享有免试特招的待遇,创造了西部大学的一个先例。但在西部大学的师生中,虽然有些人的嫉妒是免不了的,但就算是再怎么嫉妒李远方的人,也没有谁认为这祥做有什么不合适的。除去北京那位领导的指示不算,李远方获得联合国卫生组织的大奖的事,尽管政府有关部门尽量低调处理。但作为同一个学校内的人,大家都是知道的,对于这样的一个特殊人才,给予这些特殊照顾理所当然。


但李远方的许多关系特别密切的同学和朋友都为李远方怎么还要继续上学感到很不理解,他们都说:“现在你都自己办大学了,是国际信息安全和人工智能方面的权咸,还是国家中心电脑项目的首席科学家。还有必要弄上学吗?上学怎么都得耗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吧,对你来说,现在可真的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再上学太浪费时间了。再说上学还得受到学校的制度束缚,人身自由受到一定的限制,对你事业的发展也非常不利。你何必还要继续上学呢?”


对大家的疑问。李远方先是微笑了一下,说道:“我始终觉得。学校这种环境特别能激发我的创造力,比在别的地方更适合我思考一些问题。另外,我始终认为,基础打得越牢越好,基础打得越牢,以后的发展就越有后劲,所以我还得继续在学校学习,把各方面的基础打得更牢一些。”


然后,李远方又苦笑了一下,说道:“要是我不再上学,回到梅山镇去,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这两个学位都是我自己说了算,在梅山镇和整个与行星数据有关的平台上,我就相当于土皇帝,除了国家法律外,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在制度上对我进行束缚,而且法律是有空子可钻的,这样的话,有些人就不放心了。所以怎么都得把我放在一个有制度束缚的学位里,这个学位里得有许多人都在某个方面对我有管理权,而且是能管我几天就管我几天,哪怕是能管住我一点点、多管我一天也好。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本科阶段结束后要想继续拿计算机专业的学位的话,我就上辛大姐的研究生,到时候只要挂个名就行了,但现在人家给我安排的是导师却是艾院士。你们都知道我是搞信息安全和人工智能的,艾院士则是搞硬件系统的,我们两个人可以说是隔行如隔山,所以艾院士是最不适合当我在研究生阶段的导师的。但人家就非要这样安排,还要求我每个月到艾院士身边住几天,美其名曰当面辅导。顺便他们还给我这个今年才二十五岁的人安了个首席科学的头衔,为了履行这个职责,我得往京城里多跑几趟。说穿了,其实只是有些人希望经常把我摆到他们眼皮底下去而巳。为了能做好艾院士的学生,我得花更多的精力在专业学习上,考虑别的事情的时间社会少得多,很可能顾此失彼影响到我对蚩尤的开发及行星数据的控制,也根本不可能像本科阶段这样提前毕业,搞不好还得推迟个一两年的。我在艾院士门下学习的时间越长,有些人就越放心。”


听完李远方的解释,大家才想起,据说李远方本科毕业后的学业安排。是北京那位领导在一个级别很高的会议上作出的决定,对李远方来说,确实是不能不接受。所以,只得跟李远方相视苦笑一声,以后再也不问,免得刺激他了。


毕业典礼前三天的那个傍晚,当李远方从行星数据回到黄楼的时候。看到吉普车停在院子里,看来叶黄巳经回来过了。到厨房看了一下没看到叶黄的身影,也没有做过饭的痕迹,心想叶黄是不是出去了。晚饭没有着落,叶黄又不知道哪里去了,李远方就往叶黄的手机里打了个电话。


手机响了老半天没人接,等到第二次再拔的时候。叶黄才接通了电话,在电话里,叶黄“喂”了一声,声音是有气无力的,当李远方问她到什么地方去了的时候,叶黄说道:“我在家,在我自己房间里!”李远方觉得很奇忙,心想叶黄是不是病了,所以回家后不做饭。一回家就跑到自己房间去躺着了,光听她说话的声音就一些不大对劲。


上了楼到叶黄房间门前敲了几下,叫叶黄快开门。敲了半天没有动静,满腹犹疑的又往叶黄的手机里打了个电话。但只听到手机的铃声从房间里传出来,叶黄就是没有接听。李远方心想这下坏了,可别叶黄发了急病晕过去了什么的。想了想,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跑动起来,利用奔跑时产生的冲力往房门撞过去。但没等李远方冲到房门前,门就突然开了。李远方一下子收不住劲,直接冲到了房间里面去,想尽办法滴溜溜地转了半圈来化解冲力,却被一张椅子绊了一下。姿势非常难看的摔倒在地上,然后才一个挺身跳了起来。


开门的时候。叶黄不知怎么的躲在门后面,所以总算没被李远方撞到。看到李远方突然冲了进来,还摔倒在地,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站起来后,李远方尴尬地朝叶黄的方向笑了笑,说道:“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所以想把门撞开。”然后问道:“天都快黑了,你怎么不开灯?”说完这话就喊了声:“开大灯!”天花板顶上的大灯就打了开来。


灯打开后,李远方才看清叶黄现在的样子,叶黄的头发有些乱,眼睛肿了起来,好像刚哭过,但显然是刚才洗过脸,所以脸上看不到泪痕。看到叶黄的样子,李远方呆了一下,走到她身前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叶黄的嘴扁了扁,好像是想哭的样子,但却忍住了,然后低下了头,说道:“我没事!”李远方心想肯定出什么事了,能让叶黄哭起来的,应该不是什么小事,于是试探着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刚才是不是哭了?”说着就伸出手去挽叶黄的肩膀。


李远方的手一搭到她的肩膀上,叶黄终于忍不住了,扑到李远方怀里抱住了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这是他与叶黄认识以来最亲密的接触,叶黄还哭了起来,李远方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身体变得僵硬,两只手伸了开来,抱住叶黄不是,不抱又不是。等到叶黄趴在他肩膀上越哭越伤心,整个身体都摇晃了起来,好像连站都站不稳的样子,李远方只好把叶黄抱住了。一用只手拍了她的后背说道:“别哭,别哭,有什么事跟我说吧,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是谁,我替你找他算账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