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二)

薛云霞 收藏 9 571
导读:兵王(二)

第一章 新兵连 第十四节 新一连一班(十四)

第十五节 新一连一班(十四)

鸿飞从来都是把训练当成一种负担,自从司马群英和他走到一起不在时时处处要比个高低,让他保持训练的唯一动力也消失了。三个城镇兵抱成一团配合默契的开始混日子,训练不突出也不落后始终让陈志军抓不到把柄,三个人的小子日过得很舒服。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新兵们经过队列、战术、“三防”(防核武器、防化学武器、防生化武器)、站场自救互救等课目的训练,转入了轻武器的实际操作训练:射击和投弹。

射击中的瞄靶训练和队列训练是新兵在共同科目训练中最难熬的两大块,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枯燥,枯燥的让十八九岁正是活泼好动的士兵们有些无法忍受。

“目标正前方一百米胸环靶,卧姿-装子弹!”伴着陈志军响亮的口令,新兵们呲牙咧嘴的卧倒、出枪、压上五发橡胶底火的教练弹,推复进机送弹上膛。


“注意击发要领,预压扳机,自然击发,开始!”陈志军拿着一个“观瞄镜”走到新兵们的身后。操场上立刻响起击针撞击底火的“咔咔”声和“哗啦哗啦”的拉动复进机的声音。


趴在冻得硬梆梆地面上练瞄准的滋味不好受,不一会的功夫,肚子就被冰的几哩咕噜直提意见。新兵们有些趴不住了,屁股一个劲儿向上撅,好让冰凉的小腹脱离同样冰凉的地面。


“把屁股抬这么高干什么!”陈志军在一个新兵“高耸入云”的屁股上踩了一脚:“第二次了!再让我发现你抬屁股,我就坐在你的屁股上……”


鸿飞懒洋洋的趴着,枪口指着胸环靶,眼睛的余光却追着陈志军,看到他在纠正新兵的动作,立刻扣动扳机。


“咔!”撞针打击橡胶底火的声音异常的沉闷。教练弹没有发射药,不能提供气体让56式半自动步枪完成自动上膛的动作。鸿飞也不瞄准,快速的拉动拉机柄送弹上膛,然后马上扣动扳机,一古脑的把五发教练弹打完。立刻半跪起来,窜到右前方慢条斯理的拣起落在尘土里的教练弹,一边在衣服上擦拭教练弹一边揉着冰凉的肚皮舒服得直哼哼。


“鸿飞!”


“到!”鸿飞正眯着眼睛享受,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连忙跳起来。


“你干什么呢?”王军手里提着一个观瞄镜,走到鸿飞的面前。


“拣教练弹!”


王军低头看看鸿飞手中的五发教练弹冷笑着说:“发射速度挺快呀!”


这一段时间鸿飞训练不积极,王军对他的态度有些改变。鸿飞抬头看看王军的神色,咧咧嘴没有说话。


“就位!按照你刚才的发射速度再来一遍!”王军把观瞄镜绑在鸿飞的步枪上,趴下了。


“是!”鸿飞从子弹袋里掏出弹夹慢吞吞的压上五发教练弹。


陈志军气哼哼的跑过来:“你能不能快点?排长在地上趴半天了!”


操!老子才趴了半天呢!王军趴了没有二分钟!


鸿飞满不在乎的看了陈志军一眼,利索的卧倒、据枪、压子弹。看到盯着观瞄镜的王军微微一点头,立刻屏住呼吸扣动扳机。


“快!快!快!”王军盯着观瞄镜面无表情一个劲儿的催促。


鸿飞快速的拉机上膛扣动扳机,不到半分钟五发黑色橡胶弹头的教练弹重新躺在尘土里。


王军解下观瞄镜,站起来问道:“入伍前打过枪?”


鸿飞信嘴胡诌:“没有,打过弹弓!”


“哦!”王军有些不相信的看了鸿飞一眼,扭头对陈志军说:“射击考核时,鸿飞打第一靶,他的素质不错,加把火说不定能得上团嘉奖!”


“五十环!”鸿飞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推辞:“排长,我的心理素质不行容易紧张,你让我打第一靶说不定我会打个光头的……”


“罗嗦!”陈志军打断鸿飞的话说道:“别像个骤马似的上不了阵,就这么定了!”


鸿飞无奈地说道:“我说过我的心理素质不行了,打不好你们可不要怪我!”


“打不好,我让你背着处分下连!”王军摔了个腔,头也不回的走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三个城镇兵揉着冰凉的肚子的凑到一起。鸿飞愁眉苦脸的说:“又被盯上了,奶奶的,王军说要给我加把火,我现在倒真是想生把火烤烤我这苦命的肚子!”


司马群英不满的说:“你就是爱出风头,你就不会打得次一点?”


“我倒是想!你没看见王军摆出一副要吃了我的架势?”


司马群英鄙夷的说道:“怂包、软蛋!”


“滚蛋!你整个就是一大炮,你知道个屁!”鸿飞洋洋得意的说:“我当时就告诉他们了,我的心理素质不行,打不好可要怪我!这才叫有理、有利、有节……”


司马笑道:“你爸爸肯定是搞政工的,你小子一嘴的政治名词,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没错!算你有眼光!”鸿飞自豪的说道:“我老爷子搞了一辈子的政治工作!”


“一辈子?你爸爸是高干?”


“那还用说!我爸爸是我们村里的支书,管着2000多号人呢!”


“我靠,支书也算是高干……”司马群英突然闭嘴,顺手给了鸿飞一拳:“你有糊弄我!”


两个笑闹够了,这才发现他们的小老弟武登屹至今没有说话,两个人好奇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没、没!”武登屹尴尬的咧咧嘴扭头想走,立刻被两个人拉住了:“别走!你一定有心事儿!”


武登屹慌乱的挣扎着:“没有!真的没有!”


鸿飞立刻开始“政策攻心”:“武登屹同志,我党的政策你是了解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希望你有什么问题能向组织如实交代!要不然……”


武登屹怕痒,见两个人同时伸出了手,跑又跑不了,连忙求饶:“我说,我说!下面老是和我捣蛋,顶得难受!”


“我靠!”司马群英惊诧的在自己裤裆里抓了一把:“我的那套玩意早就冻抽抽了,你的竟然还会支帐篷?行啊,武登屹同志你的前途无量啊!”


“它自己老是站起来,我快要难受死了!”武登屹羞得快要哭了:“你不帮我想办法,还笑我!”


司马群英存心想把武登屹逗哭:“你这是心里有事,我的怎么不自己站起来?”


“司马群英闭嘴!”看着武登屹要急哭了,鸿飞连忙对司马群英挤挤眼出来主持公道:“武登屹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司马群英你没有支过帐篷?是不是呀武登屹!”


“就是,就是!”武登屹口无遮拦的喊道:“你睡觉的时候支过帐篷,我看见过的……”


“服了,服了!”司马群英连忙扑过来堵住武登屹的嘴,臊得脸通红。


武登屹拉开堵在嘴上的大手:“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呀,我快要难受死了!”


“这个事儿还真不好办!”鸿飞困惑的挠着头,眼睛突然一亮:“挖个小坑,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好主意!好主意!”司马群英灵感突现连忙一连坏笑的补充道:“再放上点草,记不引人注意还能给我们武登屹同志的小弟弟保暖!”


“就是!就是!”武登屹眉开眼笑,扯了两把枯草装进裤袋里,向自己的步枪跑去。


瞄靶训练时间过得慢,好不容易挨到太阳偏西,在地上趴了一天的新兵们收操了。


“退子弹!起立!验枪!”陈志军大喊着,走到新兵们身后开始验枪。卫戍区部队大都驻扎在首脑机关附近,出芝麻粒大点的问题也会掀起轩然大波,所以对枪弹管理非常严格,严令非执行任务时枪膛里不准有弹。教练弹虽然打不响弹也是弹,是弹就不能留在枪膛里。


“好!”


“好!”


陈志军仔细检查新兵的枪膛,然后拍一下枪托示意恢复持枪姿势。验过武登屹的枪,他刚喊了声好,突然一把把武登屹拽出队列,指着地上的小坑努喊道:“这时你干的?”


“什么?”武登屹被吓坏了。


“这个!”陈志军抓起小坑里的枯草摔到武登屹的脸上,脸气得发青。


“是、是我!可是……”


“思想肮脏,道德败坏!” 陈志军大怒抬腿就是一脚。


武登屹的肚子立刻多了一个43号得鞋印,着着实实的摔了一个屁墩,连疼带吓立刻咧着嘴大哭起来。


司马群英搂不住火了,指着陈志军喊起来:“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打人?”


陈志军立刻冲到司马群英面前:“你想干什么?谁让你说话的?”


“我想问问,是不是因为你是班长,就可以随便打人?”


陈志军大吼起来:“像他这种道德败坏思想肮脏的流氓,就是歉打!”


司马群英心头火起,脖子都气红了,张嘴就要骂人。鸿飞连忙喊道:“报告!”


陈志军扭过头:“你干什么?”


“报告班长,我想问问武登屹同志思想怎么肮脏了,道德怎么败坏了?”


陈志军一时语塞,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鸿飞满脸嘲弄的盯着陈志军,那意思很明白:好像是你陈志军脑子里有些不健康的想法吧?


陈志军理屈词穷,气得浑身发颤,指着鸿飞和司马群英骂道:“你、你、你们混蛋!”


司马群英乐了:“班长,你又犯了一个错误,你不应该骂人!”


“我他妈的……”陈志军也是一个火药桶脾气,导火索已经被点着了眼看就要爆炸。杨喜立刻站了出来:“鸿飞、司马群英!你们想干什么?眼里还有没有纪律!我告诉你们,你们是军人不是见牙俐齿的讼棍!”


鸿飞对杨喜的印象不错,所以没有说话,司马群英只顾着欣赏陈志军的英资,杨喜说了些什么他根本没听见。操场上暂时的安静下来。


陈志军喘了一阵粗气,发狠的说道:“好!好!你们两个有一套!”扭头走了。


“班长,你不要生气,我们只是给你提意见而已!”鸿飞一脸的无辜。


“全体注意!”杨喜接替陈志军的指挥,对着新兵们命令道:“下面我们进行收操前的最后一个课目:五公里越野!最后三名,每人三百个俯卧撑!”


司马群英立刻抗议:“副班长,你这是体罚!”


“向右-转!跑步-走!”杨西下完口令,扭头对站在原地的司马群英说道:“纠正一下,这是训练不是体罚,你可以不跑,但三百个俯卧撑你必须完成!”


“我靠!这不是一回事儿!”司马群英提枪追上队伍,心里一个劲儿的偷笑,他现在体会到“团结就是力量”是怎么回事,这一次陈志军数的挺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