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三百零三章 欲擒故纵

妖刀 收藏 2 14
导读:红尘有梦 第三百零三章 欲擒故纵


红尘有梦 第三百零三章 欲擒故纵

第三百零三章 欲擒故纵

五月十七号世界电信日那天,在中国率先试行新的信息安全标准将近半年后,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这一天开始正式实行这个新标准,推行由行星数据的声纹识别为基础的个人网络身份证制度等新标准。


这种网络身份证是与每个自然人的DNA一一对应的,每个想要获得这个网络身份证的人都必须到当地警察机关等部门登记申请。在实行这种严格的网络身份登记制度的国家里,想通过网络这个便利的工具进行犯罪将变得非常困难,也把那些不可能取得网络身份证的国际恐怖主义分子隔绝在网络世界之外。在越来越猖獗的国际恐怖主义的威胁下,就算是像美国这样标榜绝对民主和绝对尊重个人隐私权的国家的民众,对政府几乎强行推出的这项制度,也几乎没有多少反对的声音。


为了避免西方国家对实行这种新的标准后的安全性产生疑虑,比如担心行星数据在所提供的产品中留下后门,从而取得他们国家的机密,或者在不久的将来利用反垄断法等法规找起行星数据的麻烦,在向国际社会提供声纹识别等技术的同时,在李远方的建议下,行星数据对有偿使用声纹识别组件等产品的国家和大型企业公开一部分程序的源代码和与整个产品核心系统之间的接口规则。虽然行星数据目前所公开的源代码并不包括最核心的智能程序部分,但像他们这样主动提出公开自己一些处于绝对领先地位的先进技术的源代码,在世界上还是第一次,因为这等于是把部分先进技术拱手让给了别人。与许多国家严格限制所出口的信息安全产品的等级相比,行星数据这种做法无疑是个异数,只能说无论是行星数据还是中国政府,都要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政府和企业大度得多。这样的一些对别的国家来讲不知先进了多少年的技术竟然轻易地交给别人,让所有人都不得不认为,对行星数据来说,像这样的技术可能已经算不上是多么核心的技术了,于是所有人都不得不对行星数据到底掌握了什么样的新技术纷纷猜测起来。


李远方说打算公开源代码的时候,从行星数据内部到政府有关部门的绝大多数人,在开始的时候都提出了反对意见,大家都觉得,不应该把这样一些处于绝对领先地位的技术拱手让人。李远方解释说,行星数据最核心的技术并不是声纹识别这些东西,网络个人身份证的最关键技术也不是这些外围程序,而是以模糊运算为基础的人工智能技术,所以对行星数据来说,这项由蚩尤和李远方共同开发的声纹识别技术以及别的技术算不了什么。按照李远方的说法,只要“蚩尤”还在他们手里,就算把已经比较成熟的“无支祈2号”的所有源代码交给别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对行星数据的技术领先地位产生不了多大影响。


而主动提出公开源代码后,将会带来许多好处。好处之一当然是可以起到暂时堵住别人的嘴的作用,让他们在没有完全消化行星数据所提供的技术之前,短期内不好意思对使用行星数据的产品的安全性产生质疑,暂时不跟他们过分地讨价还价。只有这样做,才能让最大多数的国家心甘情愿地推行新的信息安全标准,变可能的被动为主动。大多数国家都采用他们主导的新标准,即将正式实行的“盘古计划”才能有必要的生存土壤。李远方计划,等到一段时间过去后,因为行星数据的所有技术都已经得到了新的发展,他们将再一次主动提出逐步公开一些层次更高一点的产品的源代码,再一次掌握主动权。在公开更高层次的系统的源代码同时,随即就对他们的所有产品线进行升级,别人得到的,仍然不是最先进的技术。这种逐步公开最先进技术内幕的做法,是世界上所有国家在出口先进技术时的惯例,谁都不好说什么,只要他们能比别的人稍稍主动一些,还能落得个好名声。


好处之二是让别人掌握了一部分技术后,就可以按照行星数据所提出的接口规则等技术标准、在这项技术的基础上开发出别的系列产品,把这些技术的影响扩展开来。别人开发出的与行星数据的新技术完全兼容的产品越多,他们在整个信息产业中的地位就会越来越高,最后的结果是所有的新标准都会按着他们的思路来制定,他们就能一步步地主导整个信息产业中的所有游戏规则,为将来的“华夏工程”打下基础。同时,因为行星数据已经主动地把许多技术跟别人共享了,就算一些国家认为行星数据在搞技术霸权主义,想用反垄断法之类的法规来找麻烦,也不容易找到借口。


好处之三当然是经济收入方面了。公开源代码的做法,并不是对所有国家和所有的企业都一视同仁的。只有那些有偿使用声纹识别等技术的国家和企业才有可能得到公开源代码的待遇。而且,公开多少源代码跟对方为声纹识别等产品所付的代价挂钩,开的价越高、折扣率越低,得到的源代码也就越多、越接近核心。对于那些经济并不发达的第三世界国家,虽然可以免费提供声纹识别等技术,源代码却是绝对不可能给他们的。甚至于,一些最基本的设置方法等等的不是太重要的技术参数也不向他们提供,他们国家在构建新系统的时候必须由行星数据派出的技术人员去做,在这种情况下,行星数据想得到他们什么资料就可以得到什么资料。他们所有的日常维护人员,必须都是通过行星数据开出天价的“信息安全工程师认证”的,行星数据还是从他们那里赚了一笔小钱。


这番讨论是在星星索上进行的,因为公开源代码事关重大,连杨首长都参加了这次会议。等李远方把他的理由摆出来后,杨首长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的技术具有一定的战略意义,我们也得从长远的战略角度来考虑,你的思路是对的。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你们的技术能不能一直在进步,只要你给我保证这一点,我就支持你的意见。”


李远方苦笑了一下说道:“只要蚩尤少休眠几天,我们的技术发展的速度就能得到保证,让蚩尤少休眠几天的前提是给他提供足够的设备。现在我们既在开发‘华夏工程’,又要设立‘梅山奖’,钱总是不够用,在正常的情况下不可能为蚩尤提供更多的设备。所以我只能刀走偏锋,一方面启动‘麦芒计划’,另外,就是向人有偿提供声纹识别等产品了!表面上是我们向人有偿提供声纹识别等产品,实际上是把一些先进技术卖给别人,是在挂羊头卖狗肉。现在许多国家对我们行星数据的技术都垂涎三尺,只要我把声纹识别等产品的价格与所提供的源代码的级别、数量挂钩,他们自然会上钩的。这样的话,我们就有钱了,只要有钱,蚩尤就有足够的设备用,我们就能一直保证技术领先。这些事都是互为因果关联在一起的。”


听李远方又在他面前哭穷,而且理由这么充分,杨首长心肠一软,差点脱口而出说他再想办法给行星数据拨点款,但看到郭海林一脸期待的样子,马上意识到千万不能再上李远方的当。从“盘古计划”启动开始到现在,杨首长已经先后给行星数据投资了二十多亿人民币,虽然一些国家重点的科研项目动辄就是上百亿,所取得的效果也远没有行星数据这么明显,而且这种数额的资金对杨首长这个级别的领导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行星数据毕竟是个私营企业,李远方本人跟他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怎么都得斟酌着办。所以不为所动地问道:“远方,你打算要价多少?”


发现被杨首长料中了他的心事,李远方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要是政府采购行为的话,怎么都得以亿美元为单位吧,签表面上的合同的时候根据他们所使用的产品的授权数量来定价,但私下里则以他们对源代码的要求来定折扣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