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八章 精品收藏

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八章 精品收藏

第二百九十八章 精品收藏

第二天早晨,当陈老从郭海林那里知道李远方要设立“梅山奖”的时候,笑骂道:“这小子,一天到晚都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尽是没事找事,害得我们天天帮他擦屁股!”但陈老也只是说了李远方这一句坏话而已,说完后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这才是干大事的气魄!”笑完了之后,觉得有些不大放心,问起郭海林:“小郭,这么多钱,到时候你们能拿出来吗?”


面对陈老的时候,郭海林总是比较紧张,陪着小心回答道:“老首长,对我们来说,最关键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别的问题。第一是资格问题,如果政府有关部门和两院不支持,我们这个‘梅山奖’就没有什么权威性,没有权威性的话,就算设立了,获奖者都看不起这个奖项根本不来领奖的话,我们的面子就丢大了。第二是时间问题,这笔钱我们现在是不可能拿出来的,而且这和以前的那些事情不同,不能找宋院士他们拆借,所以我们能顺利设立这个奖的前提是‘麦芒计划’取得成功,而且要把正式投资的日期拖到今年年底。”


陈老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想了老大一会,才对郭海林说道:“权威性确实很重要,虽然说现在是经济社会,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知识分子有的时候爱装清高,要是他们觉得这个奖没有权威性的话,有些人可能真的会抵制。不过这个问题你可以放心,这个奖能不能产生应有的效果,不仅关系到你们的面子,也关系到整个国家和全球华人的面子,政府有关部门和两院肯定不会坐视旁观的。想让我们这个新设立的奖项跟已经有了百多年历史诺贝尔奖相提并论,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可能得需要十几几十年的时间逐渐地打造出权威来,我们的期望值暂时不要太高,慢慢来,只要着急。设立这个基金会不是个小事,不是三两天就可以完成所有的筹备工作的,远方不是说等到明年五月份第一次颁奖吗?我们给提名和评奖留出两个月的时间,你们筹集资金的最后期限是明年三月份,从现在开始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如果你们独立解决资金问题有一定困难的话,还可以通过秘密拆借的方法筹集资金,先让力忠他们私下里把资金划到你们的账上,过一段时间你们再还给他们就行了。虽然按照国际惯例这种基金会应该是完全透明的,但我们这是中国,中国的事情,可以有一些特殊性,我们能瞒住多少就瞒多少。小郭,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些,昨天晚上力忠没跟你讲更多的东西吗?”


郭海林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陈老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和远方对这种事都没有什么经验,力忠可能忙着准备今天记者招待会的材料也没来得及跟你们细说,实际上,所有的社会公益基金都不是坐吃山空的,基金会可以拿这笔资金去投资,让资金总额越滚越多,就像现在的诺贝尔奖一样。而且像这种性质的基金的投资收入是不需要向国家上交一分钱利税的,增加的速度比一般的基金要快得多。你们选择力忠作为基金会的主席是非常明智的,以他的资金运作能力,肯定可以在几年十几年内把一百亿变成两百亿或者更多。另外,在未来时机成熟的时候还可以考虑让基金进入市场从社会集资,你们先期的投入只作为启动资金。因为这个基金将大大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应该能得到社会各届的大力支持。所以,你们注入的资金用不着像远方说的那样一百多亿一次到位,可以先投入一部分,到时候根据资金的运作成果再考虑是否追加投入和追加多少投入。小郭,刚才你说到个‘麦芒计划’,那是什么玩意,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有了陈老这一番解释,郭海林有种吃了定心丸的感觉,但陈老突然话锋一转问起“麦芒计划”,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意识到自己刚才说漏嘴了,偏偏陈老一直拿眼睛盯着他,扭捏了半天,才把目前只有行星数据的高层和马进军等极少数人知道的“麦芒计划”的详细方案向陈老倒了出来。


听郭海林这那里解释着“麦芒计划”,陈老脸上的表情先是吃惊,然后变成欣赏,到最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远方啊,胆子越来越大,手段是越来越阴险了!说句实话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只要你们这样一弄,就能够尽量缩短你们实现其他目标的时间。都说成大事者不计小节,你们这个计划跟打仗比较类似,我老头子很感兴趣,所以尽管远方的这种手段比较阴险,我还是赞同的,你们放手去干吧,有需要我老头子的地方随时来找我。有阶段性成果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一声,让我也高兴一下!”说完了这些,陈老追问了一句:“你们这个‘麦芒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吗,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郭海林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教程编起来比较麻烦,还需要两三个月才能大致完成,但准备发表的声明什么的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整个方案也已经规划好,只等时机成熟就可以按部就班地进行了。按照远方提出的时间表,我们准备等到过完这个年,梅山大学新学年开始的时候把声明发出去,在网站上贴一份,信息安全工程师和操作员开训典礼上也会宣布一下,必要的时候,还打算选个合适的时间开个新闻发布会。”


陈老“哦”了一声,眼睛瞪得老大,像是小孩子捡到一个新鲜玩具似的,仰着头看了一会窗外的蓝天,然后对郭海林笑眯眯地说道:“小郭,干脆让我来帮你们宣布这个计划怎么样?我在梅山大学新学期的开学典礼上发表演说的时候,把你们这个教程作为我们梅山大学远程教育的一部分宣布出来。等到时机成熟了,你们准备把那个教程贴出来的时候,也不要放到行星数据的网站上,直接放在梅山大学的网站上。到时候我干脆宣布,教程是以我老头子为首的梅山大学为了扩大我们这个学校的影响力,特意委托你们行星数据编写的。这样的话,不管这个教程贴出去后会产生什么后果,从表面上看只是梅山大学的事情,你们行星数据都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我们就这样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梅山大学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推出这个教程是很正常的,而且因为我们不是专业人员,对这个教程推出后可能造成的后果肯定估计不到,谁也不好说我们什么。你们呢,到时候装装好人,派出你们的专业人员去给各个单位帮忙,或者干脆在群众性的黑客攻击刚开始的时候开一个记者招待会,从专业人员的角度把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指出来,一方面宣布从梅山大学网站上撤掉这份教程以免事态进一步恶化,一方面呼吁全社会不要把这份教程用在不正当的地方,同时半真半假地道一下歉,这样不就更热闹了?”


看陈老说起这番话来兴奋的样子,郭海林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怎么看都觉得陈老好像比李远方还要爱捣乱,这师徒两人,这方面的性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难怪陈老见李远方的第一面就把他收为徒弟。如果真照陈老说的这样去做的话,行星数据所承担的风险确实比原来更小,行星数据再半真半假地那么一呼吁,等于给那些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教程的价值的人提了个醒,告诉他们可以拿这个教程去搞大规模的黑客攻击,教程所带来的危害性,比原计划就大了许多倍。想想按照陈老的建议去做将造成的影响,连郭海林都有些心虚,但他又不能对陈老提出反对意见,心想等会回去得向程乐天等人交待一下,在编教程的时候尽量手下留情,别搞得攻击性太强,等李远方明天回来了,也得第一时间向李远方汇报,让李远方跟马进军通报一声。于是,郭海林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老首长,那就照您的指示去办吧!”


自己亲策划了一场相当于信息战的行动,陈老的自我感觉很好,心情非常舒畅,一只手叉着腰,另外一只手使劲挥了一下说道:“好!小郭,我们现在找力忠去!”说着拿起扔在客厅沙发上的外套就往外面走去。


陈老一边走一边心情很好地哼着歌,起床后到厨房去跟保姆一起准备早餐的老太太听到了,奇怪地出来看这老头子今天又怎么了。正好看到陈老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赶紧追了出去喊道:“老头子,你不吃早饭了!”陈老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们吃吧,我找力忠商量件大事去,等会跟他一起吃点!”老太太拿他没办法,只好嘴里嘀咕着:“这死老头子,今天又犯什么神经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回房间去了。


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各届对“梅山奖”的反应,与陈老所预料的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出入。上午的时候,陈老和宋力忠一起代表梅山大学召开了一个新闻发表会,宣布“梅山奖”确有其事,“梅山奖”将依托梅山大学进行筹备,宋力忠出任基金会主席,所需的资金,将由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共同投入。因为还处于论证和筹备阶段,更多的情况目前无可奉告。但在宋力忠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前,从日内瓦传出的消息就已经传遍全世界了。


因为“梅山奖”是关系到整个国家利益的大事,在宋力忠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后,杨首长等领导不得不专门抽出时间开了个碰头会。在会上,有个领导苦笑着说道:“陈老爷子这个徒弟可真能制造事端,好像根本就闲不住,每隔半年就要做点什么,这才被绑架半年时间,又搞出这事来了!”


另外一个领导则笑着说:“这次他做的事总算是件正面的好事,我们除了统一口径配合说几句话外,既不用出钱又不用出什么力,比以前好多了!对诺贝尔奖的评奖原则和权威性,现在世界上许多人都有些看法,甚至发生过好几起获奖者拒绝领奖的事件。李远方这样做,如果策划得好的话,很可能会把世界学术权威的重心移到我们中国来,这对提高我国的地位是有利的。所以他现在所做的等于是给我们提了个醒,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发展,不能总让人戴着变色眼镜来看待我们了,有些时候,我们应该把腰杆挺得更直些,我们就从这事开始,慢慢地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发言权吧!我刚才还在想,什么时候他再搞个什么事出来,让联合国把总部搬到我们中国来就更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