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七章 逼上梁山

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七章 逼上梁山

第二百九十七章 逼上梁山

回到大使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因为时区的不同,北京时间是当晚十一点多。按理说这么晚的时候,大使是不应该去打搅国内的领导的,但因为李远方刚才在会场中所说的事情可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他只能硬着头皮找他的上级汇报。


在会场上,李远方那些话说得很轻松,但当他冷静下来,也意识到自己差点又闯下个大祸,如果搞得不好的话,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形象,所以在大使与外交部有关领导联系的同时,他也联系起自己应该联系的人来。


考虑到事情比较重要,而且与别的人比起来杨首长可能休息得更早一些,李远方首先当着二秘的面用大使馆内的专用电话联系上了杨首长。杨首长在自己的家里,正准备休息,拿起电话一听是李远方在叫他姐夫,就意识到肯定有什么大事,因为李远方以前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所以说道:“用星星索吧!”披上件外套走到了书房里打开电脑。李远方随身带着的笔记本早就已经接入了互联网,杨首长刚一上线,等到各自的形象在屏幕上出现后,李远方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姐夫,我好像惹麻烦了!”


一听这话杨首长就紧张起来,心想自己把李远方的欧洲之行安排得这么具体,没想到还是出事了,盯了站在李远方身后不远处的二秘一眼,尽量平静地问道:“出什么事了?”二秘发现杨首长脸色不对,慌忙向李远方道了声歉退了出去。等二秘出去,房间里只留下他自己和叶黄之后,李远方把自己下午在会场外对记者说的那番话复述了一遍,然后说道:“让梅山大学、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联合搞个‘梅山奖’出来,我自己就能作主,最多是钱不够用的时候先找人借点。但要想完全践行我的诺言,让两院院士来当梅山奖的评委,还得由有关部门去做工作,这需要姐夫你帮我协调一下。”


搞了半天原来是这件事,杨首长原来皱着的眉头渐渐地舒展了开来,笑着说道:“我还以为真的出什么大事了,不就是邀请两院院士给‘梅山奖’当评委吗,这事好办,我可以帮你去协调一下。如果‘梅山奖’真的设立了,对提高我们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是非常有利的,我想那些院士应该比较积极。就是你下午说的一些话太冲了一点,有些质疑诺贝尔奖的权威地位的味道,从明天开始,肯定会有些人拿你那几句话做文章,我们的外事部门又要有事情做喽!”说着这话,杨首长竟然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笑了几声之后,觉得自己这样的表现有些不大对头,尤其是当着叶黄这个外人的面,自我解嘲地摆了摆头,向李远方问道:“大使向外交部汇报过这件事了吗?”大使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跑到哪个房间去了,看他一脸凝重的样子,李远方估计他是去向外交过汇报去了,就笑了笑说:“现在大使可能正在向外交部汇报吧!”


杨首长仰着头想了一会,然后说道:“外事部门现在倒比较容易向国际社会交待,我们可以这么说,现在‘梅山奖’还没有正式启动,只是你们三个单位的一个设想,再多只是征求过两院的意见,还没有提到我们政府有关部门的议事日程。如果明天有人找外事部门讨说法,他们可以回答说对这事并不知情,把皮球踢到两院和你们那边去就行了,而且以你们那边为主。我想我们现在就分头行动,我帮你向有关领导和两院的负责人通一下气,让他们心中有数,到时候别说漏嘴让事情穿帮就行了。你呢,马上联系陈老爷子、宋院士、钱教授和郭海林他们,让他们当夜就拟一个应对方案出来,明天要是有人找上门来的话,大家统一一下口径!”


说完这些,杨首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远方,这真的是你临时想出来的主意吗?”等到李远方点了点头回答说“是”之后,杨首长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事好像是你跟宋院士他们事先商量好似的,用这种方式把我们都逼上梁山。‘梅山奖’成功设立之后,进一步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是一个方面,但最大的赢家好像是你们梅山集团。只要‘梅山奖’成为可以和诺贝尔奖相媲美的国际学术大奖,你们‘梅山’这个品牌就可以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一品牌,如果策划得好,成为世界第一品牌都有可能。另外,你们三个单位和两院的关系也会因此而非常密切,这样的话,你们等于有了一个阵容非常强大的技术后院。我听说你们行星数据、梅山大学和梅山集团都与国内各个院校及科研院所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每个行星数据的分部都有个专门的基础研究院,同时你们还搞了个‘华夏工程’,看样子你们对开展技术合作兴趣很大,如果通过设立‘梅山奖’这种新方式把两院院士都变成你们的朋友,以后想开发个什么新项目就更方便了,光是两院院士所带来的名人效应就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这么高明的手段,要说只是你一时候兴起的,我说什么都不信!”


虽然设立“梅山奖”确实是李远方的一时兴起,但他不想让杨首长丢面子,所以干脆低着头一言不发来个默认。看到李远方低下了头,杨首长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我就知道你这次出国不会走一圈完事,肯定会给我搞点什么事情出来,不过幸好这是件好事,我就暂时不说你了。但等你回国之后,得尽快到北京来一趟,有些事情我得当面问你一下。另外,外界对你们获得的这个大奖评价很高,别的领导也打算跟你们见见面,我想你回国后再多只能到梅山镇呆一两天跟宋院士他们具体商量一下‘梅山奖’的事情,一两天之后就到北京来吧!”


这个时候陈老和钱老两个老人家肯定是早就休息了,宋力忠晚上基本上很少睡觉,但应该是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练功去了,现在不大好找,考虑再三,李远方先联系了郭海林。


郭海林一听有这等好事,兴奋得不行,说道:“这事好,只要‘梅山奖’一设立,梅山大学马上就会成为名牌大学,我们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在国际上的地位也自然高了许多。但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跟两院院士联系起来,以后不管开发什么新项目都方便得多了。资金方面你不用担心,如果‘麦芒计划’取得预期的效果,今年我们行星数据的纯利润不会少于几十亿美元,只要你这个当老板的不心疼,我们大不了把今年的所有利润都捐出去作为‘梅山奖’基金会的启动资金。”郭海林之所以兴奋,是因为目前李远方本人还没有浮出水面,设立“梅山奖”的时候,代表行星数据冲在前台的基本上都是他,而且因为行星数据的经济实力比梅山集团强得多,投资也多上许多,所以他郭海林本人就会成为“梅山奖”筹备过程中最风光的人物,想想“梅山奖”这个划时代的项目启动之后所产生的影响,郭海林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李远方很理解郭海林的心情,但还是有些担心地说道:“老郭,这几年的诺贝尔奖每个学科的奖金都在一百多万美元以上,因此,我们设立的这个‘梅山奖’的奖金数额不能比这个数目少,每笔奖金至少也得一百万美元吧!不然的话就没有意思了。我下午对记者说的是每个学科设三个奖项,这样的话每个学科我们就得准备三百万美元,而且我打算比诺贝尔奖多设几门像数学、考古学这样的新学科,算起来至少有十个学科,每年的支出就得有三千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将近三亿。而且像我们这样的民间组织设立奖项不能像国家设立的那每年奖上五百万人民币的大奖一样,到时候由国家直接拨款就行了,得搞个基金会出来。搞个基金会的话,不考虑往各个产业上投资以增加资金积累,我们一次性投入的资金就得按照目前的人民币存款利率来算,这笔奖金按照目前人民币存款利率所得的利息不能少于三亿人民币,加上基金会运营所需的日常开支,我们在这个基金会上的资金投入就得有一百多亿人民币。因为梅山集团的年利润有限,所以实际上几乎全部要由我们行星数据来投入,这么大笔的资金,我们筹集起来有一定的困难。而且因为这事太大了点,为了保证权威性,整个基金的组成和收支情况得完全透明,不能像以前搞‘盘庚计划’或者梅山大学、‘华夏工程’那样让宋师兄他们和我们一起出资。如果那样的话,现在的那个富豪榜是个彻底的笑话了,宋师兄他们未必愿意把他们的经济实力暴露出来,政府方面也不一定同意,所以现在钱的问题是个大问题。除非我们行星数据今年的纯利润真像你所说的达到几十亿美元,我们自己有实力单独出资。所以我现在非常后悔当时把话说得太满了些,要是我不说每个学科设三个奖项,等设立后慢慢增加,给自己留点余地就好了!老郭,我现在就想要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今年我们行星数据的纯利润能不能达到二十亿美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