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六章 瘟神先生

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六章 瘟神先生

第二百九十六章 瘟神先生

二秘的担心终究没有成为现实,出乎他意料的是,李远方非常配合他的安排,几乎没有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在大使馆的招待所稍作休息并和副武官等人叙旧之后,按照二秘的安排,李远方等人在巴黎市区转了一圈,而且不像别的从国内来旅游的人一样到繁华的商业区去,只是在艾菲尔铁塔、凯旋门、罗浮宫、巴黎圣母院这些特别有名的名胜古迹走马观花地看一圈完事,连影都没留几张,好像对这些地方都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因为好不容易到这里来了,所以留个脚印表示一下。他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向刘雪辕询问当地的市场等各方面情况上面。


不仅李远方本人对到巴黎旅游没有什么兴趣,连像叶黄这样按理说最爱逛街的女孩子也不怎么喜欢到处转似的,李远方到哪里她就跟到哪,而且时刻都挽着李远方的胳膊,好像惟恐李远方把她丢下似的。对沿路走过的商场什么的,基本上连一眼都不愿多看。


这两个人的样子,把二秘看得苦笑不止,心想这两个人倒是天生一对,李远方只对专业技术和扩展公司业务感兴趣,这个叶黄看来也差不多,对学术和科研之外东西都没有什么感觉。


不过叶黄毕竟是女孩子,见到一些看上去比较新奇的东西,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但当她看到李远方没有什么兴趣的时候,就以李远方的决定为主,有的时候干脆装作没有看见,那种想去又不好意思去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看一眼的古怪表情,看得人心里直想笑。看到叶黄的表现,二秘觉得李远方有些不像话,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手上虽然挽着叶黄,却很少朝叶黄看,根本就不在意叶黄的感觉,只顾着自己跟刘雪辕说话去了。偏偏叶黄还惟他的马首为瞻,一切以他的决定为中心。所以二秘的心里又羡慕起李远方来,有个对自己这样死心踏地的女朋友,而且人长得漂亮,学术水平又高,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


该吃中午饭的时候,二秘走到李远方面前问道:“李先生,中午我们是回去吃饭还是……”这个时候叶黄倒抢起话来了,说道:“不是说法国的蜗牛大餐特别有名吗,我们找个最有名的餐馆吃蜗牛去!”听说叶黄想吃蜗牛,包括刘雪辕在内的所有陪同人员的脸上都露出一副非常古怪的表情,李远方发现了大家脸上的表情,但不好意思多问,就问伊惠生道:“师兄,你不是说中午有安排吗,在什么地方,能吃到蜗牛不?”


伊惠生看了谢桂良一眼,谢桂良往前走了几步回答说:“大师,中午师父安排在华人聚居区一个中餐馆请客,客人有从欧洲各地赶过来的同行和本地的一些华人,大家都想跟你见一面,叶小姐想吃蜗牛的话,我专门去请一个法国菜的厨师来做!”李远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转过头柔声地对叶黄说:“叶黄,我得跟师兄一起去,不然不太好!要不让别人陪你专门去吃蜗牛?”叶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不过随即又笑了起来,说道:“我跟你一块去!”


对李远方的决定,二秘实在是很不同意,心想要是李远方真的跟伊惠生他们去了,让他这个获得联合国科技大奖的人去跟一帮算命看风水的人聚会,传出去都成什么样子了,但李远方显然没打算征求他的意见,迟疑了半天才凑到李远方身边说道:“李先生……”


李远方猜到了二秘的想法,坚决地挥了挥手说道:“我还是跟师兄一起去一趟,如果要把我们梅山集团的生意做到这边来,也就只能把酒店开在华人聚居区,我得去实地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大家都大老远来了,我也得跟他们见一面,不然回去没法交待!”二秘拿他没办法,心想去了也就传出去不好听点,安全问题应该能够得到保证,只能硬着头皮说了声“好的”。


在酒店等着李远方的人果然很多,不仅有伊惠生来自欧洲各地的同行,还有许多当地华人中的名流,估计是伊惠生早就把声势造出去了,所说的理由,无非是他师弟获得了国际大奖之类的,以图自己脸上有光。被伊惠生大吹特吹的掌门师弟竟然这样年轻,很出乎所有来参加聚会的人的意料,但许多人都是认识二秘的,发现伊惠生这个师弟竟然由二秘亲自陪同,而且前呼后拥的一大帮人,看样子这个人还真的有些特别的地方。


等伊惠生把李远方介绍给前来参加聚会的同胞,并致了个简单的欢迎辞后,午宴开始了,提前赶到安排酒席的谢桂良亲自端了一大份蜗牛放到叶黄面前,同时解释说:“叶小姐,这个蜗牛要是按照法国人的习惯去做,我们中国人可能吃不习惯,所以我让他们把烹饪方法稍稍改了一下,把它做成七八分熟,你看看合你胃口不?”


叶黄非常高兴地说了声谢谢,转头向李远方等人说道:“我先尝一尝!”李远方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别的人也都有趣地看着她。叶黄拿起刀叉小心翼翼地把盖在上面的一个大蜗牛壳子拿掉,刚一拿开,就尖叫了一声站了起来,一脸非常恶心的样子往李远方身上躲,双手紧紧地抓着李远方的衣服,小脸吓得刷白,嘴唇哆嗦着说道:“怎么像是鼻涕虫?”


李远方哭笑不得地挽住她,拍了拍她的背表示安慰,然后说道:“你是学生物的,不知道蜗牛和鼻涕虫是同类吗,长得当然差不多了!”眼睛转了一下,故意促狭地看着叶黄说:“你尝一口,听说味道很鲜的!”叶黄将脖子拧了过来,怎么都不敢看那盘蜗牛,颤抖着对李远方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鼻涕虫了,快让人拿走吧!”李远方朝谢贵良示意了一下,谢贵良配合地把蜗牛给端走了。谢贵良刚走,坐在一桌的所有人都哈哈笑了起来,连一直板着脸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的二秘都不例外。


等蜗牛被端走了,李远方拍了拍叶黄说道:“端走了,没事了!”叶黄脸红红地放开李远方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发现大家都看着她笑,不好意思地解释说:“我这两年搞的都是菌类研究,忘了蜗牛跟鼻涕虫同类了。”叶黄这番解释等于是画蛇添足、越描越黑,惹得大家又一次笑了起来。


叶黄的这番表现,让本来因为二秘在场而显得比较拘束的场面缓和了下来,大家有说有笑地自然多了。但因为有二秘在场,大家还是不怎么放得开,听说当晚大使要设宴款待李远方,第二天一大早就得飞去日内瓦,然后从日内瓦直飞上海,许多伊惠生的同行脸上的失望之情形之于色。


李远方心知这些人特意赶到巴黎来的目的,特意加大声音对伊惠生说道:“师兄,这次来的时候没作准备,要不这样,晚上回大使馆之后,我用他们那里的设备刻几份最新的完全版的‘文王’软件光盘出来,参加今天这次聚会的人手一份,到时候让大使馆派人送到你那里去,让你来替我分发怎么样?”


李远方说要送大家“文王”软件,连像刘雪辕这样对风水、占卜之术没什么兴趣的人都一脸喜色,更不用说伊惠生那些同行了。因为完全版的“文王”软件是不对外销售,只放在网上让注册用户在线使用的,如果按照普通版的软件价格来算,几千欧元都打不住。有了李远方这个保证,餐桌上的气氛比刚才更热烈了一些,要不是有二秘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看着,搞不好李远方要被人灌进不少酒去。


李远方把大权给他让他来分发“文王”软件,伊惠生的脸上更有光彩了,兴之所致,兴冲冲地站了起来说道:“上过我师弟那个软件的网站的人都知道,‘文王’软件目前已经被行星数据收购,而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是关联企业,这次我师弟受梅山集团高层委托,将由刘雪辕先生将具体负责梅山集团欧洲分部的筹建工作,到时候请各位多多支持!”


伊惠生这样的要求很正常,而且酒喝到三分的人都特别爽快,加上大家都是拿人的东西手软,所以这些人都纷纷表示到时候肯定会给梅山集团捧场,有需要的地方尽管提出来。然后议论纷纷,说想不到外界传闻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有关联原来是真的,但碍于二秘在场,倒没人敢问李远方怎么把“文王”软件卖给行星数据了。


李远方一行在二秘等人的陪同下于初八上午到达日内瓦。初八上午,联合国卫生组织要开个学术讨论会,下午才是颁奖的时间。按照惯例,在颁奖仪式上领奖者有五分钟的发言时间,但李远方的发言却只有短短的一句:“这个成果对我们来说只是个开始!”


这句话把所有人都听得一头雾水,等到颁奖仪式结束后,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就在会堂门外围住李远方,让他作一下具体的解释,李远方说道:“我们有将这个成果转化为一个新的产业的打算!”


李远方这话一出,那些等待多时的与风险投资商以及国际上知名的医疗器械制造企业有关的记者就趁机问道:“李先生,据我所知,欧美各地有好几家国际知名企业有意与你们开展合作,另外,联合国卫生组织好像也有意为你们提供资金进行这项成果实用阶段的开发研究,这次你们在日内瓦期间有没有具体洽谈这项合作的打算,有大致的合作意向没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