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官员们为什么不支持国货?


浙大教授郑强做过一个轰动四时的演讲,讲稿一度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其中一个观点就是“(中国)凡是依赖不成的,我们自己都能搞得像模像样,比如二弹一星;凡是能够引进的,就都搞不成。”这段话真正戳到了中国发展的痛处,有无数的例子可以证明这条看似荒谬的中国悖论。比如那个至今还在争论不休的“大飞机项目”。

中国试造喷气式客机,起步于1970年,仅比空客晚两年。1980年,“运十”首次试飞成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继美、苏、英、法之后,第五个能制造100吨量级民机的国家。此后“运十”飞北京、广州、昆明、乌鲁木齐,7次跨过喜马拉雅山,往返拉萨。然而这个毛周高瞻远瞩搞起的大飞机项目,被***和麦道联手扼杀,麦道承诺帮助中国民航制造飞机,但第一个条件就是中国停止自己的大飞机项目。于是***斩钉截铁地说运十“把握不大,要停下来”,“运十”项目就此胎死腹中。问题是,麦道真地那么好心帮助中国吗?1995年在《财富》杂志上,麦道说出了心里话:“因为上海搞过‘运十’,我们才和上海合作,如果不打倒‘运十’,美国飞机就不好打进中国。”于是中国的大飞机就真正得完了。现在空客的飞机满天飞,中国引进一条空客的总装线各省市都争得你死我活。中国政策越来越倾向于替外资打工,“运十”标志的大飞机之梦只能成为中国人心头永远的痛。

记得数年前有一次在上海某超市买剃须刀,营业员向我强力推荐一款松下的产品,我说我抵制日货,那个营业员听了笑着说“政府都在卖国,你一个人爱国有什么用?”这句话当时听过没什么感觉,后来越想越觉得寓意深刻。中国抵制日货雷声大雨点小,关键在于政府整天买洋货,对日货欢喜得很,老百姓哪里能抵制得下去。

前不久刚举行的江西省高等级公路管理局路面设备招标,涉及政府采购约3000万元。令人意外的是,根据该项目招标公告,此次政府采购的绝大多数路面设备必须是“国外知名生产厂家原装产品或在国内投资组装”。于是所有的国产自主品牌连参加竞标的机会都没有。招标者居然还振振有辞地说此举完全是遵循“国际惯例”,我真不知道它是按照哪一国的惯例,就我所知,发达国家的政府招标都是优先或仅考虑本土品牌,政府招标“求洋求贵”估计也算一中国特色吧。

江西的这次招标仅仅是中国每年无数政府招标的一个缩影,类似的事情几乎天天都在发生,其中影响最大的当数万人瞩目的“京沪高铁”项目。

2002年,中国集一代铁路科技人员自行设计的高速机车“中华之星”在秦沈客运专线正线试验时创下321.25公里的“中国铁路第一速”。至今这辆高速安全舒适豪华(每个座位前有液晶电视)的列车依然行驶在秦沈客运专线上。然而,2004年铁道部京沪高铁立项时,《时速200公里铁路动车组项目投标邀请书》规定,此项目合格投标人应该是“国外合作方技术支持的中国制造企业(含中外合资企业)”。于是“中华之星”又一次步“运十”后尘,被自己的铁道部扼杀在摇篮之中,理由居然也和“运十”如出一辙:“不可靠”。跑过50多万公里,在领导们的眼里依然“不可靠”,因为领导们说日本的新干线已经跑过几千万公里,更可靠。当然,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让“中华之星”跑几千万公里,因为“中华之星”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铁道部为了让数千亿人民币的大单落在日本人的口袋里费尽心机,一方面冷处理“中华之星”,不做宣传,270km/h设计的“中华之星” 被规定最高时速不能超过160公里,并且回绝了数次提速要求。另一方面,把日本川崎重工的部件拿回来组装一下,连铭牌都没有揭掉,就宣称这是“完全国产化的机车”,好愚弄一下网络上异口同声反对日本中标的网民,省得被吐沫淹死。铁道部真是用心良苦啊。

与高铁项目相似的还有中国的核电站。尽管中国核电站的建设起步晚,但中国对核电技术的掌握却相当早。“核潜艇的核反应堆与核电站反应堆堆芯技术基本相同,如同大卡车和小汽车的关系。” 一个令人难堪的事实是,法国核潜艇1970年下水之后,便开始将此技术转为民用核电站,目前法国核发电占总发电能力的78%。中国的核潜艇下水仅比法国晚一年,但第一个核电机组1985年才开始建设,而且并未采用自己的技术。曾经成功研发中国第一艘核潜艇的中国核动力研究院,直至秦山核电站二期建设项目批准,才被允许参与核电技术的投标。2003年初,获国务院通过的一份国家计委[(计)2866号]文件,确定了要以“秦山自主模式”为主,“积极发展核电”。然而文件发布后不久,原定的“秦山自主模式”在执行时却被“整体引进国外技术”、“统一技术路线”取代。1994年,清华大学核研究院已研制出世界上第一个第四代核反应堆,而我们的官员们却在谈判桌上花费数年时间国际招标第三代核电技术,这几年是中国电荒最厉害的时候,一大堆待建核电站却在等候谈判结果,秦山二期与岭澳电站的扩建也是等不下去才自行扩建。最终中标的美国西屋公司称自己的AP-1000技术是目前世界上惟一经过美国核管会认证和批准的三代核电站技术,问题是该技术至今未被任何一个国家所采用。日本东芝公司在西屋中标前花巨资买下西屋,日本意图控制中国的野心昭然欲揭。据估计,按照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4000万千瓦的任务,引进技术比自己研发建设要多花费2400亿美元!

如果说“运十”的悲剧是一次决策失误,那么这样的悲剧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演就不是简单的“决策失误”所能涵盖,而是刘邓“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思想的国策化体现。当然这个思想能够贯彻执行主要因为它代表最广大官员们的利益。造船于国于民有利,但批准的官员们自己拿不到好处;哪比得上买船,虽然贵上不少,但能一趟趟出国考察,拿巨额回扣,送子女留学,这么好的事情何乐而不为?至于国家利益,与自己的小金库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再回到本文开头,中国目前唯一值得自傲的只有军工体系,我们现在应该庆幸欧盟武器没有对华解禁,庆幸美国是我们的对头,不卖给我们F16,还整天跑过来耀武扬威吓唬我们,于是有两弹一星,歼十上天,卫星打下来,航空母舰也快造出来了。假如没有好心的欧美兄弟对我们遏制,我们现在的军工会比印度强吗?依“造船不如买船”的思路,我们等到地球毁灭也等不到一流强国的那一天吧。

我期望中国的官员们少做些洋奴,多做些对得起子孙后代的事情。不过他们的子孙后代似乎都在欧美,换个思路,他们正在为自己孙子的国家作贡献,为日本美国的繁荣富强殚尽心力,他们理应得到这些国家荣誉国民的勋章。有这样的官员中国还能崛起吗?我十分的怀疑。我们的大国崛起也许最终只能象“运十”、“中华之星”那样成为国人心中的一个梦,一个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