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六十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31 4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从直径5.8mm的枪口中喷发而出的声音,彻底撕碎了丛林里平静的假象,使得那宁静中难言的沉闷和压抑悉数爆发了出来,连同那些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林木,似乎都在这彰示着现代文明的武器面前颤抖。不断有树枝和叶片被旋转着的橡胶弹头击落,带着不甘与无奈跌落在铺满枯枝落叶的地面上,最终将变成它们当中的一员。


冷笑又一次在我嘴角浮起,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他还能沉得住气吗?我不知道他能否看见,自己的战友们头顶上升起的红烟,但他一定能听到被“击毙”的战友们口中无奈的甚至是愤怒的叹息。


突袭相当成功,他们六个人的小队如今只剩下那个仍然潜藏着的狙击手,而其余五个人头顶的凯夫拉头盔上,此刻正飘着表示“死亡”的红色烟雾。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继续保持沉默吗?就算他隐忍着等待击杀我们的机会,可他别忘了,还有一个人同样在等待他,那个人就是我,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如果他仍藏着不动,那么我也会继续等待下去,直到我们当中的某一个人,再也无法隐藏为止。就目前的形势来说,我比他更具有优势,因为胜利的天平已经完全倾向了我们。他应该是在等我得意忘形的那一刻吧,我嘴角的冷笑更浓,既然是这样,那我为什么不满足他这小小的愿望呢?


慢慢地摘下头盔,放置在身旁的树根下,头盔下面垫上了一根不大不小的枯枝,再将鱼丝绑在枯枝上。做完这一切,再仔细地看了看,确认这个假目标现在不会被他发现后,我手里握着鱼丝慢慢地往右挪动,一边挪一边放着手中的鱼丝。


整个动作很轻缓,短短10米的距离足足耗费了我20分钟。当进入新的狙击阵位后,我稍微歇了口气,平复因这种局部紧张运动给肺部带来的窒息感。


我的兄弟们已经再一次绕回了我的身后,摸向了步兵们的封锁线。老洪在耳机里说,墨尘,剩下的那家伙就交给你了,你一定可以解决他。我们先走,等你解决掉那小子后,沿着记号过来就行。


喉头轻微地抽动了两下,“明白”的音节通过贴在喉头的送话器传了出去。嘴角的冷笑变成了微笑,现在,这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不对,在对面那不知名的角落里还藏着一个我的同类。只是,我们现在是对手,在彼此对立的阵营里,我和他如今都是同样孤独存在着的个体,而这刚刚经过一场激战的丛林,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们两个人的战场,而在这个战场上上演的,将是两个狙击手之间的战斗,一场有你无我,最终只能一个人离开的战斗。


轻轻地架好枪,瞄准镜下的视野依旧清晰。透过放大的视场,那片空地上依旧看不出任何异样。我嘴角的微笑更甚,果然是个优秀的猎手,具有一优秀猎手所具备的一切素质,可惜,他不会是这场角猎的胜出者,因为他碰到了我。从一开始的心理较量起,他与他所在的整个队伍就已经落在了下风,在同样谨慎的对手面前,他们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左手轻轻地拽动鱼丝,动力沿着细小的鱼丝传递给树枝,树枝再带动被隐藏好的头盔,这时候从对面看过来,就能发现这顶头盔正在缓慢地移动,就像一个人趴低了身子,正缓缓挪动一样。


左手持续着动作,右手压着扳机,冰凉的枪身被右侧脸颊、肩窝和脚架稳稳地支撑着,如同一张拉满了弓弦的猎弓,只要猎物一出现,那紧绷着的弦就会将致命的利箭弹射而出。


可那厚厚的落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他没有上当?果然是个狡猾的对手。想到这里,我松开了手中的鱼丝,这个诱敌的计策既然没有成功,那就没有再做下去的必要,我得换一个办法了。


不过,他既然已经意识到我在引诱他暴露,那肯定会令他更小心,也就是说,他更不会轻易上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必须得想个更好的办法,一个绝对能让他上当的办法。


怎样才能引诱他暴露呢?嘴角的微笑渐渐淡去,重又变成了林默每次看见都会指责我的那种冷冰冰的没有生气可言、让人心里发紧的冷笑。


轻轻将88的脚架收起,然后将整个枪身藏在枯枝败叶里,只留出一小截经过伪装的枪管。然后,将鱼丝从枪身下穿过,而我则缓慢地往前挪动,我得运动到离空地中心约30米左右的位置,在这个距离上,92手枪能够很好的命中目标,狙击手视为生命的狙击步枪,现在是我用来诱敌的工具。


“暂时委屈你了兄弟。”在心里对它说了声抱歉,我继续我缓慢地挪动。我的计划是,等我运动到位后,再缓缓地收回鱼丝,鱼丝会拖动树枝和头盔继续往88的方向运动。由于路线上用树木的阻挡,那么鱼丝将被绷紧,必然就会扯动压在它上面的步枪。而一直观察着这边情况的对手肯定会发现这个轻微的动静。以他对枪的熟悉,自然能看出这根像树枝东西其实是经过伪装的狙击步枪枪管。因此,他会认为我藏身的位置就是那里,而不小心暴露的原因,则是因为树木卡住了用来诱敌的头盔,而使我不小心用力过猛导致身体震动。既然发现了枪,那他完全可以根据枪和人之间的距离推算出我具体的位置,然后会怎样,那就不用说了。当一个等待已久的猎人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猎物,就算这猎物意识到了自己已被发现,可那短短的时间根本就不够你逃离,你只能等着那要命的子弹的到来。


又是一次漫长的运动,紧绷的肌肉加速了内分泌的速度,透体而出的汗水浸湿了全身的迷彩。作战服宽松的好处在这个时候体现了出来,虽然被汗水浸透,可它不会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更不会阻碍我的活动,让我依然能够自如地完成动作。


静静地趴在一棵大树的脚下,粗大的树根将我整个人挡在了它的后面。慢慢清掉树根与地面之间堆积的落叶,整个空地便暴露在了我眼前。然后,我又开始拽动手里的鱼丝,不多就,鱼丝的另一端传来了抗力,那是枯枝被树根之类的东西卡住了。这正是我想要的,于是,我用力地扯动了一下鱼丝,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88动了,被鱼丝传递过去的力量震动了。


空地上依然安静,他还在等待。我笑,更浓烈的冷笑。等了约5分钟,我的左手再一次拽动鱼丝,而落叶中的步枪同样会再次抖动。我要让他认为,刚才那5分钟,是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暴露后的等待,而这5分钟里他没有开枪,则会让我认为自己没有被发现,所以,我开始转移。而他所等待的,就是我转移的这个时机,因为这时候,我的注意力会分散一部分到转移上来。


一声悠长的叹息突然从厚厚的枝叶下响起,但是却没有明显的枪口焰。看来这家伙和我一样,在枪口上加装了消焰器,不然的话,在丛林幽暗环境的映衬下,就算是白天,火器射击时的枪口焰也会明亮异常。


他终于上当了,而从枪响的那一刻起,他也从猎人的位置上彻底变成猎物。不会给他反应的机会,我迅速地蹲起身,半跪于地,概略瞄准,射击。“砰!砰!砰”清脆的枪响,92精致的身体在我右手上欢快地跳动着,将一枚枚弹头喷向了那堆不再是落叶的“落叶”。30米的距离上,92的射弹散布很小,虽然只是概略瞄准,但密集的弹雨足够我击中目标。


我的手指在不停地扣动扳机,92的枪机在火药气体的推动下不断地做着往复运动,将一发发子弹的底火撞燃,再由燃烧的火药将弹头推射出枪膛。


“落叶”下开始飘起红烟,这说明他已经被我“击毙”,也就是说,在这场角猎中,我,是最后的胜利者。


“兄弟,你厉害,我输了!”落叶开始活动,然后他从那从残枝败叶下趴了起来。原来,他将自己整个埋到了那厚厚的残败枝叶下面,怪不得我一直找不着他。


他远远地向我喊了一句,同时竖起了大拇指,这个时候,他头顶的发烟罐还冒着浓烈的红烟。


轻轻笑了笑,我开始撤退。虽然他已经不再是敌人,可我没有和他打招呼的打算。


“T大队的兄弟,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下一次,再看看谁输谁赢。”见我不搭理他,他发出了挑战。


“那就下次再见吧!”在心里回了一句,我冲身后挥了挥手,我知道他能看见,也知道他能明白我的意思,因为,我们是同样的人。


将歪倒的88抱回怀里,小心地拂去上面的灰尘,我对这无言的兄弟说,抱歉我的兄弟,刚才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不会再有下次。它的身体依旧冰冷,依旧默默地躺在我的臂弯,但是我相信,它能明白,因为我们血脉相连。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