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十七章、被困溶洞

dontbb 收藏 4 20
导读:《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十七章、被困溶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小鬼子和伪军太多了。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林子祥他们在一小溪边,终于遭遇了一小队的小鬼子。


人数、火力均不及对手,而且又累又饿的林子祥和李矛他们只好且战且退,突然,后退的方向也枪声大作,一队139残部溃败退了过来,原来他们遭遇了一中队小鬼子的追杀,整过队伍被小鬼子堵在小溪谷中。


被小鬼子赶到小溪谷的139残部有40多人,当中有2名是被打散警卫连特种兵,两部加起来足有70多人。因为林子祥是唯一的军官,也就自然成了这支队伍实际上的首领。


围住林子祥和李矛他们是坂田男苑中佐一部,小溪谷的枪声越来越响。坂田男苑中佐下了马,站在山坡地上,听着枪声。坂田男苑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侧身挥了挥手,九个四人一组的机枪组,九个两人一组掷弹筒组,在日军中队长柳川的率领下,紧跟在蜂拥前冲的日伪军士兵身后,迅速接近山脚的小溪谷。


日军中队长柳川蹲在小溪边山坡脚的一堆乱石后,从枪声他判断出小溪谷中中国军队的阻击阵地上有三挺机枪,喝命各机枪组、掷弹筒寻找有利地势,将机枪、掷弹筒架好,每两挺轻机枪压制小溪谷中国军队阵地上的一挺机枪,每三具掷弹筒组瞄准小溪谷中中国军队阵地上的一挺机枪。日军中队长看着各机枪组、掷弹组准备就绪之后,大声命令:“各机枪组,射击!”日军各机枪组的指挥官几乎同时命令:“准备,射击!”六挺机枪齐声厉吼,子弹尖利嘶啸着射向中国军队的阵地,打得小溪谷中中国军队的阵地上尘土飞扬,小溪中窜起一道道水珠,林子祥部几名的机枪手中弹倒地。


日军中队长柳川猛然将举过头顶的战刀劈落,战刀的锋芒闪烁出耀眼的光芒。柳川沉声大喝:“掷弹组,放!”九具掷弹筒组几乎同时发出沉闷的吼叫,炮弹尖啸着掠过空际,准确地落到小溪谷中林子祥部阻击阵地的机枪旁,哄然炸响,几名林子祥部士兵被爆炸抛起,又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小溪中溅落的尘埃水珠将被炸死的林子祥部士兵掩埋在乱石泥土里。


“林排长,看来我们被堵住了。拚了吧!”地形不利,完全是被动挨打李矛爬到林子祥气恼地说道。


林子祥还没开口,一旁的陈代军突然道;“慢!林排长、李班长,我砍柴的时候,记得条溪边有一溶洞,深不可测。我们是否先进去躲一下。”


林子祥点了点头,便马上让李矛那个班去寻找溶洞,为了安全起见,林子祥又将2名是被打散警卫连特种兵赵海和童贯春编入李矛那个班。


在陈代军的带领下,李矛一行九人一路寻找,当看到一崖岩下冒出一股脚盆大的水来,陈代军兴奋地叫道;“溶洞就是这!”


很快陈代军在水源的上方2米处的杂树草丛中,找到了溶洞口,黄海龙从背上拨出大砍刀,一顿乱砍,很快洞口被清理出来;洞口不大,仅容一个人爬入,但里面黑洞洞的。陈代军叫上拿大砍刀黄海龙和强壮的童贯春,三人很快砍来大堆松明子……


李矛一行九人举起松明子火把,一个接一个爬进溶洞。众人爬了十几米,又转了两个湾,溶洞突然变大变高了,不但人可直立行走,而且宽达4米多,中间是一条汨汨小阴河,一米多寬,水深约有半米……


李矛一行又走1里左右,小阴河弯弯曲曲,溶洞忽大忽窄,水也忽深忽浅,沿途还出现了一些深浅不一的水潭,小阴河通往黑洞洞神秘阴森森似乎无尽头的远处。


李矛知道外面军情紧,一边命姜子牙出洞报告林子祥。自己带陈代军、赵海和童贯春小心翼翼继续向前探路……


洞外的林子祥部此时伤亡过半,林子祥得报后,他清楚进了溶洞,一旦溶洞没有新出口,部队也完了。但比起完全陷在这被动挨打的境地,最差也应该差不到那去,他马上命剩下的30多人撤入溶洞。


伏在山坡上的日军士兵听到小溪谷中敌人阵地上的枪声减弱了,两名日军小队长各率领着一个小队的日本兵,端着枪,弯着腰,闷声不响地从小溪谷两头冲过去。


日军打死了几个自愿断后的中国重伤兵后,很快占领了敌人阵地。坂田男苑中佐嘴角浮着微笑,带着一队士兵大模大样地冲向了小溪谷中说:“走吧,柳川君。又一股中国军队被我们灭了。等下找个在村庄吃晚饭,让辛苦了一天的士兵们好好休息!休息!”


“嗨!”日军中队长柳川淫笑地答道,他知道好好休息!休息!意味着什么……。


忽然小溪谷中爆炸声四起,烈焰飞腾,浓烟翻卷,溅起的水珠、柴草、树枝、断木、泥石随着爆炸到处抛散,被炸断的日军士兵胳膊、大腿在半空乱舞。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夹杂着日军士兵狼哭鬼嚎般的厉声惨叫。虽然太阳刚下山头,但听着日军士兵凄惨的唉嚎,坂田男苑和柳川的身上都是汗毛倒竖,心里不约而同地想:“是中国人的地雷吗?”


隐蔽在溶洞口,断后的战斗小组组长梁朝伟,见用手雷和炸药埋下的诡雷奏效了兴奋不已,梁朝伟知道鬼子迟早会发现洞口,趁敌人乱成一团,马上命机枪手开火。


猛然间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响起密集的机枪声。炸暈了的日军士兵被子弹打中,就像被大砍刀拦腰斫断的庄稼杆,双臂张扬,浑身乱颤,扑倒在溪水边,滚落下溪水里,血水染红了小溪。


“咣”、“咣”、“咣”几声闷响,反应过来的鬼子兵,马上反击。几发炮弹准确地落到小溪谷边的溶洞口,轰然炸响。


机枪手身子一歪挂了,梁朝伟拖着机枪和另外一个战士钻入了洞中……


坂田男苑和柳川来到溶洞口前一百多米处,溶洞口已倒下了四五个鬼子。坂田男苑冷冷地斜睨着前面进攻的渡边小队长,仍后对柳川耳语了一陣后,柳川马上亲自来到前面,不一会儿,一个鬼子工兵在机枪的掩护下将一个点燃大炸药包扔入了溶洞……


“轰”的一声巨响,山崩地裂。溶洞口没了,尘烟散尽,代之的是一片乱石山坡。


坂田男苑中佐大声说:“走吧,柳川君。可以让你的部下收兵了。” 柳川不解地看着坂田男苑。坂田男苑残忍地笑着说:“你看阴河冒出来的水小多了,里面中国人炸不死,也会淹死。根本没有机会挖开炸塌陷山洞。”


坂田男苑中佐的估计很准,林子祥和李矛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挖开山洞,炸塌陷的洞子不但活埋了梁朝伟等3个战士,洞子被泥石块堵死后,阴河一时排泄不畅水迅速上涨,逼林子祥和李矛等幸存者拚命地望小阴河黑洞洞神秘无尽的尽头逃生。越往里洞子不断分叉,林子祥和李矛他们一直选最大的洞子逃。直到有人发现河水不再上涨后,疲惫不堪,又累又饿的逃生者们才坐下来喘息。


逃过了鬼子的追杀,饥饿和如何出洞成了逃生者们面临两大难题。因为一直在往山洞里乱跑,马上逃出洞似乎不可能的,所以饥饿成了当前的首要问题。


李矛叹道:“现在哪能弄到吃的啊,先得给众弟兄垫垫肚子。”


林子祥眉头紧蹙,也是想不到能有什么办法。


“人是铁饭是刚,人要是不吃东西那是不行的,大家没吃饱行动起来也得什么精神头。唉,可叫我从哪弄这么多吃的,总不能让我变出大馒头出来吧!” 林子祥苦笑道。


特种兵赵海和童贯春闻言举起火把仔仔细细照了照小阴河里,不一会儿,两人脱下上衣在水中捞起来,然后从上衣里面拎起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小虾生吃起来。早已饥肠碌碌的士兵们马上照样学样,俩人一组,捞虾。


小阴河中,小鳞虾太少,太小,根本填不饱肚子,不一会儿,不少疲惫不堪的士兵停止了捞虾。但赵海和童贯春没有停,捞到一小把小鳞虾后,两人没有吃,而是从特种兵百宝包中掏出一卷鱼线。捆上两鱼钩,然后以小鳞虾为饵,拿着一米来长的鱼线,然后跑到水汨汨的石缝里垂钓,不一会儿,他俩各自从水汨汨的石缝里拉出二条垂死挣扎的带刺的无鳞鲶鱼,重约一两多一条,让林子祥和李矛他们看得目瞪口呆,何峰培训出来的特种兵野外生存能力还真名不虚传。﹙小阴河钓带刺的无鳞鱼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笔者在今年大年初三,与几个朋友一道开车来到汇入东江湖的一条小溪边,小溪边有一个溶洞,不到三个钟头笔者和朋友就在溶洞中水汨汨的石缝里钓到了几十尾带刺的无鳞鯰鱼,回家后和几个朋友来了个清煮鲶鱼,味道鲜美极了。﹚


垫了垫肚子的林子祥和李矛他们开始考虑如何脫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