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八章 大义 大义(四)

royf22 收藏 19 316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八章 大义 大义(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刘远回家后不久,刘诚也回了家。

进门见到刘远后,刘诚满脸歉意地对刘远说:“阿远,对不起,你的事大哥没能办成!今天真不巧,我到宪兵队的时候,三岛太君已经去南京了!听说他是一大早就出发的,可能要过好几天才能回苏州!”

刘远安慰道:“大哥,没事,这个事情早些晚些都没什么关系。”

刘诚说:“那就好,我还怕你急呢!你今天不是见过周老太爷了吗?他怎么说?”

刘远说:“周伯父没有明说,不过听他话里的意思应该是会帮忙的!”

刘诚点了点头,说:“我猜也是!周老太爷看你可比看我顺眼多了!再说了,你当年毕竟和他儿子既是同学又是朋友,这点面子他应该还是会给的!对了,他儿子前几年是不是改名叫周卫国了?听说还当了国军军官?你和他是朋友,知道他现在的下落吗?”

刘远摇了摇头,说:“不知道!算起来我和他已经六年多没见面了!”

刘诚忍不住感叹道:“你说这父子俩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父亲和皇军合作愉快做了维持会长,儿子却当上了国军和皇军对着干!”

刘远淡淡地说道:“人各有志!这是半分勉强不来的!”

刘诚笑了,说:“你这话倒是没错!就说我们家吧,老家伙虽然不识时务,我们兄弟两个眼光可是准!阿远,你听我说,跟着日本人干肯定没错!”

刘远笑笑,说:“还是大哥高瞻远瞩!”

刘诚笑着说:“那是当然,想当年大家都认为你大哥我不务正业,又有谁知道我现在能出人头地?”

说到这里,刘诚又忍不住感叹道:“不过,说到眼光,我还是比不上人家周老太爷!人家那才叫高瞻远瞩!你想啊,满清时,他就是富家少爷,后来继承家产就变成老爷了;民国时,周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他又稳稳做着他的富家翁;现在日本人来了,他还是照样荣华富贵!历经三朝而不倒,这才叫真正的左右逢源啊!唉!我们刘家怎么总是比不过他们周家?”

刘远心中突然对自己这位大哥生出一股强烈的厌恶感,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大哥多想了!现在我们两家不都是在给日本人做事吗?”

刘诚点头道:“你这话说得也对!大家现在都只是日本人的奴才而已!也说不上谁比谁更强些!”

说到这里,刘诚突然想起一事,说:“对了,过几天就是周老太爷六十五大寿,三岛太君那天应该会去道贺的。到时我干脆把你当面引见给他。你这样的人才,只要好好表现,三岛太君一定会欣赏的!等你在他脑子里留下个好印象之后,我再跟他说说你铺子的事,周老太爷要是再帮着说几句话,你的事也就十拿九稳了!说不定,三岛太君一高兴,还让你帮他们做事呢!凭你的才能,又有日本人做靠山,要想飞黄腾达那还不是易如反掌?今后恐怕我这个当大哥的还要仰仗你呢!”

刘远摇了摇头,说:“在外面闯荡这几年,我早已经看透了!替人家做事,不管做什么,那都是虚的,只有到自己手上的钱才是实实在在的!”

刘诚叹了口气,说:“阿远,你要是早这么想就好了!当年你如果留在苏州做生意,我们刘家也不至于到现在这地步了!”

刘远笑笑,说:“现在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大哥,你放心,今后我赚的钱,不管多少,都有你一份!”

刘诚大喜,用力一拍刘远肩膀,说:“阿远,我就知道你有良心!做大哥的没白对你好!”


8月10日。

周家大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因为今天,是周老太爷六十五大寿!

按周老太爷的本意,是不想办这个六十五大寿的,但三岛健一在得知周老太爷的生日之后,却极力主张周老太爷大办寿筵,甚至将举办这个寿筵的意义上升到体现苏州在皇军治下“繁荣昌盛”的高度!在三岛健一的坚持下,周老太爷最终只好同意他的要求。

至于寿筵的请柬,三岛健一早在半月前就以周老太爷和宪兵队的名义向苏州军政各界和各大商户发出了。既然三岛健一想要大办这个寿筵,周老太爷干脆就在周家大宅外面搭起长棚,摆了几十桌流水席,只要来拜寿的,不管有没有贺礼,都可以参加寿筵!所以今天从早晨开始,周家就是贺客盈门,只是这些贺客里真心实意道贺的人有多少,就只有天知道了!

考虑到面子问题,将近中午时,刘诚才带着刘远来到周家道贺。

由于刘远在旁,周老太爷这回对刘诚倒还稍假辞色,这让刘诚心里大为受用,投桃报李之下,刘诚倒也知趣,向周老太爷说过道贺的话之后就主动告罪和别的贺客打招呼去了。刘远和周老太爷又闲聊了一会儿,见贺客太多,也只好退在一边,待转身要找刘诚时,却不见他踪影,也不知和哪个有来头的贺客套近乎去了?

刘远只好微笑着和各式各样的贺客们打着招呼,说的无非都是“久仰”、“幸会”之类不痛不痒的话。

和众多素不相识的贺客说了不少废话后,刘远突听身边有人惊讶地说道:“这不是刘家二公子吗?几年不见,一向可好?”

刘远转过身去,就见说话的是一个美丽女子,一时却想不起是谁,只好歉意地一笑,说:“谢谢关心!只是刘远离开苏州多年,朋友都忘得差不多了,请恕刘远眼拙,您是……?”

那女子正是曹莹,闻言微笑道:“刘二公子好健忘啊!当年在东吴大学,我可做过你的英文老师!”

刘远一愣,仔细想了想,终于记起了那个“密斯曹”,不由失笑道:“原来是密斯曹!真是巧啊!”

曹莹笑道:“原来你还记得我!不过我现在早已不做英文老师了,我现在是《苏报》的记者!所以你可以叫我曹记者或是曹小姐!”

刘远“哦”了一声,说:“幸会幸会,曹……小姐!”

心中却不由自主地想道:“像你这样蹩脚的英文老师,离开东吴大学真是学生之福!”

曹莹微笑道:“听说刘二公子前几天才回苏州,这些年不知都在哪里发财啊?”

刘远笑笑,说:“曹小姐还是叫我刘远吧!所谓‘读万卷书,行千里路!’这些年四海为家,发财说不上,只是增长点见识罢了!”

曹莹笑道:“你的谈吐的确和以前不同,看来这几年的见识真是长了不少!”

刘远淡淡地说道:“哪里哪里!几年不见,曹小姐不也从英文老师变成了记者吗?”

曹莹笑笑,突然说道:“刘二公子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不知对当今的时局有何看法?”

刘远微微一笑,说:“人生苦短,过得清清楚楚和浑浑噩噩又有何分别?何必苦究时局?”

曹莹微笑着说道:“我记得刘二公子当年可是东吴大学的风云人物,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好男儿!怎么几年不见,就变得这么畏首畏尾了?”

刘远笑笑,说:“我现在只是个生意人,所求无非钱财安乐!其他的东西,与我何干?”

曹莹摇头轻叹道:“可惜啊可惜!昔日的人中龙凤,今日竟然如此庸俗不堪!满身铜臭!”

刘远一耸肩,说:“纵然是当年的轻狂少年,多碰几次壁,棱角自然也都被磨平了!”

曹莹正要再说什么,就听一个声音说道:“原来曹小姐也来了!真是幸会!”

刘远和曹莹顺着声音来处看去,就见刘诚笑着走了过来。

曹莹立刻脸露厌恶之色,对刘远说道:“我讨厌你大哥,我们改日再聊吧!”

说完,竟然看也不看刘诚一眼,转身就这么走了。

刘远不由呆在当场,这位密斯曹倒是颇有个性,竟然一点都不将自己大哥这个苏州便衣侦缉队队长放在眼里!

刘诚走到刘远身边时,曹莹早已和几个商人模样的贺客聊上了,那几个贺客显然对能和曹莹聊天感到很荣幸,所以个个都对她大献殷勤,不一会儿,就从那边传来了曹莹银铃般的笑声。不过让刘远感到惊讶的是,曹莹有意无意间竟然总是看向自己这边!

对于曹莹不给自己面子这件事,刘诚显然并不介意,一拍刘远肩膀,冲曹莹一努嘴,说:“阿远,你和曹小姐以前认识?”

刘远点了点头,说:“嗯!她以前是东吴大学的英文老师,还教过我们!”

刘诚“哦”了一声,说:“难怪!我就说嘛,曹小姐怎么会主动和陌生人打招呼?”

刘远忍不住问道:“大哥,听你话里的意思,这位曹小姐好像在苏州很吃得开?”

刘诚叹道:“岂止是很吃得开!她现在可是日本人面前的红人!”

说完,刘诚又压低声音说道:“还有,她和周老太爷的关系也很不一般!”

刘远一呆,说:“什么不一般?”

刘诚低声说道:“她是周老太爷的干女儿!”

刘远不觉讶道:“干女儿?周伯父为什么会认她做干女儿?”

刘诚脸上露出邪邪的笑容,说:“嘿嘿,一个久旷的男人,一个风骚的女人,两个人混在一起,那还不是干柴烈火?只不过周老太爷毕竟是体面人,要有借口和曹小姐在一起,自然就只有认曹小姐做干女儿了!嘿嘿,老爷子这个干女儿,倒真是认得值啊!”

刘远一皱眉,说:“大哥,嘴上积德!”

刘诚低声笑道:“人家能做出这种事,我们私下说说还不行吗?”

刘远淡淡地说道:“这些话我们兄弟之间说说自然没有什么,但大哥如果跟别人也这么说,就难保不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将话传到周伯父耳边了,周伯父要是把这事闹到日本人那里,恐怕大哥脸上也不好看吧?”

刘远自然不会像刘诚那样认为周老太爷是因为曹莹的美色才和她关系密切。既然不是因为美色,那么曹莹和周老太爷来往密切就肯定有别的原因!但会是什么原因呢?刘远心中不由多了几分疑惑。

刘诚面色一紧,说:“阿远,你说得对!周老太爷现在在日本人那里说话可比我要有分量!要是最后真闹到三岛太君那里,吃亏的十有八九是我!幸亏有你提醒!看来说到底还是自家兄弟可靠!”

刘远正色说道:“大哥,现在时局动荡,做什么事多留一条后路总是没有错的!”

刘诚不由赞道:“书读得多就是不一样!以后大哥听你的就是!”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笑声,随后一个日军军官大步走了进来,刘诚眼尖,立刻认出进来的人正是苏州市宪兵队队长三岛健一。

三岛健一进门后,向周老太爷深深鞠了一躬,连声说道:“抱歉抱歉!周老先生今日大寿,三岛竟然来迟,实在是失礼!还望老先生海涵!”

周老太爷微笑道:“三岛先生公务在身,百忙之中能亲来道贺,已经够给我周继先面子了!”

三岛健一笑道:“三岛今日给周老先生带来贺礼一份,还望老先生笑纳!”

说完,一挥手,身后立刻有四个日军士兵抬出了一块蒙着黄色绸布的大匾,大匾抬至周老太爷面前后,三岛健一抓住盖匾的绸布,用力一掀,露出了大匾上的八个镏金大字:“日中亲善,鞠躬尽瘁”!落款竟然是“大日本帝国陆军华中派遣军”!

三岛健一解释道:“这块匾,是三岛前几日赴南京述职后由帝国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烟俊六大将阁下亲自授予周老先生的,以此表彰周老先生为日中亲善做出的巨大贡献!”

周老太爷身后的几个苏州富商不由发出一声惊叹,羡慕之情,溢于言表!如今日本人的兵锋正盛,有了这块匾,无异于多了一块护身符!他们这些人投靠日本人也算是早的,却至今没有像周老太爷那样深得日本人信任,此刻周老太爷又得到日本人如此高规格的褒扬,他们对周老太爷自然是又羡又妒!

周老太爷淡淡一笑,说:“多谢三岛先生!”

随后对肃立一边的周忠使了个眼色,周忠立刻吩咐几个佣人将大匾接过,抬了进去。

刘诚一拉刘远,快步来到三岛健一面前,躬身说道:“三岛太君好!”

三岛健一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刘队长也来了?”

刘诚谄笑道:“我们刘家和周家是世交,周伯父大寿,我们做小辈的自然该前来恭贺!”

三岛健一颔首道:“哦!你们两家既然是世交,自然应该多亲近亲近!”

刘诚陪着笑一指刘远,说:“太君,这是我弟弟刘远,在外面做了好几年生意,这月初才回的苏州。他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想留在苏州好好做生意!”

刘远向三岛健一微一躬身,说道:“三岛先生好!”

三岛健一打量了刘远几眼,说:“刘队长,你这个弟弟倒是一表人才啊!”

刘诚赶紧说道:“太君过奖了!”

三岛健一想了想,说:“日中亲善,自然需要你弟弟这样的人才!不知你弟弟想要做什么生意?”

刘远微笑道:“日杂百货、粮棉药品……只要是赚钱的,我都想做!”

三岛健一皱眉道:“粮棉药品,恐怕不太方便……”

周老太爷微笑着说道:“三岛先生,阿远是我世侄,既然他愿意留在苏州做一番事业,我愿意为他提供担保!”

三岛健一笑道:“既然周老先生愿意提供担保,我自然没什么意见!刘队长,你明天就带你弟弟到宪兵队领取粮棉药品特许经营证吧!至于铺面,你们可以找周老先生,他还兼着商会会长,自然会为你们排忧解难!”

刘诚赶紧连声说道:“谢太君!谢太君!”

刘远也跟着说道:“谢谢三岛先生!”

这时,就听一个女子用日语说道:“三岛先生好大方啊!”

刘远顺着语声看过去,发现那说日语的女子竟然是曹莹!

三岛健一见到曹莹,立刻用中文笑着说道:“我说怎么一进门就觉得眼前一亮,原来是我们美丽的曹小姐来了!”

曹莹微微一笑,向三岛鞠了一躬,还是用日语说道:“三岛先生说笑了!今天可是周老先生的大寿,周老先生是主角,我们都是配角,配角如何能抢主角的风头?”

刘远不由心中一动,这位密斯曹的英文不怎么样,日语倒是流利得很!

三岛健一显然对曹莹流利的日语并不感到惊讶,呵呵笑着用中文说道:“曹小姐指教的是!今天周老先生是寿星,是当然的主角,我们这些做客人的自然不能抢了主人的光芒!”

随即对曹莹正色说道:“曹小姐,三岛来到中国已有一年,自问对中文还说得上运用自如。再说,入乡随俗,曹小姐就不必再跟三岛说日语了吧?”

曹莹微笑着用中文说道:“既如此,曹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刘远心中不觉有些吃惊,看来这位曹小姐在日本人面前吃得开这点至少不是假的!

这时,负责寿筵安排的周忠已来到周老太爷面前,躬身说道:“老爷,客人都到齐了,寿筵是不是……?”

周老先生点头道:“客人既然都已到齐,寿筵这就开始吧!”

随后向三岛健一做了个“请”的手势,说:“三岛先生,请入席吧!”

三岛健一却微笑着对曹莹说道:“曹小姐请!女士优先!”

不知为何,刘远脑中突然冒出一句话:“沐猴而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