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03节 虎跃作战-之 麻团(四)

不笑生 收藏 0 26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03节 虎跃作战-之 麻团(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封建年代的战争就不能停,一旦停下来,官员之间由于分脏不均的纷争必起。正所谓,人闲生事非罢了!

据江西巡抚手下的师爷悄悄透露给金声桓的师爷知道,章于天与董学成已经合拟了一封折子,历数金声桓与手下王得仁不能体察上意,在江西期间,不但待民刻薄大肆搜刮钱财,搞得民怨四起而且与贼黄道周、万元吉相通云云。

搜刮钱财,刻薄百姓事小,通贼事大。这是金声桓不可不防的事情,现在摆在他金声桓和心腹王得仁面前的无外乎下面这几条路。

要么干脆就真的通了南面的隆武皇帝,献了主赣州,再加上自己手下的雄兵十万,失锋直逼南昌,高官厚禄自然一消提,唯一问题是这南明眼看气数将尽,自己就算投了他们这荣华富贵又能安享得几日?只怕不几年再被清军擒住,那……!

虽然这两年自己手头也算积攒了实力,不过要与现在势头正盛的朝廷(指清廷)相比,无异于莹火与皓月争光了,再说了那边的人似乎也少不了争权夺利,别的他不知道,那边若不是何腾蛟与节制忠贞营的大学士堵胤锡相争又怎会导致荆州之役大败呢!大顺军的战力自己是知道的,这王得仁不也是大顺军部将么!就只好用一个“猛”字说他最为恰当,虽失之“莽”字却也是极武勇之人。否则自己也不会对于武都司的事不闻不问,他王得仁去武都司家逼亲的事,自己听得耳中几要想茧,为何却不办他的缘由。

另一条路却是要有饭大家吃,有钱大家花,可是那两个家伙在这件事里寸力未出,给他们多少呢!给少了这两个官高爵重看不上,给多了手下这许多人面前又如何说得过去。

心中的烦燥,即使是在罗伞之下,亦让他感到这暑日热浪滚滚。不过自己到底是一军之帅,实在是威严要紧,所以他也同王得仁他们只是咬牙苦撑罢了!

好在这里,一直站在那儿挥动令旗的千总几步跑过来,一个千打下去道:“提督大人,卑职已然操演完毕,请大人示下。”

金声桓微一点头,起身走向点将台前,前去向诸军训话。王得仁等几个总后偏将总算是松了口气,知道他照例要训几话,夸上一两句鼓舞一下士气。向个将官跟在他身后,努力摆下雄纠的模样,不过都是有听没有见,心里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

王得仁刚刚想那武都司的漂亮女儿想的心痒难熬,这会下了操可就要去赣州城里的妓寨里喝个花酒,打个茶围好好去去心火。然后晚间回营了再痛痛快快喝上一顿酒,这一天好在也就算是熬了过去。

跟在金声桓身后的是高进库,人长一副瘦长马脸,小眯缝眼睛,几根似被火烧过似的焦黄胡子点缀在下巴上,倒显的那一付脸实在是长的可以。

他原驻守南京方面,后来因大学士堵胤锡节制的原大顺军改编的忠贞营进攻荆州,而被调入江西协攻,这样一来又隶属到金声桓手不,而且他手下兵少不过仅只有七营兵,也就七千来人,在金声桓号称十万的军中实在算不上什么,故此也不堪得金声桓重用。所以来到江西没有多久,他就和巡抚手下的将官接上了头,接着又见到巡抚章于天,谁知一谈两人甚为“投缘”。否则巡抚章于天又如何得知金声桓那许多的事故,做出弹劾的文章来。

此刻晒了一上午的他,心里不断大骂金声桓不知爱惜“士卒”,如此酷热天气本该好好让军兵们歇歇气,反正一时之时又不急进兵。一双小眯缝眼瞅着金声桓的背影,牙齿轻轻磨着:“好你个金声桓,不知体恤士卒,这不大不小也算是一过吧!”要说他全心全意盼的就是这位金提督被巡抚、巡按参倒,要不巡抚大人又如何有保举自己的机会!

“散了吧”

金声桓的一声话,总算是救了众人性命。虽然小兵们只能叹自己命苦,但愿提督大人不要每日心血来潮就好。诸将官心中更是无人不骂,只不过随着官职的大小也代表着溢于言表的程度。

金声桓在众人散后,独独留下王得仁。两人沐浴更衣后,泡上一壶香茶,这时才在金声桓那儿说起了悄悄话。

金声桓将手中家信有关的那一页递给王得仁“得仁哪,你先看看这封书信。”

王得仁字识得不深,书信只是勉强能够看懂,心中疑惑不知这位大人今天是怎么了,什么事直接开口就是,何必搞得如此神密。伸手接过书信,拿在手中细细端详。这不看则已,一看之下不由怒火中烧,猛力将手中书信揉做一团,向地下狠狠甩去。甩过之后,仿佛又不解气似的在上面踏了两脚,这时才想起这是金声桓家信。尴尬之下依然拍案怒道:“这两个鸟人,怎敢如此,看我不提兵回到南昌去要了他二人性命!”

“得仁何必如此呢!”金声桓看看地下被王得仁踏得乌黑的家信,心里斟酌该不该捡回来,想了一想再看看王得仁暴怒的模样,还是放下这件事,坐在他的对面轻轻说了句。

“大从教训的事,卑职……”

“得仁,你又忘了,咱们不是说了么,在私下里,咱们还是以兄弟相称……”金声桓这么做是对的,他很清楚这些贼军出身的人,讲的是义气,虽说也是当官多年,可是这一身匪性是改不了的。

“金大哥,要你说咱们该当如何,兄弟全凭大哥一句话,兄弟去做便是。”

这话说的够明了,金声桓放心了。他要的就是这话,虽然他明白他和王得仁两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一个也蹦不了另一个。

“兄弟,你想过没有,这些事那些个家伙如何会得知?不过他们如此,你我兄弟却也不可不防哪!……为兄想要辛苦兄弟一场,现下就是拿汀州的时候了!只要我们再立新功,他们折子上的要点就不攻自破,你看咱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