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章天下无忧 1

ZONGJIE 收藏 2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我的名字叫刘海涛,1984年的清明节那天出生。所以,“清明”是我的小名。

在我呱呱落地的那一年,家里就有十万元的银行存款。这是我长大以后听妈妈说的。

据说当时社会上绝大多数人还在企、事业单位上班,每月拿几十元的工资。人们心里虽然也羡慕如国宝大熊猫一般稀少的万元户,仍觉得国营工厂的福利待遇如同铁饭碗:生老病死,国家统统包办,一旦拥有,受益终生,豪无后顾之扰可言。放弃工作,无异于放弃安身立命的基础,势必引起家庭成员的恐慌。若一意孤行,往往脱离群众,有如害群之马,人们避之唯恐不及。因为在那十年之前,大家头脑中普遍存在的意识:金钱是万恶之源,谁拥有金钱,谁就是邪恶中心,成为社会大众的公敌。遭到孤立、打击是必然的。

“改革开放”之初,下海经商者大都饱尝过众叛亲离,孤立无援助的滋味。

爸爸不是天外来客,当然也不能例外。

爸爸高中毕业那年,城市的知识青年可以不下乡了,但找工作很难。凭借亲友关系,能够得到安排,还可以挑单位、工种。

爸爸的爸爸,我的爷爷,原来是政府机关的干部,级别最低的那种。因在政治运动中,说错了话,站错了队伍,受到组织处分,被驱逐出要害部门,还曾发配回原籍,接受群众监督,劳动改造。

邓爷爷拨乱反正,我的爷爷得以平反昭雪。可惜政策落实需要时间和过程,对于爷爷来说,能重新恢复公职已属天下大赦,哪还敢马上托关系、走后门,搞不正之风。给爸爸安置工作,想都不敢想。

爸爸不甘心等待机会,决定去当兵。他不顾家人的提醒,信心十足地到征兵办公室报名,结果碰了壁。麻烦还是出在爷爷那里,历史遗留的问题有待澄清,政审这一关通不过。军队是纯洁、崇高的,怎可能藏污纳垢?爸爸的理想和希望眨眼之间破灭了。

爸爸没有报怨。这是爸爸最大的优点,无论遇到什么难处,爸爸一心只想如何排除阻挠,从来不会怨天尤人。

成了待业青年的爸爸闲不住,找了份临时工作,到基建工地挖土方。一天从早干到晚,挖十立方土,基本工资1.36元。超过指标,每立方另加0.2元。中午吃自己从家带的饭盒。主要是高粱米,或者是玉米面、标准粉两掺蒸的发面馒头。

爸爸回忆当时情景,感触深刻:“那时候,一个个干劲冲天。胳膊抡肿了,回到家里,端饭碗都费劲。晚上睡觉,全身都疼。可第二天早上,来到工地,照样和别人较劲儿地干。月底发工钱,能拿到手50多元。千万别小瞧了,那可相当于有正式工作的国营职工两倍半的工资收入啊。现在,虽说我只需动动嘴,指点一下,挖掘机开过去,十立方土很快就完成了,但我仍然怀念那段日子。”

令爸爸难以忘怀的事情还有一些。

挖土方的活不是经常有。爸爸四处寻找一切可以赚到钱的机会,无论多脏多累,从不放过。

“没有扎实的经济基础,人再懒惰,就意味着你的生活朝不保夕,一旦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完了。没有人愿意过穷日子,无论任何时代,人们都得为摆脱贫困奋斗。毛主席不是有句响亮的口号: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我们自己吗。”

爸爸当时是否意识到,他自己正属于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世界人口三分之二,我不得而知。中国结束了政治挂帅,转向经济改革,开放市场,与世界接轨。这对于不想依赖家人的爸爸来说,好比久旱蓬甘露。他如鱼得水,触角伸向各个行业,探寻商机。

贩卖服装、蔬菜、水产品,倒腾粮食、水果、木材、钢铁、农药、化肥,很难说爸爸的第一桶金是什么时候,靠什么生意赚到的。他只是不断地在市场上摸索,遇到什么商品畅销,赚钱快,就经营什么。

到后来,爸爸投资开办工厂,生产自己设计的产品,独立开发市场。不等仿冒者采取行动,产品已更新换代,或转向其它项目。

他总是领先一步,引导大众消费。

再后来,爸爸涉足餐饮、娱乐、房地产行业,多种经营,全面开战。

在2000年,爸爸兼并一家行将倒闭、资不抵债的老国企,成立了集团公司。企业的性质为私营,爸爸是唯一的资产拥有者。

“有人说我聪明,其实,在我周围,有头脑的人很多。我只不过审时度势,趁机抓到了耗子,算是一只好猫!在中国,原始资本积累的大潮恰好被我赶上了。时过境迁,往后,不可能再有如此的美事了。放眼世界,这样的良机也不会轻易出现。”

爸爸的爷爷,我的太爷爷,是地地道道的农民,70岁之前,一直生活在乡下。直到晚年,才投奔在城里当小职员的长子,也就是我的爷爷。老人家难以适应城市生活,虽子孙满堂,却郁郁寡欢,只享受了三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清闲,便撒手西归,跟太奶奶做伴去了。

爸爸由此痛恨一切鄙视农民的人。

“别忘了自己的祖宗以前是干什么的!往上数三代,那个不是农民出身?春种秋收,我觉得农民最具备投资意识。”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爸爸把那十万元的家产翻了不止二十倍。

所以,我生在富贵人家,衣食丰盛,命中注定,天下无忧。

当然,这还要感谢我的妈妈,是她给予我生命。

记得爸爸在他的银婚记念酒会上,对到场庆贺的亲朋好友说:“一生当中,我要感谢的人很多。但最应该感谢的,除了父母,就是我的妻子。她贤惠、温柔、体贴。没有她在背后支持、支撑我,也就不会有我辉煌的今天。”

认识爸爸之前,妈妈是中国教育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批大学生,被视做天之娇子。当年,能够步入高等学府,就意味着你是由国家培养的栋梁之材。在校期间,不反一切费用全免,毕业后还统一分配,属于国家干部编制,工资待遇优厚,社会地位自然也高人一头。拥有一张大学文凭,你就是社会精英,名利双收啊。

据我的大姨透露的可靠消息,妈妈早被市委书记看中,极有可能嫁入官宦之门。遗憾的是,妈妈这个才女,当年的高考状元,超级精英,在国营百货实习,客串售货员期间偶然认识了爸爸。

事出有因。那天,爸爸到商场买五金工具急用,身上带的钱不够。

妈妈说:“东西你先拿去用,钱我帮你垫上,有空儿想着还我就行。”

“明天,我一定把钱送来。”

“我相信你。”

第二天,爸爸顶着大雨,来回换乘公交车,给妈妈送来两元钱。

“看你,全身都淋湿了。我又不急等着钱用。”

爸爸的诚实守信令妈妈感动。

妈妈对家人说:“他这人可靠,值得依赖。”

这样的理由明摆着不够允分,没能说服妈妈的父母。他们都在大学里当教员,虽说是开明之人,不太讲究门当户口,也不想包办女儿的婚姻。但才华横溢,前程似锦的小女儿,竟会衷情于一个专事投机倒把营生,无正当职业,尤其是没受过高等教育的鲁莽青年,他们想不通,也不放心。

妈妈坚持自己的选择,并甘冒断绝亲情关系的危险,与爸爸继续交往。由于妈妈执迷不悟,最终被逐出家门。

爸爸租了一间小屋,收容了妈妈,同时也收获了爱情。

当爸爸将货物出手后返回的数万元本金、利润交到妈妈手上时,妈妈被吓坏了,哀求爸爸把那些“不义之财”立刻送走。

“老婆,这些钱可是我几年来辛辛苦苦用汗水和心血换来的,送给谁呀?世上只有你才有资格接受它。”

“我真的害怕……”

“怕什么?往后,我们将拥有更多的钱,能堆满这整间屋子。”

“我们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够花就行了。”

后来的一年间,爸爸经营屡屡失误,甚至赔光了全部本钱。妈妈手里仅有一点点生活费,应付日常柴米油盐开支尚感捉襟见肘,且离开资还有半个月。而这时的我,正在母腹中孕育。

爸爸要翻身,缺少资金投入。妈妈明知不会有结果,还是背着爸爸去向父母开口。可想而知,自讨苦吃并遭到报应的人能得到什么样的羞辱和拒绝。

天无绝人之路。在爸爸以前曾施以援手的朋友们接济下,渡过了难关,并东山再起。爸爸总结教训,谨慎经营,生意日渐有起色,

“钞票向空中的雪花一样飘落下来,挡都挡不住。”妈妈跟大姨说。“去了买房子,我手里还有一大笔存款,这辈子也花不完。姐,你猜有多少?”

我出生后,妈妈辞退了工作,一心一意哺育我。随后的几年,相夫教子,做全职太太。妈妈的离经叛道更让她的父母难以理解。

爸爸的生意越做越大。国家政策日益明朗化,市场经济普遍为社会大众所认同、接受。爸爸特别注重经营策略,通过向社会捐款捐物扩大个人影响,并积极靠近政府。

在爸爸成为区人大代表当天,我们一家三口受到妈妈娘家人最隆重的招待。此前,爸爸解决了妈妈的兄、姐等直系亲属诸多实际问题,凭妈妈父母的能力简直办不到。爸爸于是成了坐上宾,家族所有人未来的希望顷刻间寄托在爸爸身上。

妈妈在家族中也拥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自然得到万分宠爱。姥爷和姥姥把几年来愧对妈妈之处,通过我加倍偿还,对我精心呵护,疼爱有加。

从幼儿园起,小学、初中,我都在市内最好的学校就读。别人家的孩子凭考试成绩录取,我不用。尽管我可以享有优待,但书本知识对我来说,也是兴之所在。爸爸奔波操劳,日理万机,仍忙里偷闲,带我四处游玩,开扩视野,激发我学习的兴趣,以养成自觉性。反到是妈妈,要求严格,和学校里的老师一样特别看重分数,往往扼杀我的学习热情。我抗议,爸爸公开表示支持。但是妈妈终归是妈妈,除了督促我学习,其他方面都依着我,有求必应。而我只不过是需要学习的自由罢了。

在我十岁左右,爸爸请了一位曾获得过全省武术冠军的教练,教我打拳,一方面强身健体,一方面预防突发事件。我记得本市曾发生过两起绑架案,都是经商人家的孩子。给了钱,仍被撕票。

爸爸也比较注意人身安全,从不开快车。近两年,又雇了贴身保镖。

“我做事,一贯以和为贵,和气生财。但有时候,一些不法之徒,穷凶极恶,不得不防。现在城市外来人口流动频繁,进城务工的乡下青年也多了,极个别人一时找不到活干,无钱返乡,铤而走险,持械抢劫。上次,金鼎实业的贺总就被捅了一刀。”

爸爸换过几个保镖,丁大力是最后一个,跟爸爸三年了。我称呼他力哥。他在武警部队服役时受过特殊训练,1.90的个头,不爱多说话,对爸爸忠心耿耿。

直到2001年我上大学,爸爸才对彻底我放手。不过,临行之前,爸爸不忘告诫我:“在外不要显露财富,更不可恃强凌弱。每个人都有软弱的一面,当敌人攻击你的时候,往往就是你的软弱之处。”

我就读的北京理工学院只是一般的大学。妈妈为此耿耿于怀,她希望我进清华、北大等国家重点。我对文凭没兴趣,只想通过大学经历,丰富人生。我也曾想过去国外留学,话刚说出口,妈妈便立即阻止:她担心我到了国外吃苦。

在大学的第一年结束,第二年还没开始,我迷茫了。之前我以为,悻悻学子,十年寒窗,鲤跃龙门,功成名就。继续深造,日后必将取得专业成果。可与校园“象牙塔”中的大学生们实际接触之后,我发现,真正钻研学术的当属凤毛麟角。他们不过是“大”学生,或眼高手低,或胸无大志。一心只想通过校园镀金,获取一纸文凭,日后找到一份舒适、体面的工作。好逸恶劳刻在他们骨子里,贪图安逸,甚至幻想终身不劳而获。如今,不再是大学生被视作天之娇子的时代了。对这一点,多数人还没有清醒的认识。

我需要文凭以便获得工作机会?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于是,我决心退学,不念了。

“说说你的下一步打算。”爸爸问我。

妈妈替我回答,实际上那是她的想法:“清明要当啃老族!他以为家里有的是钱,自己就可以什么事都不做了。”

事实上,我要做的事情很多,享受生活只是其中主要的一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