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五章 志同道合

妖刀 收藏 1 23
导读: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五章 志同道合


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五章 志同道合

第二百九十五章 志同道合

李远方要去日内瓦领奖的事,钱丰是知道的,因此特意打电话问了他的行程,听说李远方准备从巴黎转道去日内瓦,就问他道:“你在巴黎有熟人客户什么的吗?”李远方不知道钱丰问这话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老实地回答道:“我自己没有什么熟人,但我严师父有一个徒弟在那边,算起来是我师兄吧!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得去看一下他。另外我们行星数据在那里有几个客户,不过这次我不是代表行星数据去的,所以不想去找那些客户。”


钱丰又问道:“那么孔教授和叶黄在那边有熟人吗?”孔教授跟欧洲那边基本上没有什么联系,叶黄的爷爷倒有一些老朋友在欧洲,在巴黎甚至还有一个跟过几年的学徒,也算是个挂名徒弟吧,目前在法国是个小有名气的中医师。虽然像法国这样的地方中医师的地位远不如西医师,但近年来跑到欧洲谋生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所以混得还算不错。接到领奖的通知后,叶黄的爷爷跟他那个徒弟联系过,让那个徒弟到机场去接叶黄,还打算替李远方他们把去日内瓦的机票先给订上。


钱丰给李远方打电话的时候叶黄还没有回来,而且钱丰从钱乐敏那里听说李远方现在已经有了个叫许亦云的新女朋友,跟刘海月关系很深,据说很有贤妻良母的特质,心想要是这样也好,免得李远方在感情上再起反复,跟叶黄就让他好聚好散,所以还是别让他跟与叶黄有关的人多接触的好,就对他说道:“我以前带过的一个研究生现在就在巴黎,在一家投资咨询公司任职,叫刘雪辕,湖北人,今年三十七,跟我关系特别好,一直都保持着联系,明天我给他打个电话,要他到机场去接你们,如果他有时间的话,还可以让他陪你们一起去日内瓦。你们都是第一次去欧洲,这就算是给你们找个导游吧!”过了一会,钱丰想起了什么,补充道:“按理说像你们这种情况,有关部门都会替你们安排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边的大使馆会派人接你们,还可能会派人在欧洲全程陪同,毕竟你们这是为中国人争了光。我想你还是等通知吧,看有关部门怎么安排。雪辕那里我也先打声招呼,让你们见一面也好。”


李远方想钱丰说得有道理,本来杨首长就跟他打过招呼,到时候会派人跟着去“保护”,但因为这个奖项和卫生部门有关,不是杨首长的管辖范围,所以杨首长不好直接插手去安排有关接待事宜。估计等到卫生部门和外事部门协调完后,通知也就来了,在欧洲的日程都会由有关部门给安排好,想让刘雪辕陪着自由活动看来不大可能。


钱丰第二天就跟刘雪辕联系了,不知道钱丰跟刘雪辕怎么说的,刘雪辕非常热情,当天就给李远方打了个电话过来,说到巴黎后什么都不用操心,全部由他来安排就行了。李远方向刘雪辕表示了衷心的感谢,但要求刘雪辕不用帮他们订机票了,过几天看有关部门有没有安排再说。接完刘雪辕的电话,李远方也跟孔教授商量了一下,由孔教授跟叶爷爷联系,让他不用麻烦了,那边的人到机场接一下跟叶黄见个面就行了,别的不用费劲,免得与有关部门的安排发生冲突。果然不出钱丰所料,刘雪辕打完电话的第二天,上面的通知就到孔教授那里了,说到巴黎后大使馆会安排一切,他们什么都不用操心。


李远方他们是初七早晨到的巴黎,刚一出港,陪同“保护”他们的两个人就向着一群中国人迎了上去,一个中年人越众走了出来,跟孔教授握了一手说道:“你好孔教授,一路辛苦了,我是驻法国大使馆的二秘!”那个二秘的注意力,其实一直都集中在李远方身上,但出于礼貌,只能先跟孔教授这个长者打招呼。


一出来后,李远方就看到有几个人手里打着牌子,上面用汉字写着“李远方”或者“叶黄”。拿着写着“李远方”的牌子的有两伙人,一个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从容貌气质上看,应该就是钱丰的学生刘雪辕。刚想上去跟刘雪辕打招呼,却突然在另外一个人群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他当年在雁荡山遇到、后来又到他家去过一趟的谢桂良!这他乡遇故知,李远方高兴得不知道怎么才好,什么都顾不上了,把旅行箱扔在地上就向谢桂良跑了过去,惊喜交集地喊道:“谢大哥!”


谢桂良早就看到了李远方,把牌子交给身边的一个人,握着李远方的手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才有些不好意思地侧过身体指着身边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说道:“大师,这是我师父伊惠生大师!”伊惠生是严老的入室弟子之一,临走之前严老给李远方作过交待的,所以李远方心里感觉怪怪地看了谢桂良一眼,向伊惠生伸出手去说道:“师兄你好!”可能是职业的需要,伊惠生这人看上去比严老还要仙风道骨,握着李远方的手,用另外一只手捋了一下山羊胡子对李远方笑了笑:“师弟啊,师父他老人家年前就给我打过电话了,等会你就到我那里去住吧,在这边的许多同行几天前就从欧洲各地赶来,都已经等待多时,早就盼望着你来了!”


乍一听伊惠生的话李远方愣了一下,心想是什么同行在等自己,难道自己有那么重要吗?不过稍一想想就醒悟过来了,严老在他那个行业内是个宗师级人物,而他李远方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严老的衣钵弟子,再有“文王”软件的因素在里面,可能许多伊惠生的欧洲同行都把他当成个大人物了,心里就涌起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为了少一些尴尬,指着谢桂良问道:“师兄,谢大哥什么时候来巴黎的?”


伊惠生似笑非笑地各看了李远方和谢桂良一眼,说道:“你们算是同乡,还是按照原来的称呼吧,我们各算各的,在外面就不用讲这么多规矩了。桂良他去年年初来的巴黎,去年底拜到我门下。”其实这个问题李远方不用问伊惠生也能猜出个大概,谢桂良是温州人,对温州人来说,只要有钱赚,不管什么事情都愿意干,哪怕是天涯海角都会去,何况是巴黎这个国际花都。据说近年来温州人往欧洲跑的比较多,谢桂良估计是听人说巴黎这边测字算命的能赚点钱,所以想尽办法跑了过来,但到这里后发现自己那点水平蒙不住多少人,就削尖脑袋拜到伊惠生的门下。


想到这里,转头看到举着牌子在旁边看着他微笑的刘雪辕,李远方意识到自己把刘雪辕冷落了,对伊惠生说道:“师兄,我跟朋友打个招呼!”放开伊惠生的手向刘雪辕走了过去,远远地伸出手里说道:“刘大哥你好!”李远方把他认了出来,刘雪辕并不感到意外,把牌子交给身边的一个女子,呵呵地笑着,双手跟李远方紧紧地握在一起说道:“远方你好!”然后向李远方介绍道:“这是我妻子陆杰!”


李远方跟伊惠生、刘雪辕打招呼的时候,叶黄也像只快乐的小鸟似的向了那群举着写着她的名字的牌子的人跑了过去,叔叔、婶婶之类地叫个不停。

二秘在事前接到的是杨首长的直接指示,杨首长明确地告诉他李远方是行星数据的董事长兼首席程序员,李远方这次欧洲之行一定要保证不出任何差错,否则的话会怎么样怎么样的。所以,这次二秘亲自带了足够的人手到机场来迎接。但让他怎么都想不到的是,竟然有那么多人也到机场来接李远方他们,其中还有伊惠生这个被他定位为神棍的人物。偏偏这是别人的地盘,而且伊惠生和叶爷爷的徒弟等人早就加入了法国籍,不是中国公民,他管不上,想把他们赶回去都不可能。还是中国公民的,谢桂良只是个跟班,刘雪辕两口子二秘很熟,知道没有什么危害性,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看到李远方和叶黄都跟自己的亲戚朋友打得火热,二秘只能看了陪着李远方一起来的那两个人一眼,向他们征求意见,那两个人是西部省安全部门派来的,原来就跟李远方经常接触,当然知道李远方这人还有多少古怪,向二秘无可奈何地笑了笑,眼巴巴地看着李远方先跟自己的人打完招呼,然后被叶黄叫过去向叶爷爷的徒弟问好,再把叶黄介绍给伊惠生和刘雪辕等人。等到李远方和叶黄跟那些人都打完招呼了,那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向李远方走了过去,在李远方耳边说道:“远方,大使馆的二秘亲自接你来了,你过去打个招呼吧!”


李远方不是个傻人,也早就听到二秘向孔教授作的自我介绍,当然知道自己把二秘晾在一边不太好,但他心中本来就对这帮人把他“保护”起来感到很不舒服,所以故意装傻,故意不搭理二秘。不过现在人家特意提醒他了,他就不能再装下去,摆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来,赶紧跑到二秘旁边跟他打起招呼。二秘尴尬地握着李远方的手说道:“李先生,你来之前首长有指示,要求我们把你接到大使馆去住,今天安排你在巴黎转一圈,明天早晨再去日内瓦,明天下午领奖,后天上午直接从日内瓦回上海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