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一章 针锋相对

妖刀 收藏 2 5
导读: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一章 针锋相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红尘有梦 第二百九十一章 针锋相对

第二百九十一章 针锋相对

为了慎重起见,回到梅山镇后,李远方把行星数据的一帮人召集起来开了个会,讨论协助政府有关部门保护网络知识产权的问题。有事情干,而且可以借此证明行星数据的实力和验证个人网络身份证的利用价值,大家当然都是支持的,但郭海林说:“远方,要是我们真的做这件事的话,因为网络世界的特殊性,所造成的影响肯定会很大,那样的话,一现外国政府可能会要求我国政府给出一个全面保护知识产权的时间表,到那个时候怎么办?”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所以大家都皱起了眉头,过了一会,李远方问道:“老郭,你说人家指责我们不保护知识产权主要集中于什么方面?”郭海林沉吟了一下,然后回答道:“主要是软件的知识产权保护,从国内目前的状况来说,个人电脑中使用的盗版软件的情况比较普遍,尤其是DIY的个人电脑,不像那些品牌电话一样有OEM的操作系统,所以从操作系统到所有的应用软件,有些人用的几乎全部都是盗版的。对软件的盗版,国内有些人说如果没有盗版业的存在就没有目前IT业的蓬勃发展,因此,我国在这方面受到国外的诟言最多。”


郭海林说完后,别的人也都纷纷地就盗版与整个产业的发展的关系发表起自己的意见来,尤其是像程乐天这样的以破解别人的系统和软件为乐的人,都说只要能破解出来,那就用吧,谁让那些软件公司的加密技术没有行星数据这么先进,要是他们的技术有行星数据这么先进,就不用担心被盗版了,所以说到底还是技不如人,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而像任泠、吴显和郭海林这样比较老成持重的人,则都和李远方一样暂时一言不发。


等到大家都说得差不多了,李远方笑着对郭海林说道:“那你们说说,如果我们行星数据引领世界信息安全新行业标准获得了圆满成功,到时候会产生什么效果?”郭海林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要是我们取得领导权的话,那些跟我们合作的企业采用我们的技术对他们的软件进行封包,那就是几乎不可能被盗版的。但那些国际知名的巨无霸企业不一定会跟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不可能向我们公开他们的源代码,所以在他们的产品中,盗版和反盗版的矛盾仍然会长期存在。因为他们在整个产业中占了主导地位,所以在整个软件业中,盗版还将存在较长的时间。除非我们的‘华夏工程’圆满成功,让全世界都使用我们的新系统和新标准,但想要达到这一步,按最理想状态来估计,至少还得八到十年吧,但在这八到十年里,我们可能还要天天被人指责不保护知识产权。”


李远方故作高深地笑了笑,继续问道:“那老郭你说大家为什么用盗版的?”郭海林还没回答,程乐天却抢着说道:“这还用解释吗,盗版的软件比正版的便宜多了,要是微软的视窗系统像那些国产的Linux那样便宜,谁还会去用盗版?不管怎么说,正版的都要比盗版的好用。”李远方追问道:“我再问一个问题,视窗操作系统在美国本土的销售价格与在中国销售的价格有什么差别?”


这一下程乐天被问住了,说道:“反正我不用这玩意,别的东西我也只用我们自己破解的,我不知道?”程乐天不知道,郭海林这个总经理还是知道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微软的视窗操作系统在美国国内的销售价格要比卖到中国的便宜得多,而且,因为美国人的平均经济收入水平比中国高得多,虽然对中国人来说仍然很高的销售价格,对美国人来说却是算不了什么的。为此,有关部门曾经向美方提出过这个问题,说微软对中国执行歧视性价格政策。但人家回答说,因为中国盗版非常普遍,如果他们不提高在中国的销售价格的话,他们的损失就更大了,反而把我们刺激得够呛。执行这样的不平等价格政策的,不仅仅只有微软一家,可以说绝大多数国际大型的软件公司都对我国执行歧视性价格政策,而我们偏偏被人抓住了把柄有苦难言,连向人家提出抗议的勇气都没有,实在是很没面子。”


话说到这里后,李远方就拍了一下桌子说:“看来盗版的主要根源我们已经找到了,只因为正版的软件的销售价格在我国民众的承受能力之外,所以不得不用盗版,如果我们能让他们把正版软件的价格都降到我国国民的平均承受能力之内,盗版问题是不是能得到一些改善?”


郭海林点了点头,回答说:“是的,如果正版软件卖得很便宜的话,大家都买得起,谁还会去用盗版?关键是怎么让他们把价格降下来。”

李远方哈哈地笑了起来说道:“那我们就跟他们耍赖皮呗,让他们不降也不行!”听李远方这么说,郭海林知道他可能有什么好点子了,热切看着他说:“有什么话你就明说吧,别老搞这种事。说实话用盗版并不是长久之计,如果整个IT产业要靠盗版业来支撑的话,怎么都不是回事。尤其是等到我国经济实力上去以后,到时候国家形象要比微小的经济利益重要得多,这盗版是早晚得彻底地反掉的。”程乐天也不耐烦地说道:“远方你卖什么关子,有话就直说呗!”


感觉把大家的胃口都吊得差不多了,李远方才问郭海林:“老郭,我们行星数据的信息安全产品目前的市场只有率是多少?”

郭海林在心里算了一下,然后说道:“要说国内市场的话,我们几乎占了整个政府和军队高密级信息安全产品采购份额的一大半,那些没有购买我们产品的单位,大部分用的也是像‘神农’这一类与我们合作开发的产品,中低密级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也有百分之五六的样子吧。在国际上,因为我们的知名度刚打出去,目前的市场总占有率还不到千分之一,大概也就是千分之零点八九的样子。但因为我们在从去年年初开始的一系列行动中证明了我们的技术实力,有些比较有危机感的人都主动找上门来要求跟我们合作,我们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占有率现在每月按几何级数在增加,加上我们引导了国际信息安全行业的新标准,到明年这个时候,达到百分之十都有希望,还可能会更高些。而现在与我们签约推行以声纹识别为基础的个人网络身份证的国家,这一类产品中我们的市场占有率是百分之百,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公司有实力跟我们竞争。”


李远方眯着眼睛笑着说:“老郭,等到国际标准正式推行之后,他们不买我们的产品行不行?”郭海林摇了摇头,回答道:“不是行不行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的问题。首先这个新的信息安全标准是国际标准,想跟国际接轨的话只能按照这个标准,使用这个标准的话,就必须购买我们的相关产品。但最关键的因素是因为现在我们中国已经发展起来了,想跟我们中国做生意,就得使用这个新标准,否则的话,不使用新标准的国家的企业的工作效率要比执行新标准的企业低得多,竞争力就差得多,在西方国家中,那些大型企业在政府面前是很有发言权的,只要他们的企业想用,政府就不得不用,说起来我们是沾了我们国家这几年经济飞速发展的光。而且因为现在恐怖分子都充分利用网络这个有效工具进行活动,与网络有关的各类犯罪越来越猖獗,从国家和民众的安全角度出发,他们也不得采用我们推出的这个网络身份证制度,采用我们的网络身份证制度,与这个制度相关的产品他们不能不买。因为我们对有些国家的政府执行超大折扣甚至免费的政策,他们的政府是支持的。就算那些暂时还态度比较暧昧的国家,因为他们像证券交易所之类单位的发现不跟我们合作他们的安全就得不到保证,虽然没有国家行为,但那些企业和个人与我们开展合作的愿望还是很强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