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25

冯骥 收藏 12 311
导读: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进入兽营的大门,鲁炎心中涌起一阵兴奋,这个营院太大了,竟然还有游泳池!

兽营内部十分空旷,十几架探照灯从四周山崖上打下光束,将整个营院映照得如白昼一般。营院尽头处有隐隐山崖,右侧竖立着两幢红砖楼房,楼房旁边有一条长长的铁网隔离带,隔离带内是一条由沙滩,丛林,沼泽等地貌组成的特殊场地。营地中间有一个椭圆型的大操场,铺着碧绿的草坪,草坪上有许多奇怪的器械和高低不平的障碍。左侧宽三十米的水泥跑道上,停着各种军用车辆,在跑道的尽头,鲁炎甚至还看到了两架涂着蓝白色海洋迷彩的武装直升机落在画着白十字的停机坪上。

四个建造在水泥地面上的20米×40米游泳池一字排开,池里荡漾着清澈的水。

“你们要明白。”中校武刚停住脚步,站在一个游泳池前,转身对两人说,“你们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训练。”

“这里是兽营,有资格走进兽营接受训练的人,都是身经百战,千挑万选的军官和老兵。兽营还从未有新兵走进,更不要说是第一天穿上军装的新兵,你们已经打破了这个记录。”武刚的作战靴踩在水泥地面上啪啪作响。“而真正能完成兽营训练的人,才会最终加入我们的队伍!”

“你们要牢记一点,进了兽营,你们将暂时不是人类,而是野兽!”

“你要让我加入什么队伍?”张冲突然开口问,“龙百川大哥在哪里?”

中校点了点头,优雅地慢慢走到小光头张冲的面前,忽然扬起右手,狠狠打出。

“啪”的一声,张冲促不及防,脸上挨了重重一下,身体向后倾倒。张冲哼了一声,腰上猛然使劲,上半身转了一个弧度,下半身纹丝不动,重新站直身体。

“好!果然有两下子。”武刚不禁脱口称赞,“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张冲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丝,诡异地笑了笑,冷冷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中校武刚楞了一下,肖海毅的话在他的耳边响起:进入蛙人大队的队员,有一个必须条件,要会调皮捣蛋,要有独立个性。太老实和循规蹈矩的士兵我不要,我要的是能独立作战,有创新思维的个性战士。

武刚心中暗怒,这个小光头真是狂得可以,不知道龙百川是怎么收服你的,他妈的,这小子什么规矩都不懂,估计搞定他还得花点儿功夫。

“刚才你犯了两个错误,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条令条例》的规章制度,第一,军人问话要先喊报告;第二,见到上级要称呼军衔或职务,你应该叫我武中校或武教官。因为你违反了这两个规定,所以我才轻轻地教育了你一下,你这几天要多熟悉条令条例,并坚决地执行,明白吗?”

鲁炎站在旁边,听得心里发毛,这么狠的一巴掌叫做“轻轻地教育”?

武刚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目前无可奉告,第二个问题,龙百川大队长正在外执行任务,你听明白了吗?”

张冲歪着嘴巴,淡淡回答道,“明白了,武教官。”

“很好。”武刚继续说,“你们的资料我都看了,一个是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游泳冠军,一个是在长风大浪中讨食吃的捕鳄少年,你们有足以傲视同龄人的资本,但是,进了兽营,你们的一切就掌握在我手中,是虎,你得给我趴着!是龙,你得给我卧着!一切行动听我指挥,清楚吗?”

三秒钟过去,穿着崭新海洋迷彩服和作战靴的新兵鲁炎和张冲并肩站着,没有一个人回答。鲁炎从心里极度讨厌说教方式,这种教育方式在大学中不可能出现,一股怨气从他的心里渐渐涌起。张冲虽然低头不说话,鲁炎却能从他身上感受到更大的怨气,这一刻,鲁炎忽然对这个小光头有了一种好感,似乎两人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正在抵御敌人的侵略。

“我在问话,你们要回答。”武刚慢慢走到两人面前,瞪着眼睛问道,“清楚了吗?”

“不太清楚。”鲁炎不知从哪里来得勇气,开口问道,“武教官,请问您的权利是谁授予的?我们的一切都掌握在您的手中?包括生命吗?”

武刚笑了笑,双手按在鲁炎的肩膀上,说,“提醒你们一下,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名解放军战士了。但你们是特殊人才,要特殊对待,所以《条令条例》内的规则会让你们慢慢熟悉的,但现在你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一切行动听从我的命令,包括你们的生命,懂了吗?”

说完,他重重捏了鲁炎的肩膀一下,鲁炎忍着钻心的疼,咬着嘴唇,狠狠盯着武刚的眼睛。

武刚似乎没看到,继续移动脚步,来到小光头张冲的面前,问道,“张冲,你懂了吗?”

张冲扬起头,一道伤疤斜挂在脸上,面孔上阴晴分明,绷紧微微发肿的嘴唇,盯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武刚。

武刚见张冲不说话,抬手捏住他的下巴,“回答我。”

张冲依然沉默,忽然,他的肩膀一晃,突然向武刚击出右拳。

“这就是我的回答。”

武刚刚听到小光头的冰冷声音,就觉得有一阵风向自己的肋部冲来,他心中凛然,下意识地用左手格挡。

但他失算了。

张冲的右拳在半空中变拳为掌,啪的一声抓住了武刚的胳膊。

“你小子敢…”

武刚话说到了一半,就觉得自己的小腿胫骨上一阵疼痛,张冲的左脚狠狠扫在他的腿上。武刚暗道一声不好,他会小擒拿手!这个小光头是个练家子!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失去了平衡,硬梆梆地向后倒去。好在武刚久经沙场,应变速度极其迅速。电光火石间,武刚用右手猛地抓住了张冲柔软的颈部。

张冲感到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手死死卡住,立即觉得呼吸困难,他只得双手按住武刚肩膀,拼命向后挣脱。

“扑通”一声闷响,水花四溅,两人同时落入游泳池。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鲁炎看呆了,等他赶到游泳池前,只见水波荡漾,水面起伏,却不见两人的踪影。

忽然从他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看不见他们,这个游泳池深30米。”

鲁炎心里一惊,忙转身。

他看见一个脸上涂满油彩的“泥人”冲自己咧开嘴笑。“泥人”的迷彩服上糊满又黑又臭的泥浆,只有洁白的牙齿和转动的眼球才能证明他是个活人。

30米?鲁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游泳池竟然深30米?

鲁炎向他身后望去,只见不远的隔离带内,十几个同样打扮的“泥人”正在互相拍打身体上的泥块,慢慢钻出泥泞的沼泽地。

鲁炎才明白,原来刚才他们一直在沼泽地的泥水中潜伏着。

那“泥人”一边向鲁炎走来,一边笑着说:

“新兵敢和武教官动手?呵呵,你们真让我开了眼了!”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