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二章 跟康景濂进山打游击(下2)

丁老大 收藏 20 106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二章 跟康景濂进山打游击(下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一开始晚上带队出去活动,必须请老百姓引路,慢慢的熟悉了路径。就不要人带路了,他们在武宁、靖安、永修、扬州、高安、杨欣、永新、在横路、巾口、谭铺、太子街、项子街、武宁、东北棺材山、端昌以南山区活动。活动范围占了少半个江西。鬼子和伪军汉奸多数住在县城,还有铁路、公路通往山区的主要路口、山口子,重要山头都修有炮楼,碉堡,鬼子住在碉堡,周围驻扎着皇协军。汪精卫组织下的伪乡保,甲长把各个村子控制得很严格,十二岁以上的老百姓必须办良民证,如果没有良民证的人,就认为你是中国游击队,抓进炮楼里严刑拷打,要他们供出游击队来,有些就被残忍的杀害,有的活活被狼狗撕着吃了。当地土人多数信神信鬼,青红帮活动也很频繁,韩文德跟张单杰学了不少青帮的家规暗记子。活动起来就比较方便。

在住军校的时候,韩文德让那个邱家街的猎民给他做了几张弓,经常背在身上,司令部的那个警卫队长见了就笑,问他,你拿这玩意儿干啥?韩文德说,杀鬼子。警卫队长说,靠你这个还能杀鬼子,鬼子又不是傻子,还没等你杀他,他早开枪把你打死了。韩文德笑笑,也不辩解,心里说,我什么时候真杀几个鬼子给你看。

有一天晚上,韩文德奉命带人穿过敌人防线护送副司令左大棱去开会,走到敌人的一个碉堡旁边,韩文德就用它从猎民那里学来的办法,把射虎弓下在敌人出碉堡的必经之路上,弓弦上的不是箭,而是两颗挂弦的手榴弹。韩文德根据那猎民的射虎弓原理,略加改造,弓弦弹出去就拉响了手榴弹。

左大棱见他鼓捣那玩意儿,问他,你跟谁学的。

韩文德回答说,跟猎民学的,猎民打野兽就用这个,日本人也是野兽,就用这个收拾他。

他们执行完任务,返回后的第二天早上,敌人一个班从碉堡出动了。恰好撞动了拉线,把手榴弹拉火拉开,只听“轰轰“两声,敌人一个班十多个人被炸得血肉横飞。左大棱亲眼见韩文德的射虎弓炸死了那么多鬼子,而自己又没有伤一个人,很感兴趣,对韩文德说,这个办法还不错。

韩文德说,我这是放羊娃拾酸枣,捎带事。也没怎么介意。

左副司令回到司令部后,在司令康景濂和参谋长黄英华面前提起这件事,康景濂问,好像以前韩文德提起过射虎弓的事,我没在意,你看那玩意行不行?

左大棱说,我看行,现在鬼子太猖狂,肆无忌惮,一点儿也不怕我们游击队,如果都用这个射虎弓,在鬼子的碉堡周围和必经之路安装上,能炸死不少鬼子,还可以打击鬼子的嚣张气焰。

康景濂说声好,便对参谋长黄英华说,你亲自到山上,考察一下韩文德射虎弓的事。

黄英华来到二支队一大队三中队,找到三中队长韩魂,让韩魂派传令兵把韩文德叫过来,然后询问韩文德射虎弓的事,韩文德把弓拿给参谋长看,并给参谋长做了安装表演,参谋长看完后高兴的说,你可干了一件大好事,这是个好武器,要在全挺进纵队推广,叫大家都来利用它杀鬼子

射虎弓这个武器推广开以后,给鬼子造成了大麻烦,鬼子挨了打,还不知道啥兵器。想不通,心说,没见人就挨了炮弹。射虎弓在游击队打鬼子的几年中起了大作用,鬼子对这个很头疼。这种兵器鬼子没见过,后来炸得鬼子胆颤心惊,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大摇大摆了,每次出动时都很小心,而且老把头低下,到处察看,生怕碰到游击队这种新式武器。

韩文德喜欢机枪,以前在正规军时不让他当机枪射手,主要原因是他年龄小,身体单薄,扛不动机枪。当分队长以后,他有权利了,就专门给自己配备了一挺机枪,韩文德喜欢的是捷克式轻机枪,这种枪打起来“嘎嘎”的声音清脆,有回音,也不卡壳,日本的歪把子轻机枪打起来则“嗒嗒嗒”的,闷声闷气,又爱卡壳,用着不顺手。于是,他就千方百计给自己搞了一挺捷克式马克辛轻机枪,成为他的专用品,只要打仗,他的手里就不离那挺机枪,他的那挺轻机枪声独特,只要他手里的机枪声一响,分队其他人的枪才能响,所以说,他手里的那挺机枪就是命令。

这期间,有一帮商人却做开了生意,他们形成一帮,或百余人、或二百多人组织起来,把金银、竹纸、贵重药品运往长江以北的湖北,卖给鬼子,又把湖北的棉花、棉布运往江南,去时有中国军队派人护送,回来有日本鬼子派人护送。送一次要交很多钱。这边的护送人员都是司令部的便衣队,有时把守山口子的军队不知道,把金银搜出来,交到司令部。司令部又还给了商人,双方狼狈为奸。

韩文德这个大队的黄大队长也干违法的事。有一次,韩文德分队的兵站哨,营部的张副官带了一百五十块银元要出去,被岗哨查出来,韩文德当然认识张副官,就问他为啥要把银元卖给敌人?张副官说,黄大队叫我出去买布。韩文德说,不行,银元不能出境,这是黄大队长宣布了的,我不能违反,你把银元拿回去。张副官见韩文德不肯放行,生气的回去了。

第二天,黄大队长派传令兵把韩文德传到了大队部。

韩文德,进门敬了个礼,问,黄大队长有啥事?

黄大队长叫黄文瑞,是黄甫后期毕业的。韩文德进来的时候,他正因为张副官汇报韩文德把住山口子不让银元出境而生气,手里拿着一把火钳子,沉着脸问韩文德,你为啥对我大队副官不尊敬?不让我的银元出境?

韩文德说,国家规定不准金银出境,没有说叫黄大队长的银元出境。这法律是光给老百姓定的?咱们军人就可以出境金银?

黄大队长眉毛拧起来了,骂道,你混蛋!手里的火钳顺手向韩文德头部打来,当时把头打烂了,血从头上流下来,韩文德捂着头向外走,说,我到支队长哪儿评评理。当时把黄大队长吓慌了,连忙叫副大队长把韩文德挡住抱回来,叫兵端水给韩文德洗血。叫卫生员来看伤。完了后吩咐伙房里炒菜,又叫勤务员拿一瓶酒,要给韩文德赔礼。韩文德一语不发,心说,你们这种披着人皮的官员就这样下流。

吃完饭,韩文德冷笑了笑,黄大队长叫兵送韩文德回队,兵走到路上问韩文德,你头上咋有伤?

韩文德说,叫狗咬的。

兵问,那村的狗,叫我去打死拉回来吃肉,

韩文德说,算了吧,以后再说。

韩文德本来要到支队长那里告黄大队长,没料想第二天就接到命令,黄大队长派韩文德所在的第二中队去与三中队换防,守卫静安县北的大脑轮、二脑轮。韩文德估计,这是黄大队怕他给上级告状,才让紧急换防的,韩文德也知道,每年的八月份,橘子红了的时候,大脑轮、二脑轮都有一场血战,已经快到八月份,他们换防大脑轮二脑轮,正赶上一场血战。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