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后的探戈

战神 收藏 0 0
导读:上海最后的探戈

吴金贵终于走了,上一次离开上海是作为国家队的助理教练被调走,而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被别人从帅位上挤下来。这也怨不得自己,一朝天子一朝臣,朱骏既然吃了申花,那么申花从此也将变成“朱骏的申花”,原来联城的教练班子包括翻译和队医被整体迁任无可厚非,朱骏终究不是球盲阿布,他的脑瓜也冒不出“让希丁克与里杰卡尔德并肩执教切尔西”这样异想天开的泡泡,吃并的结果必将是牺牲被吃并者。而最新的消息是,吴金贵并不会如传说那样留在上海象征性地当个技术总监或者富老总,他将在有关方面的安排下再次背上行囊,出国进修深造,被他带走的是一个“末代甲A冠军教练”的名号和对申花的十年感情。


卸下了包袱,他终于可以暂时告别中国足球的纷纷扰扰,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爱车宝马被砸,可以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去推敲“科隆的青训体制与多特蒙德相比高明在哪里”,可以在第一线亲自去要切尔西的比赛录像而不是让过路的国奥队员去带。这没什么不好,行走江湖的人哪个不是走走停停,在水里憋久了就要到岸上吐口气,就像希斯菲尔德在拜仁干累了就去当会解说员,吴金贵从科隆回上海在中国的伪职业足球的氛围里浸淫了十年多,是到了再坐上国际航班去透口新鲜空气的时候了。


被他甩下的上海滩暂时没他操心的地方了。尽管申花丢掉了城池,却保住了名号,天下分久必合,朱骏完成了上海滩的大统也有他的积极意义,上海的德比热闹不过一年,之后我们发现所谓的德比只是把上海足球分裂了进行“窝里斗”,可能你赢了上海滩,但却赢不下整个中国,而朱骏的大统,意味着上海足球又拧成了一股绳,这一次,他的野心早已爬出中国足球的版图伸向亚洲。这也正符合吴金贵心中的想法,“上海的足球必须与城市的形象和地位相符合”,但“符合”的结果是偌大一个上海滩暂时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地,十里洋场需要吉梅内斯那样的正宗洋货,而不是一个“出口转内销”的。


让娜的一枪打在保罗身上,保罗步履蹒跚地走到阳台把口香糖粘在围栏上,最后看了一眼这有些荒凉的却给他热烈爱情的巴黎城,然后以婴儿在母亲子宫里的姿势躺下。慢慢地,巴黎会变得更好和更陌生,而保罗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回到了起点”。这是贝托鲁奇的《巴黎最后的探戈》的结局,而现在是朱骏一枪打在了贵哥的身上,贵哥扫了一眼中国足球的断壁残垣,躺下了,回到了他的起点,这里没有了“学院派”的生存空间,但国外有,遥远的欧洲有,那是他曾经启航的地方。


徐根宝归了隐抓他的娃娃去了,朱广沪是在外地取得的成功,而上海人最后的骄傲便是吴金贵。“蓝魔”会想念吴金贵,保罗永远“走”了,吴金贵还是会回到陌生的上海,46岁对一个教练来说,事业只打了个头,况且吴金贵还有继续执教一支中国球队的想法和决心。只可惜,中国像他这样的教练还是太孤独,所以我们只有最后都走向窝囊的土帅和被盲目寄予神圣期望的洋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