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年三十晚会上,我亲了连长一口

武警湖南总队 收藏 26 64
导读:[原创]年三十晚会上,我亲了连长一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听说在一次春节晚会上,一个新兵向连长献花后,众目睽睽之下亲了连长一口。顿时,连长的脸成了一块“红布 ” 。笑过之余,又产生了疑问,是什么原因让新兵有如此大胆的举动?模仿追“星”族?哗众取宠?还是……带着几个问号,我们采访了这个入伍仅一个多月的新兵——朱连柱。


这个身高不足一米七,长得眉清目秀的小伙,说起话来东北味十足,很快拉直了笔者心中的问号。


我来自一个单亲家庭。五岁时,母亲离开了我们。为了照顾年幼的我,父亲重新结了婚,组建了新的家庭。继母对我很好,从来没有骂过我一句。可是,不久父亲因病失去了左腿,一个好端端的家又一次蒙上了阴影。农村种田使的是力气,全家生活靠父亲唯一的劳力来支撑。父亲病残以后,家境开始变得拮据起来。继母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又离开了我们。我的童年、少年就是在这样缺乏母爱的不完整家庭中度过的。人们常说“家的感觉”如何,每当听到这,我心里就酸酸的。


2003年12月,我把残疾父亲托付给了二伯,穿上军装走进军营。在这里,我感受到了温暖和幸福,对军营产生了深深的感情,找回了家的感觉。


我从未出过远门,到部队没几天,就开始想家,想起残疾的父亲和年迈的爷爷。一天晚上,我在被窝里“呜呜”地哭出了声,埋藏在心底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那天夜里,班长和我聊了很长时间,给我讲起了他新兵时想家的经历,讲起了他曾经也哭鼻子的事。班长说,你就把军营当成你的家吧。班长把我紧紧地揽在他的肩膀上,泪水打湿了他的军装。


都说新兵吃饱了不想家,我刚到部队时还真为“吃”犯过愁。在我们老家农村,馒头做的个儿很大,一个馒头有四两重,虽不是很好看,但是很“顶事”。我的饭量大,一次能吃两个。部队的馒头做得很精致,个儿小,又松软,依我的饭量,一次吃上五六个不在话下。初来乍到,让战友和班长看到多不好意思呀。刚开始我就“忍”着,可吃不饱的感觉实在难受,训练无精打采。细心的连长发现后,问我那儿不舒服,“是不是饭菜不合口?”我脸一红,就点了点头。不知排长从哪儿知道我喜欢吃鸡蛋炒饭,就到炊事班亲自给我做了两碗香喷喷的蛋炒饭。我一口气就把它“消灭”了个干净,排长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也领教了我的饭量。从此,每吃完饭,排长就问我吃饱了吗?够不够?有一次,连队吃红烧肉,连长看我吃得津津有味,就把自己的那份给了我,他说,自己不喜欢吃。其实,大家都知道,连长最爱吃的菜就是红烧肉了。久而久之,我再也不担心有人会笑话我,吃饭再也不用留着肚子了,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想,在家的时候,父母亲的关心也未必能到这个份儿上。


高强度的训练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的双脚磨出了血泡,右脚出现了疲劳性肿胀。晚上军医来巡诊时,我趴在床边“迷糊”着了。军医走了,我才发现我的脚还没让军医瞧呢,想到明天的训练,我难过得掉下了眼泪。班长知道后,立即飞奔下楼,去找医生拿药。那天晚上,风雪交加,天寒地冻,班长把药拿回来的时候,身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脸色铁青。班长从怀里掏出带着他体温的药,看着我吃下。又打来一盆热气腾腾的烫脚水,不容我多说,就脱下我的鞋袜,把脚放在了水盆里,边揉搓边问我痛不痛。轻柔的动作和温暖的话语,如同一股股暖流涌遍了全身。在我记忆中,只有母亲给我洗过一次脚,在部队受到这样的关爱,我感到了这个新家的温暖。


回忆入伍以来军营生活的点点滴滴,我感慨万千。没错,我从小生活在缺乏温暖的单亲家庭,对家庭温情没有更多的体会。今天却不一样了,在军营有这么多人在关心我,爱护我,我怎能不对她生情萌爱呢。在今年连队举办的晚会上,连长代表班排长给我们拜年,还特意为我演唱了一首《最牵挂你的人是我》,听着歌曲,我的眼睛湿润了。为了表达心意,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我给连长献了花,并深情地亲了他一口。连长羞红了脸,但是他笑得很开心。我想,我的举动会让所有的战友叫好,因为我们都爱军营这个温暖的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