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四章

一木人 收藏 0 280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赵宁走后李岩按照赵宁的意思住进了省一号,在房间里还没待过七八分钟就传来了敲门声,李岩开门一看好象见过。“您好,李主任,我是省府副秘书长殷治家。上次在经计委开会时咱们见过面,”说着俩人握了握手。“李主任,我是专门来接您的。时成伟书记、崔治国省长,还有几位省领导都在会客室等您。您刚才在飞机上吧?电话我们没打通,”殷治家向李岩说了情况。

李岩这才想起来打回家到现在手机一直没开,于是忙打开手机,然后示意殷治家前面带路。小车一直开到省府大楼门前的缓台上,当殷治家打开车门请李岩下车时,李岩发现松江省长崔治国伸着双手向他走来,“可把你给盼来了,李主任。”

“哎呀崔省长这么客气干吗,我是在您领导下呀,您有什么指示打个电话就是了,”李岩也假惺惺地客套着。

宾主一行来到了会客室,崔治国向李岩介绍了所有在座的官员。李岩一看基本上是省委省府两套班子成员都在,如此隆重的见面仪式可能王华北都做不到,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听听他们的要求吧。

先是时成伟书记代表省委省府表了态:全力支持李岩同志在松江省的工作,要人给人,要物给物,就是花三二千万盖一个也行,总之一句话要什么给什么,并没有提什么要求。跟着省长、副书记、副省长,最后连副秘书长都表了态,同意时书记的讲话,坚决配合李岩同志的工作,决不给李岩同志增加负担。

要是在以前这种场面下,李岩肯定会被感动的痛哭流涕,但经过这半个月的磨练,李岩的心态不能说是波澜不惊吧,反正是外之泰然受用的很。

“时书记既然您这么说了,那好,您看看能不能把你们纪委门口的洗澡堂给我们作办公室?”李岩盯住时成伟,看他怎么说。

“我说李主任你干吗要那个小破楼,多没有气派呀,你看人家什么银监会特派员公署,那是啥门面,别人会说我们松江不重视你们的,”时成伟书记说道。

“我不想在这上面给松江添麻烦,将来麻烦松江的地方多着呢。”在李岩的坚持下,时成伟和崔治国只好同意将纪委门口的小四楼浴室给资金项目管理办公室作办公楼,并答应十五号肯定让李岩挂上牌子。

大家于是又聊了一会儿,殷治家向时书记、崔省长作了个手势,时书记站起来说道:“李主任呀,本来想陪你吃点饭,可是一会儿还要陪外宾,不好意思,只好请崔省长代劳了。失礼、失礼,”然后握了握手带着省委的人走了。

“李主任,时书记确实有事,走、走、走,我们陪你。”崔治国说着和常务副省长朱礼科拖着李岩往小食堂走去,后面跟着省府的一般人马。

“李主任呀,到了松江不能不喝林海雪原酒呀。这酒好,醇和浓烈还不上头,回味还好。你知道吗,酒好坏水质是关键,但最关键的还是生态环境,从水的源头开始,到流经的地方,都有些什么植被,空气中有没有适宜酿酒的微生物等等。你知道贵州赤水河吧?茅台之所以闻名中外,就是因为它的生态环境,在贮存的时候,赤水河一带的几种微生物融进酒中,形成了茅台独特的酱香,真是得天独厚啊,所以全世界只此一家。而五粮液主要是靠酿酒工艺,酒味、酒香、酒劲都是上选佳品,酒后不上头,不会跟其他酒一样,一夜宿醉后造成头痛头晕等等。林海雪原酒完全是茅台的工艺,茅台的工人制作的。来、来、来,你尝尝,我先走一个,先干为敬,”说着崔治国就干了一小杯。

李岩认为一个人的精明不显露出来,那才是真正的聪明。倘若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抓耳挠腮,眼珠提溜转,左顾右盼,让身边所有人都知道你在思考,没有特殊情况下,那只能证明你是一个傻逼,身藏不露才是硬道理,也因此,眼前的这位崔国治虽然有股强烈的权力气势,却还是不如自己。

李岩一看酒瓶子,知道这酒不错。据说整个工艺都是茅台的师傅给做的,松江人管它叫二茅子,而且卖三百块钱一瓶,李岩曾在魏总家喝过。

大家都干了,就等李岩了。李岩将这三钱小杯一端,“我也表个态,江城是我选的,既然我来了,就希望大家合作愉快,我走了,”李岩一扬脖,一道火线入了肚,真过瘾……

“好”,朱礼科亲自给李岩满了一杯,“李主任,一看就知道你是个爽快人,在松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竟管知声。政策允许的,咱办;政策不允许的,咱改政策吗!咱们谁跟谁呀,”朱礼科说着干了一个。

“李主任能求你什么,别是你想求李主任吧?”崔治国回了朱礼科一句,然后也干了。

“办公室刚刚组建,还有很多东西没到位,我李岩作人的原则是来日子方长,咱们慢慢处,看看我李岩的为人到底怎么样,”说着李岩也走了一个。

吃中国菜不像吃西餐,西餐靠精美餐具把食客的身份提起来,把菜品的规格提起来,把客人的食欲提起来,而中国菜讲究的就是陪衬,菜一道道上,层层演进,百菜百味,吃得盘子一层层叠起来,食客才有身份,才有排场,才有脸面。

饭桌永远是国人增进情感的最佳场所,大家边吃边聊天,很快就消除了生分,没有了尴尬拘束。

大家走马灯似的来回穿梭,交错举杯,互相祝福,人人喝得脸热心跳脖子粗。大家说酒令,填酒辞,没完没了,没头没尾。说喝酒莫喝醉,跳舞莫乱摸,下乡莫乱睡。说男人就怕入错行,女人就怕嫁错郎。说喝酒一喝醉,老婆不让睡,老婆投诉纪检会,纪委书记说,革命的小酒不喝也不对。就在你来我往的过程中,十个人六瓶林海雪原整进去了。李岩一看这可真都是酒精考验的干部呀,一人六两酒啥事没有,可自己要再整下去,肯定要够呛,便准备撤了。

“李主任,你说我们松江给您派个什么样的助理呀?”常务副省长朱礼科问李岩,其他人的耳朵马上就直了。

“什么助理呀?”李岩没明白。

“不是办公人员各省区自派吗,您看我们应该怎么配合您的工作?”朱礼科说的是你想要那方面人员呀。

李岩一听就明白了,“当然是各方面素质都过硬的人了,”但李岩没有把话说明。

“李主任,您是我见到的最明事理的政府高官,来,我单独敬您一杯。”分管宣教文体卫的民主党派副省长章帆端着一杯果汁来向李岩敬酒,说:“我敬您一杯,您随便。”“章省长喝白的,我在酒桌上从来不好色。”“我不行了。”朱礼科插了句:“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随便。”章帆:“想不到朱省长这么幽默。”朱礼科:“幽默长寿嘛。”

喝酒分三个阶段,刚开始喝的时候是甜言蜜语阶段,你劝我我劝你好话说尽,喝到一定量便进入豪言壮语阶段,什么话都敢说什么牛都敢吹,再喝下去趴到桌上起不来,就到了默默无语阶段了。

“章省长,江城的医疗卫生设施是不是太置后了?”李岩回忆起自己的遭遇和公园那些老人的谈话。在机关,称呼起来一向有就高不就低的习惯,即使对方不是什么主任、省长、局座,一般也不会出什么错

“现在国内的医院基本上都是宰人不眨眼的吞钱机构,别说发烧感冒,就是马上有性命危险的病人,不给钱都没有哪个医院给你动手术,因为手术费问题拖延耽误死亡的病人比庸医治死更多。救死扶伤本来医院的天职,但是现在成凤毛麟角了。”

“李主任,你厉害,一眼就看得出问题所在。江城的医疗基础设施是七八十年代的,网点少、设备旧、价格高。”章帆历数着医疗上的问题,“钱,现在真是金钱社会,没有钱真是什么也不行,就连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也是以经济利益为主,我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是不用钱的。”

“章省长,既然您这么瞧得起我,资金一到,我先拨三千万给您,您能建十座平价医院吗?让老百姓们看得起病,”听了李岩的话,章帆激动得来到李岩跟前拉着李岩的手说到:“我是学医的,我最知道老百姓需要什么,李主任,我代表江城百姓谢谢你。”

在场的人没有想到李岩第一笔资金使用,是拿三千万给江城建十所平价医院。崔治国就在这一愣中马上就明白了李岩的权力,什么审核,报批,都是扯蛋,他一人就说了算,我们这些省长副主任就是摆设,人家后台据说是王老,难怪他女儿兼一把,崔治国一想通这些,就换了招式。“李主任,非常感谢您对江城百姓的关爰,只要您看到什么或需要我们去作的,您吩咐一声就行了。”

崔治国的话提醒了李岩,李岩暗自掐了一下自己,喝点酒就把不住自己,给点好话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李岩一转眼就装胡涂,“什么吩咐?吩咐什么?省长叫服务员呀,不用……”开始装醉了。

朱礼科一看李岩好象多了,就让殷治家、章帆送李岩回宾馆,大家就这样散了。

李岩回到宾馆向送他的殷治家说:“明天再研究人员和办公室装修的事”,就倒床上睡着了。这一觉睡到了八点,醒来后给宁宁打了电话,汇报了今天的情况,然后又问了一下她的情况,赵宁说上任第一天和他一样差点上当。

给赵宁打完电话,想向王华北请示一下钱怎么办,给多少,怎么分配,可一想那件事又不敢打,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打过去了。“王主任,我是李岩,办公室的房子我选好了,是一个小四楼,原先是澡堂子,十五号肯定会挂牌,另外您看资金怎么办?我不能碰钱呀。”

“谁让你碰钱了,设立帐户,公开招骋工作人员,待遇按公务员标准。各省区的人员负责审核报批的材料,然后三省区相互抽查,我说的你明白吗?另外费用你没跟松江提吧,那就只能用资金利息支付,具体情况到时再说。再有,老爷子同意按你的方案执行了,”王华北交待了注意事项就挂了。

当王华北说到资金存款利息时李岩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于是他拿出邹跃民给他的卡,给李淑晶打电话。“淑晶,你在那里呀?我是李岩。”

“我在我爸妈这儿骂人呢,”李淑晶告诉李岩她在他家和李淑芬吵架呢。

“有件事,很急,我说你听着,我有个朋友有笔巨额资金,想存在咱们市,想多挣些利息。条件是安全把握,你能不能给联系一下,完了给我短信,要快,”李岩说完了挂了。剩下李淑晶拿着三星手机发愣,巨额?巨额是多少?姐夫在干什么?但她还是拿起电话给她的朋友打电话联系。

象这种巨额资金的流动一般央行看的比较严,而且还不能巨额间频繁调转,最后李淑晶忙霍到半夜才定下一家银行,答应三个月基础上加0。1,六个月基础上加0。2,一年期加0。5,但要求必须长期性帐户,可李淑晶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李岩了,气得她直转磨磨……

其实不是李岩不回话,是他在盘算这件事的利害得失,就算一个亿年利百十多万,银行加也加不了多少,还容易出事,但只要自己不动这利息钱,全用于费用支出,就不怕什么,至于给李淑晶的钱,只好另谋出路了,不急一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