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以身相许

第二百八十二章 以身相许

刚一出门,郭海林的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说道:“怎么会这样?”李远方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本来是满怀希望宋力忠能在这件事上给他们多帮点忙,但宋力忠除了答应借钱外,竟然什么事都不愿再管。不仅如此,看样子以后连陈老都会对所有的事情不闻不问。想想“盘古计划”启动后即将面对的一个个难题,让已经习惯于向陈老和宋力忠请教的郭海林惊慌失措起来。


李远方的心中也非常失落,感觉好像突然被人抛弃了似的,但他明知事已不可为,只能苦笑着对郭海林说道:“人家宋大师是什么人,随随便便的一件小事,有必要让他老人家出马吗?就像我师父刚才说的那样,如果不是连天都快要塌了下来的大事,我们还是自求多福吧!”


站在门口跟李远方对望了老半天,郭海林叹了一口气,咬咬牙说道:“靠自己就靠自己吧,以前的时候没有宋大师我们也过来了,现在我们已经把知名度打了出去,所有的项目都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们还怕什么!”


李远方默然地点了点头,说道:“老郭,硬件合作开发的事,到时候我会插手的,一些重要的合作伙伴,我自己去跟他们谈,毕竟有的地方涉及到技术方面的事情太多,像你们这些外行搞不明白,就算把宋师兄请动了,还得我自己去一趟。到了以后要搞兼并什么的,我们再找宋师兄他们请教吧,虽然他现在把话说得这么死,但到了关键的时刻,他还是会帮我们的。”


郭海林“嗯”了一声,有些恨恨地说道:“等会我先去找一下吴晓意,问一下她跟那位宋大师之间有什么进展,以后只要吴晓意愿意,我每个星期给她两天假让她来梅山镇,来回的飞机票我都给她按照公出给她报销,我看宋大师到时候能得过安生不!”


李远方想郭海林也太黑了点,就因为宋力忠不给面子,他连这种报复手段都使出来了,无奈地笑了一笑,对郭海林说道:“老郭,你是不是老毛病改不了,实在没招了就想起美人计来了,这么做不地道吧!”


郭海林没好气地说道:“不地道就不地道,我无所谓,要是你不同意,这笔路费我个人给吴晓意掏,反正我就想看他宋大师的热闹。”

李远方知道,由于长期以来被灌输的观念,对这种算计人的事郭海林是最热心的,而且一般是说到做到。虽然他也非常愿意看到宋力忠在吴晓意面前手足无措的样子,但他不想做得太过分,所以不自然地笑了笑对郭海林说:“老郭,这事还是适可而止吧,要是晓意姐他自己愿意每隔一段时间来一趟,我们给她提供必要的方便,要是她自己不主动提出来,我们就不要特意把她往圈套里引了,那样的话,让人知道了不好。现在我们最担心的就是有人对我们公司里的这些人使用美人计,推己及人,对宋师兄我们还是网开一面吧!”


郭海林心知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过激,于是颓然说道:“好吧,不管怎么说,要不是突然冒出个宋大师来帮忙的话,这半年我们很可能过不下来。现在我们公司已经上轨道,也巩固了我们在国际信息安全行业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地位,宋大师的历史任务该结束了。以后我们只需要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开发好就行,我们就把这当成一个转机吧。远方,要是你没有别的安排的话,我现在先去找一下老肖他们,把这边的情况都了解一下。”


李远方点了点头说:“你去吧,我得先到严师父那里去一下,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再碰头吧,师母让我晚上过去吃饭,我几个长辈和宋师兄、老周他们都去,到时候你也一起去吧,要是碰到晓意姐了也把她一块带去!”


严老找李远方其实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按照李远方曾经向他提出的请求对梦岛的规划谈了点自己的意见。另外,就是给李远方解答了一下年前从张有志那里得来的天师道的一些秘法。天师道的那些东西,跟严老自己原来所掌握法术的比起来大气得多,在对一些大项目的规划上也有用得多,比如在严老对那些资料进行研究后,就帮助梅山酒业解决了新酒厂的酿酒罐里酿出来的酒的味道不如老酒厂的问题,从而使得梅山酒的产能增加了数十倍,在梦岛的整体规划中,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将天师道的有些方面的秘法和严老原先所掌握的结合起来,也为李远方研究气功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与上次回梅山镇的时候相比,严芳英的变化更大,眼睛变得比以前澄澈得多,整个人看上去有了一些灵气。看到李远方的时候能轻松地认出来,而且有一定逻辑性地跟李远方说起话来,从智力的发展程度上看,已经跟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差不多。看到严芳英的变化,李远方当然要为她高兴一番,而严老则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嘴里喃喃地说道:“这都是隋丽的功劳!”


听严老在嘴里这么说,李远方很想让严老帮他算一算以后的命数,首先是他最关心的自己的婚姻大事,想问一下自己以后跟隋丽到底还有没有重归于好的可能。不过他也知道行内的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不管是多么高明的术算大师,算到他自己或者亲人的命运的时候,往往都是算不准的,要想算得稍准一些,就得付出比给外人算的时候大得多的代价。他是严老的徒弟,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衣钵弟子,所以为了算出他的命数来,严老所付的代价就要更大。上次为了推算他的命运,严老已经算过一次,指出他人生中的几次大坎小坎,其中一个已经应验了,就是他被绑架的事情,为此严老吐了好几口血,连阳寿都折了三五年。这次他想知道的是具体的人和具体的事,算起来的难度要更大,如果真的让严老给他算,所要付出的代价更不用说,所以这个要求他怎么都说不出口来。


严老注意到李远方一听自己提起隋丽的名字的时候脸色变了一下,看着他叹了一口气,问道:“远方你是不是想知道自己跟隋丽的结局?”发现师父竟然有为自己测算的意思,李远方赶紧说道:“不是,我刚才在想丽姐他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听宋师兄说她好像下个月初就会回来,她还要到古城参加面授的。”


严老很清楚李远方心中的顾虑,释然地看了李远方一眼说道:“这事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别太亏待人家就行了。佛家讲究个缘份,但有了缘是不是就有份,其实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命运这东西,提前知道了一些事情的话,未必是件好事。像我们这一代的人,比较守规矩一些,乐于随遇而安,像你宋师兄那样的,比我们的胆子大,什么都敢试一试,但有的时候自己忍不住试了之后,活起来就没有什么味道了。”


李远方想严老这句话指的很可能是吴晓意的事情,他记得宋力忠第一次见到吴晓意的时候脸色就有些不大自然,照严老的意思,很可能宋力忠早就算出自己跟吴晓意之间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但多年来的清修却让他很不习惯,所以心理非常矛盾。而宋力忠之所以会测算到吴晓意,很可能是因为想知道他自己跟李远方之间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联系,在好奇心的作用下一时忍不住试了一下。都说好奇心害死人,从目前情况看,宋力忠虽然没有被好奇心害死,被害得寝食难安却是有的。


于是,李远方摆出一副欣然受教的样子来,对严老:“师父,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在晚饭的餐桌上,李远方见到了吴晓意,吴晓意毫不客气地坐在宋力忠身旁,好像是宋力忠的什么人似的。宋力忠看来是已经认命,或者是这段时间跟吴晓意接触的时间比较长,已经习惯了吴晓意的这种做法,表情上没有任何的不自然,而且还和吴晓意谈笑风生的。吴晓意则时不时地往宋力忠的碗里夹上几筷菜,宋力忠竟然欣然受之,给他夹什么就吃什么,好像理应如此似的。


郭海林因为心中对宋力忠有些怨气,在餐桌上就时不时地故意找茬。宋力忠没怎么在意,吴晓意却跳出来跟郭海林对着干,一点都不给郭海林面子。李远方正好坐在郭海林和吴晓意中间,相当于夹缝中生存,实在是难受得很。今天不知哪个神经触动了,到后来郭海林甚至非要向宋力忠敬酒,宋力忠不喝他的嘴里就说个不停,反正理由特别多,还特别刺激人,再加上陈老在一边故意起哄,搞得宋力忠不喝都不行。吴晓意知道宋力忠从来不喝酒,也不管郭海林怎么开她跟宋力忠的玩笑,替宋力忠喝了好几杯,但因为她的酒量不行,到后来就逼着李远方替她喝,李远方拿她没办法,只好喝了。郭海林发现搞了半天把酒劝进了李远方肚子里,宋力忠这个当事人却悠闲地在一边看热闹,只好算了。


从梅山镇回到古城的那个星期五晚上,按照原先的约定,许亦云在鲁仲明集团下属的一个饭店里请李远方吃饭。既然请客的目的是为了向李远方表示感谢,许亦云就想把她和李远方的那些同学都一起请上,因为当时李远方借钱给她家的时候,那些同学都是在场的当事人。但她自己的那些同学,除了胡芳在古城实习外,别的都在外地来不了,而李远方的那些同学,赵红辉他们都忙着在梦远影像加班,苏俊峰的父母管得严出不来,林贵利则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所以到头来除了刘海月两口子外,就只有陈菁红和胡芳,连董文龙都没有来。


董文龙不来是有原因的。当他八月底从北京回古城后,李远方马上向他父母告了状。董国堂夫妇听说董文龙竟然把钱乐敏的肚子搞大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还不敢跟家里说,钱乐敏在古城住了十几天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反而让许亦云这个外人来照顾,当然都气坏了。大家一起把董文龙一阵臭训,要不是被李远方拉住了,董国堂差点要把董文龙狠打一顿。自己作了错事,挨训的时候董文龙老老实实地一句嘴都不敢顶,在被李远方拉住之前,董国堂拿起把长尺子打了他几下,他也连挡都不敢挡。但他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说都是行星数据这个明星企业的副总经理,被父母又打又骂的,当然觉得很没面子,干脆搬到公司去住,两个多月都没有回家。除此之外,看到李远方的时候,董文龙总是有些心虚,能躲则躲,暂时不敢像以前那样跟李远方嚣张了。这次许亦云请客,一听说武云杰和刘海月都在,董文龙的心里就更虚了,当然不敢去,为自己找了七八个借口,反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参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