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八十一章 撒手不管


第二百八十一章 撒手不管

第二百八十一章 撒手不管

十月中旬,宋力忠结束了他的美国之行,从旧金山出发回到了上海。其他的随行人员都跟宋力忠一起回来了,但隋丽却继续留在美国。隋丽留在美国的表面原因,是为了梅山集团扩展业务。


自从这次美国之行后,梅山品牌在美国打出了更高的知名度,有许多华侨都找上门来要求跟梅山集团合作,在美国以及美国附近的加拿大、墨西哥等美洲国家开办梅山酒店和销售梅山集团的产品。作为公司的常务副总裁,而且一向是负责海外业务的,隋丽说她有必要在美国多留一段时间,跟那些找上门来的同胞具体探讨合作事宜。因为目前她本人在美国已经有了很高的知名度,所以当那些新梅山酒店开业的时候,如果她能够到场参加开业仪式,对那些酒店以后的经营业绩有很大的好处。


杨家智到美国之后,对他的本职工作上手很快,王兴安在那些华侨中的人缘也不错,所以在进行合作谈判的时候隋丽是不是继续留在美国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意义。另外,一两家酒店开业的时候隋丽去捧场还能起到一定的效果,要是每家新梅山酒店开业的时候隋丽都去参加,越到后来就越没有多少明显的作用了。隋丽之所以留在美国的真实目的,实际上是想再做一下黄小乔和叶黄的工作,让叶黄早日回国。


黄小乔的态度一直都很坚决,表示怎么都不可能把叶黄嫁给李远方,不过在隋丽几别三番地做她的思想工作后,黄小乔对隋丽的态度倒比以前好得多,叹着气对她说:“隋丽,只出了这么点事,李远方说分手就分手,也太不把你当一回事了,你怎么现在还替他说起话来?”隋丽解释说分手的事是她自己提出的,李远方被她逼得没有办法才同意。黄小乔又说道:“你一说他就同意,他自己是干什么的,他这人不是很硬气的吗,他连杀人都敢做,真想把你留住还能没办法,你还能犟得过他?你看他那个公司,今天弄一下日本人,明天入侵个卫星,后天又搞一下证券交易所什么的,他现在还会怕谁,我看他也就是趁此机会找借口!我说他这个人实在是太坏了,不想要你了还要你自己提出来,他却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我看他根本就没把你放在心上,对这样狼心狗肺的人,你还帮他说话干什么?”


实在被黄小乔说得没办法,隋丽只能说因为李远方心里始终想着叶黄,所以对她并不是太在乎,所以她一提出分手李远方就不怎么坚持了。一听这话黄小乔更生气了,说道:“隋丽啊,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以前他跟叶黄那么好的时候,我们怎么做他的思想工作都没有用意,现在跟你搞成这样了,他还好意思再来找叶黄吗?他真要喜欢叶黄,怎么叶黄回来都快半年了,他都没给叶黄打过一个电话,我看他根本就是没把任何人放在心上,他在乎的只是他自己那些事。像他这样的人,要是梦遥在还好点,能把他给管住,你跟叶黄都不行的。你呢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他怎么对你都无所谓,好像你上辈子欠了他似的。叶黄更是什么都不懂,他不用哄不用骗都上当了。所以呢,你们跟着他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不过他真想要叶黄的话,说心里话我也不是百分百反对,但有个前提,他必须亲自到这里来把我们家叶黄接回去,而且得给个说法,不然的话,谁来说都没有用!”


说完这话,黄小乔又做了隋丽半天思想工作,说她应该趁早为自己找个别的出路,继续为李远方卖命太委屈自己了。当隋丽说她目前不想离开梅山集团的时候,黄小乔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孩子的心实在是太好了,他那样对你,你还这么维护他,怎么你们这些孩子全都这个样子呢?你这样,叶黄也这样,一听说李远方被人绑架了,哭了一早晨,连劝都劝不住,比什么时候都着急。到底这个李远方有什么好的,把你们都搞成这样了,你们真要把我给气死了,你们的事我以后再也不管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觉得黄小乔的态度有所改变,隋丽又去做叶黄的工作。开始的时候,叶黄还听她把话说完,然后淡淡地说一句:“丽姐我知道了!”但到了后来,只要隋丽再一提起这事,叶黄就说道:“丽姐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再听这事!”隋丽知道再多说可能会刺激到叶黄,只好不再提起,免得影响自己和叶黄之间的关系。然后一天到晚都在那里后悔,心想自己当时要是把握住分寸,不跟李远方继续发展就好了,而到现在这个地步,自己倒是已经无所谓了,却害了李远方和叶黄,因此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看到隋丽愁眉不展的样子,叶歧山有些看不过去了,找个机会把王兴安和李蓉都召集到一起,给隋丽劝解了一番。

王兴安说:“隋丽,我看你为了远方是什么事都肯做,远方有你这样的红颜知己,应该是他的福份。既然这样的话,你也不要太苦了自己,远方这孩子我知道,只要你不再像现在这么坚持,他很快就会改变主意,你们还是可以重新走到一起的。我想你是一直都有些心理障碍,所以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坚持不住了。其实以前的事情不能完全怨你,那个时候你才多大,那个年龄的女孩子,在感情方面都是盲目的。都说恋爱中的人是弱智的,我看这话说得非常有道理,尤其是对你们女孩子来说。别说你了,就是梦遥,当时她都那么大了,我还不是怎么劝都没有用,幸好她遇上的是远方,要是遇上的是个别的人,结局可能跟你没有什么差别,搞不好还会更惨。所以你跟那个吕光辉的事情不应该成为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你自己得克服心理障碍。”


李蓉在旁边补充了一句,说道:“远方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自从梦遥去世之后他就像变了个样子似的,要是以前,他不是这样的。”王兴安点了点头,说道:“远方是变了许多,到现在好像越来越狡猾了,人味越来越少似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有的时候甚至会不择手段,要是他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很危险。一般来说,在感情上受到了挫折就得从感情上来补救,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想办法去帮助远方,为远方负起一定的责任。隋丽,我觉得你对远方太迁就了,对他也太在乎了,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太低,要是你能改变一下方法,想办法管一管他,就像以前梦遥那样,不管对你和对远方,都是有好处的。”


隋丽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责任还是让叶黄去负吧,我是不能嫁给他的,我都不能生孩子,嫁给他不合适,他们家是几代单传,我不能害了他!”

这个时候叶歧山说道:“你的病现在已经有很大起色了,只要你坚持接受治疗,我想用不着多久就能治好的。”隋丽还是摇了摇头,低着头说道:“我不想治了!”

李蓉很不满意的说道:“隋丽你这是什么话,一个女人要是不能生孩子,那就不是个完整的女人,不管你嫁不嫁给远方,这病你还得治,要不你的命也太苦了!”

隋丽“嗯”了一声,说道:“好吧,我继续接受治疗。叶叔叔,我跟远方的事你们就别再劝我了,要劝你们去劝叶黄,让她早一天回去吧。远方特意为她花重金修建的实验室十一月底就要完工了,我想她应该趁这个机会早点回去。远方现在不大会把握自己,要是叶黄回去晚了,远方一冲动又跟别的女孩子好上就麻烦了。我现在继续留在梅山集团工作,只是为了报答远方的恩情,没有别的目的,以后我跟远方就是纯粹的上下级的同事关系,不会对远方和叶黄之间的感情产生影响的,这点你们都放心吧。”


既然隋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别人还能说什么,叶歧山跟王兴安对望了一眼,然后说道:“隋丽,我知道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远方好,为远方你自己可以作出任何牺牲,工作上是,想方设法劝叶黄回去也是。另外,你也比所有的人更了解远方。这两个方面,叶黄都不如你。但你想过没有,现在你刚跟远方分手就着急地把叶黄劝回去,是不是有些太快了?就算是我们家对远方没有意见,但我们还得考虑别人的想法吧!不然的话,好像我们在抓紧机会把远方从你手里抢了过来似的,这让谁看着都不好。再说感情的事情,外人是帮不上多大忙的,主要是看他们自己怎么想。现在叶黄也不像以前了,什么事都放在心里,她心里现在是怎么想的,我们谁都不知道,所以不管是你也是我们,真想为远方和叶黄好的话,以后都不要为这事去劝叶黄了,否则的话,只能起到反效果。到时候,不但没有把叶黄说服,反而让她产生逆反心理,为了防止我们再去烦她,干脆随便找个人嫁了就麻烦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远方当时之所有非要跟你结婚,就是因为我们大家逼得太急,非要把他和叶黄撮合到一块,同样的错事,我们不能再做第二次。”


叶歧山说得很有道理,隋丽就认同了他的意见,心想李远方和叶黄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看他们自己怎么处理吧。但想想李远方当时可能是被别人天天撮合他和叶黄给烦的,出于逆反心里才选择的她,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非常失落。


宋力忠的美国之行影响很大,所以一当他在上海机场下飞机的时候,就被一大帮记者围了起来。回来之前,宋力忠早就作好了准备,所以没等记者提问,他就按照原先的计划在机场的出港处发表了一场演说。在演说中,宋力忠把他到美国之前筹了多少资金,在股市上怎么操作,到最后赚了多少钱回来都毫不隐瞒地说了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