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八十章 墙内墙外


第二百八十章 墙内墙外

第二百八十章 墙内墙外

作为梅山品牌的形象代言人,又是梅山集团的常务副总裁,隋丽的个人形象,与梅山集团的品牌形象是休戚相关的,要是隋丽本人的形象出现了污点,必然会影响到“梅山”这个品牌的形象。梅山集团一向以品牌战略为主,企业品牌受到了影响,就会给梅山集团造成沉重的打击,而且带来的损失比别的企业要大得多。通过隋丽被绑架的事件,让许多人知道了隋丽与吕光辉的往事,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拿此事做起了文章,以此来诋毁“梅山”这个品牌。


有的时候,商场上的竞争比真正的战争还要血淋淋得多。虽然李远方等人都尽量控制梅山集团的生产规模,尽量不与别的企业的产品线发生不必要的冲突,但梅山集团冒起得太快了,涉及的行业也越来越多,使得许多人都产生了很强的危机感,所以只要有机会,就会想尽办法来打击梅山集团。


上次的赵仲邦事件,因为在宋力忠的指导下处理得当,变被动为主动,使得梅山集团“诚信”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而且通过公布一二级分销商的名单,也为行星数据个人网络身份证的推行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可以说是变好事为坏事,因祸得福。


这一次的绑架事件,因为涉及到李远方本人,陈老又大包大揽地将事情揽了过去,处理所有事情的原则和出发点都以李远方的利益为主,所以包括钱老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考虑到隋丽的形象受到损害后对梅山品牌可能造成的影响,没有制定任何的应对措施。直到宋力忠去美国之前一两天,许多别有用心的人开始借隋丽被绑架事件大肆诋毁梅山品牌的时候,刚刚从绑架事件中还过魂来的钱老和周幸元等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个时候,趁宋力忠刚刚出国不在梅山镇的时候,钱老这个把“梅山”品牌看成自己的孩子的人就在李远方面前抱怨起宋力忠来,说宋力忠不应该大张旗鼓地把隋丽给推出去,本来隋丽被人绑架知道的人不多,但现在宋力忠这样一弄,搞得天下皆知,想瞒都瞒不住了,害得他们梅山集团这些人一年多来的所有努力都几乎付之东流。


李远方本人倒比较赞同宋力忠的做法,对钱老说:“这件事要是由我们自己主动说出去,故事的版本就由我们自己来掌握,可以尽量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引导。要是瞒了起来,像这种事情早晚会被别人知道,小道消息在我们发表声明前传了开来,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那样的话,事情反而会更加糟糕。”


钱老想想李远方说得也有一定道理,于是问李远方应该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是不是应该再发表一些声明来辟谣。甚至于,钱老还建议更换梅山集团的品牌代言人,比如用李欣雨这个清纯少女作为梅山品牌形象的新代言人,以此尽量降低隋丽个人形象受损对梅山集团造成的影响。


李远方对宋力忠一直都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他相信宋力忠之所以提出把隋丽推出来肯定有他的道理,就对钱老说:“我想我们暂时还是什么都不要做的好,看宋师兄这次美国之行能取得什么结果再说。要是别人一用隋丽来攻击我们梅山集团,我们就紧张了起来,既在那里想尽办法找说法辟谣,又更换品牌代言人的话,显得我们对这件事感到心虚,会更加被动,别人的闲话就更多,对我们攻击得也越起劲了,所以我们还是什么都不做静观其变的好。”


钱老以为李远方是为了照顾隋丽的情绪所以不想对此采取任何措施,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打算静观其变,我们就静观其变吧,反正公司是你的,有多少损失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不能在事业中带入太多的感情色彩,感情是感情,事业是事业,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对隋丽,我其实比你还要关心,毕竟她是我一手培养、看着她成长起来的,而且我一直在想办法撮合你们两个,现在也没有放弃这个努力。现在隋丽还不知道这件事,等她回来后知道了,看她自己有什么决定吧。如果她自己能想通,主动提出更换品牌代言人,我想你还是应该接受我们的建议。”然后,钱老和周幸元等人就天天在为品牌形象的事情发起愁来。


东西方文化是有差异的,思想观念也大不相同。隋丽与吕光辉的往事,虽然在国内受人诟言,变成了某些人攻击梅山集团的武器,但对美国民众而言,这事根本算不了什么。美国民众——包括那些华侨的目光,只集中在隋丽于逆境中奋发图强成为梅山集团的常务副总裁、与人共同打造了“梅山”这个奇迹般的品牌上面,对隋丽的经历,基本上以敬佩为主,而很少有人对她的过去说三道四的,没有什么人因为她的过去而看不起她,甚至也没有因此对她有什么同情,敬佩和欣赏的情绪掩盖了所有的负面情绪。


隋丽跟着宋力忠在美国行了一路,许多人对她的狂热也跟了一路。宋力忠这个“雷神”的身上,有许多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恐惧的东西,让许多人敬而远之。而隋丽这个光芒四射的“东方女神”,则让所有人都感到亲近,既是个可以远观近看的完美事物,又是个了解和接近宋力忠这个神人的最好窗口,所以受到了更大多数人的欢迎。所有人对隋丽的态度,比对宋力忠本人还要热情得多。


美国人都讲究个女士优先,因为隋丽特别受人欢迎,又是女士,所以美国的新闻媒体对隋丽的报导比宋力忠本人还要多得多。而隋丽,则在有意无意中都要把自己跟梅山集团和“梅山”这个品牌联系起来。于是,随着宋力忠美国之行的继续,隋丽和“梅山”这个品牌在美国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也一次次地被推上了一个个新的高度。


从宋力忠到美国之后一个星期开始,在美国各地的每家梅山酒店都是门庭若市,而梅山酒、梅山茶等梅山集团产品在美国的订货量,则在短时间内以几何级数上升。因为梅山集团所有产品的产量有限,为了适应美国市场的需求,在李远方的授意下,周幸元不得不临时减少了国内市场的产品配额,紧急抽调更多的产品运到美国去。


宋力忠的美国之行,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相当于是近几十年来中国人首次主动向发达国家宣战,所以也受到了国内民众的普通关注。民众对这件事非常关注,国内的大小新闻媒体就不得不迎合民众的需要,对宋力忠一行在美国的一举一动进行跟踪报导。在此同时,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和某种考虑,政府有关部门也向许多新闻媒体发出了暗示,以李远方为首的梅山大学、梅山集团这帮人又为此到新闻媒体去大肆活动,所以有些新闻媒体对这方面的报导简直就是不遗余力的。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的网站,以及与行星数据有业务联系的那些新闻网站,当然更加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值得宣传的细节。


都说“墙内开花墙外香”,如果花香得太厉害,在墙外引起一场强烈的风暴,将花香吹回到墙内来的时候,在墙内所造成的影响其实更大。所以,当隋丽被美国民众和新闻媒体称为“东方女神”的消息传回国内的时候,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对梅山集团的诋毁还没有达到一定程度,风向就马上变了。现在的人多少都有些随大流,有的人甚至于还有些崇洋媚外,既然美国人对隋丽推崇成这样,由此可见隋丽这个人确实是非常不错的,以前某些人对隋丽和梅山集团的诋毁,应该是出于对梅山集团的嫉妒而搞的阴谋诡计。于是,在国内民众的心目中,经过绑架事件后梅山集团的品牌形象不仅没有受到损失,名牌地位反而更加巩固了,几乎被人看成是国内第一品牌。


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在李远方的授意下,周幸元不失时机地通过种种途径宣布,为了适应美国市场的需要,梅山集团目前的产量有限,所有不得不减少在国内销售的产品的配额。于是在许多地方都产生了争相抢购梅山产品的现象,每个梅山酒店的生意也更加红火。在产品短缺的声明产生一定效果后,李远方又授意周幸元假装无奈地宣布,因为目前梅山集团的产品供不应求,为了控制局势,从市场经济规律的角度出发,梅山集团将稍稍提高一部分产品的价格。价格提高的幅度,根据产品等级不同,从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三十不等,低档产品的加价幅度低,高档产品的加价幅度稍高,直到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大,供求矛盾得到解决为止。这种时候梅山集团宣布提高产品价格,虽然有不少人对此有些想法,但目前新闻媒体与梅山集团有关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宋力忠一行的美国之行上面,媒体没有对此作什么渲染,政府有关部门又没有对此发表意见,就没有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因为梅山集团搞的是精品战略,产品线中以高中档的为多,所以全线产品的利润就轻轻松松地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左右。


在加价行动中,获利最大的是梅山服装。国庆之前,梅山服装推出一批新的时装款式,隋丽在美国的时候,每天都要换几套服装,趁此机会把梅山服装的新款式好一阵宣传。所以,这段时间被炒得最热的梅山品牌产品是服装。而服装跟酒、茶和土特产品等不同,基本上不受季节和原材料的限制,生产周期也很短,只要设备和人员足够,随时可以增加产量,就算设备和人员不够,也可以采用代工等方式进行生产。所以,这一段时间以来梅山服装的销售量,比以前将近一年来的销售总量还要大上许多。梅山集团总公司不用说,连鲁仲明这个梅山服装的合伙人都数钱数得手抽筋了。


钱赚得很多,鲁仲明非常高兴,一高兴之下,就给他手下的员工大发奖金。许亦云到鲁仲明那里上班之后,对业务上手很快,而且像当时李远方所说的那样,鲁仲明的手下原来大都是些大老粗,许亦云这个真正适合干文秘工作的人对他非常有用,让他省了不少心,所以九月底的时候,鲁仲明一下子给许亦云发了七千块钱的奖金。


许亦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挣过这么多钱,连她的父母也没有一次性挣过这么多钱,心情特别激动。心想要是这样下去的话,可能用不着多久就可以攒够还李远方的钱了。在李远方有一天晚上回家的时候,就又把还钱的事情提了起来。李远方当然不会让她还钱,笑着对她说:“要是你觉得自己有钱了没地方花的话,那就请我吃顿饭吧。这两天我挺忙的没时间,等我把行星数据这一阶段的事情忙完了,宋师兄也从美国回来,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完了之后,你再找个地方请我吃顿饭吧!到时候把大姐一家和文龙这些人都叫上,我们在一起热闹一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