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七十四章 软硬兼施

妖刀 收藏 1 0
导读:红尘有梦 第二百七十四章 软硬兼施


红尘有梦 第二百七十四章 软硬兼施

第二百七十四章 软硬兼施

翟爱民想跟李远方再见一次面,多了解一些这个看上去像是谜一样的人的情况,李远方其实也有同样的想法。

在头天晚上的餐桌上,李远方了解到翟爱民在一家国内著名的电子制造企业工作,新一代移动通信设备的核心芯片就是由这个企业自行设计的,开创了国内的一个先河,而且他们公司还有设计别的芯片的能力。而翟爱民在公司里的工作,据他自己说是从事器件设计工作的,虽然翟爱民没有明说他设计哪种类型的器件,但李远方从他说那些非常专业的话中猜测出翟爱民很可能从事核心芯片的设计工作,而且发挥的作用不小,所以对他很感兴趣。李远方想从翟爱民那里多了解一些国内芯片行业的情况,如果可能的话,以翟爱民和他就职的公司为桥梁,与国内那些搞硬件设计和制造的企业开展合作,就像当年IBM和微软等企业软硬兼施制定了PC的标准,并长期引导着世界PC业发展的方向一样。


与硬件设计制造企业开展合作是李远方计划中的事情,也曾经跟郭海林等人提起过,要是以前的话,他大可让马进军来牵针引线,但现在行星数据与信息安全局几乎完全脱钩,已经变成了合作关系,李远方不想主动送上门去再度受制于人,所以一直希望由自己来做这件事。但他上半年给梅奉起帮忙去了,近段时间忙于开发九月份即将启动的“信息安全工程师认证”的一些关键技术,他自己精力上顾不过来。这么重要的事情,按照惯例他都要自己亲自去抓,所以郭海林也没把心思放在这上面,只能等到他自己这一阶段忙完了再说。现在机缘巧合遇到了翟爱民,他当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世界上的许多事情,好像都是在这种机缘巧合下促成的。


国内与信息相关的那些产业,与国际上的主要差距并不在软件上面,而在于硬件。在软件方面,除了操作系统目前还大量使用着国外的产品外,其他方面大都有具有自己完全知识产权的产品,在信息安全产品方面,目前的行星数据更是站在了世界的最前列。操作系统方面,国内的许多单位已经开始尝试开发自己的产品,从各种版本的Linux到仅仅使用了很少一部分Linux内核的“麒麟”操作系统,正在逐渐向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转化。而行星数据目前正在开发中的“伏羲”操作系统,则是目前国内惟一一个完全独立开发的系统,没有借用世界上任何一个现有的操作系统的内核,连编程时所使用的语言,都是辛红阳等人早年开发的一种特殊语言,以前是专门在军队等特殊系统内部使用的。加上“蚩尤”本身有一定的智能,能够自主进化并能在操作系统的开发过程中起到辅助作用,就能够使得即将诞生的“伏羲”系统成为一个功能非常强大、足够安全的新操作系统。所以,不管是对行星数据还是国内的其他信息行业中的企业来讲,软件问题都不会成为制约未来发展的大问题,成为大问题的只是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核心硬件技术太少。


做核心硬件的是上游,应用这些核心硬件的是下游,下游只能受制于上游,不管受了多大的气也只能忍了,对硬件制造行业如此,对软件业也如此。因为不管什么软件都必须有硬件支持,要被硬件所限制,所有的软件都必须按照硬件企业所制定的标准来进行编写。因此,就因为硬件行业落后于人,使得与之相关的软件行业也不得不受制于人,有的时候还不得不给人交付巨额的专利技术使用费。除了必须适应国外那些硬件巨头的标准受制于人外,因为对硬件方面的核心技术不掌握,根本就不知道人家给我们提供的硬件设备里面有没有留有后门,其中有没有做鬼。如果国外那几个掌握着PC机的CPU、芯片组等核心器件的设计和生产技术的巨头在他们政府的要求下在芯片内部留了后门,在芯片内部固化上一个程序,到时候战争一开,他们只要发出一个触发信号,全中国所有使用他们设计生产的芯片的所有电脑都全部停止工作,那样的话,仗不用打都输定了。如果那些国际巨头的心更黑一些,留的后门更多一些,只要接到一个触发信号,电脑就自动地把硬盘里面所储存的资料传送出去或者让电脑做一些主人没有要它做的事情,那就更加麻烦了。就算是那些手机等设备用的芯片,只要在里面做点手脚,那些生产芯片的国家也可以随时截听他们所需要的信息。所以说,在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一个没有自己的核心硬件技术的国家,在那些掌握着核心硬件技术的国家面前根本就是不设防的。


行星数据搞的是信息安全,如果使用的硬件里有安全隐患,他们所标榜的信息安全就只能是一句笑话。所以虽然表面上从“灵异事件”开始行星数据在信息安全行业里几乎成了国际上的龙头企业,但李远方和吴显、任泠等核心技术人员都知道,目前他们之所以这么风光,只因为他们的对手是日本人,而且日本人目前与美国交恶,才让他们钻了一个空子。如果他们的对手是掌握了所有核心硬件技术的美国人,情况就不容乐观了。虽然他们可以把美国的所有电脑系统都搞得乱七八糟,但要是美国人对他们下手,他们很可能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到最后只能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不可能像对付日本人那样取得完胜。因此,在建设行星数据新总部和两个新分部的时候,行星数据使用的基本上都是国产的元器件,包括CPU和芯片组等核心器件都是。虽然从性能上讲国产的元器件可能不如国外的产品,但关键是能够为行星数据提供足够的安全保证。一台电脑性能不行,就把五台十台并联起来使用,宁可多占点地方多花点钱也要让安全问题得到保证。因为国产的元器件的产量没有国外那些元器件大,生产成本高得多,所以,本来如果使用国外的设备可能只需要数千万投资就足够的行星数据的新建议项目,现在却已经花了五亿多,而且根据新需要,杨首长还在不断的追加中,估计到最后的总投资不会少于十亿。仅仅从经济角度上讲,在硬件技术上受制于人就已经让行星数据和国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对这件事,李远方一直都耿耿于怀。


幸好行星数据从黑客狙击战开始就向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和对政府有关部门的利用价值,杨首长每一次掏钱都掏得很心甘情愿。虽然行星数据最近与信息安全局脱了钩,但因为原先已经投资了五亿多,这笔钱不能白白扔在水里,让杨首长和有关领导骑虎难下,只能一肚子不舒服地继续为行星数据掏钱,让李远方继续占他们的便宜。不过杨首长等人都很会算账,清楚把行星数据这个信息安全行业的龙头企业扶持起来后,就能够带动整个信息产业的发展,能够为整个国民经济创造更多的价值。除此之外,行星数据的存在还能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这些东西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考虑到这两点,虽然明知李远方和郭海林两个在挖空心思要钱,杨首长等人也只能认了。


但为了向别的领导交待,杨首长在一次信息安全局的例行会议上对马进军说:“这笔投资,是我们政府用来扶持行星数据这个高新技术企业的启动资金,我没说白给他们,而是一种贷款,到时候是要还的。等到行星数据的新项目开始创造经济效益了,他们就应该逐步把这钱还给政府,还贷期最长不能超过十年。当然,利息我们就不要了,就算是无息贷款吧!”


杨首长让马进军把每一笔账都记下来,但马进军心里很清楚这只是杨首长作出的一种姿态,当着大家的面反过来问杨首长:“首长,既然我们这笔投资是给行星数据的贷款,他们是一个私营企业,我们以后跟他们之间是不是应该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则来办,以后让他们帮我们做点什么事情、购买他们的产品是不是应该给他们必要的报酬,不然的话这笔账就不好算了!”杨首长知道马进军这是在帮着李远方说话,就心领神会地回答道:“报酬我想应该给他们,直接从贷款里扣掉就行了,具体的定价准则你跟远方小郭两个商量。但你得提醒他们一下,就算不再继续给我们提供打折优惠,开价也不要太高,比照普通的标准来就行了,要钱太黑了的话,就有点不像话了。”


有杨首长这句话,马进军就觉得事情好办多了,政府采购的批量很大,一般情况下折扣率很高,如果按照一般标准来,因为信息安全产品的定价普遍比较高,在这种情况下,每一次采购的金额都是天文数字。就算比照普通的大客户的折扣率,以后只要是能向行星数据采购的产品都向行星数据采购,这十亿的资金说实话经不起几次折腾,到头来反过来让他们欠行星数据钱都说不定。因为目前行星数据的技术在国际上都处于领先地位,所以那些重要的信息安全产品只能向行星数据采购,根本不需要像别的产品那样去向全社会招标,这样的话,为那些产品定什么价还不是行星数据说了算?不过马进军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夸张,打算到时候还是得让行星数据适当地还点贷款,大不了把十年的还贷期改成三年五年,在这三五年里意思一下,以后开始付款采购。


上次行星数据通过梅山大学从以色列人那里获得了一些电子器件的设计资料,虽然那些技术并不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但对国内的许多单位具有很强的参考作用,据后来从有关部门反馈回来的消息说,这一次获得的资料,至少可以让某些方面的技术前进八到十年。翟爱民他们公司的那个芯片虽然与跟行星数据需要的产品不同,但毕竟让大家看到了一线曙光,让大家看到自主开发那些关键部件的可能性。都说万事开头难,有些事情只要开了头,入了门,以后的路就好走多了。


李远方一直有个想法,与国内的那些硬件企业合作构建出一个未来计算机世界的新标准,比如将易学的原理和量子力学、模糊数学、生物技术相结合搞出一种全新的框架,不是现在通用的二进制,而是完全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新进制,从而达到可以完全用汉字来编程的最终目的,用全中文核心的系统去代替原来用英文编程的旧系统。因为这种建立在新框架基础上的系统采用多位多维进制,执行效率比原先以二进制为基础的系统高得多,新系统的功能将会更加强大,甚至会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而能耗却极低,器件的体积很小。到那个时候,世界上别的国家都不得不采用这种新的框架。想采用这种新的框架,除了要给以行星数据为首的中国企业交许多钱之外,想要掌握这种更先进的技术,全世界的程序员都必须花大力气来学习中文、学习易学这个中国文化的源头,别的使用新系统的人也不得不把中文学好。那样的话,用不了几年,世界上最通用的语言就不是英文,而是中文了。


在李远方的理想中,以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为基层,先用“蚩尤”和“盘古计划”来控制一部分网络经济,从而达到控制整个世界经济的一部分的目的,这是经济手段。然后再凭借功能更强大的全中文内核的计算机系统从文化上同化整个世界,则是文化手段。因为控制着世界经济和文化,也控制着最尖端技术,以后不管世界上哪个国家想跟中国打仗,那就来吧,根本不用出动一兵一卒,不用放一枪一炮,先来个经济制裁,然后启动新计算机系统里埋藏的信息炸弹,就可以让那个国家从军事、政治、经济到老百姓的生活全面崩溃,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而这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基础是技术,是包括正在开发完善中的以“蚩尤”为核心的操作系统,以及还没有列入行星数据的议事日程的、与硬件企业合作软硬兼施来构建计算机世界新框架在内的技术。因此,现在机缘巧合遇到了翟爱民,尽管翟爱民可能提供不了多大的帮助,李远方还是非常重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