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七十三章 智商情商

妖刀 收藏 1 327
导读:红尘有梦 第二百七十三章 智商情商


红尘有梦 第二百七十三章 智商情商

第二百七十三章 智商情商

因为李远方要回家,母亲说应该一家团聚,所以特意让李庆元开车去了一趟梅山镇把李欣雨给接了回来。李远方跟师蕾两口子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李庆元和李欣雨在门口等着。在傍晚的暮色里看到李远方的身影,李庆元大老远地迎了上来接过李远方手里的电脑包,李欣雨随后跑过来挽住李远方的手臂,亲热地叫了声“大哥”。


李远方指着李欣雨对师蕾说:“蕾姐,这是我妹妹欣雨!”这时李欣雨才注意到有两个人跟在李远方身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李远方的手臂,乖巧地向师蕾说了声:“姐姐好!”师蕾挽着李欣雨,笑着对李远方说:“确实很漂亮,难怪我们村里人都在那里说。”李庆元听到他们的答话,也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向师蕾问了声好。


直接带着师蕾两口子进到餐厅里,姐姐看到师蕾后迎了上来打招呼,李远方则一眼看到坐在正对着门的位置上的父亲。父亲的脸色不是太好,没好气地说了声:“回来了!”然后就不再理他,站起来跟远来是客的翟爱民打起招呼来。


李远方家的食谱,一般情况下以海鲜为主,但为了照顾习惯肉食的李庆元,母亲特意做了一大碗的红烧肉。在餐桌上就坐的时候,师蕾正好坐在那盘红烧肉旁边,一闻着红烧肉中发出来的油腻味,师蕾感到一阵恶心,背过身捂着嘴像是要呕吐的样子,翟爱民赶紧伸手拍起师蕾的后背来。母亲和姐姐看到师蕾的样子,欣喜地看着她问道:“有了吧!”师蕾转过身来,满脸幸福地点了点头。母亲和姐姐赶紧把摆在师蕾面前的红烧肉换走,笑吟吟地向师蕾问长问短起来。


师蕾的这一番表现,把父母和爷爷奶奶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都纷纷地向师蕾了解起情况来,把李远方冷落到了一边。对李远方来说,看到别人的老婆怀孕了目前是最刺激他的,他心想要是隋丽能怀孕的话,他和隋丽之间的事情就很可能不会到现在这种地步,所以干脆甘于被家人和师蕾两口子冷落,问起坐在自己身边的李庆元打工的情况来。翟爱民虽然很想跟李远方多说几句话,但出于礼貌,只能忙于跟师蕾一起回答李远方家人的提问,一直到一顿饭吃完都没有找到跟李远方说话的机会。


李远方他们村是沿着海岸分布的,地形很狭长,李远方家在村头,师蕾家在村尾,相距将近两里地,吃完晚饭后天已经很黑,天上又没有月亮,李远方的姐姐就说道:“远方,你开车把你蕾姐和姐夫送回去吧!”李远方应了一声,正想找李庆元要车钥匙的时候,父亲说了句话:“让庆元去送吧,远方你先跟我上楼去,我找你问点事!”李远方明知父亲找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事,但在父母面前,他一点花样也玩不出来,只能跟师蕾说:“蕾姐我就不送你们了,明天上午我再到你们家去!”


今天晚上到李远方家做了一次不速之客,翟爱民觉得心里不大是滋味,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对李远方的父亲说:“伯父,明天中午你们全家都到我岳父家吃中午饭吧!师蕾和远方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而且我们都在外地,回家一趟不容易,回到家应该多聚一聚。”


这种礼尚往来,在李远方老家是很正常的,而且师蕾家和李远方家以前有过来往,只不过最近几年来往少了点,既然现在机缘巧合让李远方和师蕾两口子遇上了,李远方的父亲觉得有重新开始走动的必要,所以非常爽快地答应了翟爱民的邀请。


发出了邀请,翟爱民刚准备抬腿往外走的时候,李远方的母亲从楼上急匆匆地跑了下来,一边跑一边说:“阿蕾你们等一下!”跑到翟爱民身旁,把一个红包塞到了翟爱民手里。李远方的母亲竟然给他发红包,翟爱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连忙把红包往李远方母亲的手里塞了回去,一边说道:“伯母,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怎么还给我红包呢?”


李远方的母亲拦着翟爱民不让他把红包塞回来,嘴里说着:“爱民你拿着,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你这是新女婿第一次上门,到我们家里应该这样的!”李远方的父亲和爷爷奶奶也在边上说着同样的话。姐姐和李远方等人,看到翟爱民尴尬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家都这么说,而且翟爱民确实不清楚这边的风俗,只能求助地望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师蕾也没想到李远方的父母这么讲究,非要给翟爱民红包不可,不过她知道这确实是老家的规矩,心想大不了等明天李庆元和李欣雨去的时候让自己的父母也给他们发一份红包,把这个人情还回去吧,就对翟爱民笑了笑说:“爱民你先拿着再说吧!”自己妻子都这么说,而且今天要是不接这个红包的话,李远方的那些长辈肯定不会同意,翟爱民只得把红包接了过来,嘴里连声说着“谢谢!”脸则红得像喝了多少酒似的。


师蕾和翟爱民刚一上车,父亲的脸就黑了起来,恶声恶气地对李远方说:“你跟我上楼去!”李远方知道今天这一关不好过,低着头“嗯”了一声,然后朝姐姐望了一眼。姐姐从李远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求助的意思,随在他们身后打算一起上楼。父亲发现了跟在后面的姐姐,回头瞪了她一眼,说道:“没你什么事,到厨房帮欣雨收拾去!”姐姐不乐意地回瞪了父亲一眼,向李远方做了个“自己小心”的手势,老实地到厨房去了。


一进父母的房间还没坐下,父亲就气呼呼地问道:“远方,你是不是跟隋丽分手了?”李远方心想,虽然还有点希望,但从目前状况来看,基本上也相当于分手吧,就点了点头,低着头不敢吭声。


父亲皱着眉头,有些无奈地说道:“前些天的报纸我也看了,我们家里人都知道隋丽被她以前的男朋友绑架了,后来我打电话问过舅公,知道你也跟隋丽一起被绑架了。本来我和你妈都觉得,既然你们这次一起被人绑架了,就相当于共了一次患难,你们的感情应该更深才是,没想到前几天梦遥她妈给你妈打电话说你跟隋丽吹了。隋丽是个苦孩子,对你呢没得说,虽然因为这次被绑架的事让许多人说了她不少闲话,但这种事情,只要你自己和我们家人不计较就行了,别人怎么说都没关系。本来为这事她就受了不少委屈,你偏偏在这个时候跟她分手,就跟落井下石差不多,别人到时候会怎么说我们家?本来这段时间我跟你妈每个星期都跟隋丽的父母通一次电话,现在你让我跟你妈哪有什么脸去见她的父母?”


李远方知道到父母早晚会为这事找他,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心虚地抬头看了父亲一眼说道:“爸,不是我提出跟她分手,是丽姐自己要跟我分手的,她说要是我以后还提起跟她结婚的事她就死给我看,我劝不住她,只好暂时分手,以后再想办法做她工作。”


一听李远方还在为自己辩解,父亲的火气更大了,说道:“她说分手你就同意了,你是男人,怎么就这么没主见呢?隋丽这孩子我知道,心眼比较多,她担心出了这事之后,你和我们家以及别的人都对她有看法,以后她的日子不好过,或者会影响到你的形象什么的,所以宁可自己多受点委屈。现在好了吧,她一到美国就把这事告诉了梦遥她妈,说她跟你之间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了,让梦遥她妈过几天做一下叶黄的思想工作,让叶黄早一天回国给你帮忙。要是别的时候隋丽说她跟你分手了,梦遥她妈可能高兴都来不及,你在这个时候跟她分手,连梦遥她妈都看不过去,当天就给你妈打电话,让我们劝劝你,说就算真的不想要隋丽了,也不要做得这么过分,否则的话,伤了隋丽的感情不说,让别人看着也不好。本来我想当场打个电话把你骂一顿的,你妈说反正你过几天就回来了,还是等你回来以后再说,暂时不要影响你的工作。”


李远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干脆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母亲可能觉得这事也不能光怨李远方一个人,隋丽自己顾虑太多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走到李远方面前,把他的脸抬了起来说道:“舅公说你脸上被人划了两刀,让妈看看!”李远方依言抬起了头,母亲在他脸上仔细看了一番,然后说道:“你这孩子的命怎么这样呢,梦遥那么好的一个孩子,为了你被人害死了,隋丽这孩子也挺好的,现在又出了这事,跟你脱不了干系,以后谁还再敢把女儿嫁给你!”


听母亲这么说,父亲也变得非常丧气,有气无力地说道:“叶黄那么好的孩子,当时被你气跑了,听说还病了一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要是不想要她,当时就跟她把话说清楚,你偏偏搞得稀里胡涂的,决定跟隋丽过了,也不先跟她打个招呼,还是欣雨不小心说漏了嘴告诉她的,把一个好好的孩子搞成那样。这两天我一直都跟你妈对讨论这个问题,都搞不明白你在别的方面都很聪明的,怎么偏偏就处理不好感情问题呢?后来你奶奶说了一句话,说你从小拜在国清寺你师父那里,你师父是个和尚,对这方面的事情看得特别淡,所以你也跟他一样,有时就跟个木头人似的。早知道这样,当时就不应该让你拜师。”


叶黄的事,其实李远方的父母也有责任,当时为了照顾王兴安俩口子的情绪,所以他们决定暂时把李远方跟隋丽的婚事瞒着叶黄,等到叶黄在美国多呆上一年半载的,所有的事情都淡化了再说。所以父亲把叶黄的事情的责任都推到李远方身上,母亲就帮他说起话来了:“叶黄的事你不能光怪远方一个人,我们也有责任的。另外,你做人要讲良心,远方要不是拜到他师父门下,远方不可能有今天,我们还可能早就没有这个儿子了,你怎么不知好歹地怪起他师父来了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