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三部 第一百二十三章 突然出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抛开那些具体的军事问题,林逸想了解一下吴命陵对整个国家的及整个世界的未来形势的看法,这是一个政治眼光问题。“你认为今后的中国会是怎么样的?”他把问题提到更高的角度,眼睛紧盯了吴命陵一眼,仍不动声色地问道。

看着林逸面无表情的神情,吴命陵一直未能弄明白林逸主席对他的那一番言语是持肯定还是否定的态度。现在他只能林逸怎么问,他就怎么回答,他已顾不得那么多了。“目前中国有三股大的政治势力——清政府、太平天国、人民根据地,这里面势力最大也是最强的是清政府,但同时它也是最腐朽的最落后的;太平天国目前貌似已立国,其势力范围已影响到长江中下游的几个省,其军事实力在与清政府的对抗中也略微占优势,但它却是最经不起折腾的一个势力,他们现在所采取的政治制度依然是中国历代王朝的那一种君主制度,其内部的争权夺利在天国根基尝未稳固的情况就已初显征兆,可想而知,其后面的发展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人民根据地偏居中国西南一隅,人口是三大势力最少的,地理条件是三大势力最差的,也是目前形势最为严峻的,但它却是三大势力中最有活力,最有生命力,最有发展前途的势力。我可以大胆预测,只要解决了外国势力的干涉,未来的中国必定是人民军的,对此我充满无限的信心。”

林逸点点头,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对吴命陵所说的话表示肯定,是自然而然的动作。猜测出清廷必将必亡,人民军将取得最后的胜利,这是自然的。但他真的没有想到吴命陵居然可以从太平天国内部的争权夺利中预测出太平天国未来的衰败,他对吴命陵不得不另眼相看了。

“假设人民军取得最后的胜利后,中国的国际形势会怎么样呢?”林逸此一问,是有点故意为难吴命陵,他现在有一种想难倒吴命陵的冲动。

“从现在各国联军不惜代价地想扑灭人民根据地的作法来看,当以人民党为主导的中国不可阻挡地强大起来时,必将会引起世界列强一片恐慌,他们会出于各自利益,自动的联合起来。这样人民党中国的国际环境不容乐观,一方面列强会直接出面在世界范围内干预中国事务,一方面可能会在中国周边扶持附属势力对抗中国,他们不期望这样就能打倒中国,但他们却想这样至少应该拖累中国。”吴命陵对于将来中国的国际形势,曾有过预测,而且还想写一本有关中国未来国际形势的书呢!因此他回答起这个问题来,并不感到吃力。

林逸对这个问题本是随口问问的,他自己也没有认真想过,后世也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因为如果真的人民党领导中国,那么历史肯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历史也肯定拐入了另一条发展轨迹。他听到吴命陵预测列强可能会在中国周边培植敌对势力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日本。后世的历史证明,日本这个民族有很大的野心,也很野蛮。“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出现,国内事务处理完毕后,日本应是首先考虑被处理的外交事务之一。”林逸想。

“那么中国应该怎么样应付那种到处是敌人的局面呢?”林逸追问。

“任何事物都有其对立面,我们也可以培植列强的敌对势力,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一、从列强内部入手,培植列强各国政府当局的反对者;二、从外部入手,扶助列强的敌对国。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拖住列强的后腿。另外,只要人民党中国对外政策不是采取目前列强所采用的对外殖民的政策,而是采用一些较温和的帮助弱小国家发展的政策,我想我们也会结交到许多的盟友的,那时我们又何必担忧几个列强国家的联合呢?”吴命陵说,他还真是对今后中国的国际形势的研究下了一番功夫啊!

林逸对吴命陵所讲述的今后中国的外交势态的一些观点有所认同,但也有所保留。吴命陵的观点具有中国典型的儒家中庸思想的特点,追求的是不称霸,大家和平相处,是被动的防御。其实,林逸知道未来世界局势的演变绝没有吴命陵所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也知道欧美列强尽管是同一人种,但因为其信仰的不同,他们的关系并不是铁板一块,他们相互之间也会有很深的矛盾,很多的冲突,特别是当一种新的学说,新的思想出现时,这种冲突与矛盾还会演变成血淋淋的生死对抗。在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是林逸比这个时代的中国人对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认识得更为深刻的观点。

“吴上校,你刚到,路上很辛苦,你先下去休息吧,明天你正式到参谋部孙定军部长那里报到,好好工作,我期待你的成绩!”林逸沉思一会儿说。谈了这么多,对吴命陵所说的一些话,他需要好好思索一下。整体上他对吴命陵的表现很满意,他没有对吴命陵下任何的结论,他希望让实践来下结论。

“好的!我会努力的!谢谢林主席!”吴命陵应声道,他对林逸至始至终都未露任何表情,未作任何的评论有点高深莫测。为上位者,是需要这种喜不显于色,惊不显于情,怒不显于面的古井不波的心态的。

与吴命陵谈话完毕,已临近吃午饭的时候了,林逸去参谋部与孙定军部长说了一下吴命陵的事并交待了一下吴命陵应该具体负责的工作后,顺便处理了几个从川南第一军、第四军及桂北第五军发来的文件。待参谋部其它人都走出去吃午饭后,他也回到了自己住处。

林逸公干在外身边没有女人照顾时,林逸吃饭一般都是自己去食堂排队打饭。机关后勤食堂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就跟平常一个团级作战单位的炊事班差不多,可能机关后勤食堂的炊事员厨艺比一般炊事班的炊事员厨艺稍好一点,还有就是在机关后勤食堂工作的炊事员在政审方面要求比较严格,要绝对的可靠。必竟来在这里就餐的人中,有许多是部队的高级将领,这个饮食安全问题可来不得半点马虎。

在合浦南宁防御作战指挥部临时驻所,在机关食堂就餐的人有一千多人,其中大部分是担任保卫任务的人民军特勤团的官兵,有七八百人;少部分是南宁防御作战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和由于林逸主席统领根据地全局的需要,一些人民军、人民党、人民政务院的跟随部门的工作人员,这些人加在一起有三百多人,四百人不到。

这么多人就餐,不管什么级别的人打饭打菜时都得排队,而打好饭菜后,都是随意在设在大厅里的餐桌上就坐进餐。当然,也可以端到外面或是回到自己的住处去吃,但绝对不准端到办公地点去吃。

由于一些工作人员有特别任务或是紧急外出,他们需要赶时间,机关后勤食堂为此设有一个特别窗口供这些赶时间的工作人员使用,副部长级以上的干部也可以不受约束的使用这个窗口。这里面尽管机关后勤食堂没有特别明文规定排队打饭时需执行这么一个制度,但机关的工作人员都自觉的遵守,这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慢慢地约定俗成的成了一种习惯。当然也有出现意外的情况,那是因为一些新调入各大部委的外地工作人员第一次就餐时不知道规矩,会站错窗口,但在别人好意地提醒后,他们的脸变得通红,会很快自觉的纠正过来。

在就餐的大厅里,机关食堂不管流动到那里,都会为副部长级以上的干部们设置一个安静的就餐环境。这很有必要,现实中有好一些想法都是这些高级将领们在边就餐边讨论中得出来的,这样也有利用各部委高级干部们的经验交流及某些问题的协作配合。

今天中午,林逸本想回书房放下手中的文件,就去食堂吃饭的。可他进屋时,发现桌上已摆了一桌不算丰富但却绝对色香俱全的午餐。他好生疑:“不会又是那几个不听命令,只会‘调皮捣蛋’的女人过来了吧?”他的头皮不由地开始发麻了,想想这种情况不太可能,他又轻轻的摔摔头。

旁边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操作声,林逸好奇走向厨房。在他刚想伸手撩起厨房门帘布时,从里面冲出一位端着菜盘的人,她一身整齐而合身的军装,英姿飒飒,英气中透着妩媚。

“仙子姑娘!”林逸一声惊叫,他赶紧退后两步,要不是有一盘菜的阻隔,可能就刚那一突然的动作,他们俩早已撞在一起了。

仙子姑娘羞涩地白了林逸一眼,没有应答他,快步把菜端到桌上,而后又返回厨房。

“嘿!那个仙子姑娘啊!这个,这个是怎么回事啊?”林逸见仙子姑娘不理他,只顾自己忙个不停,他真搞不懂仙子姑娘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林逸的疑惑是有道理的,南宁防御作战指挥部戒备森严,一般的人没有身份证明怎么进得来?何况想进到林逸的住处至少还需通过两个警卫哨岗。可是令林逸万万没有想的是仙子姑娘能进到他的住处来,都是家里的女人们幕后操纵的结果。

夏依浓她们由于对林逸一人在外没有人能照顾一直放心不下,她们自己又被禁止前往,于是她们只好委托能够上前线的仙子姑娘有空时前往照顾一下林逸了。她们知道林逸住处戒备森严,很担心仙子姑娘进不去,于是她们为仙子姑娘写了一份证明,证明是她们要求仙子姑娘前往的,而且还把一件信物交到仙子姑娘手中,吩咐她到时执证明书及信物就可以进林逸住处了。当然她们也没有忘记提醒林逸的贴身警卫连连长杨道华,告诉他到时有一位女子执信物及证明书要到林逸住处时,给予通行。

其实,不用三个女人刻意提醒或是刻意证明,仙子姑娘基本上也可进得了林逸住处的。必竟在南宁时仙子姑娘已经进出林逸住处很多次了,大家都已认识她,也知道她的身份。试问,美貌若仙子的姑娘看一眼后谁还能忘记啊?还有,现在的仙子姑娘在人民军中被称为军花,她不仅歌唱得好,舞跳得好,为人也特别好,她在军中也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了,现在的人民军中有谁不认识她?谁都以能跟她说上一句话而骄傲不已。这些事情谁都知道,可就是林逸不知道,他现在还怔在那里发呆呢!

“你还要不要吃饭?”仙子姑娘嗔怪。

“啊!吃饭啊!要,要!”林逸回过神来,急忙应道,“来,我来!”然后伸手去接仙子姑娘手中的碗筷,他也好久没有吃过一顿丰盛点的午餐了,所以显得有点主动。可是,他碗没有接到,反而摸到了仙子姑娘的手,仙子姑娘的手凉凉的,在夏天感觉特别是舒服。

仅是短暂的接触,仙子姑娘的脸变得通红,她幽怨地看了林逸一眼,俏俏地坐下,根本不敢出声说话。

“我去盛饭!”林逸端着两个饭碗往厨房走去,借机打破这尴尬的沉默。

过一会儿,林逸又端着两个空碗出来,无奈地说:“我找不到饭在哪?”

噗嗤!本是羞得低垂着头的仙子姑娘听到林逸那无奈的声音,抬起头又看见林逸好滑稽的样子:光光的头,很难为情的表情,笨笨地动作。她忍俊不禁轻笑出声。

“这里啦!”仙子姑娘轻声说,又用手指了指旁边茶几上。“这么笨!”她还蚊声地轻语

“我怎么知道啊?开始又不说,成心让我难堪嘛!”林逸嘀咕。

两人还是第一次坐得这么近,也是第一次两个人单独地坐在一起,这令仙子姑娘联想翩翩,“要是以后也能这样就好了!要是永远都这样就好了!要是时间能停止就好了!”她边吃边想,嘴里全是白饭,吃了好一会儿了,可她除开始时夹了一根青菜外,就再也没有伸过筷子。

“仙子姑娘,你怎么在合浦啊?”林逸见这种气氛太过压抑,首先打破沉默。

仙子姑娘还在胡思乱想,她现在很满足这种与林逸单独相处的状况,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她也从心里感到一阵甜蜜。自从她的心第一次被林逸打动后,她就无时不在想象着林逸的样子,无时不渴望能与林逸在一起。她每次接到夏依浓的邀请,心里都跳得厉害,渴望着能早一点进到林逸府中。见到林逸时,她表面不说话,只是眼睛轻瞟一下,但她的内心早已波涛汹涌,激起千层浪。在与夏依浓讨论音乐时,她常常走神,她总是想象着在同一府中的林逸现在在做什么啊?样子怎么样啊?一次讨论下来她总要走神好几回,这个夏依浓都习惯了。

听到林逸叫她,仙子姑娘惊醒过来。“我本来在高州府前线慰问演出的,突然接到第二军军部命令,要求我们快速后撤到合浦来。于是我们文艺团在前线仅仅演出了三场,就匆匆忙忙地撤退到这里了。后来,我听我们团长说南宁防御作战指挥部设在合浦县城内,我就猜想你可能也在合浦县,于是去问第二军政治部的人,证实你果然在这里。”仙子姑娘放下碗,详细地回答。

“林主席!我们撤退的路上好多的老百姓啊!他们好可怜,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打了败仗了吗?”仙子姑娘想起什么似的问。

“是的!我们打了败仗!是人民军无能,我指挥错误,我有责任啊!”林逸自责地回答。陡然被人这么直接的问到这个问题,而且还是被这么漂亮,这么清纯,这么喜欢他崇拜他的一个美女问起,他很沮丧,很难受。

仙子姑娘意识到自己好奇地疑问,触到了林逸的痛处,她歉意地说:“人民军会胜利的!我们会胜利的!”

林逸也不想与仙子过多谈论这种军事上的事情,他转换话题说:“仙子姑娘!你怎么能进到我的住处来啊?”这个疑问从头到尾都疑惑着他,他觉得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我怎么进来的,我不告诉你!我来你这里是夏依浓姐姐她们嘱咐过的,她们要我抽空照顾一下你的起居生活!”仙子姑娘俏皮地回答。经过一会儿交谈,她现在正常了许多,一副娇美女人,花儿别样红的样子。

现在林逸终于明白原来是夏依浓她们三人搞的鬼,他有点气恼:“都离开她们那么远了,怎么还要受到她们的影响啊?”不过,他也好感动她们对他的关心。

“仙子姑娘,谢谢你!对了,你们住哪里?”林逸问。

“不用谢我,你谢夏依浓姐姐她们吧!我们文艺团就住在指挥部东面一百米的地方。不过,我不能完成夏依浓姐姐她们交给我的任务了,我只能给你做这一餐中饭,因为下午我们文艺团将到北海慰问合浦预备役师。”仙子姑娘好生遗憾地回答,她一边用不舍的眼神看着林逸,一边用筷子帮林逸碗中夹满的菜。

“哦!路上注意点,自己照顾好自己。不用了,太多了,我自己来夹。你也吃啊!你看你碗里什么也没有!”林逸阻止仙子姑娘那双可怕的筷子,他很担心他的肚子能不能填得下那堆得老高老高的一碗菜。

仙子姑娘听到林逸关心的话语,心里泛起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我会照顾自己的,何况文艺团中的领导与姐妹们都很照顾我,你放心吧!我回来再帮你做菜!只是你这做饭菜很不方便,什么东西都要去食堂借。对了,你觉得我做的菜好吃吗?”

“好吃!你忙!就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去食堂吃一样的。”林逸说,他确实觉得仙子姑娘的手艺不错,比夏红的手艺还要好。

“你讨厌我吗?”仙子姑娘的脸突地沉了下来。

“没有啊!我哪有啊?”林逸有点莫名其妙。“刚刚不是好好的吗?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他心里赶紧自检自己说过的话。

“哪你为什么说‘不麻烦你了’?”仙子姑娘眼中的水分开始快速汇集成珠。

“天啦!本是一句客气话,她怎么就理解成那样了呢?”林逸有点晕乎,心里叫苦不已。

“仙子姑娘,我想可能是你理解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林逸急着解释。

“哪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怕你事情多,就不麻烦你了,”

“你这不还是讨厌我吗?不喜欢我照顾你吗?”仙子姑娘滴下了第一滴眼睛.

看见仙子姑娘的眼泪,林逸的老毛病又犯了,手足无措的。“得!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好吗?”林逸招架不住,软软语气妥协地说。

仙子姑娘听到林逸妥协的话语,她沉默下来,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其实,如果她想来林逸住处,难道林逸还会阻挡她吗?她只是想听到林逸亲口答应允许她来这里,这样她心里的感觉会是完全不同的。

吃完午饭,林逸刚放下碗筷,杨莘秘书急匆匆地走进来报告:“林主席,在敌后广东阳江州作运动战的第六师与在广东赤溪厅作特种战的第51团发来战报!”

“哦!怎么样?走去参谋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