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十六章、突围﹙3﹚

dontbb 收藏 3 4
导读:《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十六章、突围﹙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一波胜过一波的粗口叫骂声在阵地中回荡着,不远处的同是混混出身的团长赵晓辉听了之后,倒沒什么。只是苦笑了一下。


近处的金副团长金翼锋可是投笔从戎的读书人,黄埔军校出身﹙原是何峰手下一参谋﹚,他直觉得脸上有些难堪,向这般呼口号的在别的部队还真是少见得很,金副团长知道这些人以往都是有骂粗话的习惯,现在嘶吼也不是什么很不可理解的事情,不过如此高声地喊出口号来,还是让他这个指挥官觉得有些不自然。


重重地咳了好几声掩饰住自己脸上的不自然,金翼锋下令道:“现在我命令,3连和4连作为第一梯队,分两波次对敌守军西侧阵地发动攻击,5连作为第二梯队以保持持续攻击,我的要求是;不许后退一步只许向前挺进,将士但凡有退缩畏怯者,当场击毙。而我也会带领3连和4连第一批上去,今天我会与你们战斗在一起!逐鞑虏,光复我中华山河!”


一向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金翼锋居然身先士卒!!!巨大的声音在139团每位战士的心中回荡着,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所有的战士怔怔地看着金副团长,便连李矛在这一刻也是惊呆了,他愣愣地看着金翼锋,象其他所有战士一样,他眼中慢慢地多了一种叫做尊敬地东西,这种东西在他们这种人身上是很难出现地,他们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特别是对当官的更是如此。而现在他们对金翼锋这个长官产生了由衷地尊敬,进而从心底深处震荡出最真的反应——服从,绝对的服从之心。


前方枪炮声依旧震耳,二个月前处于想象中的弹火纷飞硝烟四起的景象,现在在139团的战士们眼里变得已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情景了,不能不说人对环境的适应力是相当之大的,特别是这帮地痞的适应力更是大。


硝烟弥漫,子弹已经上膛,枪口处挂上的刺刀闪着嗜血的寒芒。


139团3连和4连的许多士兵并不知道冲锋意味着什么,然而从前面快速前进的警卫连和2连的士兵被击中后迅速扑地抽搐的惨状,使得他们能够心里有那么一点心理准备。然而扛着枪的他们却是没有一个人有胆怯的,他们脸上甚至露出一丝的兴奋,残暴的因子原本既已深埋在心中,战场的血腥点燃了他们心中的嗜杀本性。


“各位弟兄,给我往前杀,冲垮鬼子的阵地,砍下鬼子的头颅,国家的尊严就在你们手中紧握的钢枪上,男人的尊严则是要你们用自己的行动去维系,我希望,在我们冲下鬼子阵地后每一位139团战死的和受伤的弟兄都是被子弹从前胸穿过的,而不是在后背,明白吗?临阵怯弱退缩者视为叛徒一律处死!杀!” 金翼锋暴喝一声,手中的枪对空鸣放两枪,3连和4连的全部将士争先奋勇地往前冲去。


李矛一直都在观察着金翼锋,他见到金翼锋在兄弟们都往前冲的时候也是立即夹杂在人群之中往前冲去,而是没有像他想象中一般有龟缩后方的举止出现。他爷爷的还有点人样!李矛在心里喊道。环顾四周,只见着姜子牙、李天云、黄海龙和郑大志、拱卫于他的四周,李矛重咳了声,眉头一拧恶狠狠地盯了四人一眼,四个小弟知道李矛是什么意思,轻叹一声都散了开去与他保持一段地距离。战场之上能保住自己一条命便算是祖上积德了,四人居然还想保护自己,这如何不让李矛着恼。


低猫着身子的士兵们快速地向前冲去,途中不停地有将士倒下,到得与鬼子阵地只有五十米的地方,攻击的警卫连和二连残部便被滞留在这里而不能再往前踏进一步,除了几挺尚未被鬼子打掉的机关枪手能够有沙包掩体外,其他的战士都只能十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密集的子弹从头上飕飕地飞过,既然不能起身又如何能够先前挺进呢。


换下进攻的警卫连和二连残部,金翼锋这个时候压力也是很大,地上大堆大堆警卫连和二连战士的尸体,此刻3连和4连的战士们就趴身于这些战友的尸首之间,前面鬼子的火力依旧犀利。往着前面鬼子工事掩体中不停扫视的机枪,金翼锋眼里恨得冒火。


“4连,给我上!” 金翼锋大声喊道。


4连连长史文思大声应了声“是,”他以手势命令他下属的2士兵往前冲,自己首先从地上跃起,大吼道:“弟兄们,跟着老子往前杀呀!”


史文思第一个大踏步地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往前冲去,紧随其后的是100多位的战士。4连的将士接到命令后没有一丝的含糊,呼啸着往前冲去。他们左闪右移,疯狂地嘶吼着以减轻心中对死亡的恐惧,此刻他们的脑子已经是一片空白,唯一记得的就是往前冲往前冲。


“手榴弹,给我往死里砸!!” 金翼锋趁着鬼子的火力都被4连战士吸引的关口大声命令到。


每一位的战士胸前都是挂有两个手榴弹,听到金翼锋的命令都便纷纷拉开保险,在如此近的距离几百枚的手榴弹往鬼子阵地上扔去,这是相当致命的,很快的工事内的鬼子便被炸得哀号声四起,更多的鬼子则是被炸地飞上了天。


“机枪手,给我火力压制,所有弟兄们跟着我一起往前冲啊!” 金翼锋见到史文思往前冲去的景象莫名地心里一热,便也挺身往前冲去。害得警卫连的残存十几位战士都吓到差点晕了过去,一个个连忙紧紧地跟上去护卫在金翼锋的前后左右包地严严实实的,要是金翼锋出了什么差错,这十来号人一个个都难辞其咎,那可是要掉脑袋滴。


“好!好!好!”在后面观察战局的赵晓辉这个时候连声叫起好来,拿着望远镜的手也是激动地颤抖了起来,他没想到139团新兵们居然是这么悍勇,虽然是借着手榴弹数量之威和之前警卫连和二连战士拿身体铺路之攻,不过对于139团的菜鸟级部队来讲,如此锐猛地士气绝对是可佩可敬的。眼看着3连和4连的战士们离杀入鬼子阵地。赵晓辉长嘘了口气,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139团这股憋足了劲的新生力量,立时使得原本胶着的战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守军火力点不但大多被拔除,守军的信心也是大减,眼见着139团3连和4连的战士们呼啸着往前面杀去,139团5连马上醒目地从一百米外的二线快速地跟进了上来。


此时冲在最前面的便是4连2排和4排的人了,原本的2排和4排作为先头部队已经全部为国捐躯,倒下去的身体为后面的战士铺平了前进的道路。


身前身后都不停地有人倒下,3连1排的李矛只觉得自己心跳地很快很快,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及其他了,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跑,周围的血腥的味道让他既觉得头皮发毛,又觉得全身血液沸腾,一种对战的渴望从身体涌出,不可抑止。


李矛闪避着子弹艰难地往前奔跑着,眼角还要不时地往地上瞄去用以观察地上那些个泥坑,要是一旦踏进去了腿便会吸住得挣扎许久才能挣脱,在这段时间里你便将成为敌人的活靶子,密集的子弹足以将你打成个筛子。


汗流地飞快,精神上高度的紧张使得李矛不停地咽着唾液,周围火光一片惨叫声连连,这里不是地狱却也是人间的屠场,终于,终于,短短的五十米的距离,只有十几秒的路程,4连的首批战士冲到了阵地的前沿。3连也紧随其后,李矛也是在3连第一批的战士中间,距离是如此地近,近到你可以清楚地将前面两三米远的鬼子眉头上的眉毛有多少根都能数出来。电光火闪之后,4连和3连的战士举枪前刺,吼叫着往前冲去。


战壕之内早就已经被大量的手榴弹炸得一塌糊涂了,还活着的日本兵已经知道他们守不住阵地了,但是他们没有后撤的可能,一旦让网中之鱼逃脫,只有剖腹向天皇陛下谢罪。在歇斯底里的日本军官吼叫;高举战刀要他们往前拼杀的时候,他们只得是装上刺刀,将枪膛中的子弹退出,进行他们最后的死战,他们为他们所谓的日本帝国天皇陛下奉献所有的时刻到了。


两群人便这样结结实实地扎在了一起,用着手中的步枪狠狠地将刺刀扎入对方的胸膛中去,最后活着的便成为战场上的胜者。


李矛和一个鬼子兵对峙上了,两人静静地盯着对方,李矛发现对面的鬼子矮小而结实,头上顶着的钢盔已经是歪了,满脸被硝烟熏黑,李矛能清楚地看到他头上的汗水,将鬼子弄成了可憎的恶鬼,矮小的鬼子将手中的枪拖下垂低着大腿内侧,刺刀并非直指着李矛而是斜指向天。


和某些见多识广的老兵聊过,李矛知道鬼子相当擅长于甩刺。


咽了口唾沫,李矛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之后对面的鬼子胸口上留下了一个血洞,不断涌上前的日本兵不会给李矛没有拉栓开第二枪的机会,挺着枪格挡鬼子的刺杀,在奋力格挡开鬼子甩来的刺刀时,右手臂碰到李豹烈士的遗物“何峰牌”匕首,李矛仿佛能够感觉到腰间“匕首”在跳动着发出强烈的嗜血信号,为之一震的李矛眼睛紧盯着前面鬼子的喉结,想象着当刀锋划过时的噬杀快感,便让李矛激动地浑身颤抖,狞笑着的李矛一步步地向鬼子逼近,前面是怀疑李矛神经有问题的鬼子兵,正战战兢兢地等着李矛上前……


一班之中最为勇悍的当数黄海龙。力大无比的黄海龙拿着一把大砍刀,刀背朝上猛力荡开鬼子的步枪,猛力向前划一道弧线,刀口便狠狠地砸在鬼子的脖子跟脑门子上,大刀砍地鬼子哇哇叫,黄海龙却是越站越勇,不待多时他身上便溅满了鬼子的鲜血,单手已经是抓不稳大刀而轻微地抖动起来了,他只得是两手抓刀,手稳了之后他那刀刃稍微有些卷起的大砍刀依旧犀利,只是浴血之后整个人看起来杀气腾腾,大有神鬼辟易之势。


与精悍勇猛的黄海龙有得一拚的是陈代军,樵夫出身的他,一把三八大盖步枪当烧火棍一样使,抡地飞轮一般,砸在鬼子脑袋上一准一个脑袋开花,在陈代军大脑袋里看来;这步枪前边装个刺刀顶个球用,还不如把枪身做得再粗大些,这样他使着才趁手,可怜的三八大盖步枪正惊恐地颤抖着,如果不是小鬼子出厂是经过了严格的层层质量把关,握在陈代军手中的三八大盖步枪怕早就魂兮归天了。


百战不死老兵岳不群拼起刺刀来也是狠辣非常,那些身材结实的日本兵也没几个能在他手中走下三个来回。远远的他见着一个日本军官正拿着王八盒子射杀着自己的兄弟,王八盒子不用瞄准是指哪打哪,随着啪啪的枪声,不断地有兄弟倒下去了,岳不群大喝了声“王八蛋”便朝着那个军官冲了过去,在岳不群跑到离日本军官两米远的时候,日本军官甩手一枪击中了岳不群的腹部,只觉左腹热了一下,胡卫岳也不管伤口正不停地往外流出大量的鲜血,他依旧嘶吼着往前扑去,击发完最后一发子弹,尚且来不及拔出军刀的日本军官一把被岳不群扑倒在地。


岳不群双手环上了日本军官的脖子,用力地一紧一旋,喀嚓一声日本军官的脖子便被硬生生地旋断了。日本军官身体抽搐后便像一滩泥一般的瘫在地上。岳不群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传来阵阵剧痛,咬着冷冷的牙,岳不群从日本军官手上夺下军刀,挣扎着起身,继续寻找下一个厮杀目标。伤者没有停留脚步休息的权利,因为还有更多的兄弟正在浴血奋战,停下便是孬,更不配称是一名战士。


李天云与李矛联手了,合力缠住了一个鬼子曹长,鬼子曹长是个高手,三人久战不下。


而姜子牙和郑大志二个丝毫便谈不上英勇,只能说是委琐,委琐地跟着别人以多战少,而绝不会与人单干,更绝的是姜子牙专从别人身后下刀而绝不与别人正面冲突,郑大志也是一沾就走泥鳅般地游走着寻找占便宜的事。如若见到两人战法如此猥亵。不讲规矩,只重实效的赵团长应该是会相当高兴,他的战前训练看来是没有白费口水了。两人的手法不是很地道,却也能起到相当好的效果,在两人手上超度的冤魂居然是一点也不逊色于那些猛打猛杀的战士。


阵线全面崩溃使得日军已经是没办法再沉住气了,阵地失守其气势已衰竭,在骄傲异常的日本士兵的眼里一向都是认为他们是一支无敌之师,怎么可能接受被中国军队攻陷阵地如此大的打击,迷茫和不忿使得鬼子已经完全昏了头,在如狼似虎的冲杀下战斗力大打折扣。


此时身在后方的赵晓辉兴奋地重重锤了自己大腿一下,向139团所有人员下达了总攻令,便连参谋和通信兵等都抓起武器向前呼啸着冲去……


半个小时之后,鬼子已经全部被消灭了,沉寂之后的战场仿佛依旧能听见不久之前厮杀的双方的惨叫声。地上血肉模糊,横七竖八地躺着鬼子兵和139团的战士。


战场由一些连队派出士兵来打扫,地上腥臭的味道让这些见惯了杀戮的兵也不少呕吐了起来,毕竟那些恶臭的确是太过恶心了,整个阵地便像是屠宰场一般,死去的双方士卒没有几个身体是能保持多完整的,红白之物的腥臭味扑鼻而来,也难怪清扫战场的士卒要呕吐了。



战场之上没有完全意义上的胜利,虽然貌似势如破竹,但其实139团余部也是伤亡惨重,死伤比防守的小鬼子多了近一倍。不但陣亡过半,而且剩下的500多人中有100多伤兵。


对于李矛他们班来说,损失也是相当大,新补入的五个新兵有四个战死了,更为要命的是班长岳不群也是流血过多而死,他的前胸给鬼子的刺刀冲了十多个血洞,腹部插着两把日本军刀,临死的时候他依旧是两眼怒睁,只是往日炯炯的灵气已经无法从那双眸中寻觅。


李矛和他的四个兄弟单膝跪地,默默地环卫在岳不群遗体的周围,没有眼泪没有哀嚎,深深的哀意只是隐在心中的最深处,默默跪立的时候时空仿佛都停滞了,他们五个想到了许多许多岳不群的事情,之前他们无法认同的一位大声公,此时却是他们最为尊敬的战友和长官。


一身残衣破缕的林子祥大腿上也是挨了鬼子一刀,他一拐一拐地走到了岳不群的遗体旁边,听到自己的好友战死了,他便来送送,看看老友最后一眼。李矛微抬起头,眼角扫过见到是林子祥,这个时候李矛已经是全然不记得自己曾经对林子祥的恨意,这个时候他看着林子祥眼中的哀愁甚至是产生了相惜之情,李矛冲林子祥点头示意,林子祥也是友好地一笑。


林子祥将岳不群不能瞑目的双眼用手合上,抓起一把身旁的土,满满地撒在岳不群的身上,“兄弟,好好睡吧,你不用再受苦了,你以前常和我讲要自由地生,快乐地死,今天你能战死在抗日战场上也算是命有所抵了。回家去吧,你的魂魄在去报道之前,还望能给咱捎个信给南方的家人,替我们问问他们是否一切安好。” 林子祥嘶哑的嗓音中投着浓浓的哀伤。


让林子祥的最后一句话,搅得心里上下翻腾的陈代军拧头望向东南方,那里有着自己心中的家,家里有个老婆,已沦陷的家乡还好吗?。


处理尸体的士兵来了,将岳不群的尸体抬向不远处的地方掩埋,周围的人都站了起来,目送着这位为国家为民族而牺牲的勇士远去。


赵晓辉其实早已是来到了李矛他们的身后,他一直在默默地看着,当岳不群被抬走的那一瞬间,赵晓辉心中仿佛也是感觉到自己一位至亲被抬去掩埋般觉得心里很痛很痛。


赵晓辉轻咳了声,将目光仍望着早已远去的岳不群的众人的思绪拉了回来。“团长,团长!” 赵晓辉走过之处,周围的士兵都是唰地一声立正行礼,经过了二个来月生死与共的经历之后,赵晓辉已经是成了139团所有官兵心中真正的长官。


赵晓辉径直走到了李矛的身前,他看着李矛,这个原本狂妄非常的小混混现在身上沾满了血浆,也不知道是鬼子的血还是他自己的血,眼睛中的神韵是变改了许多,那里面现今充满了嗜血的战意和狠厉,这个时候赵晓辉知道这人已经是真正地进入了兵的角色,进入了战者应有的心理状态。


“你叫李矛!我没记错吧?” 赵晓辉肃声道。


李矛洪声应道:“是的,团长。”


赵晓辉笑道:“我曾经记得你与我讲过你是你们班的准班长,那么现如今岳士官死去了,我想要擢升你这个二等兵为士官,你便成为你们班的班长,你可敢应承啊?”


李矛昂头傲然:“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事不敢为,不就是小小一个班长嘛,我一定能干得比岳不群还要好!”


赵晓辉大笑道:“好,够气魄,好好干,干好了我还给你提!” 赵晓辉在李矛胸口重重地捶了下,然后就去和他的尚存的连级以上干部要各个排班级别的指挥官的推荐名单了,而连级以上的名单则由他亲点。


风风火火的赵晓辉走了之后,姜子牙冲李矛呵呵笑道:“大哥,恭喜啊,加官晋爵啦。”


“我们几个做小的一定全力辅佐大哥,大哥指哪我们就打哪。”其余三个小弟马屁道。


而比较拙笨的陈代军只是会一个劲地傻笑,也说不出个屁来。新来的许文强则微笑着一言不发。


林子祥深深地看了李矛一眼,然后便神秘地笑了笑,之后便转身离去了,在他的心底他高声喊道:“小子,祝贺你了。”


望着一声不吭就走掉了的林子祥,李矛发现自己已经是全然对林子祥没了以往那种敌意,反而现在他觉得这个人蛮不错,至少能和岳不群那个大老粗交上朋友的人都不会差到哪儿去。


悲伤过后,便得再次面对残酷的现实了,先前派出的几组侦察兵回报,前面十几里发现大批鬼子,后面也有不少鬼子闻着枪炮声追过来。更要命的是,天上敌侦察机也象苍蝇般恼人。


赵晓辉知道139团余部已无力在战,加上敌侦察机的通风报信,500多人的部队目标太大,只好下令以排为分散突围。其中有60多个重伤员。不愿连累战友拒绝随队突围。他们中有失去一条腿的副团长金翼锋……


升任排长的林子祥带32人突围,李矛的7人小班分在这个排。因为有本地人陈代军带路,林子祥他们躲过了数股搜索的小鬼子。但四周不时传来激烈的枪炮声。不过战斗持续性都很短促,林子祥和李矛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一个一个排的战友为国家为民族而壮烈牺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