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休整 [12] 柯云之三

百合浪子 收藏 3 65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休整 [12] 柯云之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杨锐听得都入迷了,冷不丁被这么一问有点没反应过来。他耸耸肩,让柯云继续说。

柯云表现得有些得意,她说:“他说我很有灵性。呵呵,那时他们一直在盯那几个日本人,正要动手的时候,却被我误打误撞地抢了头功。他问我怎么知道那些人是日本人,我其实也不敢确定,完全凭对日本人外形和动作特点的了解,再加上一些直觉,于是我就直说了。继父笑了,他说他看中的就是我这种判断力,而且还有那种韧劲。原来在我被那些日本人打的时候,他们一直在旁边观察,他们亲眼看到我把那个头子打得满脸血。就因为这两点,继父看好了我,甚至有心让我接他的班。可后来,”柯云突然变得伤感。“我二十岁的时候,一伙有军事背景的日本人突然对我们组织进行了秘密攻击,很多领头人在那次攻击中被杀了,包括我继父。那天要不是我回家晚了几分钟,我可能也难逃一劫,这是我人生第二次死里逃生。随后为了保护我,组织里的几个还活着的元老把我送到了部队,怕招人耳目,就只让我作为一个应征入伍的新兵进了部队。再后来我听说,组织因为群龙无首,解散了,除了几个加入别的帮派的人,其他的都联系不上了。政府对此也无法出面,只好默许几个大帮派派人进入日本进行报复行动。而我则在一年后通过关系被送到了联合国混特部队,一直到现在,我的抗日生涯也就此终止了。”

柯云又开始喝酒,杨锐如同大梦初醒一样,说:“简直是个传奇般的故事,我真没想到,在中国还有这样的事情。”

“像你这样的乖孩子,有很多东西你都不会知道的。”柯云说。

“不过我觉得你还有别的苦衷,刚才在小花园的时候,我可没有感觉到你那时的心情跟你的身世有什么关系。”

“动动脑子,日本人两次夺走了我的亲人,我却待在这跟一些不知名的敌人瞎打,现在日本人竟然有可能会跟我一个战壕,你说我怎么想?还有,这场荒唐的战争简直没有发生的必要,是我们抛弃了那些地上人。好象我们砍荒了一座山,把它扔给一些穷人,然后自己去找别的山头;当我们发现那座荒山在那些穷人的努力下又变回了郁郁葱葱,我们又回来抢,要是你你会怎么想?这简直是强盗逻辑!知道么?这次战斗,我们组的人只有我一个活着回来,只有我一个。可我们得到了什么?没有荣誉,没有鲜花,我们注定了是背后的英雄,我不愿意,我不愿意!”柯云突然变得异常激动。

“小声点,”杨锐低声说,同时四下看看,好在没人注意这两个中国人的汉语谈话。“你这些话如果被别人知道,你连继续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有时他觉得柯云的某些想法跟金敏泽很像,日本,造孽太深了。

柯云被杨锐一说,稍微冷静了。

“你能抱我么?”柯云的一句话差点让杨锐从椅子上摔下去。柯云见杨锐有点发蒙,便接着说:“我活了这二十几年,可以说除了报仇就一直在寻觅一个能让我感到温暖的归宿。我的那些故事,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你是第一个,因为我相信你;我现在很少在别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本色,有时我甚至觉得我忘记了我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但今天下午我找到了,那是因为你,在你面前我可以抛掉一切的伪装,尽情去做该做的自己,符合我的年龄的自己。从昨天我就在注意你,观察你;今天我跟你说过‘我没选错’,就是因为我觉出你是个对细节很注意的人,这也跟你的职业有关,而我相信一个心细的男人,也是一个会体贴人的人,所以……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杨锐沉默了,他在想柯云是不是喝多了,但看她的眼神却不像。正如她所说,杨锐的确很会观察细节,也因此,杨锐觉得麻烦来了。他轻轻地长出一口气,说:“对不起,我想,这是不可能的。”

柯云一笑,似乎她早已知道答案一样。她从兜里掏出盒烟,抽出一根,点上,解脱地抽了一口。杨锐默默地看着,虽然没想到柯云会抽烟——在他脑子里还是很传统地认为,女人应该远离烟草——但他还是能理解,毕竟作为特工,交际是很重要的,而如同交际花一样的女人,抽烟都是很正常的。

吐出一个烟圈,柯云淡淡地说:“是我太唐突了,把你吓到了吧?现在一个女孩能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是很让人吃惊。我知道,干我们这行,不可避免地会接触一些让人感到龌龊的事情。在很多人眼里,我们,都是不干净的。跟你说这些,你觉得我是在高攀,对吗?不过我要告诉你,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是干净的。”

“不,你误会了,”杨锐觉得自己头皮都麻了,他可不想在无意中伤害这个已经经历过如此多磨难的女孩,尽管这时的解释有可能是徒劳的。“没有人嫌弃你,准确地说,我心里有人了。”

杨锐的话让柯云心里一震,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平静。“她漂亮么?”

杨锐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他和母亲的合影,翻过来递给柯云。后者接过来,仔细地看着。那是张贴在照片后面一寸大小的胶贴,里面是一个只照出半身的长相靓丽的女孩,她正甜甜地笑着,一头乌黑而笔直的过肩长发映衬着她白皙的面容,淡黄色的镂空毛衣下面是一件白色的开领衬衫,洁白的衣领翻出毛衣领口,给人一种邻家女孩的感觉。

“很漂亮,比我好多了。”柯云递回照片。

“别这么说,各有千秋而已。”杨锐把照片放回钱包。

“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你没在她身边?”柯云还有些不死心。

“因为,我觉得她这张单照最好看,如果加上我这个丑八怪会影响美感的。”杨锐开玩笑地说。

柯云笑了,心中虽有不甘,却也只能面对现实。对于一个经历了很多的早熟女孩来说,这点打击似乎也不能把柯云怎么样。“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虽然觉得很土,但柯云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对。”杨锐点头道。

“为朋友,干杯!”柯云举起杯。两人一口气喝完杯中的酒。

温和而轻柔的慢舞曲响起,把整个酒吧营造出一种诗意的氛围。

“陪我跳支舞好么?”柯云说。

“当然,只要你的鞋够结实,我的技术可不怎么样。”

柯云笑了,拉着杨锐走进舞池。舞动中,杨锐觉得柯云把自己搂得很紧,而且还把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但他没有拒绝——这样一个满身伤痕的姑娘,难道自己就不能给她一丝的温馨么?比起她,自己真的幸福很多。杨锐没有注意,滴滴饱含各种情感的泪滴流出了柯云的眼眶,她靠在杨锐身上并不是想以此来取悦他,只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那泪水一点点地润湿了杨锐的军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