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二卷『入世』 第八章 入会『二』

DJ云 收藏 0 7
导读:侠化华夏 第二卷『入世』 第八章 入会『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次日,赤狼便只身来到了黑龙会陇南分坛,由“弯刀帮”所改的牌匾上,赫然雕刻着“黑龙会”三字!并用一行小字在左下角刻着“陇南分坛”的注明!实不知有多少帮会同样遭到了如此改换门庭的下场!


弯刀帮以前在陇南一带势力颇大,是以这庭舍庄园也是不小,虽然没有富贵人家的华贵之气,但也颇有绿林一霸的气势。


这,是赤狼自踏入人世以来,第一次离开林若雪!陆佐雄亲自出来相迎,可见对他的重视。 三大香主也随之一同前来,见赤狼竟不过是个断了一臂的毛头小子,颇是不以为然,但在坛主跟前,也装出一副热情相迎的模样!


就这么随众人来到聚义厅,又正式行了拜师之礼,赤狼终于从此正式成为了陆佐雄的徒弟!也正式翻开了他生命中——


新的一页!


陆佐雄所掌管的陇南镇分坛共有帮众一百余,设有三大香主,各统三十余帮众,三大香主中,除了一个是前弯刀帮帮主何大壮外,另两个也是陆佐雄的徒弟,分别叫岳拓疆和岳拓野,乃是两兄弟,二人都已艺成,平日也有诸多事务,所以并不会与赤狼一起练武,不过另外还有一女弟子,却是陆佐雄的亲生女儿,名叫陆英秀。陆英秀与赤狼一般大小,今年芳龄十六,从小在陆佐雄的宠爱下,颇是有些调蛮人性,似乎天下唯她独大的架势!而赤狼由今开始,便要与他这个调蛮任性的小师姐一起习武,可想而知,他所将要面对的,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陆英秀如今正在内花园里练得不亦乐乎,只见她双手握着的是一把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刀!而她这以双手握刀的姿势,更是显得有些奇怪,因为中原武林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握刀之法,自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一把……刀!


两名陪她练刀的帮众连连后退,似乎颇有些被她逼得无法招架的架势,只见她招招狠辣,全然是在真刀真枪的较量一般,一双眼睛似乎满是怒火,却又掩饰不了一丝胜利在望的喜悦之色。


果然,只听“啊!”的一声,两人同时一声惊叫,其中一个长刀脱手飞出,陆英秀大喝一声一刀砍在他肩上,那帮众连忙一坐倒地惨叫道:“哎呀,小姐,小人死啦!”


原来是木制的刀,赤狼还枉自心惊一场!原来在大厅正式行了拜师之礼,陆佐雄就立即带着他来到了这里,陆佐雄见女儿练得正在兴头上,于是也不出声,先看看女儿练得怎样!


陆英秀砍“死”了一个还不算,另一个帮众手上虽是中了一刀,却是握着刀没放,于是一个大转身轮刀又往他砍去,那帮众心中叫一声苦,举刀一挡,陆英秀突然变招横向一扫,那帮众闪避不及立即也大叫一声:“哎呀,小姐我死了啊!”


陆英秀总算杀“死”了两人,雀跃不已,大笑道:“哈哈,本小姐天下无敌,凭你们两个正派武林的无胆小儿……”还未发表完她的滔滔大论,却听父亲猛地咳嗽一声从身后传来道:“秀儿,你看你,又在这里炫耀,还不过来见过你小师弟,以后你练武也不会闷啦。”


陆英秀大喜不已,跑到陆佐雄身边撒娇道:“坏爹爹,你怎么总是偷看人家。”这句话,难免让人听了产生遐想,陆佐雄面色立即一愠道:“在你师弟面前,说话还这般不分尊卑。”陆英秀见父亲面色严肃,也连忙收起笑容,细细的往赤狼一看,不禁大是失望,道:“爹啊!你怎么给英秀找了这么个师弟啊,你看他……”她本是想说赤狼样貌又丑又是残废,不料陆佐雄不待她说完,已是一声大喝打断她道:“住口,你师弟以后的成就恐怕不知道要比你高出多少,以后你给我老实点指点于他,不得对他无礼,知道吗?”


陆英秀大是不服,心想:这师弟本来就又丑又残废嘛,还想以后比我厉害,哼,看我以后怎么让你见识本小姐的厉害。心里这般想着,一张刁蛮的樱唇却不得不撅得老高勉强道:“知道了。”


陆佐雄当然知道自己女儿不会这么听话,不过也向来拿她没有办法,大是懊悔自己当初教女无方,回头又对赤狼道:“赤狼,叫师姐。”


赤狼于是道:“师姐。”接着又突然冒出一句:“师姐……是什么?”


陆英秀大是不料这又丑又残废的师弟居然又问出了这么一个傻问题,瞪大了双眼惊讶道:“爹呀,你怎么真的给我找了个傻师弟啊!”


陆佐雄喝道:“叫你不要再胡言乱语,你师弟恐怕不见得比你笨。”其实他也尚未弄得明白,为何赤狼会对语言如此陌生。于是对赤狼道:“赤狼,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些意思呢?你究竟是何身世?师父倒是越来越有兴趣了,至于师姐,就是与你在同一个师父手中学武,同时她又比你先开始学,所以她就是你师姐了,而你这个小师姐也是师父我的宝贝女儿,所以以后你这调皮捣蛋的小师姐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可千万别伤到了她哦。”他想起赤狼对敌人的残忍,又心知女儿脾气的刁蛮,是以颇有些担心他日陆英秀若是惹恼了赤狼,赤狼会伤到了他的宝贝女儿,是以如此告诫。


赤狼点头道:“嗯……是。”


陆佐雄微笑道:“你还没告诉师父你的身世呢?”


“我……是在……狼群……长……大!”


“什么!”陆英秀大是惊讶,又大是不信的道:“你说你是在狼群长大的,你脑子不会发烧了吧,爹,他是不是疯子啊,他要是见到狼群的话,狼不早把他一口吞独子里去了啊,他还能站在这儿?我看他肯定是个疯子,不要啦……我不要这个师弟啦……”


“胡闹!”陆佐雄倒是相信赤狼的回答,因为他见识过赤狼那两次血淋淋的一咬,与那双如狼一般悍然无惧的眼睛!反是大笑道:“原来如此,难怪你与生俱来就具备杀神刀法最重要的两个要诀,好,好样的,看来我陆佐雄果然没有看错。”


陆英秀大是没想到平日对自己千依百顺的爹爹今天竟然一再的帮这丑陋残废的师弟说话,在狼群里长大这样荒唐的说话爹爹居然也信,更是对赤狼不满至极!看来,赤狼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问清楚了赤狼身世,陆佐雄对赤狼更是喜欢得很,于是开始教赤狼最基本的刀法,赤狼长年于森山长大,对这些动作大是纳闷,就练一个起手势也学得不伦不类,还好陆佐雄倒是对他颇有耐心。陆英秀则自在另一旁练自己的,看着赤狼不伦不类的动作,窃笑不已,心想父亲这次当真是走眼,不过以后有一个可以供自己欺负的傻瓜作玩伴那倒也不是件坏事,如此想着,不禁笑出声来,刀法也出了差错。


“秀儿,练武切忌分神,你看你这招万物俱灭,一点杀气也没有,你还笑,还不给我用心练。”陆佐雄叹一口气,对这女儿大是无可奈何。


“老爷,你又对秀儿这般凶神恶煞的做啥。”


只见一个美妇,约莫三十不多上下,却是风韵犹存,妖娆多姿,在一个女婢的陪同下,缓缓行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