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二章 跟康景濂进山打游击(下1)

丁老大 收藏 18 62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二章 跟康景濂进山打游击(下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在军官训练班里学的东西韩文德其中大部分都学过,只是增添了爆炸、破坏、安置水雷等一些游击队的科目,还有一些策反和游击战术。

在军官训练班学习期间,韩文德认识了以后担任大队长的汪廉清,这个汪廉清是河南上蔡县人,三十四岁,身材魁梧,脸上的皮肤很粗躁,显得毛孔很大,给人以强悍的感觉。他没上过军校,但是仗打得好,勇敢,又有脑子,因军功升为中队长。汪廉清又引见了另外两个人与韩文德认识,一个是河南驻马店的严有义,一个是河南信阳的周华银。

能挑到军官班进行训练的都是经过战争考验,能打仗,又喜欢动脑子的。严有义和周华银过去都在三十集团军当兵,部队被日本人打散以后想回河南,但是知道河南被日本人占了,回去也没办法过,就辗转来到康景濂的游击队。

四个人关系莫逆,他们三个年龄大,但是对这个年仅十七岁的韩文德小弟很佩服,在汪廉清的提议下,四人在一个大晴天的好日子来到一个靠山的水塘边,面对青山绿水,面对太阳升起的东方,在水塘边跪下,撮土为香,结为异姓兄弟。论起年龄,汪廉清最大,是大哥,严有义是二哥,周华银为三,韩文德最小,是老四。四人在水塘边学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一个头磕下去,举手宣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宣誓完,四个人紧紧抱在一起,韩文德激动得流下了眼泪,汪廉清大哥给他擦掉眼泪,然后对三个人说,咱们结义不是像刘关张,为了争夺天下,主要是打跑日本人,以后能安安宁宁过日子;再就是互相救应,提携。打虎父子兵,上阵亲弟兄,咱们今后就像亲弟兄一样,一个有了麻烦,其他三个决不能在一边看热闹,就是把命拼掉也不能后悔。

然后,四个人席地而坐,汪廉清从身上背的挎包里掏出一瓶白酒,把盖子解开,三个人也不用碗,也没有菜,你一口,我一口,把一瓶酒喝完了。

队伍因为初创,粮饷跟不上,训练期间因为缺粮,兵因为吃不饱而逃跑的较多。有一次一个叫张广明的班长逃跑,校长带人追到十里以外才抓回来,校长准备枪毙。这个张广明韩文德认识,是从靖安县保安队起义过来的,家里穷,人很老实,父母亲都被日本鬼子杀死了,他在保安队时娶了一房媳妇,刚结婚就随队长起义到游击队来了。他因为想媳妇,就打了逃跑的主意。没料想在逃跑时因时机把握得不好,被发现后追回来了。

韩文德找到汪廉清,说,大哥,张广明逃跑被校长逮回来了,马上要枪毙,这个张广明打过仗,有战斗经验,身体又好,被枪毙了可惜。咱两个去求求校长,把这个张广明饶了,让他戴罪立功。

汪廉清说,你就爱管这些闲事,队伍上杀一个逃兵还不跟捻死一个蚂蚁似的,你当兵时间短,长了啥都明白了。

韩文德说,咱总不能见死不救,救一个人是一个人,现在人手又缺,康司令急着扩大队伍打鬼子哩,连皇协军都招来了,难道张广明还不如一个皇协军。

汪廉清想想也对,就说,好,大哥成全你这一片诚心。

校长是和韩文德一块随康司令下来的,两人经过十多天的山路行军,已经很熟了,所以韩文德才敢来求情。

韩文德和汪廉清打报告后进了校长的房子,校长问他们有啥事?韩文德说,我们两个是为张广明求情来了,恳请校长千万不要杀了张广明。

校长问,为啥不能杀,如果不杀,他们还要继续逃跑。

韩文德说,张广明是一个起义人员,来的时候都带有武器,而且这些兵都是亲套亲叫来的,他们自由散漫惯了,吃不了苦,再加上咱们的兵近月老吃不饱饭,才使他们产生了逃回去种庄稼的想法,咱部队上起义兵多,成份复杂,杀了一个,保不定逃跑的更多,说不定还惹出更大的事来。校长如果把张广明饶了,他们就会感激,心也就安了。

汪廉清说,韩文德说的对,饶了张广明可以安抚军心。

校长问,他再逃跑怎么办?

汪廉清说,校长可以叫他本人写保状寻保人。再不逃跑,保证好好干。

韩文德说,校长还可以教育他,打鬼子是个大事,不把鬼子打跑,逃回去日子也过不安宁。部队以后长期在山里活动,抽空还可以回趟家看媳妇,等把鬼子打跑了,他回家谁也不拦他。

校长听了韩文德和汪廉清的话,考虑了一下说,行,这样也好。随下命令把张广明放了,让张广明写保书寻保人,然后归队。

韩文德三个月训练毕业后升了官,级别是准尉,在二支队一大队三中队任分队长。就是排长的级别。汪廉清在二支队一大队二中队任中队长,严有义在汪廉清手下当班长,周华银在韩文德的一分队当班长。

这支游击队因为在敌后活动,部队一般情况下都化整为零,主要以中队为单位活动,有时中队也化整为零,以分队为单位活动,所以,分队长以上的干部杀伐决断都很果断。战争年代要的是真本事,那可是性命交关的事,一点马虎不得。

韩文德虽然年轻,但是在当兵后的两年多时间参加过多次战斗,上了两次军事学校,已经有了比较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指挥能力,他又好学,把山东话,河南话,江西话四川话都能说得惟妙惟肖,特别是江西话很难说,也很难懂,他因为喜欢和当地老百姓打交道,在很短时间内就学会了。他和张单杰出去扩军,在一块时间比较长,张单杰把青帮在江西的组织和日常活动都告诉了他,还告诉了他联络的方法,让他以后利用这些组织办事。中队长韩魂知道他这些情况,就让他带领一个分队,直接到前方和鬼子、皇协军、汉奸伪组织人员打交道。

日本鬼子打到江西以后,在各地都建立了伪政权,重要的山口子都修了炮楼,部队活动比较困难。老百姓的生活也很苦,韩文德他们在前方的每座山区看到的都是苦难,老百姓穿的破衣,吃的稀饭菜馍,豆腐渣,青菜,由于日本鬼子对山区游击队实行封锁,老百姓有的几年也吃不到盐,在田里干活心情不定,发现有人来,就急忙跑进山林,草窝,年轻人、尤其是男的很少见,出现的基本是老年人或者是妇女、小孩,来了生人不敢搭一句话,说错就有生命危险。韩文德他们问老百姓皇协军和日本鬼子的来去行动,老百姓没有人敢说,问中国兵游击队的活动情况怎么样,老百姓也不敢说,一问就是不晓得。

在敌占区边上的村落,如果来了游击队不向鬼子和伪军报告,事后被鬼子和伪军知道了,他们就在村子乱杀人放火,如果报告了又怕游击队知道,游击队也要把他们当汉奸治罪。慢慢的与老百姓联系好了,老百姓认准了你是谁,是啥军队,谁的人,才有可能得到老百姓的实话。中国军队派有侦察便衣活动。有时中国游击队也冒充鬼子和皇协军。鬼子和伪军汉奸也派便衣队活动,或者装扮成中国军队,组织人员,或是县上的工作人员等,老百姓如果脑子不灵活,分辨不清,说了实话,就有生命危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