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H的70%国产化意味着什么?

同济大学教授 谢维达透露关于京沪铁路所用日本高铁


“可以说,在高速铁路这一领域,我国的科研成果几乎为零。”谢维达表示,“因此,实现这70%的国产化,对我国自行研制高速轮轨有着很大的帮助。”


谢维达强调:“高铁的研究涉及很多学科,在这方面我国的研究才刚刚起步,许多部件目前都无法生产。比如高速轮轨经常使用的道岔,目前就需要国外进口。”


除了技术方面,管理理念也是需要学习的。“比如如何设置车站。”谢维达说,“就必须提供方便快捷的离散体系,让大量客流在短时间内分流到城市其他地方。这也是一门学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