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一曹,给支烟吧。”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讨厌的横路再一次出现在严一的身边,讨好的把手伸过来乞讨道。


“可恶,你不是带了吗?”听到他的话,严一生气的骂道。


“一曹的七星要比我的佳宾好的多啊。”听到严一的话,横路立刻嬉皮笑脸的回答道。


“还不都是一样,价格也差不多嘛。”听到他的话,严一生气的说道,同时无奈的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半包七星,先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然后把整包都塞到横路手里,“问问他们要不要,如果不要的话,就便宜你小子了。”


“哦,谢谢一曹拉,你们要……。”听到严一的话,横路立刻高兴的拿起烟,转身对身后大喊道,可惜话才说一半,他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背后根本没有人~~~~~~~~!


自己刚刚明明从他们身边跑过来的,可是现在一转身,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一曹,一曹。”看到如此令人恐怖的情景,横路再也耐不住心中的恐惧,凄惨的大叫起来。可惜,刚转过头,却发现一曹此刻正被一名身穿奇怪颜色军装,脸上涂满迷彩的魁梧男子紧紧卡住了脖子。


“你~~~~~~~~!”慌乱中,横路早就忘记自己手上的武器了,匆忙的跑上来要拉那人,可惜才跑没两步,眼前忽然一黑,整个人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看着,横路被一下子打倒在地,严一此刻的心情已经恐惧到极点,他用力抓住身后那个人的胳膊,试图将他从自己的头上扔出去,无奈,对方实在太强壮了,无论严一怎么用力显然都没有什么作用。


打倒横路的那个人很快走上来,下掉了他的武器,然后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日本话,低声向他询问道:“姓名,番号,任务目的。”


为了能让严一顺利的回答他们的问题,背后那个人稍稍放松了勒住他脖子的胳膊。


“八嘎~~!”看着躺在地上的同伴, 严一愤怒的咒骂道,可惜,话才说到一半,身后的那人就再次收紧了胳膊,将严一后面的脏话憋回到肚子里。


一把雪亮的匕首被抽了出来,对方显然比他更没什么耐心。打到横路的那个人,很自然的,甚至是带着点漫不经心的样子,将匕首一点点扎进了严一的身体一侧的肋骨之间。


最让人恐怖的景象上演了,严一睁大了自己的双眼,看着对方叼着刚刚从横路手里抢来的七星烟,眯缝着因烟雾腾起而被呛的有点流泪的双眼,一点点的,但是却非常坚定的将手中匕首刺入他的腹腔。


“哈,呼,呼~~!”疼痛,非常的疼,疼的严一眼泪都流了下来,他拼命的大口呼吸,可惜无论他们怎么用力,肺却如同被催眠了一般,一点也不膨胀。


冰冷的刀子越刺越深,严一甚至能感觉到刀子已经刺进了自己的肝脏,此刻他非常后悔,刚才如果顺从对方的话,说不定可以保住性命,而现在,他甚至连哪怕一点点的声音都无法发出。


力气开始迅速的流失,原本还用力的抓着对方手臂的胳膊现在只能无力的扶着对方,刚刚还勒在脖子上的大手,现在却成了阻止他瘫倒在地的依靠。


当对方终于将沾着血迹的匕首再次抽出来的时候,严一已经什么感觉不到了。




看着手下津津有味的抽着日本的香烟,孟麟鸿随手拣起刚才那个一曹掉在地上的半截烟,放在嘴里深深的吸了两口。


身边,那个一曹的身体仍然无规则的痉挛着,虽然这样的事情他经历的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到现在却仍然不能适应。


一个生命就这样没了,这不是一只蚊子,不是苍蝇,而是个同样有智慧,有感情的生命,这个人也有自己的家人,朋友,妻子,孩子,而他刚刚却被一把刀很随意的,非常随意的夺去了生命。


想到这里,孟麟鸿只觉得心里一阵烦恶,他重重的吸了两口烟,然后将剩下的再次扔回到地上,用他的军靴使劲的将烟头深深的碾进泥土里。


“妈的,这个烟怎么这么难抽?”小日本的烟让他很不适应,尤其其中添加的那种讨厌的香料,他现在需要一种抽起来完完全全是烟味的东西,要那种冲的如同狼牙棒在肺里来回出溜一般的烟草。


“是啊,小日本这个烟给娘们抽都嫌没劲。”听到他的话,屈俊杰接口道。


“恩,”听到他的话,孟麟鸿有意的转了个身,低头回答道,他其实有点怕屈俊杰,当然怕的并不是他的身手,他的技巧,而是他那种单纯的近乎无畏的思想。从第一次开始执行任务,屈俊杰就从来没有害怕过,无论是杀人,还是被追杀,他甚至从来没有看到过屈俊杰因为过度的刺激失眠。


这让在特种部队干了如此长时间的孟麟鸿奇怪到了极点,终于有一天,孟麟鸿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将这个疑问拐弯抹角的向屈俊杰提了出来。


“怕啥,只要知道他们是坏人就得了呗。”奇怪的看了孟麟鸿一眼,屈俊杰抽出他那把常用来杀人的匕首利索的切开罐头大口吃了起来。


“你就那么肯定他们是坏人?”看着屈俊杰狼吞虎咽的吃下罐头,孟麟鸿继续追问道。


“大队长不是说过吗?和中国人作对的都是坏人,俺爸俺妈,到现在还待在农村呢,五六十岁的人了,整天价的下地干活,一辈子没得罪过谁?和他们作对的不是坏人是啥?”屈俊杰只觉得队长这话问的特白痴。



看着眼前的屈俊杰,孟麟鸿又想起了这段对话,他不禁觉得自己实在太心软了。



“物竞天择,这句话不仅仅说的是植物,动物,对人也同样适用,无论你创造出多么出色的文明,只要你无法适应这个世界,那么你被淘汰将是必然的。我们军人在做什么?从小处说起,我们是在保家卫国,从大处说起,我们是为了避免我们中华民族被别的民族,被历史,被时间,被这个世界所淘汰。对于军人来说,情感只能表露给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国家。否则,对于敌人,除了子弹什么也不能给他们。


你自己想想,动物园里的大熊猫是喜欢待在笼子里呢,还是喜欢回到广袤大大自然里?而如果我们国家的军人都象你这么多愁善感的话,恐怕最后别的民族真的会成立个自然保护区来专门保护我们这些稀有的“中华民族”了。”军校同学丁文彦的话,此时如同报警器一般,在孟麟鸿的心底响起。


“妈的,死他妈的吧。”孟麟鸿也忽然觉得自己的思维有点可笑,踢了踢身边的那具尸体一脚,他大声对手下命令道:“全体都有了,带上俘虏,掩埋尸体,准备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