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过年

谁与我争风 收藏 4 30
导读:[原创]过年

周围沉闷的爆竹声是越来越频繁了,年的味道随之也逐渐的浓了。

随处可见喜庆的信息,网上,电视里,街道两旁的橱窗里。街道里的人们也都是一派生机盎然,欢笑着,忙碌着,三三两两的孩子们也在一旁凑着热闹,其实,心里都盼着属于自己的礼物。

我想到了自己小的时候,在三十的晚上就兴高采烈的把崭新的衣服提前整齐的摆放在床前,那颗亢奋的心美滋滋的砰砰乱跳,以至于晚上睡不着觉,母亲早把灯关了,可听着外面不停响起的爆竹怎么也闭不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父亲就起床了,带上提前备好的供品和冥币就到先辈们的坟上去祭拜了。由于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子,约过了半个时辰,母亲便第一个把我叫起来,打开大门,点燃爆竹,记得那时候很是幼小,那震耳欲聋的声音还没等来得及躲闪边炸开了,吓的不敢再去点燃第二个。母亲也为我担心就想了一个办法,用一跟长长的棍子夹着半支点燃的蜡烛去引爆竹,结果却照不着爆竹了。母亲和妹妹在床上笑的前俯后仰。妹妹的性格是和我截然不同的,胆大而又泼辣,一边嘲弄着我一边央求母亲要她起来,自告奋勇的去点燃爆竹。母亲不允许,说那样以后会是劳碌奔波的命。

燃过爆竹,就什么都可以做了。妹妹也早已穿好新衣服,母亲指示着我在神灵面前摆好供品,然后恭敬的把香点燃插在神龛里,跪下磕头,以乞求神灵护佑家人都在新的一年里幸福安康。

接着就要去为全家人下饺子,其实很简单,因为一切都是提前准备好了的,只需要到灶房里去烧火。锅里的水和馒头都是在头天晚上摆好的。据母亲说这一天最好是什么都不做,特别是女性。这或许是女人为家里传宗接代,功不可没的缘故吧。

一切都已就绪,把热好的馒头起出来,准备下饺子。这时父亲回来了,在下饺子的这段时间里还要再燃一次爆竹,这大多是由父亲来做的。

爆竹在院子里劈里啪啦的炸开了,满院都好比锅内的水一样,在瞬间沸腾开来。浓郁的火药味随着肆无忌惮飞溅起的爆竹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仿佛整个天空都飘满了这种欢庆的味道。这时的天才渐渐的见亮。

煮好饺子要先端给爷爷奶奶吃,还有族里的长辈们。我和妹妹每人端了了一份由一只大碗盛好的饺子,另一只手里拎上大馒头(那是一种比一般馒头要大出一两倍的馒头)和花馍,就出发了。按辈份一一的送出并说一些吉祥的话还要跪拜磕头,然后长辈们就会每人给一个用红纸包好了的压岁钱,这便算是拜年了。

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压岁钱是不一样的,男孩较多于女孩,还没等回到家我和妹妹都打开了红包,当然,我是多与妹妹的。回到家,妹妹便不高兴了,噘着嘴抗议着,母亲便会再拿出一些来偷偷的塞给妹妹,其实,过了一会在妹妹不注意的时候母亲还会给我一份依旧多于妹妹红包来,边塞给我边小声的告诉我不要声张。否则,她会收回的。

许多年过去了,我们如今都一个个长大了,家里的光景也一年年的好了起来,我和妹妹也都不再会再去追究谁的压岁前的多少了。现如今男孩女孩也都一样多了。那种孩童时的心情早已埋藏在心底,宝贵的尘封起来了。

一些人感觉年的味道也越发的淡了,时间上也短了,这也正是现代社会发展进步的结果,以前是不过初五是不出门的,但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了老习俗。社会在飞速的进步,而一些宝贵的民俗正在飞速的流失着。现在的年轻人对年的过法也似乎都有了不尽相同的新的选择,在上了年纪的长辈们看来那是一种与年格格不入的现象。

或许这种流失是势不可挡的,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新鲜血液和文化精髓,也正是现代的年轻人给年加入了新的元素,站在更高的一个点上,换一种角度去看,这又何不是一种民俗文化对现代生活的一种适应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