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二十二回 小挑花青楼卖俏 狗咬狗苏丙挨打

啊苏 收藏 0 57
导读:古阳风云 第二十二回 小挑花青楼卖俏 狗咬狗苏丙挨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马保林,奉日军司令官,藤永的命令,出城增援。对乱坟岗狂轰滥炸以后。派兵进去搜索。发现一个人躺在‘碑楼’后边。刚一近身,吕春茂拉响了手榴弹。轰!的一声,被炸得血肉横飞。

吴超,杨钱柜,走的不远。摘下帽子向东三掬躬,心说;吕春茂同志,安息吧!我们一定为你报仇。

回到驻地汇报了除奸经过,独立营将士无不为烈难过。为了打破,日伪军的隔离封锁,也为烈士报仇。营党委决定。下一行动目标是薛村炮楼。任务交给了侦察排。

却说薛村集上,薛记粮行门口,一字摆着五个大布萝,分别盛着小麦、玉子、黄豆、谷子和小米。管账先生从容不迫的点钞、写帐,口唱:某某谷子三斗。伙计故意挖得超出‘斛斗’用刮板顺斗沿刮平,故意端得高高的,谷子像珍珠流水似的钻进顾客布袋里。然后一只手把‘斛斗’举到空中晃几晃,滑几的玩个花样,念念有词:斗满称足,不坑不哄,价钱便宜,快来买罗!不少过往行人住足等观看。

饭时,顾客见稀进来两人问:先生,有小米吗?

管账先生忙着记账,头不抬的回答:有,您要多少?

不多,八石八斗。客人低声说。

管账先生一愣,放下毛笔说:大总生意得同掌柜谈。跟我来!领着客人,穿过、过屋走进后院

薛掌柜名叫薛兴来,二十多岁。精明强干,绸衣绸挂,地道的生意人。掀起竹帘迎接客人。

管账先生说:这是我们薛掌柜要多少你们谈吧! 我到柜上招乎.

进到屋里, 薛兴来同二人一一握过手说: 知道有人要来,在家等着,说吧,上级有啥指示?

吴超说:前几天执行任务,我们牺牲了一个很好的同志,都怪薛村炮楼。为了打破日伪的分块封锁,开辟东半县的抗日斗争,县委决定必须除掉它。

薛兴来说:那可不容易,炮楼建在桥头河堤上,上边架着好几挺机关枪,二十多条步枪。,周围尽是开阔地,易守难攻。枪声一响,城内援兵十几分钟就能赶到。凭咱们现在的武器恐怕啃不动。再说,及是费大力气除掉了。日本人又要重建,岂不劳民伤财。

吴超说:这家伙竖在这里,对我们来往过河威协很大。不除掉没法向河东发展,优其是苏丙,不给点颜色看看,不知道我军利害。这叫‘杀一儆百’。

薛兴来一听拍下大腿说:你不提他我倒忘了。狗日的‘吃家事’了。昨天遭到日本人一顿毒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正躺在床上生闷气呢哩!

噢!怎么回事?快说说。吴超、杨钱柜睁着大眼,敬听下文。

薛掌柜说,甭急,听在下慢慢道来:古阳县城有条‘翠花街’。妓女暗娼多存其间。上个月从洛阳来一‘名妓’,艺名‘小桃花’。风流俊俏,艳丽袭人,好色之徒,如蝇见蛆,围着嗡嗡转。苏丙,常去鬼混。

日军翻译官是个东北人。崇拜张作林父子,改名张作良。张家倒台后,加入日本国藉,同胞弟张作舜协同日本侵略军进占我县。张作舜成为一名日军高级特工人员。有时军衣,有时便装,仗着一口流利的华语,到处游荡,无恶不做。常到薛村敲诈勒索,调戏妇女,为非作歹。薛村属苏丙地盘,两狗争食,产生茅盾,因此埋下祸根。

花灯初放,翠花楼明如白昼。浓状艳抹,花枝招展的妓女,卷起门帘等嫖客。次等娼丽聚到门口浪哩浪气揽生意。

苏丙头发流油,身似绸棍,晃肩膀迈方步来到窑子院门口。

哎吆!苏排长,这些天把俺忘了吧!一个姑娘,拉手搂脖,套近乎。

苏哥哥!,十多天没来,急了吧。来,俺陪你,保准叫你尽兴。另一位小姐嗲声嗲气的说着,拉起另一只手欲走。

苏丙,微笑着说:公事忙!公事忙!摸摸这位脸,捏捏那个腿。甩开手进到院里叫:鸨妈!鸨妈!

老鸨慌的一摇三摆走出屋门,满脸堆笑说:哎吆!苏排长,这两天你不来可把桃花姑娘想死了,这不正等着,快点上楼吧!

小桃花居高临下看的真切, 站起身倚拦杆卖弄风情的对着嫖客来个‘飞吻’.

苏丙,咚咚佟登上楼梯说,我的宝贝,一日三秋啊!

小挑花眼似明月,含情脉脉的伸长白耦似的双臂圈住情郎脖子,细腻光滑的舌尖塞进口中。

苏丙,勾着头抱起小桃花,不即闩门,即进罗帷帐中。正是:润唇摩挲生欲火,极乐世界共缠绵。两个狗男女正在疯狂之时。

忽然两个日本兵,八格牙鲁!八格牙鲁!骂着冲进楼房,举起皮带对着兴奋的裸体,霹厉啪啦猛抽。

小桃花,哇!的一声尖叫,推下苏丙,棉被裹体打哆嗦。

苏丙,吓得魂不附体,敞身,跪倒地下磕头求饶,太君饶命!太君饶命!

张作舜随后进屋说道:你小子身为排长,竟敢擅离职守,寻欢作乐,今日落在我的手里还有啥说,给我揍!

两个日本大兵,抡起皮带披头代脑,只打的头破血流,方才住手。

苏丙,这才知道船在那弯,一股劲的认错:卑职有罪!卑职有罪!求太君放我一马。

张作舜,咬牙切齿的说:老子每次去薛村逍遣,你咯王八蛋竞敢,不买帐,指示手下人作埂,给老子难堪。

苏丙,赶紧说:在下再也不敢!在下在也不敢!只要放过在下,先送联票五十万。往后月月进贡。

张作舜达到目的,说:这次饶你,再惹老子要你狗命,抬脚一踹,磙吧!

苏丙爬起来,急忙蹬上裤子点头哈腰说:谢谢太君!谢谢太君!脸上淌血浑身灰土狼狈像难看极了。

啪!关上楼门,亚细,亚细。哈哈哈狂笑。

一朵残花败柳身不由己任其摧残。吱呀乱叫,呻咽哭泣,娼丽闻之无不心颤。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