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二十一回 以一挡百英雄汉 狂轰滥炸留后路

啊苏 收藏 0 25
导读:古阳风云 第二十一回 以一挡百英雄汉 狂轰滥炸留后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刘国汉,嚼着红果仁,品着花生香,鸣啦呜啦,满嘴喷粪。心中却说:你小子不要嘴硬,普天下没有不沾腥的狸猫。有朝一日,不让你败在柘榴裙下,没有盘缠回西京,磕头给我叫爷不姓刘。正在打着如意箅盘,冷不丁有人喊,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叫声,不好!扔掉花生伸向枪套。说是迟,那是快,吴超、吕春茂左、右卡住两条胳膊。奋力挣扎毫无用处。似被铁钳咬住一般。

吴超腾手徼下二十响,打开搬机对着脑窝说:不许喊叫,老老实实跟我走,敢捣蛋放倒这里,明年今日是你狗汉奸的祭期。

刘国汉,脑瓜冒出水珠,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说:老兄是哪路神仙?要钱好说!要钱好说!身上钱全归你,不够回家取。要多少给多少!要多少给多少!

杨钱柜,吕春茂毫不理会。麻利的把二人,捆梆起来。手枪往西一指说:走!一人押着一个俘虏,趟麦田向蟒诃堤急走。

正走着吕春茂一脚踩空,打个趔趄,一手按地,差点摔倒。不由的松开绳头。

闫同看出破绽,转身大叫:八路来了!八路来了!没命似的向北奔跑。

吴超抬手,啪,的一枪闫同裁个狗吃屎,拱几下,爬不起来。

顿时马桥炮楼响起枪声。吴超说:离得远,够不着。快走!从梧桐桥通过蟒河。


薛村炮楼上的苏排长,接到拜把子哥哥口信,予备一桌上好洒菜等着。忽然南边传来枪声,接着马桥机枪哒哒哒响了起来。刷、刷、刷登上炮楼顶,手搭凉棚,看见几条黑影押着一个人,向蟒河边窜动,似想过河。心想:莫非大哥有难?不即下楼,大声命令:刘班长!快带一班弟兄,向西南出击,把刘队长劫回来。自己扛起一挺“歪把子“嘎嘎嘎打枪助威。

刘国汉,体短肥胖走起来伴伴磕磕,跟跟呛伧迈着两条罗圈腿。浑身衣裳汉湿透,呼哧!呼哧!喘粗气。听到南北打枪,一咕碌躺到麦田里,翻白眼装死。故意托延时间,等侯救兵。

杨钱柜发狠的说:你们快走,我把这孬种毙到诃水里畏王八,省得拖累人。

看到黑洞洞的枪口,狗汉奸说:别…别开枪。我走!我能走!

蹬上蟒河堤,冲过木板桥。向西一阵猛跑,横穿沁孟公路,进入一片坟包。刚想停下来喘口气。刷、刷、刷东北方向传来响声。定眼细瞅十多条黑影冲来。

刘国汉,知道救兵到了,站起声大叫:我在这里,快来救----一句话没说完。对面啪啪啪一排枪打过来,子弹穿胸而过。狗汉奸没想到,临终死在自已人手里。

立刻枪声大作,双方互相射击。枪声一停,皇协军大喊:你们被包围了,乖乖投降吧!过来这边吃香的喝辣的,可比穷八路强的多。

杨钱柜破嗓子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们是来收拾铁杆汉奸的。不知你们是谁的部下,是朋友不要多管闲事,给自己留条后路。胆敢挡住去路,我‘王加和’认得你们,子弹不可不认得你们。(杨钱柜点子多,一句话把脏栽到孬种头上,及解眼前之围。又给顽军埋下祸根。事过不久,刘国汉老婆顾凶报仇,张伯华的干将王加和,差点丧命)

敌人沉默一小会,仗着人多,边打枪弯腰弓背发起攻击。

子弹啾啾扑扑离身不远。吴超说:不能耽搁,互相掩护,迅速摆脱敌人。

杨钱柜扔出一枚手榴弹,轰的一响,炸起一团尘土。他们猫着腰向西转移。正跑着吕春茂,哎吆!一声跌倒。吴超,杨钱柜不由分说,架起胳膊跑到一个特大的坟包停下来。细瞅鲜血顺腿流到脚上。撕下布衫迅速把伤口包扎结实。

皇协军敖敖叫着紧追不放。杨钱柜扔过两个手榴弹,敌人方才爬下射击。吴超说:杨钱柜同志,我在这里顶住敌人,命令你背起吕春茂快撤。

不!我把这些王八蛋引开你们走。杨钱柜说罢磙向右边另一个坟头。

吕春茂猛的坐直身子说:排长,谁也别别争了,你们快走吧!晚了都得死在这,为了革命胜利,我把狗日的皇协军钉死在这乱坟岗。不等吴超回话,就地十八磙,来到左边碑楼边,啪、啪、打两枪。磙到另坟包、啪、啪又打两枪。

皇协军立即把枪口对着这两个地方乱扫一气。


枪声一阵紧过一阵,惊动了日伪军,侵略者坐卧不安。翻译官拿起电话摇摇对着耳机喂、喂,你的苏排长吗?哪里打枪,为什么打枪?

耳机里说:半小时前刘国汉队长,捎来口信来这过夜,冷不丁打起枪来,炮楼上观察好像有人却持刘队长向西过河逃窜。卑职立即派刘班长带队追赶。想必劫住,土八路打起来了。

翻译官说:太君,可能是土八路的抓走刘国汉,被苏排长派兵追赶。在城北劫住,打得正热火,你看是否派兵增援?

藤永,说:增援大大的!抓住土八路撕喇!撕喇的!

夺过电话机猛摇一阵,对着耳机嗥叫:你的,马保林火速带兵出城增援,救回刘队长,抓住土八路,功劳大大的!

马保林不敢怠慢。亲带一中队皇协军出城增援。大队人马来到毛庄东北北,往西一看。邹起了眉头。

刘班长摸到跟前说:报告马团长,几个不明身份的家伙,自称‘王加和’打死刘队长,藏进乱坟岗。卑职奉苏排长命令正在围捕。

马保林问:他们有多少人?敢来老虎脖上挠痒。

刘班长心想,说少了,显我无能。答道;报告团长,看到十多个人影,大约一个班吧。

马保林举目远看;只见,坟头起伏,石碑林立。魔影摇拽,风声鹤唳。一片黑漆,虚实难予。心中不由打一寒战,心想;‘王加和’可是张伯华的干将,给他留条活路,是给自已留条后路。有朝一日见到张伯华好作交待。故意托延时间,即不包围也不追赶。下令:机关枪、小钢炮给我很打,炸死这些不伯死的王八蛋。

立时,机关枪,嘎、嘎、嘎,小钢炮,轰嗵!轰嗵!电闪雷鸣,飞砂走石。千年睡鬼成为替罪羊。

闹腾好一阵,不见反映。皇协军,畏畏缩缩进入坟地搜索。发现大碑楼后边躺着一人。忽的爬到地下咋唬,缴枪不杀!我看你他娘的往哪跑。瞅着好一会不见动弹,以为被炸死,上前欲看究竟,伸手欲摸,轰!的一声巨响。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