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那!!!!美国竟然是社会主义国家!!!!

254809723 收藏 4 83
导读:天那!!!!美国竟然是社会主义国家!!!!

现在大多数的发达国家实际上采用的是改良社会主义。这个名词好象在共产主义主义宣言后不久就出现了,因为一些学者同意共产主义的思想却不同意暴力革命,所以提出一种折衷。美国还不是太明显,北欧的一些国家更彻底一些。

70多年前,也就是1932年美国经济大萧条,经济全盘崩溃!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衣食无着,饥寒交迫,残不忍睹,贫困、失业、失望、无助、饥饿笼罩着美利坚合众国。人民渴望着新的制度降临美国,彻底改变资本主义制度给美国人民带来的灾害,于是人民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新兴的社会主义苏联。

苏联是在列宁领导下建立的第一个社会主义,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可是在当时(上个世纪30年代)的美国地图上,只是一片空白,不加任何标志,主张民主言论自由的美国是不允许提到苏联的,甚至连学校也是如此,老师不能提到苏联,学生不能问有关苏联的问题,每天上学,美国学生要向美国国旗表衷心。

处于饥饿、失业、贫困的美国人民愤怒了,在知识分子和高层人士的号召带动下,农民起义、工人暴动,各个阶层发出了怒吼,愤怒声讨资本主义制度给美国人民带来的灾难,人人心向苏联社会主义美好制度。许多人认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美国,芒福德表示“如果我投票的话,我就投共产党的,只有共产主义才一心以拯救文明为已任”。威尔逊极力主张:“俄国是世界上道德的顶峰,那里是一片光明,永存不灭。”威廉艾伦把苏联称为“世界上最令人感兴趣的地方。”每月新书俱乐部把《新俄罗斯》介绍给美国读者,认为俄国社会状况井然有序 —— “那些瞧不上眼的俄国佬真了不起,啊!国内的人人有工做,想一想多好。”埃尔默戴维斯说:“为利润而生产的制度(资本主义)已经失灵了。明尼苏达州州长直截了当地对华盛顿官员说:“俺们州正在招募警卫队员,谁要不是共产党,就不收”

就是在这个时期,美国人民对民选制度失望和痛恨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对学生们说:极权主义制度培养出来的人,比民选制度培养出来的更聪明、更坚强、更勇敢。堪萨斯州长声称:宁可让专制独裁者用铁腕统治,也不能让国家瘫痪下来。纽约州众议员小汉密尔顿菲什说:如果我们不能在现制度下实行独裁,人民就要改革这个制度。

就是在这个时候,在痛恨民选制度向往权威制度的大萧条时代,人民对美国总统的选举产生了不信任感,认为再选任何总统,也无济于事,只不过是把胡佛总统再换一个名字而已。在资本主义社会制度面临崩溃的情况下,罗斯福在人民不信任的眼光注视中,经过一波三折的选举终于闪亮登场,在美国人民渴望专制的呼声中,国会自觉自愿授予了总统空前的权力,罗斯福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他可以干涉控制全美经济,凌驾一切,连希特勒也不过如此。

罗斯福总统在美国人民的期待中开始了他的新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的百日新政改革内容中包含了许多社会主义因素,如国家控制经济、包括对商品的定价,工人工资规定、政府救济事业、建立复兴总署等等,不知道罗斯福当时说过没有不要争论什么“姓资姓社”问题,反正每项改革都遇到了少数极右派的攻击,如马萨诸塞州参议员罗伯特卢斯说:“这就是社会主义那一套!”工商界攻击复兴总署是“偷偷摸摸搞社会主义”。

结局大家都清楚,罗斯福包含社会主义因素的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功,美国终于摆脱了经济大萧条,开始逐渐复苏。正如雷莫利说:是罗斯福挽救了资本主义!是罗斯福建立了最初的具有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从那后的美国政府都可以对自由的市场经济加以约束和引导,而中国的改革开放,又是包含资本主义因素的改革使DXP挽救了社会主义!

但是现在的美国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可能在走向“社会主义”。但请注意,我的意思是打引号的“社会主义”。而且那不是我的发明,是弗里德曼说的。您也知道,他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货币主义经济学泰斗,大市场小政府理论的鼻祖,在20世纪80年代里根—撒切尔时代倡导自由市场经济的“偶像”。去年冬天,布什、戈尔为入主白宫争持不下的时候,有一位记者采访他,问他对美国经济和前途的看法。这位88岁高龄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大师语出惊人,愤然说道:无论布什还是戈尔入主白宫,“美国都会溜向社会主义”,区别只不过是,如果布什掌权,可能溜得慢一点,戈尔掌权,可能溜得快一点。

他的理由很简单:就因为他们两人都要增加而不是减少政府开支。他说,现在的政府比50年前他开始写作时更大,政府的开支占国民收入的比重也更大,推行的法规也更多。单纯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统计,一些西方国家过去20年间政府开支占国民收入比重是减少的,如美国从80年代初期的33%以上减少到现在的29.9%,但是,弗里德曼认为,这种统计没有包括政府法令规定的开支。例如,政府下令每个人都必须在自己的汽车里装上一个反污染装置,政府虽然没有把这笔钱收上去再支出,但每个人都必须按政府法令的规定支出,其性质与政府支出是相同的。弗里德曼估计,这部分支出大概要占国民收入的10%左右。这一部分与前一部分加起来,就占了国民收入的40%左右。他还认为,由于政府开支相当大一部分属于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支出,一旦列支,就只会不断增加,很难减少。所以他认为情况只会越来越“恶化”,也就是他所说的越来越“溜向社会主义”。

我想起199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的时候,《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文章,题为《卡尔.马克思无形的手》。作者是“美国事业研究所”研究员詹姆斯.格拉斯曼。他写道,“不错,马克思主义——在苏联、阿尔巴尼亚和一些东方国家实行的那种马克思主义——确已不复存在了,但是,马克思的影响力依旧相当大。事实上,包括我们自己的政治制度在内的世界各国的政治制度都是极其恭维马克思的。”他举例说,《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征收高额累进所得税,“也就是美国今天实行的这种所得税”。他还说,马克思的思想在集体主义和国家控制这方面的影响最大,也最不为人们所注意。一个证据是,直到不久前,人们还确信由政府管理的养老金制度——称为“社会保障”制度—— 应该为所有美国人提供退休金;“马克思的影响依然存在的另一个例证是认为政府应当——通过税收、规章和补贴——掌握经济决策的看法,在欧洲,特别是在亚洲,此类政策大行其道”。把格拉斯曼的这些话同弗里德曼的话联系起来看,不是很有意思吗?

如果资本家赚的钱将近一半、甚至一多半都得交出去,进行“第二次分配”;国民收入中的一半甚至一半以上的支出,都得由政府支配,那还是完全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吗?西方常常给人一些错觉,似乎他们的“新经济”呀,“知识经济”呀,都是由于强化私有制和自由市场经济和削弱政府干预的结果,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我认为,从根本上说,是西方国家产业革命后两百多年科学技术和管理技术积累、发展的果实,特别是包括脑力和体力劳动者在内的劳动阶级物质生产能量和社会推进能量积累、发展的必然结果。劳动阶级物质生产能量和社会推进能量的空前增长,是促使他们的社会出现弗里德曼说的那个“溜向社会主义”趋势的根本因素。如今,美国也像其他西方国家一样,劳动过程和劳动阶级知识化程度越来越高,他们的劳动条件、生活条件、教育条件和社会保障条件,必须不断得到改善,否则就不可能在生产过程中从他们身上获得高的劳动生产率,选举时就得不到他们的选票。这就是劳动阶级物质生产能量和社会推进能量增强的直接表现。这个趋势继续不断地发展下去,西方社会就有可能“和平演变”到社会主义。

按马克思的意思,社会历史的发展,包括发展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也就是说,历史发展到了某种“火候”,就必然出现某种结局。谁也挡不住的。所谓“火候”,最根本、最关键的还是劳动阶级物质生产能量和社会推进能量成长的“火候”。事实上,美国劳动阶级物质生产能量和社会推进能量的成长不但推动着美国的经济和政治体制发生变化,而且还推动着美国人的价值观也在发生变化。

例如,有一位叫做迪安.罗素的先生,是资本主义制度和价值观的坚决的卫道士,眼见美国人的“个人主义精神”和“自由精神”越来越消退,十分焦急地写道:“没有一个单独的个人对那种个人主义精神的消蚀负有责任。没有一个政党应受责备。人民和选举或任命的领导人同样负有责任。正是我们人民,看来忘记了自由和责任是不可分割的。正是我们人民抛弃了《独立宣言》、《宪法》和《权利法案》提出的政府观念。”他还说:“总之,我们似乎很少有人希望政府远离我们的个人事务和责任。我们许多人似乎喜欢各种政府保障的和强制性的 ‘安全’。我们说我们需要个人自由,但我们要求政府提供住房,政府进行物价控制,政府保障就业和工资。我们自夸是负责任的人,但我们投票选举那些许诺让我们享有特权、政府退休金、政府补贴和政府供电的候选人。……我们许多人现在盼望政府来保障安全,我们许多人不再愿意为我们自己的福利承担个人的责任。然而不承担个人责任就不可能有个人自由。”把这些话同弗里德曼的说法联系起来看,也是很有趣的。从中还可看出,这位罗素先生作为激进的资本主义卫道士,眼见资本主义私有制度和价值观念受到威胁,痛心疾首的心情溢于言表,以致把要求政府承担社会保障责任的美国人几乎描绘成企图过不劳而获日子的懒汉模样。实际上,我看一般美国人都还是很勤奋的。他们要求政府承担社会保障责任,是有充分的正当理由的。我想,其中最主要之点是,随着生产社会化、知识化和全球化程度越高,资本主义私有经济制度必然带来的经济波动问题、教育和环境等等问题,必然会造成越来越大的社会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要求政府更多地承担社会保障责任,为什么就要受到指责呢?一个重要原因,可能就是因为这种要求反映弗里德曼说的那种“溜向社会主义”的趋势,或者说,也反映了格拉斯曼说的“马克思的影响”。

这么说来,《现代世界体系》作者沃勒斯坦预测2050年左右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崩溃的时刻,我觉得,从历史发展的根本规律和必然趋势来看,沃勒斯坦预言的那个结局肯定会出现。但究竟在什么时刻出现,很难做确切的预报。因为决定社会和政治“天气”的“气流”运动比决定自然天气的气流运动复杂千万倍,用恩格斯的话来说,那是无数个平行四边形的合力,最后形成一个总的合力,才造成一个历史的结局。既然天气预报现在都还不能做到绝对准确,怎能期待社会科学现在就能对社会历史进程做出那么确切的预报呢?

诺贝尔奖经济学家傅利曼日前接受国际先驱论坛报专访时表示:“忧心美国转变为社会主义国家,对私人企业及自由市场的讨论相当多,但政府的角色却日渐坐大,与我在五十年前开始提出自由经济理论时相较,政府大量支出国家岁入,并施行更多的管制"。

现代人的知识更发达,对自然经济中的问题看的更加深入,其中也有政治因素。美国的政策确实引入了计划经济的利处,但和计划经济有本质不同,应更多的看为政府的资本投入。共产主义的提出并在很多国家掌握政权刺激了纯粹的资本主义,使之也被迫接纳了共产主义的好的东西,不能不说是共产主义某种形式上的胜利!

最后共产主义的计划经济和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有机的融合在了一起,全球人民都将进入社会主义的大门!!!!!!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