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野劲旅--12军 12军优秀网文 追崇赵崇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4/


释文: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八集团军第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步兵第三营少校营长赵宗德同志遗像烈士赵宗德同志略史纪念

宗德原籍河南省商城县,年廿五岁(疑为虚岁),农业出身,于一九三二(年)入伍,为国捐躯,努力与(于)革命事业,忠诚勇敢,屡凑(奏)奇功。执行命令,贯彻领导,部下素(肃)仰。七七事变后奉令参加华北抗战。原平战斗,奇袭阳明堡敌飞机场,焚毁敌机二十四架,毙敌数百。零时与寇军肉搏数次,卫国殉身,效命疆场。这种壮烈牺牲精神伟大,重于泰山。烈士精神不死,奠定全民抗战胜利信心感动,全球人士赞扬,兴奋全国军民,可泣可歌。七七纪念周追悼宗德烈士,踏着血迹前进,为解放中华民族而奋斗到底。

(注:释文标点为编者所加)

夜袭阳明堡机场,在我抗战史上可谓威 名赫赫!与之相比,我们寻觅的这位英雄,倒显得名不见经传。然而,正是这位赵崇德,确是夜袭阳明堡时牺牲的我军最高级别的指挥员,也是惟一留下照片的烈士。于是,这张普通的标准照,成了我们寻找这段战史陈迹的起点。

细节构成历史,英雄不是神话,而是一个个具体的人以血为墨,书写了人民军队的磅礴史诗。寻找赵崇德,追崇的是被时光尘烟遮掩的英雄足迹,追崇的是英雄传奇折射的壮丽人生。


★代县觅踪——英雄的足迹

寒风凛冽中,行至代县。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



70年后的代县县城街景。 摄影/陈 剑

座充满魅力的小城。行色匆匆,我们来不及仔细品味,只是走马观花,却已流连忘返。这里曾是胡汉交融之地,儒释文化都有很深的积淀,尤以要塞风骨撼人心魄。那情趣盎然的饮食文化,工艺精巧的建筑风格,多姿多彩的民间艺术,使我们再次发出“地上看山西”的感叹。

而真正触动我们的,还是此地千年要塞积淀的“兵气”,以及那烙刻在这片土地深处的历史风霜和刚烈气质。代县地势险要,南部山区属五台山脉,北部属恒山山系,雁门关居于其间,北踞塞外高原,南屏忻定盆地,素以关山雄固、军事要冲而闻名于世。唐代诗人李贺曾在此地留下名诗《雁门太守行》:“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何其慷慨,仍在回响,好似英雄传奇的注解。作为古长城关隘第一州,此地古来战事不休,有史



在夜袭阳明堡战斗遗址附近,京原铁路横穿而过。 当年的日军机场已经成为农田,只有纪念碑明确昭示着那段历史。


80岁的刘兰焕大娘如数家珍,把老伴说了一辈子的故事讲给我们听。


82岁的高恩林老人笑说一个个同辈人先他而去,自己倒成了最权威的“夜袭”见证人。


87岁的刘根全老人断断续续说当年,记忆藏于脑海深处。

书记载的大小战争就达1700余次,尤以抗日战争中的数次激战使人们记忆犹新。响彻千年的战鼓,现在只留下处处历史陈迹,供后人凭吊和追念。

一路追访,感受这片土地的深厚与壮烈。在鹿蹄涧村的杨忠武祠,杨家将精忠报国的故事处处流传。登临位于县城十字街心的边靖楼,北望雁门,南俯滹沱,豪情顿生——“威镇三关”不是虚张声势的口号,而是中华英雄忠烈英勇精神的写真。

迟迟未曾寻到赵崇德的身影,但自信我们并没有绕远。在这遍布古今英雄足迹的土地上,一定有赵崇德踏过的痕迹——那个年轻的八路军指挥员,从这条路上穿过,奔向前线,英勇赴死。

★阳明堡钩沉——赵崇德是谁

自县城一路往南8公里,即至阳明堡,我们已触摸到赵崇德生命的最后里程。采访车下了国道,沿着狭窄的乡村土路开进小茹海村。村里房屋错落有致,具有典型的晋地建筑风格。几家的院子里架着自制的电视接收天线,家家窗户上都贴着窗花,有残褪的红色的痕迹,当是去年春节留下的喜气。村口处,几个村民围着一堆炭火闲散地聊天,好奇地打量着我们。

70年前那1个小时的激战,仍在这个距战斗遗址最近的村庄里世代流传,但能提供细节的人却很少了。87岁的刘根全老人记忆已经衰退,我们百般启发,他也只是记得当年八路军在家里住过,他曾被日军抓过壮丁,也曾给八路军送过粮。和刘大爷相反,82岁的高恩林老人的思维非常清晰。“那时我还小,但还记得日本人的飞机刚来时,像一群黑压压的马蜂一样,村里人都吓得到处跑,有人还掉进河里淹死了。日本人三天两头来村里抢东西,乡亲们恨透了。八路军烧机场那天,枪炮声震天响,我们躲在家里,谁敢出门啊!”80岁的刘兰焕大娘的老伴李九卯是个木匠,战斗打响时,才14岁。刘大娘说,老伴家里那时住满了八路军,他们去烧机场时,九卯也跟着很多村民前去支援。这些旧事,刘大娘说她听老伴讲了一辈子。直到去年去世前,李九卯还经常讲起当年战斗的场景,“火光冲天啊,枪炮声把人的耳朵都要震聋!”我们需要借助“翻译”才能听懂大娘的方言,但有一句话我们听得清楚:“我儿子和孙子都是当兵的,孙子就和你一样高!”说着,她笑着指了指和我们一起采访的董海军干事。

那场战斗的记忆还以各种形式在这个村里存活着,但是,没人知道“赵崇德”这个名字,更没有人见过他。或许,他们曾经见过他,只是他们不认为这个青年军人和别的将士有什么不同。在他们眼里,赵崇德就是八路军,咱们自己人。仅此而已。

采访车驶进一片农田,路口的牌匾提示我们,这里是“代县农业综合开发工程阳明堡项目区”。土路两侧是成片的农田,间或看见几棵未曾收获的玉米秆随风摇曳。土壤不肥,泛着显眼的白渍。顿时想到,这里地势低洼,形成盐碱,土质贫瘠至此,治理的难度可以想见。而此地,正是当年的日军机场遗址。据说,这个机场是日军从军阀阎锡山手里夺来的。当年的日军侵华空军基地,现在正在被改造成良田沃土。70年沧海桑田,只有眼前这座20多米的纪念碑,在一片辽阔大地上默然矗立,像是对英雄的致敬,对历史的铭刻。

70年前那个黑夜,就是在这里,3营长赵崇德在与敌人肉搏中,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3岁。

★商城寻根——根在大别山

颇费了一番周折,我们委托朋友终于查到赵崇德确切的出生地——河南商城伏山乡新塘湾(现属伏山乡七里山村)。商城县位于大别山北麓,当年曾有8万多子弟为革命捐躯,著名歌曲《八月桂花遍地开》就是从这里响起而久唱不衰。

地处大别山的最高峰——金岗台脚下,七里山村山水锦绣,风光怡人。即使是满眼萧瑟的冬日,仍然依稀可见秀美的景象。

据悉,现在的村民已大多不知道夜袭阳明堡战斗,对于他们,70年前的战事似乎太遥远了。赵崇德这一宗系在村里已经没有亲属,但连小孩子都知道村里曾经出了个八路军营长,在抗日战场上烧了好多敌人的飞机。在赵崇德出生的这片土地上,仍有他的故事在乡亲中口耳相传。少年赵崇德的形象也渐渐清晰起来:1914年,赵崇德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学名



1914年,赵崇德就是在这个村出生的。

开奎,又名宗德,兄弟姊妹5人,崇德行四。崇德自幼秉性刚强,聪颖灵巧,8岁入学,课余喜欢习武练艺。父母相继去世后,崇德辍学,与兄妹相依为命,靠给地主放牛、种地为生。1929年商城起义后,崇德入区少先队,任小队长,1930年,崇德带领少先队员帮助红军家属插秧,突遭地方民团一个班包围。崇德机智过人,带领众人突围,一时传为佳话。崇德被正式编入红四军10师28团当战士后,随军转战大别山区数十县,因作战勇敢立下战功,不久被调入师特务队任班长。次年,在花山寨阻击战中,崇德班再立战功。1932年,崇德随军进入川陕,次年入党。到牺牲前,崇德已身经百战。崇德带兵机智果敢,身先士卒,并以夜间作战和近战见长,他率领的营曾被授予“以一胜百”锦旗。阳明堡之役前,崇德把仅有的3元法币交给党组织,说:“不要让敌人得了!”1938年,赵崇德被追授“好干部”称号。彭德怀元帅曾在回忆录里赞道,崇德“忠肝赤胆,与日月争光”。




95岁的孔庆德将军。

孔庆德, 夜袭阳明堡机场战斗惟一健在者,1912年出生于山东曲阜, 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夜袭阳明堡机场时任769团一营营长。建国后曾任河南军区副司令员,中南军区炮兵代司令员。1955年起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中共湖北省委书记。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孔老将军说:夜袭阳明堡机场时,我是769团1营长,赵崇德是3营长。我还记得赵崇德个头不高,但很结实,古铜色的皮肤油光发亮,一打起仗来就不要命。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说我无能可以,别说我怕死!”那一仗赵崇德牺牲后,我们都很悲痛,直叹息损失了一位很能打仗的干部。(周洲、周凤仪供稿)

★苏北续脉——精神在传承

70年来,赵崇德所在的部队转战南北,屡建功勋,英雄的血脉由战火硝烟中传承至和平年代。今天,赵崇德的精神仍激励着驻苏北某部官兵,英雄的事迹依然在激励着一代代官兵。在猎猎的军旗方阵中,“夜战模范赵崇德营”的旗帜格外鲜艳。新一代青年官兵发出铮铮誓言:铁心跟党,敢打必胜;勇挑重担,百折不挠;团结一心,无私奉献! 近年,他们发扬擅长夜战的传统,积极探索信息化条件下夜训、夜战新路,打造拳头部队,连续10年被评为 “军事训练一级单位”。

赵崇德的身影并没远去,70年来,他的青春之光一直照耀着后来者。英雄的魂魄永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