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车开足马力奔驰,刘云抬起头向外面看了看,两旁的建筑物、花草树木、人等在飞快的倒退,发了一阵呆又觉得挺枯燥的,干脆闭着眼睛休息起来。


渐渐的,刘云感觉到汽车在慢慢的减速,但是这时一阵强烈的睡意反而涌了上来。没多久“嘎”的一声完全停下来了。


新兵们叽叽喳喳的一个接一个跳下汽车,刘云正在迷糊间突然感觉有人在拉扯自己,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一个车里的同伴,叫什么已经忘记了,好像姓黄。


姓黄的新兵笑着说道:“哥们!该下车啦!”刘云揉揉稀松的眼睛,打了一个哈欠,说道:“谢谢啦!”伸伸懒腰“啪”的一声跳下车,那个姓黄的新兵在后面嘀咕一声:“好高呀!”


当了一个礼拜的新兵后,训练场上的那些东西并不能难倒刘云,躁动不安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了,不但如此还不时帮着班长做些小事情。


“我站在咧咧风中……”正走着走着刘云突然听到细小的争吵声,这是怎么回事?在打开水的地方有几个老兵正在找新兵要烟抽。那个新兵正是曾经在车上叫醒自己的小黄。


刘云皱着眉头给小黄打了一个招呼,而小黄看到刘云简直就像看到救星,“刘云,你来啦!”小黄一边热情地喊着,一边向刘云跑过来。


小黄正在得意的时候,冷不防一支大手猛地按住了他的胸口。


“你们要干什么?要抢人家的东西吗?”小黄拉下脸说道。


抢东西?刘云的脸顿时也拉下来了。


“瞧你那么着急干什么?让你给一根烟吃又不是杀了他,这年头没见过这么小气的。”一个矮个子老兵看了看小黄,一脸的不满。


小黄几乎要跳起来,叫道:“昨天也是这样,今天咋还是这样?还让不让人活啦?我身上又不长烟!”


几个老兵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谁让小黄第一次出手那么大放?其中一个兵笑着说道:“你先给咱们解解馋,以后咱们再请你!哥儿几个保证说话算话!”


“那可不行!”刘云冷冷的拒绝了,打完了开水对小黄说道:“小黄,咱们走!”小黄慌忙跟上刘云高大的背影。


几个老兵皱着眉头互相看了一眼,快步走到刘云的前面,其中身材横着长的健壮老兵抬头看了看刘云高大的身材,不悦的问道:“一个新兵蛋子也知道多管闲事?”


“嘿!”刘云放下开水瓶,嚣张起来,“这件事情我还真是管定了!”没当兵之前就知道老兵会欺负新兵,可也没见过这么无理霸道的!瞧他们那样,复员了肯定当黑社会!


“走啦!”为首的老兵息事宁人,拉住那个身体横长的同伴,说道:“算啦!走吧!别让人家笑话啦!”


身体横着长的老兵狠狠地瞪了刘云一眼,满肚子的怨气的转身离去。


见到老兵们转身离去,刘云也低头弯腰取开水瓶准备离开,猛然间小黄一声惊呼:“小心!”一股大力传来,刘云的肩膀被重重的踹了一脚。


“哎哟!”刘云一声痛呼,摔了一个四仰八叉。


“你们要干什么?”小黄惊呼起来,人也不住的往后退。


老兵们没有再继续“干什么”,横着长的老兵收起脚不屑的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走得太早了吧?!”冷不防刘云的身后在老兵们的身后响起。


一个老兵正要转身说话,“通”的一声,后脑勺飞快的挨了一记拳头,这一记拳头很重,那老兵居然摇摇晃晃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来呀!”刘云向后跳开摆了一个姿势,挥舞着拳头挑衅地说道:“反正这儿也没人,咱们好好练练。”


一个为首的老兵冷笑起来,片刻后又赞许的点点头,说道:“哥们!有种!不过待会儿你可别哭鼻子,也不准去告状!不然算不得男人!”


横着长的老兵蹿了上来,吼道:“还跟他啰嗦什么?修理他!”话音刚落,刘云一记凌厉的旋风腿踢在那个横着长的老兵胸口上。


“哎哟!”横着长老兵甩出去五、六米,躺在地上直哼哼居然暂时站不起来了。


为首的老兵的笑脸立刻没有了,三下五除二脱下了上身军装,又对一个小个子老兵说道:“根子,你去放哨。”


“哨兵”离开后,为首的老兵甩了甩胳膊,结实的肌肉非常有形,问道:“哥们!以前练过?”


刘云叱牙回答道:“我是体校专招的!”


“原来如此!”为首的老兵点点头,突然间大腿向刘云猛烈的扫过来。


“嗨!”刘云也不甘示弱的向老兵飞起一脚还击。


老兵一瞬间看到刘云依样画葫芦,顿时大惊失色,这个家伙要仗着体大膘肥和自己拼本钱!“通!”“通!”连续两声闷响,老兵的脚先踢到刘云,但刘云只是摔在地上,而刘云的那一脚却将老兵提出三、四米远。


“你们还有谁愿意来?”刘云又嚣张起来,对着剩下的几个老兵喊道:“一起来我也不在乎!”


老兵艰难的坐到地上,喘了几口气,说道:“大家一齐上,这里人来人往的,快点摆平他了走人。”


一辆高级小轿车缓缓的从打水房前面滑过,车内的司机一侧头,看到有兵在打架,摇摇头身边一个满脸横肉的军官说道:“这些小兵居然在打架?!军纪居然如此之差?!”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也没有人来管管!”


汽车没有停下,还在缓缓前进。


进入军营的高级汽车非富既贵,几个老兵看到一辆汽车“滑”过来,顿时一阵紧张,但是汽车并没有停下来,一直到汽车没了踪影一干兵们这才放下心来。


一个老兵“狞笑”着说道:“看来老天爷也不帮你,放心!咱哥儿们几个不会下重手,只让你长点记性就可以了!”


满脸横肉的突然对着司机说道:“倒回去看看,好久没看到猴崽子们打架了。”


刘云被两个老兵一左一右擒住了手臂,正前面一个老兵大吼一声,飞起一脚向刘云的胸口踢来。


“我操!”刘云也不甘示弱的向正面那老兵一脚踢过去,“哎哟!”老兵的腿没有刘云长,刘云重重一脚踹在那老兵的喉咙下方,而老兵的那一腿却只是在刘云肚子上“印”了一个脚板印而已,不仅如此,老兵还因为收不住身体而滑到了刘云的身体下面。


“汽车又回来了!”一个老兵慌忙尖叫起来,并且立刻准备逃跑。


其他老兵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全体发呆。


趁着机会,刘云猛地发力,将擒住自己的两个老兵往怀里一撞,“哎哟!”两个老兵几乎同时痛呼起来,刘云趁机脱离老兵的擒拿手。


“你们继续!”满脸横肉的军官将窗户摇了下来,笑着说道:“我只是一个局外人,看看而已!没别的意思!”


老兵们看不到满脸横肉军官的军衔,互相对视了一眼,以为满脸横肉真的是局外人,一个老兵还在嘴硬,骂道:“滚远一点!不然待会儿砸了你的车!”


被刘云“放到”了三个老兵,剩下的四个老兵一起向刘云逼过来。


若是论实战经验老兵们要强多了,但是刘云却是胜在本钱雄厚,被老兵打中打一拳挨一下就过去了,但是刘云的重拳一旦击中老兵,老兵就几乎爬不起来。


“嘶啦”一声,刘云的军装从后领口处被一个老兵大力撤下一大块,结实的肌肉就像不安分的小老鼠一样来回乱窜。


“好哇!”军装被撕破即使是回去了也没有办法交待了,刘云咆哮起来,挨了两拳奋力抓住一个老兵,“哗啦”一声也将那老兵的军装大力扯烂。


看到这里满脸横肉的军官笑了起来,脸上的横肉就像癞子蛤蟆做跳跃运动一样难看。


“哟!”对身边的司机说道:“你瞧见我看到了啥?一个新兵蛋子居然在教训一群老兵,这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死!咱们部队还真是人才辈出呀!哈哈哈!”


司机立刻着急起来,掏出手机就要汇报,一边拨号码一边辩解着说道:“估计是这些兵们在搞秘密训练,要不十个新兵也被老兵们修理得趴下。”


那边,刘云的眼角、嘴唇都已经被老兵们揍出了血,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至于那个新兵小黄则早就躲在角落里,浑身上下颤栗着发抖。


“来呀!”刘云咆哮起来,向一个老兵猛地扑去,老兵不敢正面和刘云较量慌忙后退两步,而其他三个老兵则立刻趁着机会在刘云的身后、两侧偷袭。


“哎哟!”刘云又挨了一脚、两记拳头。如此循环,老兵们虽然不敢进刘云的身,但是却让刘云却连连吃亏,特别是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挨了一拳,简直让自己抬不起胳膊。


“经验比较差呀!”满脸横肉的军官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吸了起来。那边,司机急匆匆的说道:“……快过来,对!我是小马……,对!这里……”


终于,刘云彻底发怒了!再次猛地向前面的老兵扑过去,但是脚步刚刚跨出去的一瞬间却又突然折返,“老子抓到你了!”刘云猛地抓住了左侧踢过来的一支大脚,“啊!”的大吼一声,猛地发力将其倒摔在地上,一阵轻微的“咯吱”声从那个老兵的膝盖处传来。


“吼!”老兵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叫声,叫了一半却又突然没了声音,彻底昏迷过去了。


满脸横肉的军官立刻皱着眉头对身边的司机说道:“快打急救电话,有人骨折了。”


剩下的三个老兵即使是再傻,也知道今天不可能从眼前这个大个子手里讨了好去。


一个老兵飞快的拿起刘云的开水瓶,威胁道:“快住手!不然又你好看……”话还没有说完冷不防被新兵小黄从后面狠狠地踹了一脚。


“哎哟!”老兵失声尖叫起来,“砰”的一声开水瓶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废了他们!”为首的老兵恢复过来了,一瘸一拐的走到刘云的面前,咬牙切齿地说道:“咱哥们几个就要退伍了,也不在乎什么处分!嘿嘿!”农村兵不像城镇兵回去了有工作安排,即使是背了一个处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了主心骨的支持,四个老兵吼叫着几乎同时扑向刘云。混战中刘云的两个眼眶全部被打裂,鲜血糊住了眼睛,身上挨的那些拳头忒重,身上每挨一记刚开始是麻木,然后就是一阵阵剧痛,至于裆部更是挨了好几脚,只是无一准确命中目标,不然早就趴下了。


当然,在混战中刘云也手忙脚乱的拽住一个人头,丝毫不理会落在身上的拳头,一个劲的死命揍那个人头。


正在激烈搏斗中,刘云突然感觉到身上一空,雨点般的拳头突然没了踪迹。


“尖刀连来啦?”满脸横肉的军官对司机问道。


司机点点头,愤愤地说道:“对头!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一番这些小子不可!”


刘云努力睁开眼睛,透过一片血雾,隐隐约约看到为首的老兵被人架了起来,正在不断的挣扎。


“操你妈的!”刘云跳起来飞起一脚踢向为首的老兵。


“哎哟!”老兵“飞”了起来,两个架住老兵的“尖刀”也同时惊呼起来,三个人向后跌成了一堆。


刘云正要继续撒野,没料到一支大手从后面猛地按住了刘云的喉咙,紧接着一股大力传来,刘云忍不住“啊”的惊呼起来,向后翻滚着“扑通”一声砸得地面尘土四溅。


“是谁!”刘云飞快的跳了起来,吼叫道:“那个王八蛋暗算我?”


“给我老实点!”年轻英俊的尖刀队长忍不住低声吼道。


“老子操死你!”刘云指着尖刀队长咆哮道。


扑上去,被尖刀队长一个背甩,刘云一刻也没有停留,咬着牙爬了起来,再次被尖刀队长摔倒,刘云在地上躺了两秒钟,又一跃而起向尖刀队长扑来。


“反了你呀?!”尖刀队长再次将刘云“扑通”一声甩到地上,只是这次用了点手法,让刘云摔得很重。


这个时候,其他老兵们很快被其他尖刀一一摆平,用手铐铐了起来。


刘云在地上躺了五秒钟,两个正准备收拾残局的尖刀正要上前,冷不防被刘云一声咆哮跳了起来,草草擦掉糊住眼睛的血后准备再次扑上去。


身后的两个尖刀岂能让刘云继续嚣张,一个尖刀非常利索的勾住刘云的喉咙,另一个尖刀狠狠给了刘云一拳,然后上前要铐住刘云。


挨了一拳后刘云不但没有安静下来,反而更加奋力挣扎着,两个尖刀怎么说也是部队的精锐了,但是力气就是没有刘云大,十几秒过去了手铐就是铐不到刘云的手腕上去。


“没用!”尖刀队长走上去对着刘云的肚皮就是一拳,又威胁道:“你再给我添乱就卸下你的胳膊”。


“噢!”刘云发出一声奇怪的尖叫,这一记重击几乎让刘云的五脏六腑彻底换了一个地方,这个时候尖刀才顺利地将手铐铐上了。


“有意思!”满脸横肉的军官笑了起来,丢掉烟屁股对司机说到:“走吧!”尖刀们将这些打人者、挨打者、包括小黄一古脑儿全丢上军车,他们将“享受”处罚、禁闭(行政看管)、处分等一条龙“服务”,连带他们的上级也要受到严厉处分。


刘云其实伤得并不重,除了眼眶、嘴唇见血以外没有什么大伤口,上上药打个补丁也就没事了,反倒是那几个老兵大多还在哼哼呀呀,至于那个被扭断了脚筋的老兵更是痛苦的躺在医院里打点滴。


等到满脸横肉的军官来找刘云的时候,刘云已经在紧闭室呆了两天了。


“哟嗬!”满脸横肉的军官从窗外看了看满脸戒备的刘云,笑着问道:“怎么?还想跟人干仗?”


刘云看了看满脸横肉军官的肩膀,少校?!立刻神色严肃站起来,片刻后又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脱口道:“当天你也在场!为什么不出来制止?”


少校耸耸肩膀,无奈的说道:“我想看看新兵是怎么和人家打架的!”


刘云怒道:“仅此而已?”


“哈哈哈!”少校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说道:“年轻人!别这么生气。”又得意地继续说道:“你的事情我已经给你摆平得差不多了,主要责任是那些老兵,你只是正当防卫,不会对你的仕途有什么影响。”


这还差不多!刘云轻声嘀咕起来,感激得连称呼都变了,对少校说道:“谢谢首长。”。


少校又上下打量着刘云,嗯!不错!刘云被看得毛骨悚然,正要说话,少校反而先开口了,“好好干!新兵训练结束后我来接你!”说完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去。


看着窗外少校的背影越来越小,刘云忍不住对哨兵问道:“哥们,这人是谁呀?拽死了!”


哨兵“白”了一眼刘云,小声说道:“他就是名声显赫的野猪队长!你小子走狗屎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