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188节 这也是船?(一)

不笑生 收藏 0 5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188节 这也是船?(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新的战争利器,代表着的是战争不断的升级和括大化,人类的战争从陆地扩大到海上,又扩大到天空,将来一定会扩大到太空,可是有一个问题,战争、武器究竟是谁在推动谁?

刘虎站在杨廷枢的门厅里,里面传来不断的拍桌子顿凳子的声音。刘虎向罗杰摇摇头做个鬼脸,罗杰白了刘虎一眼,怪他在执勤的时候惹自己发笑。不过这门厅里狭小的地方确实也没外人,所以他还是咧着嘴笑了。

这师生两个也真是好笑,从第一天开始两个人就开吵。虽然两个人都不骂人,不过两个人的嗓门加上言语的刻薄劲就快要比得上泼妇骂大街了。

“踩自己人的肩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对着洋鬼子的兵舰、大炮狂笑一番才算是真本事。”这是岳效飞的声音,高亢而激昂。

“哼!有一腔热血又怎样,你两手空空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你倒是去笑呀,我拦你了!”杨廷枢尽力保持自己声音的沉稳、平和。

“那我们不是还有神州城么!”

“神州城!哼,好啊,你拿银子去砸呗!别以为你自己有钱,那是人家那些商人的,你想清楚,弄明白……”

“不给,由得了他们?我不会……!”

“派兵去抢是吧,哼哼我看你离暴君也不远了!”

“啪”今天是岳效飞先拍桌子了,可见他落在下风“你胡说,我压根就没想着做皇帝,怎么可能成暴君?”

“不当皇帝!你就算没有皇袍加身,可是你的做法和暴君有何两样?试想想你的所作所为,我看你还真有当暴君的潜力!……今天我给你教的是驭下之法,所以你要好好揣摩才是。”

“驭下之法,难不成让我冲他们喊‘得儿,驾!’。”这是岳效飞的杀手锏,一向说不过了,他的胡缠功夫立即出现。

杨廷枢撅着胡子,冷笑“嘿嘿!我就知道你有这无赖招数,你使出来说明你理屈词穷了,其实驭下之法难道不就是喊‘得儿,驾’吗?只是有人喊的好,有人喊不好。你那一套公平机制说起来还有点门道,可那不是全部,驭下还讲究个制约、平衡讲究……”

两个一老一小的“公鸡”的声音小了,下面的话再听不清楚。刘虎和罗杰二人知道今个是他们的岳城主败了,下面只有杨廷枢说的,他只有听的份了。不过有的时候也有反过来的时候。那一天岳大城主出门的时候一定会得意洋洋,并且中午会加菜的!所以在门厅的两个人心里最好岳大城主天天都赢,那么天天都有机会加菜!

“吱呀”地声,门开了,里面出来的是灰头土脸的岳效飞。他不满意的瞪了一眼外面两个还脸带笑意的家伙。大声斥责,显然是给屋里面的人听的。

“奶奶的,你们两个个头都不一般高,以后……呃,罗杰你要弯着腿走路,这样就平衡了!而且你们两个以后走路要手拉手才行,这样就相互制约了!”

才走了两步,岳效飞又回来了,“噢!我差点忘了,今个可是神州军海军的大日子,把老师忘了可不成。”

“我估计你就会把我忘了,所以我自己都出来了!”杨廷枢一身整洁的出现在岳效飞身后,身上穿着被岳效飞称为“西装”的服装,穿在他身上倒显得很合身,而且那一颌的胡子配着条带花纹的领带就显得有些意思了。

神州城,在这个世界的中国里,实在是唯一仅有的天堂,真是快乐不知时日过,转眼也就到了七月下旬,战争也就要展开了。眼下神州第一师的先头部队已经向延平进发,主力就等海军陆战队的两个团来接防后就要出动。

而且海军的第一只舰队成立的日子就在今天。他们被命名为南海舰队,因为他们此次得到的只是些护卫舰而已,说白了就是些近岸巡逻的小船。二十四艘军舰分为两个分舰队,现在只负责神州城和温州城的近岸防御和近海护渔,等到将来扩大了才会负责整个南中国海的作战。

“杨老师恐怕咱们要快点了,再不就来不及了!”岳效飞虽然跟着杨廷枢学了这么久,硬是把杨廷枢那等大名士的风范学不来半点,遇事依旧是忙的乱七八糟!倒是杨廷枢自己受到了一些影响,这也是因为神州城的生活节奏本身要快上一些,虽然一时稍感不适,不过街上走了两个来回很快他对于现在的生活表示满意。

每日除了读书、看报外,东走走西看看报纸上再写上几篇文章,对于一个文人来说,确是不错的生活。至于这个位高权重的学生他原是不怎么满意。不过为天下苍生计,再抬了孔老夫子那句“有教无类”来安慰自己总算是勉强接受下这个事实。

一行人稍显匆忙的出了杨廷枢的家,门外就是城主的五辆车组成的车队。黑衣黑四的士兵们分置左右,端着手中人枪,向四周警戒。其实在神州城里没有什么危险,不过永远警惕不就是神州军的座佑铭么!

王婧雯、宇文绣月立在高台之上,心情稍稍紧张的四下张望,他们的那位夫君居然到现在还都没来,眼见那标志着吉时的香只剩下半柱而已。

纪敏萱身为议员,排在议长杨振寰之后,她的心情可是稍稍有点差。开幕这样的大事又是两位城主夫人在那里动手,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啊!虽然现在她已然住进了城主府,虽然已然和王婧雯和宇文绣月姐妹相称,可是……。

至于她的事情,此次特此赶回来参加开的纪展文已然全部知道,只是他又能说什么呢!现在,心中只盼一件事赶紧把事办了,这位谁都没有闲话说了!

陈天华虽然也站在徐震寰的身后,众位议员的前面,可是他心中的酸楚谁又能知道呢,当年在老军营时的主祭可是他陈天华主持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