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186节 情殇(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爱情这种东西,可能激荡起人的勇气,也可能会磨灭人的勇气,不可否认的是得到爱情确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谁是天涯沦落人,谁沦落了让我看看!”一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一个现在比之皇天菩萨更为可爱的声音传了来。

“神州城这个地方邪,说个王八来个鳖!”慕容卓不用回头,直接损话出口。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嘛,弄不弄就恶言相向!”来人一屁股坐在慕容卓身边。

岳效飞来到慕容卓身后,他只看清了慕容卓身边坐着个女人,可没看清是谁。心里还说呢:“谁说他不正常的,一个人躲在这儿风流快活,惹得老子担心。”

“不向你恶言相向,向谁?看看你自己干的事。”

岳效飞毫不客气的逮住慕容卓桌上的酒撒气,老婆刚好不在,又是别人的酒,不好好喝两盅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智慧,一边不解的问:“我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一扭头,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怎么会是她。”

看着岳效飞愣住的表情,慕容卓哈哈一笑:“哈哈!傻了吧,可不是你干的伤天害理的事么!行了,我不在这打扰你了,我另找地方喝酒去!”甩掉了纪敏萱这个包袱,慕容卓决定离开,去找个清静地方把自己的事想想清楚。

“呃,大哥,你先别走,我真有事找你呢!”

慕容卓落下抬起一半的屁股。

“呃……这个事我本不该说什么的,不过么……”岳效飞心中抽搐了一下。

“呃,当时……我……我和楚楚的事你也很清楚的……”岳效飞顿了一下,把手中的酒瓶向嘴里倒了一大口。

“说心里话,现在我很后悔……如果……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不会放手,我不会克制……我想你明白的!”岳效飞两口把一小瓶酒倒进嘴里。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回不来……你倒是看看她吧,她就交给你了。”慕容卓也再拿起一瓶酒。

岳效飞伸手接过来,放在自己面前“希望你不要做出使自己后悔一生的事情,有些事情等你想明白时,可能已无法挽回!”

慕容卓点点头,放下再去拿酒的手:“也许你说得对,我是该……可是……”

“别可是了……没必要,男人么,想要的伸手去拿就是了,想那么多干嘛……”岳效飞一招手,身后早有刘虎拿过来一束鲜花。

“哦,这个!……我自己会买,你还是送给你身边那位小姐吧!”说这话的时候,慕容卓眼中的妖异神色又回复的如同往常一样,那一丝丝酒意全都没了。

“明白了就好,我就不多说了,只不过我十分看不惯你每次都这么糟贱美酒。”

慕容卓边走边笑:“不要紧,又不是我付账的,你待会走的时候记得掏钱!”

“妈的,小人……”目送着慕容卓出了门岳效飞嘟哝着回过头。“啊!”面前这个情景吓了他一跳。

酒醉的女人不能说美丽,虽然她平时很漂亮。可是酒醉的女人会多一点点平时没有的勇气和一些别的什么。

纪敏萱“清醒”了许多,最少她看清了面前的男子。

“真的是你?!……你来看我的?我不是做梦吧!”纪敏萱慌忙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整理自己稍稍有些散乱的鬓发。不过很快,她就使自己镇定下来。

“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去。”那边刘虎已招过侍者,付了酒资。

“我不回去!”纪敏萱打定主义,自己的爱情要自己争取。岳效飞和慕容楚楚的事情,绣月和王婧雯口中听得也八九不离十,知道岳效飞的心思。不过幸福不幸福那是关乎自己一生的事情,在这事上脸嫩了失去的可就多了,而且再也无法追回来的。

岳效飞没招了,现在的纪敏萱在他眼中就似个烤的恰到好处的烫手山竽,吃下去吧有点受不了,不吃吧看着眼馋。试问哪个男人又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而且在这个时候是个合理、合法、合乎道德的事情。

“那……”岳效飞口齿稍稍有些不灵俐起来。他看出来了,纪敏萱开始动心眼了,“这个小妮子的心眼可不是好承受的。”

“我要去江边,我要去晒月亮,你陪不陪我去?!”

听了他的话,岳效飞低下头,他有些不敢面对纪敏萱眼上的祈盼。“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纪敏萱摇摇头,轻轻的笑“那算了,我自己去!”

“真是见了鬼了,你一个姑娘家一个人跑江边干什么去!万一真要跳了江了或者……”遇事要多往“坏”的地方想,这样才不会犯在错。“不行,我不能由着你。”岳效飞去拉她的手。

“放手,别惹得我叫起来,否则‘神州真理报’明天可要多个头条呢!”纪敏萱冷起脸来威胁道。

“不让我去是吧!那我不去了!”岳效飞也冷起脸,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却糟了这么当头一棒。

纪敏萱不再说话,只是扁扁嘴,向人家赔起笑脸来,搭讪道:“这花是你买来送给我的吧!”

李香君在病房之中,坐立不安。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伤了候方域的心,已经整整两天了,候方域没有来看过她。

说起来全是这个神州城惹的事,自己要是没在这里,不会有这里的想法!自己要是不喜欢这里的生活,也不会和千辛万苦才再相聚的恋人闹到如此地步。可是天下万民安居乐业不也曾是爱郎的梦么!为何他会对神州城的一切如此反感?

雷雨前的沉闷,覆盖了整个神州城,一切使人如此压抑,又使人如此沉闷。压的李香君的小小的心脏几乎承受不住,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被煎熬的几乎就要崩溃。

同一时刻,江边风雨前刮来的风里,传来了以下的对话:“这都快下雨了,哪里有月亮晒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